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谷斋主人 / 烈女传 / 楚昭越姬(越姬执礼)

分享

   

楚昭越姬(越姬执礼)

2016-06-09  红谷斋主人

 ——《烈女传·节义传

                    

                死的价值

 

关键词:终独死节

 提示:楚昭王身边最宠幸的妃姬,一个来自蔡国,一个来自越国。当楚昭王登上高台宴游之时,蔡姬高兴得答应楚昭王,一同淫乐,一同去死;而越姬则不同意这样做。她说:当年您下聘礼的时候,可没有说要与你一同死。并说:“妇人以死彰君之善,益君之宠,不闻其以苟从其暗死为荣”,我不能糊里糊涂地陪你去死。二十五年后,当楚昭王为了行仁善,讲道义,需要有人与自己同死的时候,越姬义不容辞,挺身而出,而那个蔡姬,则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当初说的话不算数了。越姬的信条就是:“信者不负其心,义者不虚设其事”……

 

楚昭越姬者,越王句践之女,楚昭王之姬也。(楚昭王熊壬(约公元523年~前489),楚平王之子,芈姓,熊氏,又名轸,即位时不满十岁。越王勾践,春秋末越国的君主。他的女儿嫁给楚昭王。)昭王宴游,蔡姬在左,越姬参右。王亲乘驷以驰逐,遂登附社之台,以望云梦之囿。观士大夫逐者既驩,(云梦,今湖北孝感市。“云梦之囿”,设在云梦供皇帝贵族狩猎游玩的园林。“附社之台”应该离云梦之囿不远的地方。“驩”高兴之意。楚昭王宴游,左手抱着蔡姬,右手抱着越姬,站在高台上,观看士大夫们在云梦之囿,高兴的嬉戏打闹。)乃顾谓二姬曰:“乐乎?”蔡姬对曰:“乐。”王曰:“吾愿与子生若此,死又若此。”蔡姬曰:“昔弊邑寡君,固以其黎民之役,事君王之马足,故以婢子之身为苞苴玩好,今乃比于妃嫔,固愿生俱乐,死同时。” 王顾谓史书之,蔡姬许从孤死矣。(蔡姬对此很满意,楚昭王说,活着与你在这里游玩,死了就一同埋在这里。蔡姬急忙向楚昭王献宠,说:自己生在一个穷国,地方贫瘠,我们的君王征用百姓,侍奉君主,用我的身体作为礼物馈赠给君王。“苞苴”字面理解,包装鱼肉等用的草袋,在此指礼物。“苞苴玩好”,即自己是送给楚昭王的礼物。在众多妃嫔之中受到宠幸,活着陪大王玩乐,死了与大王同去。楚昭王赶快命令史官,把蔡姬的话记下来,她愿意做我的陪葬。)乃复谓越姬,越姬对曰:“乐则乐矣,然而不可久也。”(越姬见识,略高一筹。宴游不能治国,玩乐不能长久。身为一国之君,其实是不自由的。)王曰:“吾愿与子生若此,死若此,其不可得乎?”(在这里同生同死,不是很好吗?)越姬对曰:“昔吾先君庄王淫乐三年,不听政事,终而能改,卒霸天下。妾以君王为能法吾先君,将改斯乐而勤于政也。(我们越国与他们蔡国不一样,我们的教训是淫乐必亡,勤政能够拥有天下。我嫁给你,是因为我感觉,大王能够发扬我先君的优良传统,勤于政事,争霸天下。)今则不然,而要婢子以死。其可得乎!且君王以束帛乘马取婢子于弊邑,寡君受之太庙也,不约死。(如今看来,您却要我们一起去死,难道能这样做吗?而且当初您用束帛乘马为聘礼,把我娶进来,我们的君王也在太庙接受了你们的聘礼,当时并没有约定要跟您一起去死啊!)妾闻之诸姑,妇人以死彰君之善,益君之宠,不闻其以苟从其暗死为荣,妾不敢闻命。于是王寤,敬越姬之言,而犹亲嬖蔡姬也。(我听长辈们说,妇人用死来彰显君王的美德、善举;彰显君王对她的宠信。如今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去死,算什么事情呢?我不能跟你去死。活要活得正直,死要死得正当。不明不白的去死,是不负责任,说小一点,对不起自己;说大一点,对不起父母;更大里说,则是有意戕害生命,乃人之不所不为。)居二十五年,王救陈,二姬从。王病在军中,有赤云夹日,如飞乌。王问周史,史曰:“是害王身,然可以移于将相。” 将相闻之,将请以身祷于神。(蔡姬、越姬跟随楚昭王出兵救陈。昭王病了,天上有红云彩夹着太阳,如同飞鸟一样掠过天空。楚昭王询问周史官,得到回答说:这是不好的预兆,会危害大王的身体,不过可以使用转移法子,把危害移到大臣们身上去。楚人信巫,神神鬼鬼的事情,天天发生,不以为怪,所以大臣们请求献出自己的生命。)王曰:“将相之于孤犹股肱也,今移祸焉,庸为去是身乎?”不听。(这一次楚昭王,算是个明白人,没有要无辜的大臣献出宝贵的生命。)越姬曰:“大哉君王之德!以是,妾愿从王矣。昔日之游淫乐也,是以不敢许。及君王复于礼,国人皆将为君王死,而况于妾乎!请愿先驱狐狸于地下。”(此时,越姬深明大义,挺身而出。说为了宴游,我不答应去死,今天为了救大王的性命,大臣们都争着这样做,我当然义不容辞,先把我埋在地下吧。蔡姬在哪里?可能躲是在没有人的地方呢,言而无信,不敢见人。)王曰:“昔之游乐,吾戏耳。若将必死,是彰孤之不德也。”越姬曰:“昔日妾虽口不言,心既许之矣。妾闻信者不负其心,义者不虚设其事。妾死王之义,不死王之好也。”遂自杀。(没有意义的死,可以不从,为大王的德善仁义献出自己的性命,是值得的。忠信之人,不违背自己的心愿;行道义之人,不空谈承诺。我为君王施行德义而死,不为君王宴游而死。一个人死是容易的,看怎样死法,为国献身,为道义献身,重如泰山;为蝇头小利而死,为淫乐而死,不值得。)王病甚,让位于三弟,三弟不听。王薨于军中,蔡姬竟不能死。(楚昭王病重,他要把王位让给楚平王之庶子子西,子西不从。又要子期弟为王,子期也不从。再求弟子闾继承王位,子闾坚辞不受。直到楚昭王死了,当初答应与楚昭王同死的蔡姬,还没有死的意思。)王弟子闾与子西、子期谋曰:“母信者,其子必仁。”乃伏师闭壁,迎越姬之子熊章,立是为惠王。然后罢兵归葬昭王。(三个兄弟认为,母亲讲忠信,他的儿子必然是仁慈的,于是把越姬的儿子熊章,立为楚惠王,休兵回去为楚昭王办丧事。即位后楚惠王,重用子西、子期、子闾三位叔叔,发展生产,富国强兵,先后灭亡陈、蔡、杞成为一霸。如此看,越姬死的有意义,死得值。)君子谓越姬信能死义。《诗》曰:“德音莫违,及尔同死。”越姬之谓也。(此处引用的是《诗经·邶风·谷风》中的句子,意思是:不违背当年的誓言,与你一同死去。)

颂曰:楚昭游乐,要姬从死,蔡姬许王,越姬执礼,终独死节,群臣嘉美,维斯两姬,其德不比。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