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谭天宇:留俄手记之五十五——萨布林诺洞穴探密

 济宁二中谭天宇 2016-06-02


2016年的五月来了,劳动节和胜利节两个假期也如期而至。在这两个假期里,我和我的朋友们构思了一些出游的计划。最初我们的打算是到俄罗斯与爱沙尼亚边境地带的伊万哥罗德(Ивагород),并且在“沃德霍特”旅行社报了名。这里可以看见爱沙尼亚的纳尔瓦,那也是北方战争时俄罗斯与瑞典的著名战场。

但是很不幸的是,这次策划好的旅游活动却未能成行。由于伊万哥罗德地处边境地带——而且其实严格意义上说来还是一片未定国界地区,因为俄罗斯至今未与爱沙尼亚正式签订边界条约。另一方面,由于爱沙尼亚推行加入北约、疯狂反俄的愚蠢国策,俄罗斯在伊万哥罗德是布置有军事设施的。所以我们这些外国人便不允许进入游览,这确实是有些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意味了。

“沃德霍特”旅行社在向我们道歉的同时,还向我们推荐了其他的几条旅游线路。我看了看那张表,上面的大部分地方——维堡、喀琅施塔得、巴甫洛夫斯克、普希金城都已经去过了。我看着看着,终于在上面找到了个让我感到很是陌生的地方——萨布林诺(Саблино)。

“这个地方怎么样呢?”我们向旅行社的服务员问道。

“在列宁格勒州,离圣彼得堡市区大约有40公里,”她说着给我们打开了桌面上电脑的文件夹,“你们看一看图片吧。”

我们看了一下,那里有瀑布,还有一座让人颇感神秘的岩洞。这让我们都很好奇,于是便选择了这条旅行线路。出发的日期被定在了2016年的胜利节,正好这一天我们都有时间。

59上午十时,我们在旅行社预订的地点——列宁大街178号集合了。这个旅行团共有4个俄罗斯人和8个中国人,我、秦艺芯、王也这次都去了,其余几个都是秦艺芯班里的同学。导游是一名萨布林诺来的中年男子。我们上了一辆白色的小巴车,在导游核对过人数之后,我们乘坐的旅行车便出发了。

旅行车离开了圣彼得堡市区,一路向东南方向驶去。五月初的圣彼得堡郊区,春季的气息越来越浓了。路两旁的树林和农田都已经披上了绿色,到处都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样子。在这个节假日里,出来游玩和野餐的俄罗斯人也不少,他们一般是开着汽车举家出行,在风景优美的地方休闲娱乐。车在公路上开了半个多小时后,拐入了一条小路,这条小路比较狭窄,类似于我国的乡村公路。路的两侧都是俄罗斯人修的木质乡间别墅。

 
萨布林诺通往景区的乡村公路

前面的道路两侧不再完全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了,而是有了些起伏。在一座小山包前,我们乘坐的旅行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后,我们跟着导游走过了一条小道,道两旁是各种古代动物的雕塑,我们能认出的有三叶虫、鹦鹉螺、水龙兽、雷龙、猛犸象等等。导游走进了前面的一栋小房子,这栋房子是景区的管理机构。导游进去没过多久,便拿着一把钥匙出来了,招呼着我们跟他走。我们走到了景区管理机构的后面,这里有片铁栅栏,上面用铁链锁着。导游开了锁,领我们下了阶梯。原来景区管理处的后面,就是河流冲击形成的一道峡谷。我目测了一下,从谷底到这里有二十米左右。目前由于很长时间没有下雨,河床里面的水并不多,河水显得清澈见底。沿着峡谷修建的石阶显得比较陡,我们抓住旁边的铁栏杆,一步步地向下走去。

走了没有多久,前面出现了一道木头门,导游告诉我们这便是洞口。这个洞口呈半圆形,并不算太大,周围长满了茂盛的草木,显得颇为隐蔽。在开门之前,导游先向我们交代了注意事项。他告诉我们,目前洞穴里只有很少一部分有灯光照明,而且内部结构复杂,很容易迷路,因此在洞里我们必须要紧跟着他前进,不要贸然擅自行动。洞穴里面有些地方洞顶比较低,行走时一定注意慢行,否则很容易碰到头。我们听到后表示会注意的。导游开锁之后,我们跟着他钻进了洞口。

