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5年6月18日滑铁卢战役爆发

2016-06-19  青梅煮茶
滑铁卢战役,是欧洲近代史上十分出名的一场战争。拿破仑作为滑铁卢战役的主角,战无不胜的形象深入大家的脑海。在滑铁卢战役中就会惨败。

滑铁卢战役:1815年6月18日,由法军对反法联军在比利时小镇滑铁卢进行的决战。战役结局是反法联军获得了决定性胜利。这次战役结束了拿破仑帝国。此战役也是拿破仑一世的最后一战。拿破仑战败后被放逐至圣赫勒拿岛,自此退出历史舞台。

1812年,拿破仑·波拿巴率领57万大军远征俄国,可战争结局是拿破仑仅剩2万多人逃出俄国,惨败而回。英、普、奥等欧洲大国看到法兰西第一帝国元气大伤,迅速组成第六次反法联盟。

欧洲反法联盟攻占巴黎,拿破仑被迫逊位,被放逐厄尔巴岛。他临行前在枫丹白露同卫队告别。

1813年10月16日~19日的莱比锡战役,,16万法军与32万反法联军在柏林西南莱比锡决战,拿破仑被两倍的联军兵力击溃,退回法国本土。

1814年,拿破仑率领10万新部队和35万联军作战,取得了一系列局部胜利,可法国已经衰弱不堪,加上联军军事实力的强大,在3月底攻占了巴黎,拿破仑被迫宣布退位,被放逐到厄尔巴岛上,波旁王朝复辟。

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中并不甘心失败,仍然关心着时局。1815年初,反法同盟在维也纳开会,由于分赃不均以至于剑拔弩张、横刀相向。同时,法国人民越来越不满意波旁王朝的统治而更加怀念拿破仑时代。

1815年2月26日夜,拿破仑率领1050名官兵,分别乘6艘小船,于3月1日抵达法国南岸儒昂湾。拿破仑感慨万端,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

“士兵们,我们并未失败!我时刻在倾听着你们的声音,为我们的今天,我历经重重艰辛!现在,此时此刻,我终于又回到了你们中间。来吧!让我们并肩战斗!胜利属于你们!荣誉属于你们!高举起大鹰旗帜,去推翻波旁王朝,争取我们的自由和幸福吧!”

威灵顿公爵

士兵们在拿破仑的鼓舞下,进军巴黎。沿途所到,不少人欢呼雀跃。波旁王朝派出的阻击部队,因多是拿破仑旧部,所以纷纷归附。3月12日,拿破仑顺利进入巴黎,此时部队已发展到1.5万人。路易十八仓皇逃出巴黎。3月19日,拿破仑重登皇位。

拿破仑视察战场

正在开会的反法联盟各国停止争吵,拟定了滑铁卢战役的临时宣言,称拿破仑是世界和平的扰乱者和敌人,他“不受法律保护”。3月25 日,英、俄、普、奥、荷、比等国结成的第七次反法联盟,集结重兵70万准备进攻巴黎:巴克雷指挥17万俄军和25万奥军集结在莱茵河方面,向洛林和阿尔萨斯推进;弗里蒙指挥奥——6万撒丁联军集结于法意边境,随时向法进军;布吕歇尔元帅率12万普军、300门大炮在沙罗瓦和列日之间集结;威灵顿将军指挥由英、德、荷、比人组成的混合部队约10万人、200门大炮,驻扎在布鲁塞尔和蒙斯之间。另外有30万人的预备队。

拿破仑也集结18万人应战,他希望6月底能有50万人上阵。遗憾的是,过去参与滑铁卢战役的老将不愿再为他效力,这对法军非常不利。

近卫军阻止一位少年上战场,当皇帝通过队伍时,这位少年高呼“前进”,画面上紧紧捉住皇帝听到呼声,回头观看这位热血青年的瞬间。耳中彷佛响起《马赛曲》中的开头:“站起来吧!祖国的青年们……。”

