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欧洲人打了四百多年的仗,竟然是为了她!

2016-05-27  忘忧草4321

历史课本里不讲的,这里看!99%同学不知道的历史:毒害中国最大的三个皇帝/古人拉屎拿什么擦屁股/达赖和班禅的区别/古代游牧民族全解/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伊拉克人也歧视中国人/苏联政治笑话精选/古代少妇为何喜欢找和尚偷情/十二生肖为什么没有猫?

文|眠眠

作者知乎 https://www.zhihu.com/people/hypnova

【汉周食堂】

从今天开始,老王将给大家引入一个全新的专栏:汉周食堂。这个专栏以世界各地的饮食文化为主题,也会教同学们一些美食的做法。

第一篇还是围绕着历史,给同学们讲讲那场持续数个世纪的香料战争。


“老板,来碗大份的鸭血粉丝汤,多点鸭肝,别放香菜。”美食巷内的一家汤包店里,一个男青年努力地向柜台里递去几张钞票。


“我的室友身上有股浓浓的咖喱味,还有啊,她每次做饭,我就巴不得把门缝都堵上。”郁郁葱葱的校园林荫道上,一位女留学生冲闺蜜小声抱怨着。


“下次别喊我来这种洋馆子!这菜一个个的味道都那么大,能下嘴嘛?”满头白发的父亲满是怒容,斥责着他那一脸无辜的女儿。


每每听到这些对白,香料们都会哭晕在汤盆、油锅、陶罐、佐料瓶,甚至是种植园里。曾几何时,它们何许尊贵,何许显赫,享受着食客们的顶礼膜拜。未料时过境迁,曾经锦衣玉食,乘轻驱肥的岁月不复,这些食材界的旧权贵们,竟沦为遭人嫌弃的下脚料,可惜可叹。


香料,又名香辛料,英文叫“Spice”,缘于拉丁语中的“Species”一词,用以形容昂贵而稀少的物品。



自它的发现之日起,香料就是高贵而卓尔不凡的。古埃及人进口香料,用于祈福的巫术仪式中,并利用其保存法老的尸身。希腊的药师会将香料碾成碎末后,制成芬芳的“香膏”。罗马人则将其用于食物的烹饪、调味和贮藏。在《圣经·雅歌》中,甚至出现将爱人比作多种香料的描述。



中世纪时,香料防腐除菌的作用,被大为重视。许多肉食的保质都依赖于香料。彼时的香料,在欧洲人眼中,就是来自古老东方的奢侈品,不啻于如今的爱马仕、香奈儿。而其中最珍贵的几种,肉豆蔻(Nutmeg)、肉桂(Cinnamon)、丁香(Clove)、胡椒(Pepper)都产自斯里兰卡至印尼一带。而位于印尼班达(Banda)海域,盛产丁香和肉豆蔻的马鲁古群岛(Moluccas),更是传说中赫赫有名的“香料群岛”。



初次接触“香料群岛”这个词,得回溯到少时玩过的《大航海时代》了。犹记那时我化身船长,驾着三桅帆船,自里斯本入大西洋,在茫茫大海中苦航,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抵挡香料群岛。真实的地理情况,也确实如此。欧洲距印尼之远,实可谓远隔重洋,旧时没有任何直接贸易的可能。



十二世纪左右,西亚的阿拉伯人发现了来自远东的香料,他们敏锐地察觉到此物奇货可居,于是一路向西,将香料卖向欧洲。棋高一着的威尼斯人,更是凭着亚得里亚海的地理优势,击败同样野心勃勃的热那亚人,控制航道做起了中间商,从此富甲一方。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地跨欧亚的拜占庭人也窥见了其中的门道,决意分一块香料蛋糕尝尝。苦心经营的商路,却被外人攫取了利润,威尼斯人自是忿忿不平。然而他们终究是商人出身,并非骁勇的战斗民族,为之奈何?利用那些好战的法兰克人,驱虎吞狼,似乎是条不错的计策。


于是,借着1204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风头,老奸巨猾的威尼斯总督恩里科·丹多洛(EnricoDandolo),忽悠那帮骑士同室操戈,替自己占领并洗劫了拜占庭人的老巢——君士坦丁堡。威尼斯人发了笔横财之余,又巩固了自己在香料贸易中的地位,一石二鸟。

