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22998329 / 国际 / 上任一周,菲律宾新总统都干了啥?

分享

   

上任一周,菲律宾新总统都干了啥?

2016-07-11  昵称22998...



7月1日,菲律宾新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在菲律宾武装部队总部阿吉纳尔多营参加军队交接仪式。路透社


杜特尔特在内阁会议上表示,即使仲裁庭做出有利于菲律宾的裁决,也不要到处炫耀。他担心裁决会将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置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


本报记者 杨天沐 发自马尼拉


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于6月30日就任菲律宾第十六任总统,将在未来六年里描绘属于他的时代。他为菲律宾描绘的是怎样的蓝图?他将会把菲律宾带向何方?我们不妨从杜特尔特上任这一周的动作来窥探一二。


致力于与反政府武装和解


7月1日,杜特尔特在上任后的第二天,就来到菲律宾武装部队总部阿吉纳尔多营参加军队交接仪式。这是一个几乎每一任总统都会做的事情,但是不同寻常的是杜特尔特在仪式上说的话。 


杜特尔特说:“如果之前我要和西松说,我的政府不是联合政府,而是一个包容性的政府,那么现在就已经是了。”


何塞·西松是菲律宾共产党创始人,其下属武装新人民军从1969年创建以来一直与菲政府军战斗。


而杜特尔特为了使国家免于继续遭受战火困扰,实现民族和解,向西松展现善意,同意将其内阁的社保部长和农业改革部长交给菲共推荐的人选。


对此,与新人民军战斗了近半个世纪、结下血仇的菲政府军肯定是不满意的。此外,也正是因为与反政府军的战斗,让军方有理由提出高额预算,因此双方和解对于某些人来说也是不乐见的。


在菲律宾,军方拥有相当的独立权。尽管在名义上听从总统指挥,但是近几十年多次兵变的历史,也见证了这个名义有多脆弱。


杜特尔特为了创建甚至能包容反政府军的政府,不惜在刚刚上任后就公开和军方的传统唱反调也是用心良苦。7月5日,杜特尔特在空军建军节的庆祝活动中再次对菲共伸出橄榄枝。他说:“如果他们(新人民军)愿意放下武器,我们可以给予特赦。”


实际上在2013年,阿基诺政府也曾与菲共和谈,只是因为无法接受特赦和释放政治犯的要求,导致和谈无果而终。杜特尔特愿意给予武装人员特赦,标志着和谈迈出了新的一步。目前,双方正在仔细商谈释放政治犯的条件,对此杜特尔特很有信心。他说:“现在情况很好,我们希望今年年底前就能有一个可靠的协议。”


除了与菲共的和解,杜特尔特还向菲律宾主要反政府武装“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释放出善意。他说:“我的工作就是带来和平。我的工作就是和国家的敌人谈判,和菲律宾共产党谈,和‘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谈。”


“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于1984年成立,目的在于通过武力在菲律宾南部独立建国。该组织目前拥有约1.2万名武装人员,是菲律宾最大的反政府武装。“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与政府军历年的战斗共造成12万余人死亡,200多万人流离失所。


按照新政府给出的时间表,杜特尔特将在近期前往摩洛反政府武装盘踞的苏禄省霍洛岛,与摩洛叛军展开对话。


禁毒风暴已席卷全国


菲律宾的毒品交易和反腐总是会联系在一起。如果没有警方作为保护伞,菲律宾的毒品交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展到目前猖獗的程度,单纯地禁毒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政策。杜特尔特深知这一点。


在最近对于警察的毒品检测中,有2400余名被检者中即有9人吸毒。而未吸毒又参加毒品交易黑幕的就不知有多少了。由于涉及毒品交易,杜特尔特在7月5日的讲话中公开了五名省级警界要员的名字,下令他们离开工作岗位。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直接射杀毒贩。菲律宾全国杀毒贩的风潮从杜特尔特就职起开始席卷菲北部,包括首都马尼拉。7月3日,5名毒贩在反抗马尼拉警方的行动中被打死;另有两人被不知名人士枪杀,旁边的纸条上写着“他是毒贩,不要把他作为榜样”。


不过,有人权组织质疑有些人可能借着杀毒贩的名义在杀人灭口,同时认为这种法外杀人的行为不值得提倡。


“不想跟任何人宣战”


阿基诺政府留下了南海仲裁案,杜特尔特作为新政府首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接下这个烂摊子。


在6月30日的就职仪式一结束,杜特尔特就与新一届内阁召开了首次会议。


在官方电视台的直播中,杜特尔特就谈到了即将临近的南海仲裁案。他认为仲裁案或是一个暴力导火索,“我不想看到暴力,也不想跟任何人宣战。只要能讲和,我就很高兴。”


杜特尔特在内阁会议上表示,即使仲裁庭做出有利于菲律宾的裁决,也不要到处炫耀。他担心裁决会将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置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


菲新任外长亚赛在会议上还透露,近来有些外国政府和机构找到菲律宾新政府,对他们在南海争议海域的飞行和航行自由表示担忧,希望能够得到确保,并要求菲律宾一旦得到有利裁决就发表严正声明。 


有趣的是,直播画面就在此时被切断,电视台内容再无南海仲裁案相关信息。菲律宾媒体评论说,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简单的泄密或技术事故,而是杜特尔特的一招外交试探,看看各方的反应和态度。


随即在第二天,就有媒体记者质问亚赛:“你是否害怕中国?”这句话明显隐含着挑拨中菲关系的意图。分析人士认为,杜特尔特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想法并不符合包括美国在内某些方面的利益,因此这些势力马上发动舆论攻势,胁迫新政府。


尽管杜特尔特作为民选总统,理论上可以决定菲律宾的对华政策,但他同时也受到相当大的压力,尤其是来自于菲前宗主国美国的压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