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需要一种怎样的“工匠精神”?

2016-05-29  小袤

中国教育需要一种怎样的“工匠精神”?

一、对当代教育体制的独立反思:

中国教育有一个很不好的倾向:过于偏执文本化,却忽视了其培养人的使命。我认为这种现状是对当前不健全高考体制过度功利性的盲目投机造成的。

从学科精神来看:语文教育本应侧重于拼音、识字为基础展开大量的阅读、写作训练的活动。在当前中国,高考以前的学生却没有多少自由阅读、写作的时间,更多的用来做习题集和各类作业,很多学生庸庸碌碌学了近十年语文,语文分数考得高高,却除了忸怩作态的仿写作文外一点儿自己思想性的作品都没,甚至于学了十多年的文学本科毕业生连一篇语言通顺、表达流畅的作品都写不出来。而且,前几年国内的文化大师王蒙等参加中高考的语文考试,结果往往不及格或者险及格。是这些动辄洋洋洒洒、泼墨著书的大文豪们语文素养不够吗?还是当前的考试体系出了问题呢?我认为是语文教育偏离了广泛读书、自由创作的根本,过度偏执于一些华而不实的记忆性的考试题与模块化的作文的结果!国内大文豪尚且考不及格,让世界级的文化大师来考这种语文,只怕没有一个可以及格的。

科学学科,如物理、化学、生物、地理等学科,非本土学科,来自于西方。然而,在西方,这些学科是重视理论阅读、实验探索的。国内呢?中国的学生系统阅读科学理论、独立进行实验探索的时间几乎没有,更多的时间是看老师演示一下得出几个公式,剩下时间就是在习题集里进行各种题型锻炼的过程。生物、地理等学科,直接成了背题纲的学科,个人感觉,闷在书本里背一大堆考试题折磨大头脑,分数考得高高,进入自然、社会却一无所知,这样的学科教育方式真没多大意义!纵观古往今来的大科学家、大发明家,有哪个不是埋头实验室而是醉心于课堂上做题成长起来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局面呢?个人认为是“精英教育”过度追求“门门精通”,最终因涉及的学科太广泛,最终只能对学科精神进行粗劣“简化”的结果。最终,让语文教育偏离了广泛阅读和写作,让科学学科扭曲成了埋头教室解难题,却无暇进行理论阅读、大量实验探索的结果。就当前教育来看,本身就是违背中国传统的,在当前校园内的教育领域,能见到传统的琴棋书画、针织刺绣、中医武术等教育吗?国内的教育,只教授考试学科,即使你从小学一年级开始都表现得不及格,也要跟着走完这套。

二、中国教育需要一种怎样的“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Craftsman’s spirit)是指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工匠们喜欢不断雕琢自己的产品,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享受着产品在双手中升华的过程。工匠们对细节有很高要求,追求完美和极致,对精品有着执着的坚持和追求,把品质从99%提高到99.99%,其利虽微,却长久造福于世。

古语云: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站在求学者的角度来讲,也许可以资质平庸、愚笨点。然而,只要懂得自己喜欢什么、并为自己喜欢的事情投入全部的热情,年复一年的去练习、揣摩,终将会取得理想的成就。即:如果我喜欢读书、爱好想象,那就全身心投入阅读、思想写作训练中去,终有一天会写出理想的作品;如果我喜欢摆弄一些科学小物品、搞搞发明,那就广泛搜集涉猎古今发明家的小故事、科学论文,从小就进行科学实验学习;如果爱好弹奏,那就学习一些艺术性的东西……总之,一个人要逐渐明白自己喜欢什么、能做好什么,而不该贪多、嚼不烂。学校里的教育,更应该是广泛、多元化的。而今天,学校教育的更多内容被各类的校外辅导班替代。

通俗一点的讲,我们深处一个知识多元化的时代。如果我们非要偏执的去钻牛角尖,既要努力让自己成为语言文化的大师、又让自己在科学世界的各个领域都表现得出类拔萃、琴棋书画样样精湛……那么,我觉得最终只会出现两种结果:老虎吃天,无从下口;另一种就是像国内眼前的国内教育——把科学的学科精神扭曲。最终,貌似门门分数都很高,本质上却没有任何一门学科真正“入门”,依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学科“门外汉”。

教育中“工匠精神”的含义是什么?常言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即,教育不是死板、按部就班的传授一些语数英的考试题,而是通过教育传授给不同资质的人以不同的生活本领。

资质好的,可以让他们多学一些、内容广泛深入一些。资质平庸的,也要交给他们必要的生产和劳动的技能,让他们能够在社会上用上学到的本领,从而活得更好!

