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塞尚到克莱茵:图解法国现代艺术史

2016-05-29  hlz3312


             法国浪漫主义代表人物德拉克罗瓦自画像

        

        十九世纪初,随着达盖尔照相术的发明,绘画领域遭到重创。画家开始重新审视绘画的本质和其存在的价值。照相术产生于法国,因此最早对其产生质疑和重新给予绘画意义的艺术家也出现在法国。库尔贝、安格尔、德拉克罗瓦、柯罗、杜米埃等先驱都用自己的方式书写着新艺术。他们重新定义了艺术,认为艺术更多的不应该是再现和记录现实,关键是书写作为“我”对现实的感受,也就是说,“我”是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的,因此绘画作为“我的表达”,就总是常新的。

        其后,印象派异军突起,为绘画技法的更新产生了革命性的作用,把绘画从古典的桎梏里根本地解放出来。他们不再关心神秘主义的罩染、精致的肌理、严谨的空间关系,转而用色彩直抒胸臆。与此同时,现代绘画已然悄悄诞生......



马奈是公认的印象派先驱,他改变传统的间接画法和空间的严格透视,这些在后来引起了极大的影响,其绘画对古典绘画中的主题、构图、质感、笔触都做了大胆的思考和回应。







塞尚:


塞尚对自照相术出现以来的绘画做了系统的分析,承接了他们中各自的现代性,产生了自己独一无二的风格。


他的取材常常也像马奈那样:来自古典语境。可是这些古典的题材到了他那里就拥有了新的象征意义,肉体在塞尚这里已经得到了彻底的解放。然而这些自然主义的影响并没有使得塞尚抛开人本身,他的作品从解构、分析、概括中使人重新获得自我。


绘画的古典语境中最重要的莫过于空间透视,塞尚对空间的重新认识是全新的,这使得他担当得起“现代绘画之父”的称号。他彻底地放弃了以往的一点透视,那种透镜下完成的神秘主义。从而将物体划归为简单的几何形,以此分割画面。然而这些研究却使得他与同时代的印象派分道扬镳了。






塞尚在色彩上直接影响了野兽派,在风格上促成了原始美术和稚拙派,他对于空间透视的分析则影响了立体派的建立,而其诚实的个人魅力则在达达主义中引起了回响。




高更:


高更早期是印象派的一员,后来得到自然主义文学、象征主义诗歌的影响,不满足于印象派简单的绘画题材。此外,他还经常造访塞尚,并与梵·高相处过一段时间。最终他到太平洋上的塔希提岛开始真正的创作生涯,为的是与巴黎的艺术氛围一刀两断。



的确,高更胜利了,他竭力地避开以往任何风格的影响,树立了自己独树一帜的画风,这对法国乃至世界艺术都产生了极大冲击和贡献。






修拉: 


修拉标志着印象主义的逻辑终局。他对色彩穷心竭力地探索近乎于神经质,他坚定不移地跟随印象派诸家,直接从印象派绘画中发展出了现代艺术。






西涅克:


“点彩派”是西涅克和修拉共同的名字,这种冷酷的分析法其实直接影响到荷兰风格派和具象写实主义。





雷东:


象征主义绘画和象征主义诗歌的巅峰都产生于十九世纪末的法国。象征主义绘画的代表人物和马拉美、兰波一样,是法国人雷东。雷东探索了很多种颜色关系,对物象的选择也极其丰富,这种拓展让纯绘画的边界变得广阔。



雷东和他的前辈莫罗都善于重新探讨古代的题材,尤其是希腊神话、圣经故事和文艺复兴文学经典。图为莎士比亚戏剧中的奥菲莉亚。





卢梭:


卢梭所代表的稚拙派在法国至今依然是非常具有影响力的。此外,萨贺芬也属此派别。他们都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独特世界,绘画在这个时期已经完全独立于摄影了。








苏珊娜·瓦拉东:


瓦拉东是法国女画家,这个时期法国的女权主义运动还未进入高潮,她和她的前辈女画家莫里索都促进了法国的女权运动,是十九世纪最伟大的女画家之一。与莫里索不同,她更擅长进入男性的角度,用大胆强烈的笔触直抒胸臆。







马蒂斯:


法国二十世纪初最伟大的艺术家非马蒂斯莫属。他经常被认为与毕加索并驾齐驱。当他的绘画被人们称作“野兽派”的时候,他觉得是一种嘲讽。的确,马蒂斯的绘画并不“野兽”,虽然他比任何一个前辈画家都更大胆地对待颜色和构图,但是稍懂艺术的人都能发现他的绘画中蕴含着非常精致细腻的细节。这些对细节的处理已完全不同于过去的绘画,他更关注那些能够揭示“现代性”的变化。





马蒂斯后期改变了风格,开始使用现成品的拼贴,这对后来的后现代艺术意义重大。另外,马蒂斯还是非常伟大的一位设计师。





杜菲:


马蒂斯之后出现了一批野兽派画家,如弗拉曼克和杜菲,他们虽然沿着马蒂斯的艺术道路走了下去,却逐渐发展出很多新的方向和新的可能。





鲁奥:


鲁奥的艺术包含着他自己的行为,他将艺术推向原始,希望从最古老的创作行为中找到艺术的真实状态,这样,他反而大力推进了现代艺术。






勃拉克:


勃拉克与毕加索、杜尚曾经同时奔向立体主义,而另外两位大师则很快放弃了立体主义。勃拉克坚持下去,树立了立体主义真正的原则,他也是常常被忽视的伟大画家。




杜尚:


杜尚早期的立体主义绘画。


杜尚的《泉》标志着他成为后现代艺术的奠基者。在二十世纪初期,雅斯贝尔斯提出人类状况正在恶化,唯有超越性的存在可以摆脱悲观主义的生存。杜尚正是基于这种时代基调,将艺术定义为过程而非目的,他说的“我的呼吸就是艺术”虽然在后来经常被曲解,但他的行为方式、艺术观则鼓励着一代代地艺术家。




杜尚戏谑地去行为,并不在乎成为什么,只是“好玩”而已。因此,他的艺术不拘泥于架上,他对现成品的利用,他的摄影、行为艺术、装置都是其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巴尔蒂斯:


巴尔蒂斯在那个讴歌新艺术的年代,反其道而行之,重新肯定在古典艺术、具象绘画当中值得肯定的部分。他被毕加索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画家,对后来在法国大行其道的“具象后现代主义”有着至关重要的推力。







贝尔纳·布非:


布非的绘画体现了二战后的欧洲人的心境,他开始重新寻找欧洲人、欧洲文明的存在价值。在绘画上,他更受德国表现主义的影响,对直线的使用动人心弦。在1999年,他在法国自杀。









克莱茵:


克莱茵和杜尚一样,是个难以界定的艺术家,他的架上作品明显告别了法国的任何传统,包括现代主义的传统。而他更多的作品是行为艺术、装置、非定型主义乃至设计。他被认为是和杜尚、安迪·沃霍尔、博伊斯齐名的后现代大师。


克莱茵创造了一种属于他自己的颜色——“克莱茵蓝”。


克莱茵将女模特的胴体涂上自己的蓝色,然后让其趴在巨大的画布上,形成了他的作品,这一作品的价值在于探讨主体“人”和客体“画布”之间的关系,蓝色则作为一种包容性的通道,使两者相连。他自己则因此而与三者产生了微妙的关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