进入山洞之后,我们就感觉进入了一个几乎完全黑暗的世界。导游打开了他的大功率手电筒,我们也都拿出手机来进行照明。导游向我们介绍说,这座山洞是在十九世纪末时被当地人发现的,并且在洞中发现了人来在原始社会时期的岩画。随后这座山洞收到了重视,被国家保护了起来。

接下来我们跟随导游向山洞内部走去,洞穴内部时宽时窄、时高时低,我们都很小心翼翼地走着。行走过程中我用手机的灯光照了一下洞壁,观察了一下,发现它的颜色有的地方呈白色,有的地方呈黄色,有的地方呈红色。我用手摸了摸,质地很坚硬,有些类似于砂岩或者花岗岩,与喀斯特地貌里常见的石灰岩完全不同。岩壁上有些颗粒状的东西,好像是沙子。

我用手摸了一些岩壁上颗粒状的东西,拿到手心里面仔细看,发现它们有的是透明的,有的则是红色的。我说:“这岩壁上有不少沙子,看来是有水流曾在这里经过。”

“你还可以尝尝,”王也笑着对我说,“这岩壁上的沙子是咸的。”

“咸的?”我颇有些感到不可思议,用舌头一触,果然有一些淡淡的咸味,于是回答道,“还真是这样。”

“为什么会是咸的呢?”有人问道。

我看着脚下的沙子和两侧的岩壁,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这里距离海洋并不算远,而且洞里面又有这么多沙子,这明显是海洋的痕迹。在地质史上,这个洞穴是被海水所浸泡的,因此里面的沙子便是有咸味的了。后来随着地壳运动,这片原来在海平面以下的地方露出了海面,形成了今天的样子。”

我们再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见到了一座蜡像。这座蜡像展现的是一个矿工,在一盏昏暗的油灯下在进行劳作,地上还有他刚刚用镐敲下来的矿石。在这里导游告诉我们,在这座村庄附近发现有铁矿石,十九和二十世纪时曾经对这里进行过开凿。这时我们注意到,脚下的沙子大多是红褐色的,与笔者在读初中上化学课时见过的三氧化二铁的颜色完全相同。这里出产的铁矿石估计大量用在了圣彼得堡的建筑之中。

从这尊雕塑前行不远,我们就见到了此次旅行的重头戏。导游在一处较为宽敞的地方停了下来,用手电筒给我们照着岩壁,我们仔细一看,发现墙上有画。这些岩画呈红褐色,在一块约有三平方米的岩壁上刻画了一些动物的形象。

“这些岩画是什么时候创作的?”有人向导游问道。

“目前关于这个问题还没有定论,”导游回答说,“据学者初步的研究,这些岩画应当是出自于克罗马农人之手。”

“克罗马农人?”大部分同学对这个概念还是很陌生的。

“现代智人的一种,”我解释说,“约3.5万年前进入了欧洲,在欧洲很多国家和北非地区都有分布。欧洲很多洞穴岩画都是由他们创作出来的。”

 
我和王也对萨布林诺的洞穴岩画进行研究和讨论

王也边用他的手机照着岩画,边对我说道:“以前我在读本科的时候学过关于一些关于岩画的东西。这些岩画可以说是写实主义的造型艺术。”他指着岩画的细部对我说:“你看,这里的马、牛、象、鹿都像是在奔跑和运动的样子。虽说画得比较简单,但这种透视画法与动态感只有这一时期的岩画才是特有的。欧洲直到文艺复兴时代才重新运用这些绘画技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不可思议了,”我顺着王也手指的方向,仔细地观察着这些岩画的细部,“这些岩画的创作年代都是距今两三万年之前,当时的欧洲大部分地带还处于冰期。”

“这些岩画为什么能够保存几万年呢?”秦艺芯不解地问。

“从岩画的痕迹来看,”王也说,“这是用坚硬的石头在上面磨刻的,不容易损坏。”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而且这些岩画处于山洞之中,不容易受到外界的风化作用。这里面也很少有人来,所以也没什么人为的破坏。这样的岩画可以保存很长的时间。”

在这处岩画旁看了有一段时间后,我们又跟着导游走了。接下来我们进入的是一处很大的空间,像一间房子的大厅一样,里面甚至可以容纳七八十人。这里连着很多通道,有的很高很宽,而有的则很狭小,还有几处已经淹没在了沙土之中。

正当我们看着洞穴四壁时,解恒宇忽然说道:“有蝙蝠!”

