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金庸小说中,最经典的几个父爱片段

2016-06-18  一醉的酒坛

金庸小说中,最经典的几个父爱片段

2016-06-17 研究江湖的一醉 一醉


文/一醉

为人父母不容易,那些家有儿女混迹江湖的父母就更是不容易了。

父亲节到了,一醉聊聊金庸小说里几个关于父爱的片段。

苗人凤与苗若兰


父亲给孩子撑伞,自己却被雨水淋透——去年,这张照片感动了无数人。实际上,这一幕,在《飞狐外传》中早就出现过。

那天,苗人凤的妻子南兰和田归农私奔,苗人凤抱着两岁大的女儿苗若兰,从大风雨中追赶了来,终于在商家堡追上了南田二人。苗若兰看到妈妈,欢然喜跃地大叫:“妈妈,妈妈,兰兰找你!”

南兰抱起女儿,在她脸上深深一吻,然后就把她交还给了苗人凤。此后,苗若兰不停哭叫“妈妈!妈妈!抱抱兰兰!”南兰却背向着她,宛似僵了一般,始终不转过身来。

苗人凤耐着性子等待,等南兰答应一声,等她回过头来再瞧女儿一眼。他心里想着:只盼她跟着我回家去,这件事以后我一定一句不提,我只有加倍爱她,只要她回心转意,我要她,女儿要她!

商家堡大厅当时有几十号人,镖客、群盗、侍卫、商家堡的主人,小胡斐和平阿四,大家都听着小女孩的哭叫。即使是最硬心肠的人,也盼望南兰回过身来抱一抱女儿。

但是,南兰没有回头,她微笑地看着田归农,所有人看着她和她的小女儿,而她的眼里只有她的情人。

看到妻子深情凝望田归农的眼神,苗人凤绝望了,他知道,她的心已经飘远了,再也追不回。

金庸在书中写到:

他不再盼望,缓缓站了起来,用油布细心地妥贴地裹好了女儿,放在自己胸前,他非常非常的小心,因为世界上再没有这样慈爱、这样伤心的父亲。

他大踏步走出厅去,始终没说一句话,也不回头再望一次。

大雨落在他壮健的头上,落在他粗大的肩上,雷声在他的头顶响着。

小女孩的哭声还在隐隐传来,但苗人凤大踏步去了。他抱着女儿,在大风大雨中大踏步走着。

他们没有回家去。这个家,以后谁也没有回去……

这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汉子伤心至极,但他还是细心地给女儿穿好雨衣,把她放在自己的胸前,然后才大踏步走进风雨中。——这是金庸小说中最感动我的一个场景。

苗若兰再出现时,是在《雪山飞狐》中,已经十七岁的她完全不会武功,娇柔腼腆,更像是官宦豪富家的小姐,仿佛南兰当年。

这十五年间,苗人凤是怎么独自把女儿带大的?金庸没有明写,其实早已写了。

从那个雨夜开始,他就为女儿挡下了所有的风雨。他过的是刀头舐血的日子,却硬生生给女儿造出一个十几年如一日的安稳温室。

黄药师与黄蓉


和苗人凤一样独自把女儿抚养成人的,还有黄药师。


黄药师丧妻之后,与黄蓉相依为命,对她宠爱无比,把她惯得甚是娇纵,毫无规矩。某日他责骂了黄蓉几句,黄蓉竟然便离家出走。

女儿跑路了,像许多平常父亲一样,黄药师也是心焦的不行,那时衙门也不管寻找失踪人口,只能他自己出岛去找。

父女见面时,书中的对话是这样的:

黄蓉笑道:“爹,你怎么来啦?刚才那个姓裘的糟老头子咒你,你也不教训教训他。”

黄药师沉着脸道:“我怎么来啦!来找你来着!”

黄蓉喜道:“爹,你的心愿了啦?那好极啦,好极啦!”说着拍掌而呼。

黄药师道:“了甚么心愿?为了找你这鬼丫头,还管甚么心愿不心愿。”

原来,黄药师曾发誓要根据《九阴真经》下卷的经书,琢磨出上卷的内容,练不成《九阴真经》的功夫就不离桃花岛一步。

为了找女儿,倔强古怪的黄药师也只好违愿破誓了。黄蓉最了解她老子,知道这对他而言是多么不容易,她感动地说:“爹,以后我永远乖啦,到死都听你的话。”

可是,她说完这话还没过几分钟呢,黄药师教训她那呆头呆脑的男朋友郭靖时,她又使起性子来:“爹,你杀他罢,我永不再见你了。”然后就急步奔向太湖,波的一声,跃入了湖中。

刚找到离家出走的女儿,一见面,她又寻死觅活起来。不是刚说的“以后我永远乖啦,到死都听你的话”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这脸翻也翻得太快了吧?

江湖上谁敢这么对黄老邪?也只有他自家女儿了,其他人这么干的话,百分二百五找死呀。

聪明过人且狂傲不羁的黄药师,这时一点办法也没有,完全没心思修理郭靖了,手一挥,转身就走,继续找那任性的女儿去了。

苗人凤和黄药师,武功都独步天下,那些巨奸恶盗听到他们的名号,腿脚都得发抖。但在女儿面前,他们都是慈父。

何止是慈父,简直是瓷父,对外人时他们是钢筋铁面,对女儿时他们却是玻璃心,为了女儿,他们可以让自己低到尘埃里。

郭靖与郭芙、杨过


郭靖则是严父。

那一次,郭芙砍断了杨过的右臂,怕郭靖责罚,也离家出走好几天,等她半夜悄悄回家,郭靖就走到她房间来了。看到父亲,郭芙突然扑在他的怀里说:“爹,你还生女儿的气么?”

