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化】李敖的“大卸八块”读书法

2016-06-05  闪闪红星8...

著名作家、学者、批评家李敖,曾经被媒体称为“很可能是50岁以下的当代中国人之中,读书最多又最有文采的人”,李敖本人对这句话的态度是:“我认为这句话说得不错。”

李敖著作等身,其文多旁征博引。他经常与人论战,所引用的材料之多,更见其广博。因《百家讲坛》而走红的纪连海曾经说过,如果是李敖的粉丝,那么别读李敖,而是要看李敖读过的那些书,让自己成为他那样的人。

上大学时,李敖声称图书馆里的每本书他都摸过。那一时期,在他的日记中,他曾经点评了多部让他印象深刻的书籍,由此可以管窥青年李敖的兴趣和志向。

那一时期的李敖提到的书大都是经典著作,而且是常人看来较枯燥的作品。如罗素的《幸福之路》,李敖评价说:“(读这本书)极广胸襟,今天得到的另外一个具体的念头是,‘对世界的胸襟开旷的态度’,建设这种态度的方法很多。”又如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李敖的评价是:“卢梭应征作文,灵感如泉,写出时汗流浃背,自言能捉到的灵感不过四分之一耳……其《民约论》(当时的译法)乃有感情之书,故能动人。”在读明代吕坤的《呻吟语》时,他在日记中写道:“胸中只摆脱一恋字,便十分爽净、十分自在。人生最苦处只是此心沾泥带水,明是知得不能割断耳……”

大学时期的李敖特别珍惜时间,羡慕一边穿衣服一边读书的萧伯纳,发明了“随时读书法”,吃饭、走路、如厕时都在读书。

读了那么多书,如果不能驾驭,在李敖看来就变成了累赘。为了能吸取书中的精华,李敖有自己独特的读书方法,他称之为“大卸八块”“五马分尸”。他看书的时候总是准备好剪刀,看到有自己需要的资料就动手剪下来。有的时候,正反面上的资料都是李敖所需要的,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李敖最开始时把背面的内容复印下来。后来,他觉得复印太浪费时间,于是干脆一开始的时候就买两本书,然后把两本书上的资料都剪下来。

剪下资料很容易,难的是分类。李敖准备了很多夹子,在夹子上标注好资料的类别名称,把资料放到相应的夹子里去。这样的夹子李敖有几千个,类别分得极其细致。用这种方法,李敖“把书里面的精华逮到了”。

在李敖看来,他之所以知道得多,并不是因为记性有多好,而是因为有科学的分类方法。在一篇论述读书的文章中,李敖告诫人们:“读书时你就不能偷懒,不能舒舒服服躺在那儿看书,不能看完这本书以后纸上还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不对!这本书要大卸八块、五马分尸,进入我的资料夹以后才算真的看完了。如果一本书看完以后还是新的,不算看过,当时是看过,可是浪费了,你不能够有系统地逮住书里的这些资料……我的读书法,看起来笨笨的,可事实上是我的科学方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