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青的马甲 / 书籍与人生 / 我的奶奶,一个爱哭哭不动的老人「有故事...

0 0

   

我的奶奶,一个爱哭哭不动的老人「有故事的人」

2016-06-28  汉青的马甲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332个故事



作者的奶奶



爱哭的人

陈萍



外人眼中,奶奶是个动不动就哭的脆弱老人。家人眼中,奶奶更是如此。是个爱哭得无与伦比的老人家。和奶奶说话,要注意话题与措辞,否则她分分钟泪眼婆娑。因此我总结出以下两个与奶奶交谈的禁忌话题。



第一,不能谈她小时候。


奶奶是地主家庭出生,家里有钱有地有大房子。当她十岁的时候,全国上下开始打倒地主富农,奶奶家准确无误的成了被打倒的对象,首先被打倒的是她父亲。她们的乡下没有被挂上大字牌游街的更倾向于精神伤害的情节安排,有的是一些更简单粗暴的身体伤害。比如她父亲,一个三十多岁育有四个子女平时很有家庭威严的壮年男人,被抢夺完裤带在内的所有财产之后,被关着饿了几天饭之后,被淳朴善良的村民驱赶着,光溜溜的打着赤脚爬到她们村后面长有各种荆棘的大山上,上到山上时体无完肤。被压迫了几千年的勤劳的朴实的善良的贫下中农们,此时怨气肯定不能完全消除,他们把这些地主富农的代表人物赶上山顶,选个坡度陡峭的地方,一拥而上把这些害得他们世代贫穷的压在身上的大山推滚下山。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坡度也不可能一直陡峭,有些不配合的土地主滚到稍微平坦一点的地方或者被岩石卡到,淳朴善良的农民当然会上前提供助力,几个人一起把土地主抬到荆棘更茂盛的陡坡,顺便推一把助他们一臂之力。这样,奶奶十恶不赦的父亲终于奄奄一息的滚到山脚。


天色已晚,夕阳如血。这些一整天辛苦的惩处恶人的善良农民们终于可以回家休息吃饭,奄奄一息躺倒在山脚的地主老财们无人问津。奶奶和她十二岁的哥哥、七岁的弟弟、四岁的妹妹,等到月光如银的时候壮着胆子光着脚走到山脚,其他的地主老财已经被家人带走,只剩下她父亲,四个孩子平日威严不多话的血肉模糊的父亲独自卡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奶奶和她十二岁的哥哥七岁的弟弟连拖带拉的将他拉出来拖回家,一路伴随的是他们无声的眼泪、妹妹的哭声和怕被人发现的恐惧。


回到他们的石板房,他们把父亲悄悄安置在屋后的铺了点谷草的空牛圏里。兄妹几个围在他身边想把那些插进他肉里的荆刺或者石头尖抠出来,但是有的徒劳无功。他们在月光下的野地里找青翠多汁的“八百棒”(一种草药),用石头捶碎了敷在那些让他们害怕的大伤口上。做完这些,兄妹几个守着几天不见此时昏死无意识的父亲,静静等待,以为父亲会睁开眼睛开口说话。第二天傍晚,她父亲身体冰凉。


兄妹几个手足无措之时,她被抓去关牛圏的消失了几天的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母亲逃回家来。她看到丈夫的尸首时没敢哭天抢地。抱着小妹妹埋着头低声哭了起来,小妹妹一看母亲哭,一下就大声哭起来,这一下子,除了奶奶十二岁的哥哥一个人背对他们自己埋着头坐在墙角,其他人哭作一团……



奶奶的母亲还没来得及交待埋葬尸体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诉说她被抓后的事情,来抓她的人就开始在外面拍门。这个逃出来只知道逃回家看孩子的母亲交代大儿子出去撒谎,自已悄悄从房后绕路逃跑,然而那几天月光太如银,她马上就被看见了,抓她的男人们一边骂着最为村野的粗话一遍追赶,她慌不择路跑到河边一头扎了进去。


过了音讯全无的几天,茫然的的兄妹几个得到隔壁老人家的通知,邻村打捞出尸体,让他们去认人。奶奶和她哥哥去的,躺在河边身上沾着草渣的人确实是她母亲,她尸体被泡得白白的。


