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网站 / 孟春纪 / 孟春:春季第一个月的问题

0 0

   

孟春:春季第一个月的问题

2016-05-29  传统文化...

第一卷

孟春纪

孟春

春季第一个月的问题

 

【原文】孟春之月,日在营室1,昏参2中,旦尾3中。其日甲乙,其帝太皞4,其神句芒5,其虫鳞,其音角6,律7中太蔟,其数八。其味酸,其臭89,其祀10户,祭先脾11。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獭祭鱼。天子居青阳左个,乘鸾辂12,驾苍龙,载青旂13,衣14青衣,服青玉,食麦与羊,其器疏15以达。

是月也,以立春。先立春三日,太史谒之天子曰:“某日立春,盛1617在木。”天子乃斋。立春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春于东郊。还,乃赏公卿、诸侯、大夫于朝。命相布德和令,行庆18施惠,下及兆民。庆赐遂行,无有不当。乃命太史,守典奉法,司天日月星辰之行,宿19离不忒20,无失经2122,以初为常。

是月也,天子乃以元23日祈谷于上帝。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2425,措之参于保介之御间,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躬耕帝籍26田,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诸侯、大夫九推。反,执爵于太寝27,三公、九卿、诸侯、大夫皆御28,命曰“劳酒”。

是月也,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繁动。王布农事,命田2930东郊,皆修封疆,审端径术31,善相丘陵阪险原隰32,土地所宜,五谷所殖,以教道民,必躬亲之。田事既饬33,先定准直,农乃不惑。

是月也,命乐正入学习舞。乃修祭典,命祀山林川泽,牺牲无用牝34。禁止伐木,无覆巢,无杀孩虫、胎夭35、飞鸟,无麛36无卵,无聚大众,无置城郭,掩骼霾3738

是月也,不可以称39兵,称兵必有天殃。兵戎40不起,不可以从我始。无变天之道,无绝地之理,无乱人之纪。

41春行夏令,则风雨不时,草木早槁,国乃有恐。行秋令,则民大疫,疾风暴雨数至,藜莠蓬蒿并兴。行冬令,则水潦42为败,霜雪大挚43,首种不入。

【译文】孟春这个月,太阳运行在北方玄武七宿之室宿中,黄昏时在西方白虎七宿之参宿中,早晨时在东方苍龙七宿之尾宿中。这个月以甲乙日为主日,天帝是太皞,神仙是句芒,动物以鳞虫类为主,音以角音为主,律吕中太簇为主,数目为八。味道以酸味为主,祭祀以户神为主,祭品先上脾脏。这个月东风起解除冰冻,蛰虫开始振动,鱼儿会跳上冰面,水獭会祭祀鱼。天子在青阳左边房间处理政务,乘坐鸾鸟装饰的车辆,坐驾是苍龙马,车辆要载龙旗,要穿青色衣裳,佩戴青色玉饰,食用麦与羊肉,器皿要分开以示通达。

这个月,以立春节气为主。在立春前三天,太史要禀告天子说:“某日立春,旺盛的规律在于木。”天子于是斋戒。在立春这一天,天子率领三公、九卿、诸侯、大夫去城东郊外迎春。回来后,在朝廷上对公卿、诸侯、大夫进行赏赐。命令辅相公布规律和政令,行为于福泽广施恩惠,对下施及万民。福泽赏赐的施行,没有不妥当的。还命令太史,守住典籍遵奉法令,观察记录日月星辰的运行,星宿偏离不会有差错,不要失去准则和要领,就像开初一样。

这个月,天子以起始之甲日向上天祈祷五谷丰登,还要选择起始良辰,天子亲自用车拉着耒耜,放置在卫士和车夫之间,率领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亲自耕种天帝的籍田,天子推耕三次,三公推耕五次,卿大夫、诸侯、大夫推耕九次。回来后,在太庙举杯饮酒,三公、九卿、诸侯、大夫都要侍奉,这叫做“劳酒”。

这个月,天上的寒气下降,地内的热气上升,天地和同,草木繁殖生长。君王要布置农事,命令耕田之人住宿在东郊,都去修整田土封界,审查端正田间小路,仔细研究丘陵阪坡高地和低洼地,按土地所适宜,种植五谷,以道理教育民众,必须亲自耕种。田事既已整治,先确定标准,农民才不会疑惑。