“嗯?”我们不由地一惊,各自拿着手机到处照着,发现白色岩石的洞壁上有一个黑影快速地飞过。想看清楚一些,却又不知它飞到哪里去了。

“好吓人啊。”同行的女生说。

“这洞里面不会有蛇吧?”这个问题让所有人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毕竟一只蝙蝠还不算什么,但是有蛇的话那就比较吓人了。

“不会有的,”我肯定地说,“这里纬度太高、温度太低了,蛇没法在这样的地方活动的。蛇毕竟是爬行动物,不能像鸟类和哺乳类动物一样保持恒温,要靠外界温度来维持体温。”

“呃,”我这么一说大家才放心了。

经过了洞穴大厅之后,导游又领我们到了第二处洞穴岩画前。这里的洞穴岩画与我们刚才见到的风格迥异。第一,刚才我们所见的洞穴岩画线条是红色的,而这里的线条则是黑色的。第二,我们刚才所见的洞穴岩画描绘的动物形象并不算太清楚,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可是这里可以看得很清楚,就是长着长毛的野牛的形象。第三,我们刚才所见的洞穴岩画中所画的动物都是处于运动的状态,而这里所绘的动物都是仿佛在静止地站立着。

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了他,问他道:“你怎么看呢?”

“我看也是这样,”王也说,“很明显,我们先在看的这一幅岩画创作水平更细致,估计创作年代也应该更靠后一些。”

“这些岩画上画的动物和现在的有些不太一样啊。”队伍中间有人说。

“确实是已经灭绝的动物,”我回答说,“当时的欧洲正处于冰河时期,分布着很多与现在不一样的动物。你们看一下这上面画的这头牛,它的毛有半米左右长,在现在的东欧平原上,哪里还能见得到这种牛呢?这么长的毛,说明它是适合生长在寒冷的气候条件之下的。再比如说,刚才看到的岩画上还有大象——那可不是今天我们还能见得到的印度象或者非洲象,而是当时广泛分布在高纬度地区的猛犸象。当时与这些原始人共同生活在这一地区的,就是这样耐寒的动物。”

“除了岩画以外,”我们向导游问道,“洞穴里面还有古代人类留下来的其他遗迹吗?”

“有的,”导游回答我们说,随后用手电筒的灯光向洞顶照去,“你们看,洞顶上这一块地方的岩石明显比其他地方发黑。发黑的原因就是原始人曾经在洞里生火取暖,在洞里面还发现过很多被火烧焦的木头、动物的骨骼等等。接下来我领你们去看一下。”

随后导游领我们走不远,见到了一处雕塑,这座雕塑反映了当时洞中原始人类的生活。几个人穿着兽皮制成的衣服,坐在一堆火旁边,周围放着一些他们狩猎使用的工具,主要是木棍和石器等。据欧洲人类学家研究,克罗马农人的狩猎活动使他们能够摄取到大量动物蛋白,这一方面大大地增强了他们的体质,另一方面极大地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克罗马农人往往选择悬崖下的岩洞作为他们的居所,用树枝或兽皮围住洞口来抵御风雪。长期的定居生活使克罗马农人从族群发展到了氏族阶段,他们具有了图腾意识,形成某些萌芽状态的文明社会形态。萨布林诺地区的这个岩洞,可能就是当时克罗马农人的聚居地和这个地区的一个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的中心。

 
萨布林诺洞穴中的东正教祈祷所

参观完了这处远古人类的遗迹之后,导游又领我们回到了刚才的洞穴大厅,随后我们又进入了另外一个洞口。走着走着,我们望见了洞内一个地方竖立着一座木制的八端十字架。这座十字架有一米多高,在狭小的山洞里,它能算得上是顶天立地了。八端十字架的下面,还有着几支鲜花,看得出来,这些鲜花刚刚放到这里不久,花朵并没有凋谢。我们路过了这座十字架后,走了十几米远,就到了这山洞中的一处小教堂。笔者来到俄罗斯之后,见过各式各样的教堂,但是这样在山洞中修造的,还是第一次见过。在岩壁的中央摆放着耶稣基督、圣母玛利亚和圣尼古拉三幅圣像,在圣像前还有一座烛台。洞穴中的这座小教堂烛光闪烁,给人们的感觉颇为温馨。