几兄妹在埋父亲的旁边挖了一个坑,里面铺上谷草,把她母亲放了进去,盖上土。然后,他们兄妹几个于是就成了孤儿,时代的孤儿。


因此,和奶奶聊天不能问她小时候的事,不然她一定会哭的。


第二,不能谈她年轻的时候。


奶奶二十八岁时还没找到婆家,首先因为她是地主的女儿,成分不好。其次她是孤儿,除了一个从小把她们拉扯长大的哥哥,人丁不旺的他们家没什么亲戚。她哥哥前几年运气好,遇见了其他村一个地主的女儿,遂成婚。她弟弟到了很远的一个村子做了一家没有儿子的人家的倒插门女婿,除了他媳妇和丈母娘异常凶悍,他经常挨打挨骂,哭着回来之外,日子还算过得下去。奶奶经常教导她弟弟要凶一点,不然被人欺负,她哥哥却经常教导他弟弟要忍耐一点,不然活不下去。


终于我奶奶二十九岁时被我老祖太家去提亲。我奶奶同意了。首先两个村只隔着一条河,离家近。其次我老祖太家是富农成分,门当户对。他们都是那个时代的臭狗屎,只有彼此之间互不嫌弃。


提起我老祖太我奶奶就说不完的怨恨和眼泪。我老祖公有两个妻子,所以我爷爷有九兄弟,这还不算他的姐姐妹妹们。我二爷爷是个农村教师,我奶奶嫁给我爷爷时我爷爷穿的补了两个补丁的衣服是问我二爷爷借的,穿了一早上就被脱下来还给他了。我奶奶嫁过来直到第三年才生下我父亲,所以她之前很被嫌弃,常常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被我祖太打。但是生下我父亲后日子也没变得更好过。怀孕的时候大着肚子去抢公分,生下来后每天背着孩子去抢公分,不过这是那个时代的常态。我比较孝顺的爷爷比较听他母亲的话,从来没给我奶奶打过一次饭,包括我奶奶生产的那天。因此奶奶只要数落爷爷时总会提起这一段。


我父亲上小学的时候,我奶奶怀上了我小叔叔。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我奶奶有天去地里干活回来觉得腰疼躺在床上,我祖太看不惯,就让奶奶起来去河边挑水。奶奶知道深受我祖太宠爱的我爷爷的二十岁的弟弟正在家睡大觉,就顶了一句应该让他去挑水。这下我爷爷的弟弟在隔壁听到就冲过来扇了我奶奶一耳光。奶奶性子急,冲起来抓住门边的镰刀就用镰刀柄打了他后背一下。于是我祖太拄着拐杖在院子里大哭大嚷起来,说我奶奶天理难容要打死她这个老太婆……


村里十分有正义感的人都来了,聚在一起商量处置我奶奶的方法。他们先把她拉到村口的树上,用绳子把她捆在树上预防逃跑,随后商量了一下午,直到日头偏西。最后决定:看在她有身孕的份上就用鞭子抽她就可以了,只要她承认打她婆婆并下跪认错就行。



我倔强的奶奶不愿意承认莫须有的罪名,他们拿着鞭子准备开始打她,那个时候我孝顺的爷爷站在旁边一言不发,我奶奶心如死灰。正好这个时候放学回家爱看热闹的毛孩子们挤上前围观,有人大声喊了我父亲一声“润发,你还不赶紧过来看,他们要打你妈”!我父亲闻声挤上前来。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当然没什么好方法,他只是跑到我奶奶面前对着拿鞭子的人说:“今天谁敢打我妈,等我长大他就晓得厉害”。拿鞭子的人刚好是我们村一个没娶到媳妇的矮个子老男人。其他人开始起哄他没儿子还是不要动手,他讪讪的走开去。我祖太留着眼泪让其他人上前动手,辛亏我当教师的二爷爷把她拉回家,这才事了。


因此,在我奶奶看来,她的年轻岁月就是被婆婆欺负和打骂的岁月,我爷爷确未曾保护过她,所以说起她年轻的时候,她也总是哭,边哭边骂。


后来我祖太过世后,我奶奶迎来她阳光普照的日子,除去她的儿女们给她带来的烦恼,也算平安。然而她哥哥,我的舅爷爷,在儿子过世儿媳跑路老伴西归,唯一的孙子在乡里面住校读初中的一个日子里溘然长逝,尸体五天之后才被发现,一生不顺。奶奶的弟弟我的小舅爷爷在田里插秧的时候突然倒在稀泥里不能说话,抬回家时已经断气。她长得好看的妹妹,嫁到县城,因为生了个女儿后三年没再生育被扫地出门。后来改嫁一个性格温和的木工师傅生了一对儿女,可以她原来的大女儿不肯认她,让她颇为感伤。有个电视剧说:兄弟姐妹就像天上的雨,落到地上就汇在一起。人世漫漫,现在只剩他们两姊妹健在,融汇远流。


这就是我的奶奶,一个掩埋在眼泪的朦胧里努力活下去的爱哭的老人。



作者:陈萍,女,27岁,吃货一枚。现居贵州安顺,教师。喜爱电影、小说、听音乐、睡懒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