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看似生活对你的亏欠,其实都是祝愿

2016-06-13  糖MaMi
  今天是我的生日。
  是的,我又老了一岁,虽然我每年的生日愿望里都有一条'永远十八岁',但是我真切的知道,我在奔三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其实,除了家人知道以外,我几乎不告诉任何人我的生日,朋友圈、qq空间里也从来不晒,无他,真是和一路成长起来的经历有关。
  记得小学的时候,每当有小朋友过生日,家长都会买个蛋糕或其他小零食在班里分享,这似乎成了一种默认的约定俗成。而我从来没有在班级里过过生日,我的回答是:我的实际生日是在暑假,档案里的年月日是不准确的。
  只有我和老师知道,我撒了谎。因为我从来没有和父母提起过,在班里过生日要买东西的事情,我怕父母多花钱,我怕外婆的医药费没有着落。父母不知情,没有礼物带,我自然就不好在班级里张扬生日的话题。当然,我生日的当晚,妈妈会特意做一碗浓浓的手擀面,上面再加一个圆圆的荷包蛋,每一口吃下去,都有亲情浓浓的甜蜜和满足。
  后面上了大学,寿星过生日,都要请吃饭或唱K,而我又缺席了四年。一来,我不习惯这么喧嚣的形式,二来,各种家教、兼职等的活动,也使我没有可以随意安排的私人时间。所以,那个时候,我的生日变成了农历新年的年底时分。因为当时有一个舍友的生日就在暑假里,可是有一部分暑假不回家的同学,依然相约各种happy活动。我干脆撒谎撒到底,说在过年前,因为每个人都是会回家过年的啊,这样就不会有同学关注我的生日的事情了。
  刚工作的时候,远离家乡,有一年,我曾想过要和同事一起去玩乐一下,毕竟自己工作了,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可以相对比较自主的安排自己的生活了。我甚至想好了要去哪家餐厅吃饭,要点哪些比较受欢迎的菜品,饭后要去哪里唱歌或逛街。
  可是,当我问了几个关系还算不错的朋友,下班后有什么安排的时候,有的说要约会,有的说要加班,有的说要去亲戚家吃饭……好吧,淡漠的人际,让我再一次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看了一部电影,听了几首无限循环的单歌。
  从那以后,我对自己生日的事情更加隐晦。我甚至在想,为什么同样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她们有花团锦簇,而自己却只能默默的自我祝福?
  青春里思想最放肆、最泛滥、最叛逆的时候,我一度觉得,生活对我亏欠太多。如果我有一个更好的家世,如果我不用从大学起就默默的赚钱,如果我也像其他舍友一样,是家里唯一的娇娇女,我的生活应该也是热闹非凡、风光如意的吧?!
  这个思想伴随我度过了一段黯黑的日子,自己在外面苦苦挣扎,我有两年时间没有回家,用拼命赚钱来弥补自己的缺憾。
  后面,我遇到了周同学。同样一般的条件、同样不服输的性格的普通人。我们除了还房子的房贷(关于我们买房子的事情,在之前的文章里有说过),终于赶在宝宝出来之前,买了我们人生中的第一辆车子,总价12万,真是不算多好的车,却是我们在日常工作之外,全部用业余外快赚来的钱买的。
  这两年,我们一步步的、踏实朝着更舒服、更喜欢的生活目标迈进。
  有不少朋友问,你这样的日子不觉得累吗?不觉得逼的自己太紧了吗?不觉得这样的日子压力太大、没有任何享受可言吗?
  我这才认真的仔细回想,自己这一路走过来的路,我竟惊奇的觉得,有时候是会觉得累,但很快被目标实现后的快乐所淹没;有时候压力是有些大,但很快被父母欣慰的目光所轻抚掉;有时候是会问自己何苦要这么累,但很快被自己已经不想再虚度时日的惯性积习而一笔勾销。
  是的,这才发现,年轻时候艰苦的生活,并没有给予我多大的亏欠,倒是给了我不遗余力生活下去的美好祝愿。
  因为经历让我知道,任何人都没有义务去对我的生活负责,我看中的东西,不能伸手让其他人给我付款买单,我的每一片面包、每一件衬衣、每一套桌椅,都不要指望别人白白送到我的跟前。用自己有力的双手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是多么的天经地义,多么的义不容辞。
  愿我们的生活,既有软肋,又有盔甲;既有高跟鞋,也有跑鞋;既可以无声流泪,更可以笑着收获。
  我始终相信,所有的期盼,都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如果不是,那就代表故事还没有到最后。
  这篇文章送给今天的自己,也送给每一个孤独奋斗路上的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