汉青的马甲 / 史论百科 / 斗争 | 从卡诺莎之辱到阿维农之囚

0 0

   

斗争 | 从卡诺莎之辱到阿维农之囚

2016-05-26  汉青的马甲

卡诺莎之辱与阿维农之囚


——教权与王权斗争的两个极端


文:二十一度的心情



中世纪最开始的时候,教廷权力并不是高于国王权力的,他们也要受到国王的限制,比如说各国主教的任免权都掌握在各国国王手里,教廷无权干涉。但是在公元756年,法兰克王国宫相矮子丕平建立卡罗林王朝时,为了答谢教皇的支持,将一部分意大利土地献给了罗马教廷,史称“丕平献土”,建立了教皇国,渐渐地提高了教皇在人们心中的地位。800年,教皇利奥三世在罗马圣彼得教堂为法兰克国王查理曼加冕称帝后,王权就被涂上了一层神化的色彩,每一位国王的登基,都要得到教廷的承认,表明自己是受神的旨意去统治国家,以表明自己统治的合法性,这就是中世纪的“君权神授”。



(查理大帝加冕)


这样一来,教权和王权进入了一个复杂的局面:国王作为一国之主,理应掌管国家任何事务,但却被教皇压制,教皇可以干预国家内政,国王在这方面却没有多少权力。国王当然不服气,拼命运用各种手段扩大自己的权力,教皇自然不会答应,谁会甘心放弃手中现有的权力呢?这样二者的矛盾就越来越激烈。当形势处于失控状态时,必然会发生斗争,而且只有一方会获得胜利,不是国王就是教皇,这就是我所说的两个极端。欧洲历史上确实有这样的事情可以代表这两个极端——卡诺莎之辱和阿维农之囚。我们按照时间顺序回顾这两个故事。


卡诺莎之辱


1056年,年仅六岁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德意志国王亨利四世登上皇位。因为皇帝年幼,罗马教廷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于是开始行动,利用各种手段扩大自己的权力。1073年,教皇格列高利七世发布教皇令,大意是教皇权力高于一切,不仅可以任免各个国家的主教,还可以任免各个国家的国王。亨利四世当然不服,两年后他无视教皇令,在德国自行任命了很多主教,教皇得知后写信给他,要他撤销任命,并进行忏悔,否则开除教籍。


教籍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国王没有了教籍就不能继续做国王,不过亨利四世对此不屑一顾,他宣布废黜教皇并对其进行辱骂。教皇更是生气,立刻开除了他的教籍,剥夺了他的皇帝资格,并联合西欧各国和德国国内反对亨利四世的人向他施加压力。更难办的是,教皇已经在意大利的卡诺莎城堡,等待那些反对亨利四世的贵族,以便开一个制裁他的会议。


亨利四世冷静了下来,现在自己的实力太弱,再与教皇对抗的话,很容易失去皇位。于是放软了态度,写了一份永远服从于教皇的保证书,准备去找教皇道歉。1077年,亨利四世带着几个贵族前往卡诺莎城堡向教皇谢罪。


当时正值冬季,亨利四世却脱下了御寒的衣服,只披上忏悔用的麻衣,在城堡外哆哆嗦嗦地跪了三天,向教皇忏悔。第四天教皇接见他,说:“你都把我废了,还跪着来见我干什么?”


亨利四世回答:“尊敬的教皇,我已认识到我的错误,特地来向你忏悔,请原谅我的冒犯,从今以后向你保证绝对的服从。”说完将保证书递给教皇,这才让教皇恢复了他的教籍。亨利四世发表了永远效忠教皇的誓词后就回德国去了。后人将这段故事称为“卡诺莎之辱”,并赋予它“投降”的意思。



(卡诺莎之辱)


阿维农之囚


“卡诺莎之辱”表明当时的国王并没有与教皇抗衡的实力,自己的权力受到教皇的限制,这是王权的失败。不过时代是在向前发展的,王权经过时间的沉积,到后期足以与教权抗衡。后来亨利四世羽翼丰满,进军意大利围攻罗马,以武力雪耻。“继承”亨利四世事业的,就是下面要讲到的法国国王腓力四世,他的事情比较有趣得多。