这个月,命令乐正进入学校练习舞蹈。要修整祭祀典礼,命令祭祀山林川泽,所用牲畜不用雌性。禁止砍伐树木,不要倾覆鸟巢,不要杀害幼虫、胎生初生动物、飞鸟,不要杀害幼鹿及卵生动物,不要聚集大众,不要修筑城郭,要把暴露的尸骨掩埋。

这个月,不可以举兵,举兵必然会有上天降下灾殃。战争不要兴起,战争不可以从我开始。不要改变天定的道路,不要断绝大地的道理,不要搞乱人类的纲纪。

孟春实行夏天的政令,那么就会导致风雨不合时节,草木提早槁萎,国家就会有恐慌之事发生。实行秋天的政令,那么民众中就会爆发疫情,狂风暴雨就会数次来袭,各种杂草就会更加兴盛。实行冬天的政令,那么就会发生水患,大的霜雪就会来到,首先种下的种子就不会深入土壤。

【说明】本节《孟春》,主要论述的是春季的第一个月的季节特征及统治者的行为规范,希望统治者抓紧农事,修整田土封界,按土地所适宜的栽种五谷,保护生态环境,禁渔禁伐等,并且说明在这个季节,不要实行其它季节的政令。

——————————————————

【注释】1.营室:星名,二十八宿之一。北方玄武七宿是斗、牛、女、虚、危、室、壁。《吕氏春秋·孟春纪》:“孟春之月,日在营室,昏参中,旦尾中。”

2.参:(cān)星名,二十八宿之一,西方白虎七宿。《书·西伯戡黎》:“参在上,乃能责命于天?”《诗·召南·小星》:“维参与昴。”《左传·昭公元年》:“迁实沈于大厦,主参。”

3.尾:(wěi)星名。二十八宿之一,东方苍龙七宿中第六宿,有星九颗。《易·既济·初九》:“曳其轮,濡其尾,无咎。”《诗·豳风·狼跋》:“狼跋其胡,载疐其尾。”《周礼·冬官·輈人》:“龙旂九斿,以象大火也。”郑玄注:“交龙为旂,诸侯之所建也。大火,苍龙宿之心,其属有卮、尾,九星。”《尔雅·释天》:“大辰,房、心、尾也。”《淮南子·时则》:“孟春之月,招摇指寅,昏参中,旦尾中。”《玉篇·尾部》:“尾,星名。”

4.太皞:即伏羲氏,古代传说中的人物。古帝,即太昊。《荀子·正论》:“自太曍、燧人莫不有也。”《白虎通考》:“三皇者,何谓也?伏羲、神农、燧人也”。按:伏羲,亦作“伏戏”、“皇羲”、“宓牺”、“包牺”。风姓。有胜德。始画八封,造书契,教民佃、渔、畜牧。都陈。相传在位115年,传十五世,凡千二百六十载。

5.句芒: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木神之宫。《楚辞·远游》:“撰余辔而正策兮,吾将过乎句芒。”《吕氏春秋·孟春纪》:“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神句芒。”

6.角:(jiǎo)古代五音之一,相当于简谱“3”。所谓五音,即宫、商、角、徵、羽。古人通常以宫作为音阶的第一级音。《管子·幼官》:“味酸味,听角声,治燥气。”《韩非子·十过》:“不如清角。”《列子·汤问》:“及秋而叩角弦,以激夹钟。”

7.律吕:古代用来校正乐音标准的管状仪器。以管的长短来确定音阶。从低音算起,成奇数的六个管叫律,成偶数的六个管叫吕。统称十二律。六律分别是: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黄钟。《书·舜典》:“协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管子·侈靡》:“若旬虚期于月,律吕出于一。”《礼记·礼运》:“五声六律十二管。”

8.臭:(chòu)《书·盘庚》:“无起秽以自臭。”疏:“古者香气秽气皆名之臭。”《诗·大雅·文王》:“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关尹子·筹》:“火飞,故达为五臭。”《荀子·正名》:“香臭芬郁腥臊洒酸奇臭以鼻异。”《易·系辞传》:“同心之言,其臭如兰。”《易·说卦》:“巽为臭。”《说文》:“臭,禽走臭而知其迹者,犬也。”这里用为气味之总名之意。

9.膻:(shān)羊臊气。《庄子·综无鬼》:“蚊慕羊肉,羊肉膻也。”《列子·周穆王》:“王之嫔御,膻恶而不可亲。”《说文》:“膻,肉膻也。诗曰:膻裼暴虎。”

