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ldKing2589 / 四库全书类古籍 / 册府元龟(宋)王钦若等 编修-●卷三十一...

分享

   

册府元龟(宋)王钦若等 编修-●卷三十一◎帝王部·奉先第四

2016-07-12  DonaldKin...

 

●卷三十一◎帝王部·奉先第四

 

  ◎帝王部·奉先第四

  唐武宗以开成五年正月即位上元圣昭献皇帝尊谥庙号文宗葬章陵。

  二月制穆宗妃韦氏追谥宣懿皇太后帝之母也。

  三月敕复国忌行香以文宗开成三年十月曾废故也。

  会昌元年五月宣懿皇太后于太庙六日制曰:朕近因载诞之日展承颜之庆皇太后谓朕曰:天子之孝莫大於丕承人伦之义莫重於嗣续穆宗睿圣文惠孝皇帝厌代已久星霜屡迁祢宫旷合食之礼惟帝深濡露之感宣懿皇太后长庆之际德冠後宫夙表沙麓之祥实茂河洲之范先朝恩礼之厚中莫偕况诞我圣君缵承昌运已协华於先帝方延祚於後昆思广贻谋庶弘博爱爰遵旧典以慰孝思当以宣懿皇太后太庙穆宗睿圣文惠孝皇帝之室率是彝训其敬承之朕奉慈旨载深感咽宜令宣示中外咸使闻知。

  五年十月中书奏云:汜水武牢关是太宗擒王世充窦建德之地关城东峰有二圣塑像在一堂之内伏以山河如旧城垒犹存威灵昔著于轩台风还凝于丰沛诚宜百代严奉万邦所瞻西汉故事祖宗尝所行幸皆令郡国立庙今缘定觉寺例合毁拆望取寺中大殿材木於东峰改造一殿四面兼置宫监伏望号为昭武庙以昭圣祖武功之盛望委孟怀节度使差事判官一人勾当修建然圣像颇已故暗望令李石于东都拣绝好画手就加严餙初兴功日望令东都差分司郎官一人荐告毕日别差官展敬从之。

  六年二月太常礼院奏准敕东都太庙诸室神主共二十六都待修庙毕日具礼迎致于西夹室所迁神主月日及仪注等宜令所司详定闻奏者择用四月九日告制可。

  宣宗以会昌六年三月即位上至道昭肃孝皇帝尊谥庙号武宗葬端陵。

  四月东都留守李石奉奏太庙毕所司迎奉太微宫神主庙讫东都太庙者本武太后家庙神龙中中宗反正废武氏庙主立太祖已下神主之安禄山陷雒阳以庙为马厩弃其神主而协律郎严郢收而藏之史思明再陷雒阳寻。又散失贼平东京留守卢正已。又募得之时庙已焚毁乃寄主於太微宫大历十四年留守路嗣恭奏重修太庙以迎神主诏百官参议纷然不定礼仪使颜真卿坚请归不从会昌五年留守李石因太微宫正殿圯多请以废弘敬寺为太庙神主之。又下百寮商量皆言准故事无两都俱置宗庙之礼唯礼部侍郎陈商议云:周之文武有镐雒二庙今两都异庙可也。然不宜置主于庙主宜依礼瘗于庙之北墉下事未行而帝即位因诏有司迎太微宫寓主废寺之新庙而知礼者非之懿宗以大中十三年八月即位上圣武献文孝皇帝尊谥庙号宣宗葬真陵。

  九月追尊母晁氏为太后谥曰:元昭。

  咸通元年十一月丁未有事于郊庙。

  十三年十二月制追谥宣宗为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

  僖宗以咸通十四年七月即位上睿文昭圣恭惠孝皇帝庙号懿宗葬简陵。

  乾符元年十一月庚寅有事于郊庙。

  中和元年四月帝在成都府有司请享太祖已下十一室诏公卿议其仪太常卿崔厚议立行庙以玄宗幸蜀时道宫玄元殿之前架帷幕为十一室。又无神主题神主版位(达礼者非之明年乃特造神主以行庙)。

