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艺术大师吴冠中画作欣赏

 书画雅苑 2016-06-30

 

        提起吴冠中在美术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是在一般社会大众老百姓这里,他的知名度也是当代画家中最高的。事实证明,吴冠中不仅仅是一个画家,他是一个具有广泛社会性,公众性的艺术家,是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大师,而不仅仅是个画家。

画家的面是很窄的,只是会画画。即学术观点,也无美学主张,更无超越时代画家的作品。艺术大师是开创了一条新路,和时代拉开了距离的开创性画家。吴冠中就是这样的人。他不仅有学术主张,也有学术作品,还有美学思想,这是他成为大师的基本原因。

在我的印象中,吴冠中是非常纯净的艺术家。他的画,他的为人,他的思想都非常干净,没有什么杂念,就是一个艺术家的单纯想法。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晚年连续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话,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什么画院,文联都该解散,都是不下蛋的鸡之类。振聋发聩,大快人心,不知说出了多少画家的心声。当然,他也得罪了不少人,但他无惧。

成为艺术大师首先要有开创性的贡献,这种贡献是由作品与思想组成的。这两点吴冠中都不缺。吴冠中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在作品上,都具有时代的开创性,在当代无人能敌。

先说吴先生的画。他的画分为油画与水墨两种,主要是以油画为核心。吴先生的油画在自徐悲鸿先生之后,开创了中国式油画的新历史。在他之前,没人这么画油画,没人这么改造油画。如果说在当代,谁在终生致力于油画民族化及中国画现代化之探索,坚韧不拔地实践着“油画民族化”、“中国画现代化”的创作,并形成了鲜明艺术特色,影响了一大批人,这个人非吴冠中莫属,找不到第二人。

吴先生的油画采用了最简洁水彩式画法,同时,也加入了中国画或者说是水墨画的技巧方式,让他的油画看起来即生动轻盈机巧而又唯美灿烂。他的这种画法,一笔解决战斗,个个见笔触,处处有笔迹。简洁,干脆利落;直接,清清爽爽;与欧洲古典油画的画法一下子拉开了距离,完全没有欧洲油画的光感,色感,浑厚感。反而是一种方方的切割感。重要的是,这样画出的画,你并没有不适感,反而感觉很新鲜,很舒服。我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他的一个小册子时,激动了好长时间,心想。原来油画还能这样画,不是也很生动吗?有一幅《崂山松石》,画面清新极了,石头采用国画式的勾线加填色,居然味道是如此的独特。

后来,看了很多他的画,都是这种味道,用刀切割的感觉。实际上是将传统油画多余的笔触去除,只留产生主要作用的结构性笔触。而且,他画的目标也完全不以欧洲古典油画的效果为目标,只按他自己的目标进行。有时候我都这样认为,吴冠中的油画可以与梵高油画的表现方式有得一拼。他们都是将传统古典油画放在一边,以“印象”为核心,只表达给自己心动的那一瞬间。所以,他把深入的部分给取消掉了,只留下表现物像的结构部分。他的油画,对于是常年沉浸于古典传统油画的人看来,似乎是个半成品,只完成了一半,另一半的深入刻画没有了。

其实,这样看,就是误读了吴先生,也没有看懂吴先生。吴冠中和梵高一样,都是将油画笔触放大或简化了的的明白人。是将笔触独立出来成为个性语言的油画家。他们不想成为其它某个流派一样的三流画家,所以这样做。

与梵高将笔触独立放大不一样的是,吴冠中将笔触与中国画的画法相结合,形成了他独特个性化油画语言:即没有有限放大,也不没隐藏,处于是半隐半现之间。

迄今为止,中国油画家还没有第二个这么画,或者延续这种语言持续发展。正如梵高的油画语言一样,好像世界上还没有那个油画按梵高那种方法画油画,尽管全世界都说他的画好。

所以,吴冠中说过一句说,我的作品50年以后才能看懂。我真的相信这句话,对吴冠中的认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现在对吴冠中的研究远远不够,尽管他的画一个劲的卖出天价。

2010年,吴先生去世后,中国油画协会曾召开一个缅怀吴冠中先生的座谈会,与会的都是与吴先生有些交集的油画家。我在《星艺术》上看到座谈记要。一看,什么呀,说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生活记忆,没有一个人谈到其油画语言上贡献的。可见,这代油画家的思想是如何的苍白,都是个画画练技术的画匠,不是真正的艺术家,更无自己的美学主张。看了这样的座谈会,我很失望。