10.祀:(sì四)《书·五子之歌》:“荒坠厥绪,覆宗绝祀。”《诗·大雅·生民》:“克禋克祀,以弗无子。”《诗·周颂·潜》:“以享以祀,以介景福。”《管子·幼官》:“修春秋冬夏之常祭,食天壤山川之故祀。”《左传·文公二年》:“祀,国之大事也。”《荀子·正论》:“甸服者祭,侯服者祀,宾服者享,要服者贡,荒服者终王。”《说文》:“祀,祭无已也。”本义与“祭”同意,即向神或神明供奉动物或植物食物、酒类、香烛或珍贵物品作为祭祀的行为或举动,但祭是对天,祀是对地。

11.脾:(pí皮)脾脏。人和脊椎动物的内脏之一,是贮血和产淋巴与抗体的器官,有调节新陈代谢的作用。《吕氏春秋·孟春纪》:“其祀户,祭先脾。”《礼记·月令》:“祭先脾。”《说文》:“脾,土藏也。”《春秋元命苞》:“脾者,谓之主。”

12.辂:(lu)《书·顾命》:“大辂在宾阶面,缀辂在阼阶面。”《晏子春秋卷六·内篇杂下》:“晏子出,公使梁丘据遗之辂车乘马,三返不受。”《论语·卫灵公》:“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国语·晋语》:“辂车十五乘。”古代多指帝王用的的大车之意。

13.旂:(qi)《诗·小雅·采芑》:“其车三千,旂旐央央。”《诗·大雅·韩奕》:“淑旂绥章,簟茀错衡。”《诗·周颂·载见》:“龙旂阳阳。”《尔雅》:“有铃曰旂。”孙注:“铃在旂上,旂者画龙。”《孟子·万章下》:“士以旂。”《说文》:“旂,旗有众铃以令众也。”这里用为上绘交龙并有铃铛的旗子之意。

14.衣:(yī医)这里用为动词,为“穿”之意。《管子·揆度》:“上女衣五,中女衣四。”《论语·子罕》:“衣敝緼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孟子·滕文公上》:“许子必织布然后衣乎?”《韩非子·五蠹》:“妇人不织,禽兽之皮,足衣也。”

15.疏:(shū书)分开、分散。《管子·地员》:“五殖之状,甚泽以疏,离坼以臞塉。”屈原《湘夫人》:“疏石兰兮为芳。”《淮南子·道应》:“知伯围襄子于晋阳,襄子疏队而击之,大败知伯。”

16.盛:(shèng)《论语·泰伯》:“唐虞之际,于斯为盛。”《鬼谷子·本经阴符七篇》:“盛神中有五气,神为之长,心为之舍,得为之大。”《史记·蔡泽列传》:“物盛则衰。”韩愈《送孟东野序》:“国家之盛。”这里用为旺盛、兴盛之意。

17.德:(dé得)《易·恒·九三》:“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贞,吝。”《书·尧典》:“克明俊德,以亲九族。”《诗·邶风·日月》:“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诗·小雅·谷风》:“忘我大德,思我小怨。”《诗·大雅·思齐》:“肆成人有德,小子有造。”《管子·版法》:“法天合德,象地无亲。”《老子·十章》:“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左传·隐公三年》:“若弃德不让,是废先君之举也。”《论语·为政》:“子曰:‘为政以德,誓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庄子·天地》:“故曰,玄古之君天下,无为也,天德而已矣。”《孟子·梁惠王上》:“德何如可以王矣?”《荀子·劝学》:“荣辱之来,必象其德。”《韩非子·扬榷》:“德者,核理而普至。”这里用为客观规律之意。

18.庆:(qìng)《书·秦誓》:“邦之荣怀,亦尚一人之庆。”《诗·鲁颂·閟宫》:“万舞洋洋,孝孙有庆。”《管子·戒》:“忠信者,交之庆也。”《国语·周语》:“有庆未尝不怡。”这里用为福泽、有幸的事之意。

19.宿:(xiù秀)星宿。二十八宿:坐落在黄道的星宿,按照中国古代的分法,共有二十八个。黄道是日在星际所行的路。《列子·天瑞》:“天果积气,日月星宿不当坠邪?”《楚辞·九怀》:“宣游兮列宿,顺极兮彷徉。”

20.忒:(tè特)《书·洪范》:“人用侧颇僻,民用僭忒。”《诗·曹风·鸤鸠》:“淑人君子,其仪不忒。”《诗·大雅·抑》:“昊天不忒。”《诗·鲁颂·閟宫》:“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管子·正》:“如四时之不忒,如星辰之不变。”《老子·第二十八章》:“常德不忒。”《韩非子·主道》:“闻其主之忒,故谓之贼。”《说文》:“忒,更也。”《广雅·释诂四》:“忒,差也。”这里用为差误、差错之意。

