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海 / 法与情 / 深圳市长: 华为、中兴等高新企业总部和研...

分享

   

深圳市长: 华为、中兴等高新企业总部和研发中心不会离开深圳

2016-05-29  秋天的海

  近日,媒体上出现不少华为、中兴等高新企业将“逃离”深圳的传言。关于撤离的原因有多种版本,其中传闻最广的就是华为/中兴已经承受不了深圳的高房价了。

对于这个问题,今天(5月29日),在广州举行的“从都国际论坛”上,深圳市长许勤公开澄清,华为、中兴都不会离开深圳。

据中国日报报道,许勤表示,他注意到近期互联网上一些有关华为、中兴要离开深圳的传言,这些传言不属实,华为刚向深圳市政府提交发展规划,完全没有撤出深圳的计划。“这些企业是全球性企业,部分生产业务在其它地方,这是企业发展的需求。”

“中兴永远会在深圳”,许勤针对网上有关“中兴跑了”的言论特别向记者强调,中兴、华为等企业不仅为深圳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更是深圳对口支援广东东部地区发展计划的一部分,中兴正将手机具体生产装配业务转移至位于粤东的河源市。

许勤还说,尽管近期有超过1.5万家企业迁出深圳,但深圳市政府正在大力发展“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圳用于研发的经费已占到GDP的4%,未来还会持续增加。

深圳市市长许勤

中兴通讯生产基地7月迁至河源

据南方日报报道,中兴通讯将在今年7月将其生产基地从深圳迁至河源,10月试投产,2017年实现产值100亿元,2018年达到300亿元,5年内达到1000亿元。这是河源高新区党工委书记李衍楠近日向笔者透露的信息。

中兴通讯是目前最具国际竞争力的企业之一,将把通信设备制造业务以及手机业务生产线迁入河源,也会陆续搬迁与生产高度关联的研发机构。据估算,中兴通讯项目全部竣工后,可带动关联产业实现产值2000亿元。

作为今年河源市委、市政府的“一号工程”,中兴通讯备受河源上上下下的关爱。近日,河源市委书记张文带队到深圳对口帮扶河源指挥部现场办公时强调,中兴通讯项目建设不能有“黄灯”,更不能有“红灯”,各级各相关部门要在符合环保要求的前提下,一路“绿灯”推动项目建设。

中兴通讯具有强大的产业集聚能力,围绕其河源基地项目,目前一大批上下游配套企业加快向河源布局,这将使河源成为珠江东岸重要的电子信息产业集聚区,拉动河源工业产生倍增效应。目前,河源正在全力推进中兴通讯项目建设,确保企业在年内建起来、搬过来、生产起来、贡献起来。

2015年2月,中兴通讯河源基地在河源高新区深河产业城破土动工,基地占地约2平方公里,距市中心仅半小时车程,目前占地60万平方米的基地一期工程已经完工。

评论:华为们想逃离的不仅是高房价

近日关于“华为逃离深圳”传闻的反思普遍聚焦在高房价对深圳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上。实际上,“华为逃离深圳”传闻反映出的是更为深刻的命题,即当前城市产业空心化的问题。

如果这次深圳市政府不及时表态要给予华为更多优惠政策支持,华为逃离深圳也许就不是传闻。可是,除了华为以外的其他深圳高科技研发制造企业怎么办?他们是不是也能得到深圳政府的特殊照顾?很显然,危情时刻的政府表态并不能从根本上拯救华为们基于市场逻辑作出的逃离选择。其实,不要让华为跑了,这不光是深圳的恐惧,而是眼下很多地方政府都十分焦虑的问题。面对准备逃离的华为,深圳真正应该反思的不光是高房价问题,而应该是城市“产业空心化”的关键命题。

虽然深圳近期房价地价增速领跑全国,但是北京、上海等地区的房价地价也并不属于低水平,那么为什么只有深圳出现了“华为跑路”传闻呢?相反,同样高房价的广州地区对华为类企业的吸引力日益增强,这至少说明,房价的高低是相对于这个城市给企业所搭建的发展平台质量以及为就业人口匹配的生活成本而衡量的。

早在2008年,深圳制造业产值增长速度开始出现明显递减,平均每年以3个百分点递减,2014年甚至出现零增长,这些都是产业空心化的前兆,可是并没有引起当地的重视,依旧凭借高消费高房价一路高歌猛进。所谓的华为逃离深圳,这只是众多撤退企业的一个缩影,只不过这次华为的名声太大,只能通过辟谣来稳定其他企业信心。每个外迁企业在转移的过程中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若不是被高房价和人才短缺逼得没办法,正常的企业不会轻易选择“逃亡”。没有充足的工业用地供给,加上快速增长的房价,让人才不敢轻易选择落户深圳,最终形成了目前影响企业发展的高房价和人才短缺这两大瓶颈。

早年美国硅谷也出现了高科技企业研发外迁日本的情况,可是那种外迁是基于正常的产业更迭而不是单纯的成本倒逼企业出走。老企业迁移到人力和土地成本更低的发展区域,同时新兴产业能够在老企业原址得以开花结果,这才是良性循环。但很显然目前深圳并没有做好相关准备,唯一能做的就是拽住老企业不让走。这是典型的产业空心化,即特定地区为基础的特定产业的衰退,新产业的发展不能弥补旧产业衰退而形成地区经济的极度萎缩。

静下心来看看今天的深圳能够吸引企业落户还有哪些独特魅力:除了高房价高成本之外,似乎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不多。当年“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特区标志早已淹没在依赖高房价和坐享名企总部效应的不思进取之中。与其说房价暴涨导致深圳早衰,不如说是深圳自身没有及时反思和采取补救措施,才导致企业的撤离。

企业真要逃离,生拉硬拽是留不下来的。建议深圳等城市将目光放长远一点,一是努力打造新兴产业的研发集群,而不是单纯引进某个大型名企;二是除了税收政策这种陈旧的帮扶手段之外,要多为企业和产业集群提供强有力的配套公共服务,多承担帮扶企业研发的智库发展成本。要想留下心仪的企业就得提供独此一家的高品质服务和环境,而不是独此一家的高房价高消费。

(经济参考报 刘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