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了15年土,日本大叔做出少女心爆棚的小人国

2016-06-17  真如书屋...
2016-06-17 时尚虎虎

来源:有束光 ID:onelight01

一碗刚出锅的猪肉汤,

为什么这么多人围观,

当你把手指伸向它,

你才知道……

原来它连手指头一半大都没有,

而且根本不能吃,

因为,是用黏土做的。

可这汤汁明明刚刚还在翻滚……

差点就被骗过去了。

缩小到原来的1/12,甚至1/24,

制作者说,

那些挂着巧克力的蛋糕,拨开的香蕉,

让你口水直流的油亮亮的海鲜拌面,

它们,

是黏土捏出来的迷你国。


甚至金鱼,

也不在话下。


而制作这些完爆少女心的萌物的,

竟然是个大叔!

“嗯哼~是我哦,田中智,请多多指教。”

大叔趴在他的工作桌前,

笑眯眯的看着你,

指间捏着一个即将完成的寿司卷。


这样一个萌化你的男人,最初却跟 “萌”字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那时候,他在大阪开卡车过活,日子过得很男人气。每日早早就出车,日头落下来的时候,再夹着一身咸汉味回到家。如果不是那天田中发现了那个秘密,他的生活,大概会这样一直下去。

那天,他一个打喷嚏打翻了绿豆汤,急急忙忙去找抹布,眼睛就瞄见了妻子扔在垃圾桶里的那包白色黏土。“不过因为有点颜料洒到,就被这样丢弃了,有点可惜啊”,田中智把它从垃圾桶里捞出来,坐在沙发上,不知怎么地,就捏了起来。

“啊,就是这个样子,这就是寿司店的饭团,一点没错。”

一个看起来简单的迷你饭团,大概需要花上好几个钟头捏,捏出上千颗跟针头一样大小的粒子……大男人谁受得了折腾这些,田中智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可是捏着捏着,他好像有点入戏了,那是一种奇异的满足感。

这或许还因为,这家伙刚刚发现,他有这样的天赋——手指灵活地可以赶超女工。

他呆呆地望着饭团粒,过了一会,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跑到妻子的手工台上,无师自通地玩起来,“哈哈哈,蛋包饭”。

原来,田中智调皮地在饭粒上打了个蛋,当然,还是黏土做的。

回家来的妻子看到丈夫做的东西,也是吃惊不已,第一次就可以做成这样?!

更让妻子感到吃惊的是,她发现丈夫忽然就对其他的娱乐都不感冒了,不爱看电视,朋友叫喝酒也不理会,整天就霸占在她的手工桌上。干啥?切菜。

切洋葱,切番茄,切土豆丝,切黄瓜片……

这些逼真的配菜可都是黏土做的啊

偷偷琢磨了好几天,

他终于向妻子秀出了那盘披萨。

油滋滋的辣椒酱铺在上边,好像还冒着泡。

如果大叔不说,

你肯定猜不出来这都是黏土做的,

以及,那个木头手盘,是纸板割出来的。

可是大叔好像并不满意,

他嫌做的太油腻了,

于是,一块清清爽爽的烤牛排出炉了。

几块塞牙缝都嫌小的马卡龙,

横空出世。

两杯灌满冰块的可乐,

成了指尖的玩物。

还有中午下馆子,

店家烤焦的那条可怜的秋刀鱼。

炸鸡腿,

鹌鹑蛋。

你说,看起来大叔似乎不费力就能做到。

可其实,

平均1件作品需要花上2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有些甚至需要1个多星期,

才可以从纹路到光泽都无可挑剔。

比如,做一个烤蛋糕,

要先翻刻这样一个细致的模具。


这样一双鞋子,

你试试?

用镊子夹着铁丝粗的细纸条,

操作上个把小时

可是不一小心就会弄断的。


至于那些混合着牙签,棉线的黏土作品,

光想想就知道了……

大叔把这几个月天吃过的东西都捏了一遍,

不知怎么滴还是没过瘾,

这样一想,他脑子里腾出了个主意,

用家里的东西当模本!

缩小再缩小,1/12?1/24?

等到家里能捏的都捏完了,

田中智想来把大的,

可是,大叔总担心那些华丽丽的作品,

被串门的邻居看到,

“男人喜欢做这个,有点怪的吧。”

可是因为喜欢,停不下来啊。

在百般纠结中,nunu's house,出现了。


大叔用黏土树脂,

纯手工做出了一个极其逼真的微观世界,

这个死结的主人公是一个叫nunu的女孩子。

咖啡馆、花园、厨房、甜点……

这间随时变换摆设的屋子,

几乎就是每一个少女的梦想。


“您好,久等了,

来用点餐吧。”

那张迷你餐桌上,

食物的皱褶、滑顺与柔软,

每个细节都细致得如此完美。

而大叔做的这一切,几乎完全都是凭空想出来的。

没有摹本之后,田中智感到愈加兴奋,摆脱脚本的禁锢,做一个贝纳颂,做一碗奶酪汤,做一盘中国饺子,“几成熟比较好呢”想到这个,田中智一脸顽皮状,他又往黏土饺子上画了一笔,把饺子“煎”得金黄金黄。

对于已经着了魔的田中智来说,

他容不得任何的“凑活”

器皿的光泽、线条、配色,

他说,要特别设计才可以,

黏土,填色,上铀……

2002年,

有杂志开始注意到了nunu's home,

家里有动不动就有电话声想起。

大叔的作品开始出现在大大小小的杂志上,

出现在电视上,出现在展览上,

出现在广告片里。


当然,大叔也开了自己小小的工作室。

课程的配置很简单,

不过是一张刻度垫,

一些类似于小刀镊子胶水的工作,

“做出那样的作品,如此就可以?”


“是啊,真的喜欢,就可以做出来。”田中智一害羞,又开始摸脑袋。

做黏土,开工作室,上展览,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结婚,生孩子,换工作,人生的一切也是如此。只是现在,大叔好像已经欣然接受了大男人玩“过家家”这件事。

被砸中的所有好运,都是因为喜欢,因为愿意接受那个沉浸其中的自己。

“是个男生啊。”意料之中的,每个见到田中智的人都会这么说,而所有买下田中智出的书的人,都是在翻到最后一页才觉醒,原来老师是个男的,“真是太梦幻了”。那张映着大叔照片的封底,还真是跟大家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呢~

喜欢就可以,

喜欢就不要在乎别人怎么看,

喜欢就应该做到极致,

也许人生,

会因为你有勇气选择自己喜欢的,

而变得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Angela Luna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