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满拦江:我不过低配的生活

2016-07-12  醉拥天下


我不过低配的生活

文:雾满拦江

 

01

 

滕征辉先生,原是体改委官员,后来下海,进入多种行业,于商海中一路高歌飙进——一直杀入寺庙,落发为僧了。

 

滕领导……不对,应该是滕老板……也不对,大概应该叫他滕长老了。

 

滕长老带朋友,去酒楼吃饭。这家酒楼,饭菜质量有口皆碑,但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大概有点……紧张。所以服务生们,一个个满脸悲愤,怒气冲冲。

 

滕长老带朋友来,吃饭说事,也没理会服务生。

 

吃吃吃,甭客气。菜上来后,长老拿起筷子,热情洋溢的招呼朋友们:这家酒楼我常来,德国啤酒,肘子香肠,手艺贼啦好,味道呱呱棒。

 

不曾想,满脸悲愤的服务生,把酒杯重重一敦,说了句:吹牛,你根本就没来过这里。

 

你……服务生突然发难,对其人品提出否决,滕长老猝不及防,解释道:我确实常来……

 

服务生冷笑:少吹了,你要是来过,我肯定认识你。

 

滕长老气结:你不认识我,并不能证明我没来过。我以前来的时候,是别人招呼的……

 

服务生冷笑到了不能再冷笑:越说越没边了,我说你这么大的人,天天靠吹牛蒙事,还要不要脸?

 

……服务生与客人,越吵越凶。而且服务生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听到声音,另外几个服务生迅速赶来,一个个摩拳擦掌,斜睨着长老,随时准备动手。

 

滕长老的客人们慌了神,急忙劝他:少说两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善你娘了个哉的,人家说你没来过,就当自己没来过算了。

 

最终没有动手,结果客人们又想起另外一桩类似的事情。

 

02

 

客人们讲的故事,就更刺激火爆了。

 

是个煤老板,带盆友们去一家酒楼吃饭。

 

这家酒楼的风格,走的也是暴力路线,服务生们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一言不合就揍人。

 

吃饭时客人聊天,服务生也是打岔,公开质疑煤老板的人品,双方立时爆发冲突。

 

煤老板的一位朋友,在当地有点非正常影响力,立即打了个电话。

 

稍倾,数十条大汉匆匆而来,各执一个纸包,纸包里是打架用的凶器。

 

煤老板一看就乐了:干嘛呀这是,兄弟们一个个急鼻子歪眼的,没必要这么箭拨弩张,真的没必要。

 

然后煤老板招呼朋友们:你们几个,带这些帮忙的朋友,去对面的酒楼,要桌好点的菜,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就行了。

 

煤老板一个人留下来,继续和服务生们斗嘴,服务生不理他了,他就风言风语撩拨人家。如此持续良久,老板才兴犹未尽的,夹个小包包结帐离开。

 

几个服务生跟了上来,一直跟着他,跟到一个灯光昏暗的地方,几个人突然一涌而上,噼哩啪啦揪住煤老板就打。

 

煤老板独力难支,拼命的拿手中小包包护住脑壳:不要酱紫,不要动手……突然间嘣的一声,皮包拉链被打得崩开,一堆钱哗的一声喷了出来。

 

殴打煤老板的,都是没见过钱的孩子,顿时忍不住,一边暴打一边飞快捡钱,然后大家一哄而散。

 

而后呢,煤老板就报警了。

 

抢劫。

 

那几个暴力孩子,就这么被送进去了。

 

——滕长老讲这两个故事,旨在于寻求解释人际冲突的手段——滕长老称:凡是钱能解决的,都不要自己动手!

 

但对我们来说,这两个小故事,另有一番道理。

 

03

 

前天在广州,有位乘破冰船闯北极的朋友,很真诚的问我:老雾,你对文化怎么理解?

