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易齋 / 歷史回廊 / 63军血战铁原--4万人只剩2000

0 0

   

63军血战铁原--4万人只剩2000

2016-06-14  不易齋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以范弗里特美军第一军为首的4个师和2个南韩师及一个加拿大皇家步兵旅(美军第1军率骑1师、美3师、美24师、美25师、加拿大皇家步兵旅、南韩第1师、南韩军第9师、南韩军陆战第1团)共计近9万敌军以强大攻势重点突袭直逼铁原、涟川,志愿军后方基地受至严重威胁,并有主力被合围的迹象,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立即电令我军并指挥第64军第194师死守铁原,“不惜代价,坚守阵地,阻止敌人进攻,无上级命令不准撤退。”

63军为原华北野战军部队的王牌主力,隶属19兵团,入朝前部队在丹东集结,全军齐装满员,共57000人,入朝后历经第五次战役和开城保卫战,至铁原阻击战前全军尚有兵力52000余人,1951年5月28日至6月12日,是志愿军第63军在朝鲜战场上与敌血战最残酷的13个日日夜夜,剩下的2500人。

以陆军第63集团军军史为主和大陆的部分内容

彭德怀干脆把电话直接打给杨得志,声音沙哑而低沉:“就是把63军打光,也要再坚守铁原十五至二十天!你们不是有个红军团吗!对,就是蔡长元的189师!让他上,打出我们红军的气魄!”

三天,铁血三天,最前沿的189师异常顽强的坚持了整整三日三夜。189师为左翼防线总负责,于涟川至铁原公路以东、汉滩川以西地域。全师成一个梯队展开。565团在左翼,于龙潭洞、沙字洞、可子洞、凫村地域防御;566团在中间,于板原里、楼垈、地藏洞、新浦洞地域防御;567团在右翼,于釜谷里、233.2高地、草里、475高地地域防御。最惨烈的是233.2高地和种子山,种子山海拔665米,是兵家战略重地,189师第一线部队依托残余工事,顽强战斗,抗击了敌人多次冲击,经过多日激战敌人共付出37210人伤亡的重大代价,我189师付出11029人伤亡。

后来美军不惜伤亡地轮番攻击,在之前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于西线集中四个军共十三个师的兵力,以摩步化步兵、炮兵、装甲兵组成“特遣队”,在航空兵的掩护下向我军展开反攻。妄图乘我军粮弹缺乏、作战疲劳之际,用他们所谓“磁性战术”粘住我军,以达到歼击我军使战线向北推移的目的,先后分批投入7个师,其中有美第1骑兵师、第3师、第24师、第25师和加拿大旅及南韩第1师、第9师和陆战第一团,总共是美军四个师外加南韩近三个师,以近9万多兵力人疯狂攻打不满1.4万人的189师,美军拥有各种火炮1300余门火炮,180辆坦克,又有强大空军的支援,以每分钟4500余发炮弹狂炸铁原阵地。阵地一日易手数次。

双方士兵的尸体重叠在一起,又被无情的炮火再次炸烂。当时189师炮兵团仅有79门火炮,甚至伤员每天只能喝一碗炒面汤(据铁原阻击战后63军第四天调查统计记载:“第五次战役后,部队中96%的人患营养缺乏症,体重下降,94.4%的人患下肢麻木,肌肉痛、夜盲、肠胃炎等病。”),战斗一开始,敌以逐次大批增兵的方法,反复攻击。尤其是三日拂晓时,美第3师、第24师、第25师和南韩第9师一齐加入战斗,在第189师正面同时展开三至六个团分四批攻击波阵,发起猛烈多路轮番攻击。第189师各团与数倍之敌展开激战。中午,敌航空兵突然出动370架战机用重磅炸弹轰炸189师纵深,敌地面部队亦在坦克集团掩护下,分两路向189师纵深发动猛烈攻击。一路再次攻占了种子山,189师坚守种子山阵地人员,与敌人激战至最后一刻,全部壮烈牺牲。另一路敌以坦克为先导,从加齿项突破,紧逼189师第一道防御纵深之477.2高地。189师万不得已使用了预备队,师直及大部分机关勤务人员及卫生队人员亦投入战斗,但由于敌人炮火密集,坦克进攻凶猛,189师缺乏反坦克武器,因而189师指战员舍命顽强抗击,敌进攻的势头仍难以遏止,189师随时都有被敌人分割的危险,情况万分危急。189师上至师政委兼代理师长蔡长元下至连干部全体指战员,不顾饥饿疲劳,不怕流血牺牲,浴血奋战,反复与敌争夺,一线战斗连队全部拼了刺刀。前沿阵地部队的连排干部绝大部分负伤或壮烈牺牲,有的干部战士身负重伤被敌包围后,视死如归,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189师指挥部需要不停地重新整理部队建制,566团第一营大部壮烈牺牲,第二、三营已不成建制,567团第一营已失去战斗力,第二营第四连尚有五十余人能参加战斗,第五、六连已无建制班排,第三营第八、九连各只有二十余人,第七连尚有七十余人能参加战斗;565团正抗击敌人的进攻,情况不明;师勤务营仅剩六十余人,亦投入了战斗。从师缩编为团、从团缩编为营、从营缩编成连、从连缩编成排、从排缩编成班…把几个班合并成一个班,几个战士合并成一个班,直到机关人员也补充到连队,即使这样,阵地往往打到最后一个人才失守。

但历史永远记载着这样的情形,当时任师政委兼代理师长蔡长元在接军部电话时只是冷静简短地汇报战况,只字未提要求增援,并断然拒绝了军部拟派军直属警卫营增援的命令,这位全兵团最年轻的师一级领导仅仅建议在身后建立第二道防线,未等军部说完就挂了电话又投入了战斗。三日十九时,彭德怀得知189师牺牲过大,马上电令军首长命令蔡长元放弃一些阵地,坚守“无兵团命令不得放弃”的第一线主阵地,用最大的忍耐力咬牙承受美敌达七个师的冲击,尽可能的消耗疲劳敌人,争取坚持到天黑,同时命令188师立即进入阵地,等待美敌最强烈冲击波过后马上接替189师防御,这样可以保持最佳状态对美疲劳之师。 ?

当第63军的官兵们终于撤下来的时候,彭德怀亲自前去看望从前沿下来的第63军官兵。他看见士兵们浑身的衣服已变成了一缕一缕的布条,特别是189师上到师领导干部下到普通士兵身上仅剩下一条粘满血迹和烟痕的裤衩。彭德怀刚说了一句“祖国感谢你们!你们是真正的铁军!”,官兵们就都哭了,他们想起了他们那些牺牲的战友。

正如彭德怀所预言的:这是一场恶战。中国军队在第五次战役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战斗减员达11.7万多人。尤其是在后期的撤退行动中,伤亡达2.9万人。战斗损失最严重的是第六十军180师和第六十三军189师。要不是铁原阻击战,那第5次战役志愿军很可能会全线崩溃的!朝鲜战争的进程可能会改变!甚至会全线退于鸭绿江!中国东北也不保!!当时志愿军在战役前期攻势作战中伤亡重大,后勤供应又全面告急,彭总下令全军撤退,美军马上全力反攻,63军在铁原阻击美军掩护全军撤退,经过拼死血战方才成功完成任务,但是全军伤亡极大,战后全军只有不到3000人,彭总为此而痛苦流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