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手机里的朋友陪你吃饭

0 0

   

手机里的朋友陪你吃饭

2016-06-03  圆角望

马家辉(香港)·狂城乱马

大学楼房的天花倒塌后,学生餐厅暂时封闭,幸好是暑假,否则数以千计甚至万计的人头,从早到晚不知道如何解决嘴巴问题。

校园内有两三间餐厅,档次不一,价格各异,却仍不足够应付学生和老师的吃食需求。平常的日子里,早上十一点之后,餐厅即现人潮,排着长队买票,再排另一条长队取饭,老师们没有特权,照样得排,前后左右被年轻人包围,稍为手慢脚慢即常遭白眼以对,嫌弃的表情写在脸上,难免又让你自觉老了几分。年纪之为物,只有比较始有意义,青春的骚动是可羡可敬的,但有时候,可妒可恨,青春像个巨人的幽灵,高耸地站在你面前,你抬头望他,他低头看你,眼神带着一点点的不屑与嘲笑。

此时候唯一能做的是,在心底暗说,别狂妄,岁月很公道,而且很快,他朝君体也相同,阁下的骄傲日子不会太长。

所以比较喜欢到校园外的食肆用餐。反正负担得起,选择比较多,进门坐下,侍应笑脸迎人,瞄一眼周遭食客有许多是其他部门的同事,皆非青春之人了,是“同类人”或“同龄人”,感受较为自在。更何况食物质素亦确比校园餐厅好得多,一分钱一分货,钞票的作用本就是“以物易物”,而在具体的物质的背后,存在着更重要的无形的感受。“以物易感”才是王道,在良好的感受面前,付出多少钞票都值得。

然而,有时候也颇同情学生。因价格便宜,校园餐厅的食物水平始终受到限制。有些是价廉物美,但更多的是价不廉而物亦很烂,二十多元的一客饭,譬如说,叉鸡饭,米饭的量是够的,叉烧却是少得可怜的四五片,薄而硬,像漂了红色的纸皮;至于鸡,不必问了,必是骨多肉少,甚至只是几颗鸡丁而非斩件的鸡块,浇了一大坨酱汁,看上去像在浊浪里飘浮的几片垃圾,不能说是不恐怖。

青菜?有的。但只是颓败的一小根,像残草一株躺在白饭上面。

可是,话说回来,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讲究挑食只是老饼吾辈的不良习惯,年轻人可不在乎,只要有同学坐在身旁,叽叽喳喳地抢说着各式八卦与梦想,那便够了,食物于我何有哉?就算是孤身独坐,只要有手机握在掌里,眼睛死命盯着屏幕上的各式社交媒体,等于有几百个朋友陪你吃饭,再难吃的食物亦可忍受,只因不在乎,心不在食而在看,彻底忘记了舌头之存在。

校园餐厅终究是个好地方。心好,地便好,无所谓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