郭靖抚摸她的头发,低声道:“我没生气。我从来就没生气,只是为你伤心。”

郭靖说:“芙儿,人生天地之间,行事须当无愧于心。爹爹平时虽然对你严厉,但爱你之心,和你母亲并无二致。”

然后,他拿起一把剑对女儿说:“你伸出右臂来。你斩断人家一臂,我也斩断你一臂。你爹爹一生正直,决不敢徇私妄为,庇护女儿。”

郭芙吓得脸如土色,郭靖已经挥剑斩落。如果不是黄蓉从窗外跳进来挡住,郭芙的一条手臂也就废了。

黄蓉求他饶了女儿,郭靖却摇头:“蓉儿,我心中何尝不爱女儿?但她做下这等事来,若不重处,咱俩于心何安?咱们又怎对得起过儿?唉,过儿断了一臂,无人照料,不知他这时生死如何?

儿女犯了错,做父亲的如何管教?憨郭靖的方式似乎不近人情,却很符合小说中的人物设定。对郭靖而言,与郭芙有父女之情,与杨过却有父子之义,他是把杨过当儿子看待的。

郭靖难过他的过儿失了一条手臂,难过铸下这个大错的就是他的芙儿。

而黄蓉心心念念的,只有她的芙儿。

汝阳王与赵敏


张无忌和周芷若摆婚宴时,赵敏来搅局,张无忌撇下周芷若,跟赵敏跑了。

路上,他们遇到了赵敏的父亲汝阳王。张无忌是明教教主,此前布置了教众在各地造反,汝阳王这次就是来剿匪的,他怎么肯让郡主女儿跟这个造反头子私奔?

汝阳王伸手要去拉她。赵敏却从怀中取出一柄匕首,抵在自己胸口,叫道:“爹,你不依我,女儿今日死在你的面前。”

汝阳王吓得退后两步,颤声道:“有话好说,快别这样!你……你要怎样?”

好说歹说,赵敏还是不愿跟老爸回家,汝阳王又叫手下武士去逮住张无忌。

那些人才走近前,赵敏就哭道:“爹爹,你真要逼死女儿么?”匕首向胸口刺进半寸,鲜血登时染红衣衫。

汝阳王惊道:“敏敏,千万不可胡闹。”

赵敏哭道:“爹爹,女儿不孝,已私下和张公子结成夫妇。你就算少生了女儿这个人。放女儿去罢。否则我立时便死在你面前。”

汝阳王左手不住拉扯自己胡子,满额都是冷汗。他命将统兵、交锋破敌,都是一言立决,但遇上爱女这等尴尬事,竟是束手无策。

赵敏说:“爹爹,事已如此,女儿嫁鸡随鸡、嫁犬随犬,是死是活,我都随定张公子了。眼下只有两条路,你肯饶女儿一命,就此罢休。你要女儿死,原也不费吹灰之力。”

汝阳王生气了,也撂下狠话:“敏敏,你可要想明白。你跟了这反贼去,从此不能再是我女儿了。”

但是,赵敏心意已决,哪里是一句狠话就拽得回头的?汝阳王知道无法挽回了,书中写到:

汝阳王见女儿意不可回,深悔平日溺爱太过,放纵她行走江湖,以致做出这等事来,素知她从小任性,倘加威逼,她定然刺胸自杀,不由得长叹一声,泪水潸潸而下,呜咽道:“敏敏,你多加保重。爹爹去了 ……你……你一切小心。

赵敏点了点头,不敢再向父亲多望一眼。汝阳王转身缓缓走下山去,左右牵过坐骑,他恍如不闻不见,并不上马,走出十余丈,他突然回过身来,说道:“敏敏,你的伤势不碍事么?身上带得有钱么?”

赵敏含泪点了点头。汝阳王对左右道:“把我的两匹马牵给郡主。”

左右卫士答应了,将马牵到赵敏身旁,拥着汝阳王走下山去。

统兵数十万的汝阳王,在众多手下面前哭鼻子了,那一刻,他是纯粹的父亲。

“敏敏,你的伤势不碍事么?身上带得有钱么?”——这是金庸小说中,最打动我的一句台词。

龙应台下面这段文字,当时的汝阳王是感同身受了: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金庸和传侠


关于父爱,金庸小说中最深刻的一段话,不在小说中,而在小说后。

1963年,金庸写完《倚天屠龙记》。1977年3月,金庸为该书的单行本写了篇后记,文章最后两段是这样的:

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

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平平常常的文字,却写出了一个父亲的至悲至痛——“那时候我还不明白”,潜台词是“这时候我终于明白了”。

写下这篇后记前的1976年10月,金庸19岁的长子查传侠在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自杀丧命。

据说,查传侠自杀是因为金庸要离婚而以死进谏,也有的说法称查传侠是和女朋友在电话里吵了几句,一时冲动自缢而亡。

1997年,金庸在与池田大作的对话中回忆,听到长子的死讯时:“这对我真如晴天霹雳,我伤心得几乎自己也想跟着自杀。”

父爱如山,是一个被用烂了的词。不过,想起那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父爱如山”却真的有些道理。

什么是父爱?

很多人“那时还不太明白”,只因“身在此山中”。

到了明白时,才知道,父爱,真的是沉甸甸一座山。


闲话武侠,说古论今

江湖,不简单

浏览更多文章,请关注公众号“一醉”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