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西医大对决之男左女右律

 老庄. 2016-06-12


       在数百条希波克拉底箴言中,有这样一句:“男性胎儿通常居右,女性胎儿通常居左”。《三国志.华佗传》中则说:“使人手摸知(胎儿)所在,在左则男,在右则女”。

       希波克拉底是西方“之父,华佗是中医外科之祖两人都是超级大神。但,一个男右女左,一个男左女右,两种胎儿性别判断规律绝然相反,谁是谁非?皆是皆非?

       不带偏见说,无论希还是佗,在他们那个时代,这样判断胎儿性别,都无可厚非他们能怎样呢?又不像扁鹊,具有透视眼神功

       我们遍观希氏箴言,可以确定,他的男右女左规律是临床观察的结论,而不大可能是想当然华 佗传虽然简略,我们也愿意相信男左女右规律也是实际观察的结果。基于这样的前提再来分析,问题已就来了。两个“大医学家”,对同一问题的观察,为什么会得 出相反的结论?答案很简单,那个时代没有统计学的思想和方法。就像抛硬币,甲抛几次得正面,他就匆忙下结论说硬币落下必呈正面,乙则说必呈反面。两人的观 察记录都是真实的。我们知道问题在于样本太小如果把样本扩大到足够,男女左右概率应该是一样

       即使观察记录是真实的,如果不是基于正确的方法,结论也不一定靠谱。希和佗的结论显然都是不靠谱的。同样不靠谱,二者对后世的影响却完全不同。

       男右女左律对后世几乎没有影响

       男左女右律的影响就太大了。华佗之后(之前也有),中医把男左女右律扩大到几乎所有涉及男女的领域。

       著名的《肘后备急方》中,很多治疗方法都讲究“男左女右”。比如“卒中恶死”(包含晕厥、昏迷、心跳骤停等)有一个著名的急救:用葱黄心刺鼻,男左女右。这一方流芳于历代医籍中,连电视剧《神医喜来乐》都悍然采用。

       《景岳全书》记载一个治疗顽固呃逆的方子:取两乳穴妇人以乳垂下到处是穴男子乳头下一指,与乳头相直骨间陷中是穴。灸三壮男左女右,可获立之效针刺取穴更是要讲究男左女右,在《针灸大成》《针灸聚英》等名著中比比皆是。

       瘟疫用药也男女有别,《太平圣惠方》记载“治时气瘴疫诸方”有一“杀鬼虎头丸方”:用虎头骨朱砂雄黄雌黄鬼臼皂荚芜荑等,捣筛为末炼蜜和丸如弹子大以绛囊盛一丸系上男左女右。按中医药理推测,那些死于瘟疫的病人中,显然不少仅仅是因为把药囊佩戴反了左右边。《松峰说疫》有“避瘟方”:以绛囊盛马蹄屑佩之,也要男左女右!《三因极一病证方论》治疟疾方塞耳丹”:用青黛桂心巴豆硫黄为末,以五月五日五家(少一家不行哦)灰粽角为丸,枣核大,绵裹定,当发日塞耳中,男左女右。塞耳朵也必须讲究男女左右!

       中医粉们最引以为傲的“人痘术”也讲究男左女右。《医宗金鉴》记载:幼科种痘心法旱苗种法,用银管约长五六寸,曲其颈,碾痘痂极细,纳于管端,接男左女右,对准鼻孔吹入之。又一法:择小儿出痘之顺者,取其痘浆以棉拭之,分男左女右,塞入鼻中,亦能发痘

       不但治疗上,中医对人体生理病理也笃信男左女右定律。

       中医儿科之祖钱乙大师认为小儿癫痫发作时眼球向左边还是右边转,男女有别

       中医自古相传有一个极简便的判断胎儿性别的方法:从孕妇背后猛喊一声,孕妇左回头就是男孩,反之女孩。这一方法的中医原理据滋阴派大师朱丹溪解释是这样的:因为,女人有两个子宫,“男受胎在左子宫,女受胎在右子宫”华佗性别鉴定的理论依据)。所以,“盖男胎在左则左重,故回首时慎护重处而就左也。女胎在右则右重,故回首时慎护重处而就右也。”这样的理论你跪了吧?