 

文化……我脱口而出:人本是兽,以文化之。

 

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

 

幸亏人家厚道,不跟我计较。如果人家皱眉,指正一句:你才是兽,你全家都是兽,你说人心中残存有兽性,这个大家能接受,但直眉楞眼这么一句,人本是兽……未免太夸张了。

 

人们时常说些不严谨极端化情绪严重的语式,但每句话后面,其实都是有复杂而个性化阅历佐证的——无论这些阅历,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离奇,但对当事人的影响,却是绝对性的。

 

确切的说,文化是人类心灵的优化配置,以便让人类活得有尊严,有快乐。

 

然则,什么又叫人类的心灵优化配置呢?

 

这个说起来,就要归回到滕长老的经历上去。

 

04

 

滕长老那一代人,大概都听过这个故事:

 

一位记者,在贫穷山区采访一位放牛娃。

 

记者:孩子,你为什么不读书?

 

放牛娃:我要放羊。

 

记者:为什么要放羊?

 

放羊娃:挣钱。

 

记者:挣钱干什么?

 

放羊娃:娶媳妇生娃。

 

记者:生娃干什么 ?

 

放羊娃:放羊。

 

记者:……

 

这个故事,曾让滕长老那代人闻之胆寒。

 

因为这个故事,描述的是一种低质量、低配置、只为最低限度的生存而挣扎的惨状。而人是有尊严的,要见历更多更多的风景,体验激情的生命快感,所以这个故事构成了上代人的奋斗基座,辞公职,入商海,人生豪迈,连踢带踹,拼不过你无非不过回家卖白菜……诸如此类。

 

打过了,拼过了,腰包终于鼓起来了。

 

这时候大家又感受到一种边际递减的失落。

 

钱带来的快乐,越来越微弱。以前买件新衣服,就能够让小伙伴们,羡慕你半个月。而现在,你扔掉宝马开兰博基尼,却坐在车里羡慕跑步的人。

 

大家感觉,生活的优化配置,好象该升级换代了——没有及时换代转型的人,就会沦为反面教材,任人齿笑。

 

05

 

老故事说,早年间武纣王,给自己制作了双象牙筷子。

 

贤臣萁子见到,哭着曰:哎呀妈,你用了象牙筷子,还能再采用瓦罐盛菜这种低端配置吗?不能了,你会搞个玉碟子来。玉碟子里,能盛放野菜吗?你会嫌这配置太低端,必须山珍海味才行。而后你生活的所有细节都要升级,要穿绫罗绸缎,要大搞排场,你这样在物质欲求上不断狂奔下去,跑到尽头,就是个骄奢淫欲灭亡国家呀。

 

其实,从经济学的角度上来说,有产阶级的消费应该是鼓励的,不可以一概斥之以骄骄淫欲。你有钱人都把钱揣起来,想干啥?想切断现金流,憋死劳苦大众吗?

 

但——物质生活的配置追求,必须要有个度。过了这条线,品味就没有咧,带给自己的快感降低,带给别人的也只有嫌弃。

 

以滕长老讲的故事来说,第二个故事中的老板,已经算是个成功人士了。可这位先生,腰缠十万贯,玩死熊孩子。熊孩子不是不可以玩,但这不叫智慧,这叫没品,这叫德不配位,你越是讲得眉飞色舞,大家越是鄙视你——有本事你玩点上档次的,欺负几个熊孩子,这算什么本事?

 

什么叫上档次的呢?

 

比如说谷哥网,吸金吸到一定规模,就琢磨玩点高大上的,无人汽车啦,地图啦,怪眼镜啦什么的。如果一家网站,吸金不比谷哥少,可非要挤在劳动密集的领域,甚至连医疗信息都乱来,这就好比有钱的阔佬,跟穷小子抢锄头,即使你赢了,别人也照样瞧你不起。

 

总之这个做人呢,第一要生存,必须要有强大的生存能力,不畏任何险恶的环境,都能够脱颖而出。第二要有品味,生活有品质,活出味道来。而这,就需要优化配置我们的人生。

 

06

 

网络上有篇文章,比较两个女人。

 

一个是生于1533年的伊丽莎白一世,一个是生于1835年的慈禧太后。

 