由于海上贸易以香料为主,这场仗可算作第一次香料战争。


威尼斯人霸占了地中海到亚历山大港之间的航道,成功垄断了欧洲的香料贸易三百年之久。法国人也乐得充当二道贩子,将香料转卖至其他偏远的角落。在此期间,欧洲对香料的需求量越来越大,香料价格跟着水涨船高。


十五世纪末,被暴利压榨许久的西欧人终于坐不住了。借助于进步的天文学和航海技术,葡萄牙和西班牙先后派出远航队,希望通过开辟新的航路,打破这种垄断。



1498年,达伽马抵达印度,开始进行胡椒的贸易。1511年,葡萄牙总督阿方索率船队首次到达香料群岛,通过一场一边倒的厮杀,击败当地苏丹,占领了整个马六甲。


1519年,在西班牙皇室支持下,葡籍探险家麦哲伦率船队启航,用时三年,九死一生,终于从香料群岛采集到一些香料。


返回塞维利亚时,麦哲伦早已客死他乡,整支船队也仅剩一艘破船和十八名水手。残存的香料虽少,换来的却是卡洛斯国王的厚赏。据说,带回的每一捧丁香,便可兑换一袋金币。正所谓千金买马骨,香料的贵重,可见一斑。



葡西两国称霸海上不久,第二次香料战争的序幕,也跟着缓缓拉开了。


这回加入香料角逐的是英国人。为避开南边的强敌,他们试图曲线救国,绕道北极圈寻找航路。然而,恶劣的气候和坚厚的冰面,阻挡了所有的尝试。


1577年,英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授命弗朗西斯·德雷克(FrancisDrake)进行远航。谈起这位德雷克船长,可谓毁誉参半。英国人眼里,他是不世出的英雄,西班牙人则痛骂其为无耻的海盗。熟悉《神秘海域》的玩家应该晓得,男主角的名字便由此而来。德雷克肆意劫掠葡西两国的船只,既搜刮到金银和香料,又可提供补给,顺利完成了人类史上第二次环球航行,到达香料群岛。



赤裸裸的海盗行径,激起了西班牙人的强烈不满。他们不满的底气,源自于不可一世的“无敌舰队(SpanishArmada)”。尽管这支舰队规模庞大、装备精良,然而历史多次证明,海战的胜负是扑朔迷离的。正如鸣梁战役中,李舜臣率领“龟船”大败自负的日本人一样,貌似弱小的英格兰海军,在德雷克的率领下,匪夷所思地击溃了“无敌舰队”。



香料竞赛的领头羊再次易主,英国人初尝甜头,却不思进取搞起了内战,海军的发展也搁置了。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还有另一个强大的敌人在蠢蠢欲动着。


这个可怕的敌人,便是被称为“海上马车夫”的荷兰。拥有成熟航海技术与充沛船队的他们,在十七世纪时一跃成为海洋霸主。并紧随英国脚步,在香料的原产地直接建立起了根据地——荷兰东印度公司。


虽然英国东印度公司创立更早,但荷兰人胃口更大,使出浑身解数,企图霸占整个香料群岛。非但如此,荷兰人还将触手伸向了美洲,他们资助哈德逊(Hudson)船长在大西洋沿岸,发现了一座丰饶的良港,并命名为新尼德兰(NewNetherland)。


在多次的冲突和赤裸裸的利益面前,英国人又一次出手了。

1652-1674年间,通过发动三次英荷战争,荷兰的海军和海上贸易都惨遭重创,从此只能退居二线。第二次香料战争终于结束,英国人笑到了最后。他们不但重夺制海权,建立起日不落帝国,更是笑纳了“新尼德兰”的那片土地,将之改换名号,称之为“纽约”。


数百年之后,每当王老师伫立于曼哈顿岛尽头,俯瞰深不可测的大西洋时,便不由想起这段波谲云诡的历史。如今的香料,可说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早起来杯肉桂咖啡;中午吃道孜然牛肉;晚上撒些罗勒、鼠尾草、黑胡椒,煎份法式羊排,香料的使用早已习以为常。当我们享用它们奇异的香味时,不再需要刀剑相向,坐下静静品尝就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