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鄧子 / Z / 郑渊洁: 许你个童年丨人物志

分享

   

郑渊洁: 许你个童年丨人物志

2016-06-03  老鄧子

来源丨《天翼》杂志


所以对于孩子们,我们也要保持他们的好奇心,让孩子们多看童话。。


2015

郑渊洁,1955年生,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一人写一本月刊(《童话大王》)长达三十年,有“童话大王”之称。笔下的知名人物有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大灰狼罗克等。代表作有《皮皮鲁外传》《鲁西西外传》《童话大王》《舒克贝塔历险记》等。同时,他还从事慈善活动,是知名的慈善家。


“把闪光灯关了吧。”


这次接受《天翼》采访,是郑渊洁十几年来第一次答应让摄影师拍封面,但让我们意外的是,原本在闪光灯底下被注视惯了的人,却对我们说,太亮,晃眼。


1981年春节,回家省亲的郑渊洁把自己关在老家——山西省太原市坝陵南街1号的一幢三层楼里,拿起钢笔,为自己的首部长篇童话写下第一个字起,就注定他接下来的人生,不会太平凡。

 

身教是最好的教育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郑渊洁创造了无数记录,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他一个人坚持30年写一本月刊《童话大王》。从1985年《童话大王》创刊以来,他笔耕不辍,1988年最高发行量超过每月100万册。


他的所有作品摞起来有1.8米高,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前,他甚至有一间100余平的房子专门收藏小读者的来信。


2006年,反映全民阅读潮流的中国作家富豪榜成立,此后郑渊洁便成了该榜单的常驻“人口”。到2012年,“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评选时,郑渊洁凭借260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榜首。


而在这之前不久,他的系列故事《皮皮鲁总动员》刚刚入选联合国评出的全球十大图书,与英国作家J.K.罗琳的《哈利波特》并列第四。


虽然他塑造的形象皮皮鲁和哈利·波特一样引起轰动,但郑渊洁与毕业于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作家J.K.罗琳有着很大的区别,郑渊洁小学尚未毕业。他曾经自嘲着对外界说,将来自己的墓志铭上会写“一个著作等身的文盲葬于此”。

郑渊洁学历低,并不是因为家里穷得读不起书,相反,他的父亲郑洪升是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的教员,郑渊洁从小就看着爸爸趴在桌子上看书写字,他自己也窝在一边翻书,早早地就锻炼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


在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老师出了一篇作文题《早起的鸟有虫子吃》,郑渊洁毫不迟疑地写成了《早起的虫子被鸟吃》。这般“顽劣”惹得老师非常不快,她让郑渊洁在全班同学的面前说一百遍“我是全班最没出息的人”。郑渊洁“不堪其辱”,引爆了藏在身上的拉炮,然后被老师赶回了家。


为了向父亲解释这件事,他别具一格地写了一篇检查:有着丰富的人物、情节、铺垫和各种悬念,看到这篇声形并茂的检查,父亲马上谅解了他,还专程带着郑渊洁去学校给老师道歉。虽然最终的结果还是郑渊洁离开学校,但是父子二人并不沮丧,郑洪升决定在家里教郑渊洁读书,就像国外的Home school那样——虽然当时大家还没意识到这件事的先进性。


《冲出亚马逊》的编剧王戈洪、《当兵的人》的词作者王晓岭、著名歌唱家阎维文等当时都是郑洪升的同事。郑渊洁不止一次对采访他的人说:“孩子接触什么样的人就能成为什么样的人,父亲周围都是些爱写能写之人,这对我的影响很大。”


等郑渊洁也当了爸爸,他干脆也有样学样,将父亲教育他的一套理念拿出来教育儿子,再加上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无以拘束的浪漫因子,使郑亚旗的童年得以比童话更像童话。他可以直呼郑渊洁的姓名,长大后索性改称“老郑”;因为不适应应试教育体系,就回家读郑渊洁专门给他写的教材,这些书后来得以出版,内容包罗万象,既有基础教育,也有生活常识。


从某个层面来讲,皮皮鲁或许正是郑渊洁对应试教育情绪的突破口——他学习成绩不高,不是学校老师喜欢的那种乖孩子,但他心地善良、正义勇敢。


郑亚旗又是另一个作品,他不同于皮皮鲁被动地接受郑渊洁的塑造,而是会根据自己的想法随机地变幻方向。“郑亚旗在学校读到6年级,然后回家上‘私塾’,等他18岁以后,他就可以自食其力,没有再花过我一分钱。”说道儿子,郑渊洁不无骄傲。“现在的皮皮鲁讲堂,和儿童剧都是他做的。”郑亚旗已经成功地将父亲的知识产权经营成一个收入过亿的文化品牌。

 

眼低手高


如今,已过耳顺之年的郑渊洁总是竭尽所能,用行动来表达他对父母教育观念的认同和感激。


“我爸爸常说,现在出门都不敢乱看东西,如果看了,我儿子就要给我买回来。”说道这里,郑渊洁哈哈大笑。“小的时候,我是大院里出名的‘淘孩子’,现在我是父亲最大的骄傲。”