  光启三年二月自兴元还京以宫室未备权驻凤翔礼院奏皇帝还宫先谒太庙今宗庙焚毁神主失坠请准礼例修奉制曰:朕以凉德祗膺宝图不能上承天休下正人纪兵革竞兴於县车舆再越於藩垣宗庙震惊尝废缺敬承典礼倍切哀摧宜付所司时奉太庙使宰臣郑延昌奏京城除充大内及正衙外别无殿宇伏闻先有诏旨欲以少府监大厅权充太庙从之。

  昭宗以文德元年三月即位上惠圣恭定孝皇帝尊谥庙号僖宗葬定陵。

  四月庚午追谥圣母惠安太后王氏曰:恭献。

  十一月甲寅有事於郊庙哀帝以天元年八月即位上圣穆景文孝皇帝尊谥庙号昭宗葬和陵。

  二年二月己未昭宗皇帝神主太庙礼院奏昭宗庙乐曰:咸宁之舞时左仆射裴贽等议迁庙合迁顺宗一室从之。

  四月敕河南府缑氏县令宜兼充和陵台令仍升为赤县。

  十月丁未改题襄宗神主庙号是日辍朝百官奉慰(臣钦。若等曰:时起居郎苏楷驳昭宗谥号太常卿张廷范改谥曰:庄灵恭闵孝皇帝庙号襄宗)。

  後唐庄宗同光元年四月即位闰月追尊曾祖蔚州太保为昭烈皇帝庙号懿祖夫人崔氏曰:昭烈皇后陵曰:永兴追尊皇祖代州太保为文皇帝夫人秦氏曰:文景皇后陵曰:长宁追尊皇考河东军节度使守太师中书令晋王为武皇帝诏於晋阳创中兴宗庙以高祖神尧皇帝太宗文皇帝懿宗昭圣皇帝昭宗圣穆皇帝洎懿祖已下三室为七庙。

  十一月甲辰敕雒京太庙先为朱温毁废将幸雒阳宫告庙下尚书省会议重修本朝宗庙。

  二年正月丁巳所司奏懿祖昭烈皇帝八月十四日忌昭烈皇后十一月八日忌献祖文皇帝十月十三日忌文景皇后九月六日忌太祖武皇帝正月二十日忌敕敬依典礼甲子西都留守张筠奏重修高祖太宗十圣宫殿戊辰飨太庙以皇子继岌为亚献皇弟存纪为终献。

  二月丁亥遣宗正李纾朝拜和陵丁酉吏部奏十道图内州县名共三十七处犯献祖庙讳敕改易之。

  三月中书门下奏北京三陵所宜尊奉窃寻故事宜建嘉名昭烈皇帝陵请以永兴为名文皇帝陵请以长宁为名武皇帝陵请以建极为名从之。

  八月以宗正少卿李琼往曹州捡行哀帝陵寝三年正月丙申敕曰:朕顾惟寡德获嗣丕图奉先之道尝勤送往之诚靡怠,爰自重兴庙社载展郊旋荡涤于瑕疵复涵濡于庆泽盖忧劳静国旷坠承祧御朽。若惊涉川为惧繇是推移岁月郁滞情怀恭念昭宗晏驾之辰少帝登遐之日咸罹虺毒遽殒龙髯委冠剑于仇雠山陵于枭獍静惟规制岂叶度程存怆结以弥深固寝兴而增惕处思改卜式慰允怀宜令所司别选园陵备礼迁葬贵雪幽明之恨以申追慕之心凡百臣寮体朕哀感虽有是命以年饥财不足而止己亥太常礼院奏三月合差官朝拜诸陵宜以十八日辛巳从之癸亥湖南马殷奏管内州县名有犯献祖庙讳处道州延昌县复旧名延唐县彬州义昌县改为义彰县岳州昌江县改为平江县所司铸换新印赐之。

