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妙趣横生俗语联

 杂货店伙计 2016-07-01

 

  俗语,是民间流传的口头词语。若把两句可以对照的俗语缀入联中,组成对偶格局,便成为一副很好的对联。古往今来,学子名家、田园乡老,创作了大量的俗语联,这些对联既有深厚的人文积淀,富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又来源于生活,饱含着无限的生活情趣。

 
 

  “朱漆大门八字开;有钱无理莫进来。”这是清代书画家郑板桥任潍县县令时自撰的一副衙门联,(以民间俗语)反其意而用之,十分巧贴。郑板桥为官清廉,史籍有载。而民间更加广为流传的则是他整顿吏治,打击豪强,扶弱济贫的故事。这副对联的联语正是他执法严明,不徇私情,不屑于同那些贪赃枉法者同流合污的宣言书。

 

  “职业原无贵贱,只要安心务正,就是他剃头、唱戏、缝衣服,也不算低下;品格应分高卑,若是任意胡来,哪怕你做官、为宦、当皇帝,照样肮脏。”这是一副颇富哲理的俗语联。联作者把“三教九流”“安心务正”者称为上品,将“任意胡来”的达官贵人列为下品。此联无一高贵字眼,却道出了耐人寻味的哲理。

 

  1994年,当代著名“乡土文学”作家马烽满七十二岁时写了副极富情趣的对联:“过了七个狗年,老当益壮不可能;奋斗半个世纪,继续革命没问题。”马烽生肖属狗,他幽默地称自己已过了七次狗年,为革命事业、为文学创作奋斗了半个世纪。他老实地承认自己确实老了,不再“老当益壮”。尽管如此,他依然还要“继续革命”。这是大实话大俗话,令人钦佩。

 

  在南岳衡山南天门附近的一家茶馆里,镌刻着著名作家周而复书写的一副对联:“到南天门歇歇脚,喝杯茶去;登祝融顶看看山,携朵云来。”细品此联,上联通俗平淡,尽是口语;而下联典雅夸张,可谓雅俗相融,寓庄于谐。

 

  “天不怕,地不怕,就是老婆生气也不怕;骂何妨,打何妨,即便床头下跪又何妨。”相传,这副俗语联的上联是一位怕老婆的丈夫在友人面前说的大话;而下联呢,为他人有意地戏谑。上联用了三个“不怕”,像是在说他并不怕老婆。可再看下联,便知道这位丈夫原来是一个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上联他的大话只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而已;下联的三个“何妨”,把一个怕老婆的“妻管严”刻画得惟妙惟肖。全联工巧自然,互相逗捧,颇为有趣。

 

  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中有一俗语联:“唱大戏,好比凳子上摆窝头,有板有眼;演小品,恰是醋缸里搁冰糖,又酸又甜。”这副纯文娱性质的对联,谈不上什么文采,却很质朴;没有典雅神韵,却也音律和谐;虽是普通话语,却能引人入胜。特别是其所使用的比喻手法,饶有情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热点新闻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