21.经:(jīng)《管子·立政》:“五事,五经也。”《管子·幼官》:“器成不守经不知,教习不著发不意。”《左传·宣公十二年》:“武之美经也。”《左传·昭公十五年》:“王之大经也。”《广雅》:“经,常也。”这里用为准则之意。

22.纪:(jì技)《诗·大雅·云汉》:“旱既大甚,散无友纪。”《管子·问》:“凡立朝迁,问有本纪。”《老子·十四章》:“能知古始,是谓道纪。”《墨子·尚同上》:“譬若丝缕之有纪,网罟之有纲。”《韩非子·主道》:“道者,万物之始,是非之纪也。”《吕氏春秋》:“义也者,万事之纪也。”《礼记·乐记》:“故乐者,天地之命,中和之纪,人情之所不能免也。”《淮南子·泰族训》:“茧之性为丝,然非得工女煮以热汤而抽其统纪,则不能成丝。”这里用为纲领、头绪、要领之意。

23.元:(yuán)《书·太甲下》:“一人元良,万邦以贞。”《鹖冠子·道端》:“近塞远闭,备元变成。”《公羊传·隐公元年》:“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这里用为开始、起端之意。意指每月的甲日。

24.耒:(lěi)古代的一种翻土农具,形如木叉,上有曲柄,下面是犁头,用以松土,可看作犁的前身。《管子·小匡》:“备其械器,比耒耜枷芨。”《庄子·胠箧》:“耒耨之所刺。”《孟子·滕文公上》:“陈良之徒陈相,与其弟辛,负耒耜而自宋之滕。”《韩非子·五蠹》:“身执耒臿。”《礼记·月令》:“天子亲载耒耜。”《说文》:“耒,手耕曲木也。”

25.耜:(sì四)古代农具名,耒耜的主要部件,似锹,耒下端铲土的部分,装在犁上,用以翻土。《诗·小雅·大田》:“既备乃事,以我覃耜。”《诗·周颂·良耜》:“畟畟良耜,俶载南亩。”《周礼·薙氏》:“薙氏掌杀草,冬日至而耜之。”《管子·小匡》:“备其械器,比耒耜枷芨。”《庄子·天下》:“禹亲自操耜。”《易·系辞》:“斵木为耜。”《国语·周语中》:“民无悬耜,野无奥草。”《礼记·月令》:“脩来耜。”《淮南子·泛率》:“古者剡耜而耕。”

26.籍:(jí吉)《诗·大雅·韩奕》:“实墉实壑,实亩实籍。”《周礼·大司马》:“乃以九畿之籍。”《周礼·小行人》:“掌邦国宾客之体籍。”《管子·乘马数》:“故相壤定籍而民不移,振贫补不足。”《左传·成公二年》:“非礼也勿籍。”《说文》:“籍,簿书也。”这里用为登记并征收赋税之意。

27.寝:(qǐn)宗庙中藏祖先衣冠的后殿。又是帝王陵园中的正殿。《诗·大雅·崧高》:“有俶其城,寝庙既成。”《诗·鲁颂·閟宫》:“松桷有舄,路寝孔硕。”《诗·商颂·殷武》:“寝成孔安。”《礼记·月令》:“执爵于太寝。”

28.御:(yù玉)《书·五子之歌》:“厥弟五人,御其母以从。”孔传:“御,侍也。”《诗·小雅·六月》:“饮御诸友,炰鳖脍鲤。”《诗·小雅·甫田》:“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黍稷,以穀我士女。”《诗·大雅·行苇》:“肆筵设席,授几有缉御。”《管子·山权数》:“未也。将御神用宝。”《战国策·齐策一》:“于是舍上之舍,令长子御,旦暮进食。”《小尔雅·广言》:“御,侍也。”这里用为侍奉之意。

29.田:(tián)后作“佃”。《诗·齐风·甫田》:“无田甫田,维莠骄骄。”《诗·小雅·信南山》:“畇畇原隰,曾孙田之。”《说文》:“田,树谷曰田。”《汉书·高帝纪上》:“令民得田之。”这里用为耕作、种田之意。