郑渊洁写书成功以后,父亲郑洪升也要写文章,和儿子比试。在微博上,父子俩人曾经就一个话题发布长文章,郑洪升将两篇文章放在一起,对网友说:“你们看看我们谁写得更好”。


不仅如此,郑渊洁还带着父亲参加祖孙三代的新书同台签售活动。郑洪升现在知名度很高,因为儿子“炒作”得好。


虽然社会活动变多了,但郑渊洁平日几乎不出门,早年他还喜欢在微博上“发声”,现在就低调多了。他说自己创作的源泉就是想象力,“我每次写作就是坐在那里,假设自己是个孩子,正在看一个故事。我希望这个故事什么样,就怎么写”。


“奇怪的是,一直到今天,我的想象力都没有枯竭。当初《童话大王》签约时对方要和我签3年合约,但我就说要30年,然后学习西方,印刷得越多就得给我更多版税。”当时谁也没经历过这种条约,大家都觉得我异想天开:一个是质疑我写不了30年,一个是质疑我能不能吸引那么多读者。


“当时就是想让我爸妈高兴”。有了这个动力,郑渊洁愣是坚持了30年,为了维持《童话大王》杂志的正常运转,郑渊洁每天至少要写6000字。从1986年起,他就坚持每天早上4:30起床开始写作,写到6:30。“30年来我几乎没有出过远门,《童话大王》的合约现在已经到期了,我可以到全世界去开我的读者见面会了。”郑渊洁自豪地说。


我们有个小读者问他,怎样保持好奇心?他举了一个例子:“一次搭飞机,我喝完矿泉水后就把空瓶放在一旁,结果飞机快着陆时突然听到类似东西爆炸‘啪’的一声。坐在我身边的是一名歌手,他很紧张地问,‘郑老师,你听到什么东西爆炸了吗?’我俩找啊找,结果发现是矿泉水瓶子瘪了之后发出的声音。这事放在别人身上可能就过去了,但我就很好奇,上网去查找原理,然后根据这个原理写了一篇故事。”说到这,郑渊洁语重心长地说,“所以对于孩子们,我们也要保持他们的好奇心,让孩子们多看童话。”


这几年,郑渊洁推出《皮皮鲁送你100条命儿童安全百科》《郑渊洁童话亲子美绘本》《郑渊洁童话成长悦读系列》等郑渊洁家庭教材系列,他把这些称为“杂文”,“我还是以写童话为主,这些‘杂文’是为郑亚旗写的”。郑渊洁认为:“孩子获得知识的过程应该是快乐的,但教材怎么老把简单的道理往复杂里说,故弄玄虚啊。为了呵护郑亚旗的好奇心,我就自己编了400万字的10本教材,包括安全、法律、哲学、理财、性知识等方面。孩子的成功不是考多少分、上了什么名校,拼到最后的就是道德品质。”

 

社会认同是最大的财富


郑渊洁所到之处,总能引起读者强烈反响,他最高兴的是经常能看到两代甚至三代人一起来找他签名,“有的是小时候读过我的书,现在孩子也在读,所以就一起来了。两代人一起读我的书,这就是提倡的亲子阅读啊”。


而对于读者的要求,郑渊洁总是有求必应,“签名、聊天、合影”等互动程序一个也不少。这源于20世纪90年代,一位郑州小读者写信给郑渊洁抱怨说,签售排队等了4个多小时,结果“童话大王你连头都没抬,也没跟我说一句话”。这让郑渊洁触动很大,从那时起他就为自己立下了签售要与读者互动的规矩,而且“不签到排队的最后一位读者我不会离开”。


谈起读者,郑渊洁讲了一个又一个故事。网络兴起前,他每天会收到全国各地读者的来信,北京市邮局专门为他设了一个信箱,只要写着“北京市——郑渊洁收”,就自动投到专用邮箱中。郑渊洁每天会花一定的时间拆信、看信,并回两三封信,写上一些鼓励的话语,“有一个孩子抱怨自己的英语不好,我回信鼓励她‘好好学英语,学好后来当我的助理’。这事我写了就忘记了。后来这个孩子真的学好英语,大学毕业后拿着那封信来找我,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助理”。由于信件太多,郑渊洁舍不得丢弃,想着“我的读者也许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样就可以把他(她)小时候写给我的信拿去拍卖了”,于是郑渊洁特地在北京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专门来存这些来信,“当时北京的房价是1400/平方米,现在这套房子已涨到50000/平方米。所以,要善待读者啊”!

 

关于我们
 
全球公司智享荟
“全球公司智享荟” GEIC(Global Enterprise Intelligent Club)是国内首个专注于全球型公司创新与价值分享的智能社区,旨在打造全球型公司高端人脉的 O2O(Online To Offline)社交平台,通过线上交流分享,线下互动合作,联结智亲(GEIC的受邀会员称为“智亲”)的生意与生活。目前,GEIC的线上分享平台包括“全球公司智享荟”的微信公号和微信群,线下活动平台有“全球公司智享沙龙”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老鄧子 > 《Z》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