三、如何在当前教育中落实“工匠精神”。

就当前教育来说,要在教育中践行“工匠精神”,首先必须把教育的主导权放归学校、放给一线的教育者。当代的老师,饱受应试教育、迎检教育束缚,一大半的时间用来准备迎接各级行政部门检查材料上;还有一半的时间用在狠抓教学成绩上。教育是一种慢艺术,任何急功近利的做法都会导致教育形态的扭曲。

作为当前国内的教育来说,很多学科需要进行一定的简化。可以把语文、数学、英语定为基础学科,既然是基础学科,就要体现基础性、易懂性。非要把考试的难度提高,把学科知识搞得复杂化,最终只会让整个教育形态扭曲。

对于语文来说,就是学习拼音知识、识字、阅读兴趣培养。至于各类难度很大、天花乱坠的组词、造句、近反义词等等考试题大可放起来。就让人专心的学习读书形成良好的语言思维习惯、进行大量而多样的写作训练。对于语文学习水平的考察,就是写文章,可以分等级,但无需可以追求达标。像今天这样用及格率、优秀率等指标给老师排队,更多的是用教育的功利性把教育者挤压成依靠训斥、打骂、大量作业提高成绩的“教书匠”!

大众化的数学教育要简单一些,就是日常生活用得到的计算,难度大的学科知识更应该放到专业性的教育中去。在当代教育中,不少孩子数学明明从小学开始就跟不上,还要跟着“软磨硬耗”到初中毕业,最终还会换来“不及格”!

通俗化的英语教育,也该尽量追求生活化的口语英语教育。

这样省下更大的时间用在专业教育上:让爱好阅读和写作的孩子有更多的时间去读书、写作训练,甚至进行一些演讲、节目主持的技能训练;爱好科学实验探索的孩子,可以从小有时间涉猎科学书籍,进行一些简单的科学小发明、小制作学习;爱好音乐、舞蹈的孩子,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自己喜欢的艺术学习中;爱好书法绘画的可以专心去揣摩笔墨的乐趣;天性好动、富有体育特长的孩子更多的时间去进行各类体育竞技训练;真正一些资质平庸、愚笨的孩子,那也要交给他们学习一些简单的耕种常识,使得他们进入社会之后能够迅速用上学到的本领……

总之,教育的内容应该足够的丰富,条件允许的学校可以加上陶艺、雕塑、武术、纺织刺绣等各地不同的传统工艺教育。校内师资力量不足的情况下,可以聘用品格高尚、技艺精湛的社会艺人定期来学校授课。

四、畅行专业化的考试:

当前的招生方式对高校很不公平,甚至有些研究生导师私下牢骚:真不想带研究生了!专业素质好的考不上来,考试过关的,专业素质却很差!这不难体会,前北大校长、已故国学大师季羡林,精通多国语言。如果放在当前的招生体制下,哪儿有时间去学习自己喜欢的语言呢?只怕早早就被各种难度的物理、化学等考试题折磨惨了,无怪乎老先生生前曾发出“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妈的,这些混蛋教授,不但不知道自己泄气,还整天考,不是你考,就是我考,考他娘的什么东西?”的牢骚了。而且,纵观解放前的国学大师们,陈寅恪、臧克家等数学不及格,物理化学只怕接触都没接触过太多吧?聂耳在参加艺术考试时,歌唱等音乐才能表现得并不出众,然而,当时的教授看好了他的词曲创作才能。陈景润,数学界的天才,其他学科也同样出色吗?目前的高考方式,与其说是在发掘人才,更多的是在埋没那些精通一个领域的大师级人才。无怪乎钱学森临终问:为什么解放后教育培养不出大师级人才了。专业教育精神在基础教育段的匮乏导致了教育形态的扭曲。

通过考试竞争,优先者作为选拔目标,这个是必须的。但是,在考试选拔的形式上,我们却可以改造的自由、灵活很多——即探索专业化的考试。把高考根据高校的招生要求划分成若干个专业,让学生根据自己特长来选择报考什么专业。由高校相关领域的教授,根据每个专业的招生意向,成立考试研究小组,尽量避免答案死板、统一的命题,避免地方教育因过度追求应试教育的功利而对学科教育精神带来巨大的扭曲。

作者曾接触过一位读上海贵族教育学校的学生,暑期一篇历史作业题目是:用英文介绍一下一位二战时期的领袖。瞬间被懵化:学了不少历史,更是死记硬背过无数历史人物的出色政绩(大多也在考试完还给了老师),每次历史考试也都在九十分以上。然而,像这么高度开放性的作业题目,却一次没有遇到过。这才发觉,原来我们一直被应试教育给骗了。死记硬背再多,终究是个历史盲。连基本的广泛阅读历史书籍、探寻历史真相的本领都没有培养起来。更不要说阐述个人历史观点和看法了!要真正学习历史,不是死记硬背教材里圈出来的要求背过的内容,更多的是要在博览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独立的思想见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