吴先生的水墨画,(最好别叫中国画,画中国画的都不承认)其实是和油画一个画法,完全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材质不同,产生的效果不同。我看到好多同一张速写,吴先生将其分别画成油画和水墨,画法完全一样,可材质不同,效果就是不一样。但水墨也有水墨的味。有些作品,特别是晚年后期的作品,用水墨表现近乎抽象的形式感极强的线点,墨点作品,精彩极了。那个创新性,胆大性,开放性,新潮性;就是一般的小鲜肉画家也无法相比。当然,水墨在表现这种更加自由的无边界的抽象效果,似乎更加方便,更加有趣。所以,这个时间段,吴先生的水墨明显比油画要多的多。

因此说,吴先生的水墨与油画都采用了同一种方法,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形式语言。由于吴先生爱好文学,一生写有大量的散文,估计是在世画家中没人可比的。随便问一句,不知有没有黄永玉写的多?没有详细比较过,还不好说。感觉两人的文字量差不多。

他自己写文表述过自己艺术主张。

“我有两个观众,一是西方的大师,二是中国老百姓。二者之间差距太大了,如何适应?是人情的关联。我的画一是求美感,二是求意境,有了这二者我才动笔画。我不在乎像和漂亮,那时在农村,我有时画一天,高粱、玉米、野花等等,房东大嫂说很像,但我觉得感情不表达,认为没画好,是欺骗了她。我看过的画多矣,不能打动我的感情,我就不喜欢。

艺术到高峰时是相通的,不分东方与西方,好比爬山,东面和西面风光不同,在山顶相遇了。但是有一个问题:毕加索能欣赏齐白石,反过来就不行,为什么?又比如,西方音乐家能听懂二胡,能在钢琴上弹出二胡的声音;我们的二胡演奏家却听不懂钢琴,也搞不出钢琴的声音,为什么?是因为我们的视野窄。中国画近亲结婚,代代相因,越来越退化,甚至变得越来越猥琐。”

吴先生有清晰的艺术主张,完整的美学思想,这都是其它画家无法相背的。

当然,吴先生的缺点也很明显。

一是他不懂中国画和中国书法。因此,对中国画的笔墨语言理解有些表面,甚至有些地方是错误的的表述。比如笔墨等于零之说,初听的点吓人,实际上,他是有前提的。在不塑造形象前提下等于零,还是成立的。不过,从技术角度来看,笔墨就是不塑造形象也是有价值的。它不光是一种技术还是一种文化。在这一点上,吴冠中并没有看到。

说到这,你看吴冠中的水墨,那线条都是速写线条,那有丁点笔墨关系?所以,他的墨线就是一条线,没有文化。由于他不会书法,所以,中国画程式化中美学精华他看不到,糟粕倒是看了不少,什么陈陈相因了,千人一面了等等。我敢断言,如果吴先生懂书法,就凭这种全新的形式美学观念,他的画会是另一种新天地,比现在更精彩。现在的画形式是很强,也很好看,有时看起来很讨巧,个别的有点像装饰画了。如果用中国画的眼光看,这些画就很单薄,弱不禁风,不耐看,只是好看而已。

黄宾虹代表传统,吴冠中代表创新。用开放的眼光来看,吴冠中有一股巨大的超越传统的创新力量,令中国当代艺术耳目一新。

他说,现在画家走到艺术家的很少,大部分是画匠,可以发表作品,为了名利,忙于生存,已经不做学问了,像大家那样下苦功夫的人越来越少。整个社会都浮躁,刊物、报纸、书籍,打开看看,面目皆是浮躁;画廊济济,展览密集,与其说这是文化繁荣,不如说是为争饭碗而标新立异,哗众唬人,与有感而发的艺术创作之朴素心灵不可同日而语。艺术发自心灵与灵感,心灵与灵感无处买卖,艺术家本无职业。

最重要的是思想———感情。感情有真假,有素质高低的不同,有人有感情,但表达不出思想。把技术看得更轻,技术好不算什么,传不下什么。思想领先,题材、内容、境界全新,笔墨等于零。

能说出这样的话,你不得不服气。我要说,他讲的真好。尽管他在有这样那样不足的情况下,我也心悦诚服的说,他还是真正的大艺术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