       你如果以为这只是中医的糟粕,以为现代中医已经抛弃“男左女右”的迷信,那就大错特错了。以下随便举几例。

       全国名老中医秘方》记载治疗小儿“流涎症”的“抽薪散”,以吴茱萸子3份天南星1份研末贮瓶备用用时取药粉15克,用陈米醋调成枯厚糊状饼,敷贴涌泉穴(男左女右)。这一方出自1988年《医学文选》,号称治疗100多例,有效率100%。

       《500种中药现代研究》,是很现代的中医了,其中有治晕车的方子:取新鲜生姜切片如5分硬币大小,临上车前敷贴在内关穴(男左女右)上,再用胶布、绷带或手巾包扎。

       近代中西医汇通张锡纯,其代表作《医学衷中参西录》获得偌大名声,却也讲究男左女右。书中记载了一神药“神授普济五行妙化丹”,不仅治一切暴病、霍乱、痧证、小儿痉痫、火眼、牙疳、红白痢疾等证,还能把昏迷呼吸已停之人救活急用此丹一厘,点大眼角,男左女右;再用三分,以开水吞服。其不知服者,开水冲药灌之,须臾即可苏醒。

       《名老中医之路》2010年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收录当代名老中医46位。其中上海市华东医院中医科主任沈六吉的一篇《学到老学不了》记载:“又我乡间渔民笃信割螳螂子(乳儿两颐内肿胀,不肯吮乳,俗称螳螂子),往往因割伤血管,出血不止而死。徐灵胎有斥海滨妖妇割螳螂子误伤人命之记载。余用林屋山人法,将生地黄酒浸捣(贴脚心,男左、女右),赠送病家,以抵制割螳螂子之风,免于枉死。”

       伤寒大家胡希恕金匮要略讲座》讲“ 夫风之为病,当半身不遂,或但臂不遂者,此为痹。脉微而数,中风使然。”这一段时说:“这个风之为病啊,就是指中风来说的,依法当半身不遂,口眼歪斜,半身不遂嘛,这个大概都是男左女右的多吧。”中风偏瘫也“男左女右”,他老人家何所据而云然啊???

       台湾中医小家彭奕竣《中医之钥》也说:“肝主血,肺主气,人身之气血,左肝右肺,男左女右,男主气,男性右半身气强,左半身血弱,故男性左半身瘫痪不遂的多于右半身。

       可见,海峡两岸,大家小家,现代中医一致认为中风偏瘫,男人偏左,女人偏右。西医咋就观察不到这个奇葩定律呢?

       古老西医的男右女左,古老延续至现代中医的男左女右,看起来半斤八两,实质是不一样的。

       希波克拉底医学的精髓在于,观察观察再观察,记录记录再记录,而下结论时慎重慎重再慎重。所以看希氏文集,最多的是原始观察记录,理论思辨的分量相对得多。这种把观察置于首位的思想一代代传承下来,就形成了今天的现代医学;观察的手段进步到哪里,医学就进步到哪里。从不靠谱到稍微靠谱到比较靠谱到越来越靠谱。

       中医的特质完全相反。观察浮皮潦草,下结论轰轰烈烈。看黄帝内经、伤寒论,乃至明清医案,无不如此。浅浅的观察一下,大段大段的思辨玄想,大段大段的引经据典,结论总是那个结论。从不靠谱到不靠谱到不靠谱到还是不靠谱。

       男右女左”律早就消亡了,“男左女右”律方兴未艾,以结果论,中西医大对决,中医这一回合总算完胜。

       端午即至,作为福利,最后介绍一来自《本草纲目》的男左女右“令人夫妻相爱”方:布谷鸟脚胫骨,端午那一天,男左女右各收带于身,置水中,自能夫唱妇随也。

       中医粉不要谢我。


(作者:棒棒医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