此二人者,都是权力女性。

 

伊丽莎白一世,比慈禧早出生300年。

 

这位比慈禧早生300年的女人,她师从于文艺复兴时期欧洲著名作家罗杰·阿斯卡姆,她学习希腊语、拉丁语、修辞学和哲学,掌权后把英国法院变成了一个以诗人、作家、音乐家、学者的中心。伟大的莎士比亚是她的座上客,诗人斯宾塞及剧作家马洛,在她的府门进进出出。

 

她是位学识渊博、思想通达、精神结构异常丰富而饱满的女性。

 

相比于她,晚300年出生的慈禧就弱爆了。

 

慈禧能够看懂的,只有中国的戏剧,她最喜欢的是扮成观音,让西洋人给拍张照片。

 

伊丽莎白一世的精神资源,来自于亚里士多德、凯撒、哥伦布等。

 

慈禧太后写字都错,她发布的诏书,被朝臣讥笑为别字连篇之手诏。

 

如果说,伊丽莎白一世的世界观与精神世界,是一座繁荣茂密,花香鸟语的花园。那么,慈禧的心灵世界,就是一片荒芜的沙漠,寸草不生,死寂沉沉。

 

两个权力女人,秉持各自的风格,带动着两个国家,向她们心灵的家园行进,双方各自抵达于何处,这个近代史上写得清清楚楚,就不需要多说了。

 

丰盈之心,抵达光明。

 

荒芜之心,唯见荒芜。

 

人的力量、毅力与对未来的期许,永远来自于内心。

 

一颗丰盈、自由的心灵,能够带给这世界无限的光明与希望。

 

而一颗枯萎的心,带给自己的是阴气沉沉悒郁孤愁,带给别人的是阴暗色调与重重压力。而带给这个世界的,是永恒的黑暗、与等待拯救的无望。

 

07

 

人的一生,需要两个基本的配置。

 

一个是物质生活的配置,经济上的自由,生活安全方面的保障。有些怪异的朋友,寄希望于上一代人帮助自己完成这个使命,但这是错误的理解了人生。

 

经济自由是一种经济能力,一种面对环境变化、财产流失或业绩缩水时的对抗意志。简单说,世界无时不变,金钱时刻贬职,支票簿上的数字,远不如人生持续经营的才干。这才是物质财富优化配置的真正意义。

 

金钱能买来许多东西。

 

但无解于内心充实的幸福质感。

 

这个任务,就是我们心灵结构的优化配置了。

 

08

 

和菜头说,人活着要有趣味。

 

说的就是每个人的心灵结构。

 

人生趣味的营建,首先是你的心理舒适区必须要足够的宽、足够的广。

 

如果一个人,心灵固守于一隅,稍有变化就四体不适,甚至别人调一下电视频道,你都感觉浑身不自在,这就意味有必要扩展心理舒适区了。心理舒适区太过于狭窄,环境的稍微变化,都会让人坐立不安。这种情况需要破局,需要推倒自我设限。

 

这就需要扩展人格需求,需要一个宏远的目标,把我们的心灵世界无垠拓宽。目标高远,才不会时刻渴求着周边的认同与认可,风言风语随它去,我辈岂是扯蛋人。这样的人生,走起来才会轻松自如,好玩快捷。

 

足够远的目标,会赋予我们足够的思维高度,让我们研习人性,认知规律。知道得失不过是人生常态,胜败不过是过眼云烟,行至高处不傲骄,行至低处不气馁,得志时考验自己,失意时观察朋友,任何时候不会让自己的心,陷入到绝境之中。

 

世界那么大,心灵更无限,愉悦的感受来自于心灵的认知。所有人都是从一个低劣的配置起步,逐渐优化,渐而丰盈。直到让我们的心灵家园,变成一片繁荣茂盛的果园,滋生出强大而美丽的力量。正是这强大的力量,让无数平庸的人,升华为灿烂的星辰。

 

我们也是可以的。

 

只需微笑,沉静前行。

 

就会让自己定格在最美丽的时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