13世纪,法国由于连年发动战争,军费开支庞大,为了弥补军费开支,腓力四世看中了富得流油的教会,决定向教会征税。这在之前可是没有发生过的,因为教会不必向国王交税,只向教皇交税,而这一决定可说是大大损害了教皇的利益。教皇卜尼法斯八世非常生气,他下了一道教皇令,申明教会没有向国王交税的必要,没有教皇特许,教会不必向国王交税。腓力四世自然不服,他立刻发布一道命令,严禁法国的金银、马匹、货物出口,这就是禁止法国的教士向教皇纳贡,从而断了教会在法国的财源。教会不可能因为一点税款而放弃自己的财源,卜尼法斯八世只好同意腓力四世向教会征税,二者第一次交锋结束,腓力四世完胜。



(卜尼法斯八世)



(腓力四世)


腓力四世自然不满足于此,他还想获得更大的权力,而卜尼法斯八世也不甘于之前的失败,第二次交锋开始。腓力四世想颁布限制教会权力的法令,卜尼法斯八世急忙派法国的大主教前去干涉。大主教借着有教皇撑腰,对腓力四世非常不客气,腓力四世无法忍受,下令士兵把大主教抓起来投进监狱。卜尼法斯八世非常生气,连发三道通谕,指责腓力四世对教会的不敬,要求归还大主教,并宣布取消之前教会向国家交税的决定。腓力四世对此置之不理,他当众烧掉了通谕,完全不把教皇这个“神权代言人”放在眼里,还召开法国历史上第一次三级会议,联合贵族和市民,迫使教士对国王效忠,并向教皇申明,教会无权干涉法国内政。卜尼法斯八世气得开除了腓力四世的教籍,不过腓力四世不吃这一套,他列举了卜尼法斯八世的罪状,包括传播异端、出卖神职、谋害前任教皇切莱斯廷五世等,并宣布派出军队逮捕教皇。


1303年9月,卜尼法斯八世召集枢机主教开会,策划对腓力四世的惩罚。忽然一批法军士兵冲进来,声称禀法国国王的旨意,令教皇到法国受审。卜尼法斯八世一见这个场面,吓得仰面倒在床上,浑身打颤,整整三天不吃不喝,受尽了法军士兵的戏弄。虽然最后他被营救出来,但由于惊吓过度不久就死了。“爬上教皇位子的时候像只狐狸;行使职权的时候像头狮子;死的时候却像条狗。”他的一生,就如同前任教皇切莱斯廷五世评价的一样准确。



(阿维农的罗马教廷)


腓力四世在第二次交锋中仍然完胜。后来他把一个法国籍的大主教扶上教皇位置,即克莱门特五世,克莱门特五世按照腓力四世的指令,废除了历代罗马教皇对法国国王与臣民所发布的责难敕令;以法国境内教会领地税收的十分之一献赠法国国王;谴责卜尼法斯八世的言行;任命法国国王指定的人为大主教等等,就这样克莱门特五世成了腓力四世的傀儡。克莱门特五世长期居住在法国而不回罗马,后来索性将罗马教廷迁到法国小城阿维农,此后的70多年中,有7位教皇居住在这里,我们就将这70多年的时间称为“阿维农之囚”。


总结


从“卡诺莎之辱”到“阿维农之囚”的这一段时期,其实也是教权和王权激烈斗争的一个时期。我们可以看到,最开始的时候,王权并不占上风,原因何在?主要是中世纪西欧的封建制度。我们知道,那时候领土是层层分封的,封建主可以将自己的土地封给自己的大臣,这些大臣在他们的领地内享有最高的权力,但是中世纪战乱频繁,胜利者会从失败者那里赢得大片的土地,那些失败者的土地越来越少,自己的权力也越来越小,再加上查理曼统治时期“卡罗林文化”的兴起,罗马教会的势力得到壮大,他们趁虚而入,控制了一些只拥有小块土地的封建主,并借此机会扩大自己的权力,最终发展成为教权凌驾于王权之上的局面。


但是到后期,教廷对大众的“精神控制”越来越小,尤其是十字军东征之后——八次东征只赢了第一次,后七次全部落败——教廷在大众中的精神地位有所降低。被教廷欺压已久的国王趁此机会扩大王权,并找各种借口削弱教权。“阿维农之囚”后,教权凌驾于王权之上的时代结束了,100多年以后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科学发展,则更是让教权再也没有与王权抗衡的能力与机会。就连1804年拿破仑称帝时,虽然有教皇在场,但拿破仑却是直接从教皇手中拿走皇冠自己把它戴在头上,如此讽刺性的一个画面,可见教权到最后的衰微之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