导游接着又领我们走入了一个洞口,这里洞顶很低,行走过程中都要弯下腰来才行。走着走着,慢慢觉得脚下的沙子越来越潮湿。导游在这里停了下来,告诉我们不要再继续向前走了,他拿着手电筒一照,我们看到前面出现了一片水面。

“原来这里是地下河。”解恒宇说。

“很有意思,”我弯下腰去看着这片因含有三氧化二铁而显得呈红褐色的水,“这里的岩石并不是石灰岩,可是却出现了很多喀斯特地貌特有的现象。”

王也说:“估计这水应该是与外界相通的,洞里面并没有什么水源。”

在这里停留了片刻之后,我们跟随导游走出了山洞。在山洞里面待了有一个小时之久,刚出来顿时感觉太阳光刺眼极了。过了好几分钟,才重新适应外界的阳光。

我们上了旅行车,前往萨布林诺此行的下一处景点。旅行车穿过了萨布林诺的小镇中心。今天正逢胜利节,这里的节日气氛也是颇为浓厚,每个路灯杆上都挂着俄罗斯国旗。旅行车开到一个路口处停了下来,导游说现在领我们去参观萨布林诺的小瀑布。我们走过了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来到了一处溪流旁边。这条小溪算不上宽,还不到十米,但是水流颇为湍急,流着流着前面就传来了一阵水声。瀑布在一棵高大的杨柳树之下,落差有两米左右的样子。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杨柳依依的树林中,这座瀑布使这里的景致更为增色。

回到刚才旅行车停靠的地方,秦艺芯指着旁边房子上挂着的一面左侧有一道蓝边的镰刀锤头红旗问我:“为什么这面苏联国旗的左边是蓝颜色的?”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国旗

我看了看以后说:“这是苏联时期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国旗。苏联时期十五个加盟共和国都有各自的国旗的。”

随后旅行车开了不远,导游说下一步领我们去参观萨布林诺的大瀑布。这一次,我们刚下车便听到了一股水流的呼啸之声,这座瀑布对我们来说确实是“未见其形,先闻其声”了。我们顺着这声音走着,走了有一百多米,见到了瀑布。这里的河流有三四十米宽,河水的流量比刚才所见到的小瀑布要大得多。这里的落差有两层楼之高,怪不得响声可以传彻很远。河床与两岸的岩石中都富含三氧化二铁,因此这里的河水并非是清澈见底的,而是显出红褐色来。这里的河流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赤水”。今日这里阳光明媚,有不少人在河两岸的草地上晒着太阳或者进行野炊。

导游接着领我们走过了一片草地,到了这里的一座广场上。此时萨布林诺的居民们在这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戏台,正在欢庆胜利节的到来。随着手风琴的拉响,一位俄罗斯小伙子唱起了苏联时的一首名歌——《黑眼睛的哥萨克姑娘》:

黑眼睛的哥萨克姑娘,

为我黑马儿钉马掌,

真有一副出色的手艺,

活儿干得真漂亮。

“请问芳名,年轻姑娘?”

姑娘含笑把话讲: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

不妨去听马蹄响。”

 

跨上马,我挥动鞭儿,

一溜烟儿奔向远方。

沿途灰山、白山、青山,

飞快闪开在路两旁。

玛莎、希娜、达莎、妮娜,

这些名字都不像。

“卡佳、卡佳”——马蹄阵阵,

敲着路面这样讲。

 

从那时起我骑马上路,

无论溜达或飞翔,

“卡佳,卡佳,卡捷琳娜”,

总是缠绕我心房。

如今我已另有新娘,

胡思乱想不应当,

但那名字像支歌曲,

始终在我耳边唱。

 
萨布林诺胜利节的临时舞台

伴随着这支旋律欢快的歌曲,两对俄罗斯的中年夫妇在舞台上翩翩起舞。虽说他们都有五十多岁了,而且体态都有些发福,但是跳起舞来动作依旧极为敏捷。在台下不远处,还有人支起了三座大铁炉,在制作免费的午餐,我们每位游客都上前领取了一碗。里面做的是胡萝卜、猪肉、荞麦和大米共同煮成的糊状食物。遥想当年苏联红军在战场上,很有可能吃的也是这种四处搜罗来,然后在炉火上简单烹饪过的食物,顿时颇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这附近还有两辆敞篷的吉普车,也涂上了军绿色并插上了苏联国旗,不少游客纷纷上去拍照留念。

看过精彩的表演并且享用了胜利节的免费午餐后,我们踏上了回圣彼得堡的路。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