拿破仑认真分析了强大的对手,决定以攻为守。先集中主要兵力对付比利时方面的联军,对莱茵河、意大利方面的联军只派少量兵力牵制。同时趁联军尚未会齐,率先打败威灵顿和布吕歇尔。6月15日凌晨3时,他的先头部队进入比利时。16日在林尼将普军击败,这一击厉害却不致命。未被消灭的普军向布鲁塞尔撤退。这里,拿破仑犯了整个一生中最大的灾难性的战略错误,这一错误最终导致他的垮台。虽然他认识到布吕歇尔的军队已被击败并正向莱茵河撤退,但他仍然单纯为了侦察敌情而派出了三万三千人和九十六门火炮,几乎占其可动用兵力的三分之一,尽管他是十分勉强地派出这支兵力的。其实,一个骑兵军再配属一个步兵师是完全可以完成这项任务的。拿破仑随即动身前往卡特尔布拉斯,从此,他再也没有见到过不幸的格鲁希。

拿破仑的意图是在滑铁卢战役中以其左翼追击并摧垮威灵顿的军队。由于内伊在6月17日整个上午消极怠战,这一意图大大落空。尽管戴尔隆军已与拿破仑会合,尽管拿破仑已下令向卡特尔布拉斯强行推进,但直到下午二时,拿破仑已抵近卡特尔布拉斯,而内伊的部队依然停在弗拉斯尼斯附近的宿营地。过了一阵子,内伊和戴尔隆才赶到。内伊辩解说他之所以未能占领卡特尔布拉斯是“因为威灵顿全军占领了该地”。事实上,当威灵顿最后获悉布吕歇尔在林尼遇挫时,曾于上午十时,令其步兵撤入滑铁卢以南二英里处,他预先选好的防御阵地。而卡特尔布拉斯的阵地现仅由尤布里奇勋爵的六个骑兵旅组成的后卫据守,每个旅均配属有一个皇家乘骑炮连。

眼看到手的猎物从身边溜走,拿破仑不禁大发雷霆,他一扫上午的沉闷空气,亲自出马进行追击。他身先士卒,催动那头灰色的阿拉伯快马,率领米豪德的两个骑兵师,直奔卡特尔布拉斯。离他最近的一个英军炮兵连(皇家乘骑炮兵G连)以一连串的炮火迎接他。随后,尤布里奇即命令其骑兵旅退往滑铁卢。此时,一场罕见的大雷暴雨突然大作,骤雨倾盆而泻,地面顿成泽国,骑兵只能在修筑的公路上行进。往前走三英里,是热纳普,布鲁塞尔公路在这里穿过一条名为迪勒的小河。英军骑兵开展后卫战阻滞尾追的法军,但阻滞时间不长,法军仍继续追击六英里多路,直至最后撞到圣让山脊威灵顿的炮兵阵地的炮口上才停了下来。

当时拿破伦采用的这个战术是正确的,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拿破伦在这场反法联军的战争中输的一败涂地,究其原因,拿破伦并不是输给了战术。在这场战役中,出现了很多令拿破伦无可奈何的情况,再加上战场上将领们因错误地理解了他的战略意图,造成临场失误,种种因素导致了这场战役的失败。

在随后展开的滑铁卢战役中,法国以强大的骑兵为先锋对英国军队进行了强有力的进攻,但是由于之前的失误使得英军得以喘息。对于法国军队的疯狂进攻,英军进行了英勇的反抗,使得法国军队没有占到任何便宜。由于双方实力相差无几,所以当反法联军过来支援时,这直接使得战争形势瞬间发生改变,拿破伦所率领的法军瞬间崩盘,至此,滑铁卢战役以拿破伦的失败而告终。被失落笼罩的拿破伦在战败后回到了巴黎,但是祸不单行,此时法国政坛上的两院已经背离了他。为了国家的团结和安定,拿破伦决定放弃权力的争夺,从而避免了法国的内战。随后,拿破伦被流放于圣赫勒拿岛,也在该岛上辞世,终年52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