30.舍:(shě摄)《管子·戒》:“桓公外舍而不鼎馈。”《左传·庄公三年》:“凡师一宿为‘舍’,再宿为‘信’,过信为‘次’。”《庄子·山木》:“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墨子·非攻中》:“至夫差之身,北而攻齐,舍于汶上。”《韩非子·说林下》:“许由逃之,舍于家人。”《礼记·月令》:“王命布农事,命田舍东郊。”这里用为住宿之意。

31.术:(shù树)道路。《管子·度地》:“州者谓之术,不满术者谓之里。”《管子·度地》:“缮边城,涂郭术。”《礼记·月令》:“审端径术。”《说文》:“術,邑中道也。”《广雅》:“术,道也。”《汉书·刑法志》:“园圃术路。”

32.隰:(xí习)《书·禹贡》:“原隰底绩。”《诗·邶风·简兮》:“山有榛,隰有苓。”《诗·小雅·信南山》:“畇畇原隰,曾孙田之。”《诗·大雅·公刘》:“度其隰原,彻田为粮。”《诗·周颂·载芟》:“千耦其耘,徂隰徂畛。”《周礼·大司徒》:“辨其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之名物。”《尔雅·释地》:“下湿曰隰。”《左传·襄公二十五年》:“牧隰皋。”《管子·形势》:“平原之隰。”《公羊传·昭公元年》:“上平曰原,下平曰隰。”《淮南子·时则》:“丘隰水潦。”《说文》:“隰,阪下湿也。”这里用为低湿之地之意。

33.饬:(chi)《诗·小雅·六月》:“戎车既饬。”《管子·版法》:“三经既饬,君乃有国。”《荀子·君道》:“修饬端正,遵法敬分。”《韩非子·饬令》:“饬令,则法不迁。”《国语·吴语》:“周军饬垒。”《淮南子·本纪》:“饬曲岸之际。”《说文》:“饬,致坚也。”这里用为修整、整治之意。

34.牝:(pin)《书·牧誓》:“牝鸡之晨,惟家之索。”《诗·鄘风·定之方中》:“秉心塞渊,騋牝三千。”《管子·轻重甲》:“弛牝虎充市,以观其惊骇。”《老子·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大戴礼记·本命》:“谿谷为牝。”《说文》:“牝,畜母也。”这里用为雌性、阴性之意,有生育之意。

35.夭:(ǎo)《诗·桧风·隰有苌楚》:“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国语》:“泽不伐夭。”这里用为初生的草木之意。

36.麛:(mí弭)泛指幼兽。《吕氏春秋·孟春纪》:“无麛无卵,无聚大众,无置城郭,掩骼霾髊。”

37.霾:(mái)古通“埋”。陷在地里。《楚辞·九歌·国殇》:“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38.髊:(cī骴)古同“骴”。《吕氏春秋·孟春纪》:“无置城郭,掩骼霾髊。”这里用为骸骨之意。

39.称:(chèn)《书·牧誓》:“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诗·豳风·七月》:“称彼兕觥。”《管子·侈靡》:“败曰千金,称本而动。”张衡《东京赋》:“元祀惟称。”这里用为举起之意。

40.戎:(rong)《易·夬·辞》:“即戎,利有攸往。”《书·说命中》:“惟甲胄起戎,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书·泰誓中》:“袭于休祥,戎商必克。”《诗·邶风·旄丘》:“狐裘蒙戎,匪车不东。”《诗·小雅·雨无正》:“戎成不退。”《管子·五辅》:“和协辑睦,以备寇戎。”这里用为征伐、战争之意。

41.孟:(mèng)四季中每季的第一个月。《管子·立政》:“孟春之朝,君自听朝,论爵赏、校官。”《楚辞·离骚》:“摄提贞于孟陬兮。”《礼记·月令》:“孟春之月。”曹操《步出夏门行》:“孟冬十月,北风徘徊。”《广雅》:“孟,始也。”

42.潦:(lao)古同“涝”。《诗·召南·采蘋》:“于以采藻?于彼行潦。”《诗·大雅·泂酌》:“泂酌彼行潦。”。《管子·立政》:“决水潦,通沟渎,修障防。”《庄子·秋水》:“禹之时,十年九潦。”《荀子·王制》:“修堤梁,通沟浍,行水潦,安水臧,以时决塞。”《说文》:“潦,雨水大皃。”这里用为水淹没之意。

43.挚:(zhì志)《书·西伯戡黎》:“天曷不降威,大命不挚。”《诗·关雎》传:“挚而有别。”这里用为至、到之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