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诺奖”下的莫言旧居

 晓峰书阁 2016-07-02
/张向前

    莫言刚获“诺奖”那阵子,村民还在村里的道路上肆无忌惮地晾晒玉米,村后头横跨胶河的大桥护栏上还沾满了灰尘,莫言旧居也仅仅是一个老房子,但如今这一切都变了。

    高密跟着莫言火了,平安庄也不再平静。五间土房一夜出名,小院中原本葱郁的一片胡萝卜秧苗是很多媒体镜头中的“常客”。可没几天,萝卜拔光了。紧接着,院子里种的豆类成了参观者捎走的纪念品。很快,豆类也不见了,有人便从院子的地上或土墙上刮土,装在塑料袋里,说要回家冲水给孩子喝。喝了莫言院子里的土,子女会满腹文章。再后来,见没有什么东西可拿,便摸个石头、撅个瓦片作纪念,于是西院墙的石头底基被抠了个洞。个别心急的参观者竟然不等开门就翻越小院南墙,将栅栏豁开一个口子。这些看似不着边际的言行,像电影镜头似的,轮番在莫言旧居这个舞台上展演。“诺奖”下的莫言旧居    我去的时候,院子的地里早已不种庄稼了,除了一棵掉光了叶子的树,院内没有其他植物。黑色木窗棂和新补的泥墙,显示出了这个老屋的年代。

    莫言二哥管谟欣的身上,多少有些莫言的影子。他现在掌握着莫言旧居大门的钥匙,负责每天对旧居的开放与关闭。从某种意义上讲,他是莫言获奖后的推介者、宣传者。

    大家都拉着他合影,他也配合着,与认识不认识的人不停地照相。经年累月,他自己也不清楚与多少人合了多少张影。

    大家在莫言旧居里四处观望,寻找莫言的往事与气息。趁这个空儿,莫言二哥转移到门外的摊位上,莫言创作及有关莫言的各种文本置放其上。大家围拢过来,在摊位上挑选,少则一两本,多则十本八本,《檀香刑》、《丰乳肥臀》、《蛙》、《大哥说莫言》等书尤为畅销,以至于书不够卖,莫言的二嫂翻找几次又从别处搬了几次,才满足了这些作家、游客的要求。

    见不到莫言,二哥就成了“香饽饽”。大家争抢着请二哥在书上签名留念。二哥早已习惯成自然,老成持重地戴上眼镜,一丝不苟地为每本书、每位游客签字留念。二哥的字写得不错,字的内容也不时变化,充满当地文化传统特色。

    老房子土墙上有一块一块的泥补丁,那是游人刮土后修补的痕迹。远远望去,像美人光洁肌肤上增生的疥癣,很煞风景。或许更像一个个翕张的大嘴,无言地诉说着什么。

    莫言旧居后的胶河要进行治理,横跨胶河的大桥要重新翻修,高粱的种植面积要扩大,平安庄要更换更大的变压器,莫言旧居也要重建,复建姑姑家、四叔、五叔家,进行记忆展示和民俗展示……有的是计划,有的正在实施。这一切,似乎从莫言获诺奖就开始了。开始得悄无声息,开始得汹涌澎湃……或许,这些已经由不得莫言本人了。就像一场戏,莫言只是开了个头,精彩地开了个头,至于后面怎么演,天知道。

    多少年后,当人们再次来到这里,平安庄还是不是这般景象、这般模样,是否还能让莫言及莫言迷们看得见炊烟、留得住乡愁?“莫言旧居鸟瞰图”趾高气扬地立在路旁,神情淡然,以嘲弄的眼神望着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