  三月丙申寒食节车驾在邺都帝与皇后出近郊遥享代州亲庙。

  十月上皇太后谥曰:贞简皇太后陵名曰:坤陵。

  十一月庚寅朔幸寿安号恸於坤陵。

  明宗天成元年四月即位七月上庄宗尊谥曰:光圣神闵孝皇帝。

  八月甲牛废朝以庄宗神主太庙礼也。

  十一月庚寅宗正少卿李荛奏恭陵所其山园之内被民户起舍屋居止台观皆被侵耕柏城松迳樵采殆尽乞下本县与寺司重定完本园林地亩从之。

  二年二月庚戌敕河南府新安县宜升为次赤以雍陵在焉。

  十二月丙午追尊四代祖麟州仆射讳聿谥曰:孝恭皇帝庙号惠祖卫国夫人博陵崔氏谥曰:孝恭昭皇后三代祖朔州司空讳敖谥曰:孝质皇帝庙号毅祖赵国夫人张氏谥曰:孝质顺皇后皇祖蔚州司徒琰谥曰:孝靖皇帝庙号烈祖皇祖妣秦国夫人何氏谥曰:孝靖穆皇后皇考汾州太师讳霓谥曰:孝成皇帝庙号德祖皇妣宋国夫人刘氏谥曰:孝成懿皇后以应州旧宅为庙(先是中书门下。又奏伏以两汉以诸侯王入继帝统则必易名上谥广孝称皇载於诸王故事孝德皇孝仁皇孝元皇是也。伏乞圣慈俯从人愿许取皇而荐号兼上谥以尊名改置园陵仍增兵卫遂诏太常礼院定其仪制太常博士王丕等引汉桓帝入嗣尊其祖河间孝王曰:孝穆皇帝蠡吾侯曰:孝崇皇帝为例请付太常卿定谥刑部侍郎权判太常卿马缟复议曰:伏准两汉故事以诸侯王宗室入承帝统亦必追尊父祖修树园陵西汉宣帝东汉光武孝享之道故事具存自安帝入嗣遂有皇太后令别崇谥法追曰:某皇所谓孝德孝穆之类是也。前代惟孙皓自乌程侯继嗣追父和为文皇帝事出非常不堪垂训今据礼院状汉安帝已下。若据本纪。又不见有帝字伏以谥法德象天地曰:帝伏缘礼院以曾奏闻准将两汉故事便述尊名请诏百官集议时右仆射李琪议曰:伏睹历代已来宗庙成制继袭无异氵公革或殊马缟所奏礼有案据乞下制命令马缟处依典册以述尊名时明宗意欲兼加帝字乃下诏曰:朕闻开国承家得以制礼作乐故三皇不相袭五帝不相沿随代创规于理无爽矧或情关祖祢事系尝。且追谥追尊称皇与帝既有减增之字合陈褒贬之辞大约二名俱为尊称。若三皇之代固不可加帝五帝之代亦不可言皇,爰自秦朝始兼其号至。若玄元皇帝事隔千祀宗追一原犹显册于鸿名岂须尊于汉典况朕居九五之位为亿兆之尊不可总二名于眇躬惜一字于先代苟随所议何表孝诚可委宰臣与百官详定集两班于中书逐班各陈所见准李琪等请于祖祢二室先加帝宰臣合众议奏曰:恭以朝廷之重宗庙为先事系承祧义符致美。且圣朝追尊之日即引汉氏旧仪在汉氏封崇之时复依何代故事理关凝滞仰惟圣谟道合变通方为民则。且王者功成治定制礼作乐正朔服色尚有改更尊祖奉先何妨沿革。若应州必立别庙即地远上都今据开元中追尊皋陶为德明皇帝凉武昭皇为兴圣皇帝皆立庙於京都臣等商量所议追尊四圣望依御札并加皇帝之号兼请于各京立庙敕宣依应州旧宅立庙馀依所奏。

  三年八月祠部举新庙讳有与人姓同者请改之敕凡有姓犯庙讳者以本望为姓。

  闰八月辛亥敕准兵部郎中萧愿奏大忌斋僧道各一百人列圣忌辰斋僧道五十人。

  十月戊申帝服衮冕御崇元殿临轩命礼部尚书韩彦恽工部侍郎住赞往应州奉册四庙陵乐奏仗卫如式。

  四年正月太常奏应州四庙陵号惠祖曰:遂陵毅祖曰:衍陵烈祖曰:奕陵德祖曰:庆陵忌日行香如太庙诸室。

  八月戊申帝服衮御文明殿追册昭宣光烈孝皇帝礼毕使兵部尚书卢质押册出应天门登车卤簿鼓吹前道入都亭驿翌日登赴曹州甲子曹州飨昭宣光烈孝皇帝礼毕文武百官诣西上阁门进名奉慰。

  十月癸酉敕昭宣光烈孝皇帝曾居宝位久抱幽冤近始追崇方安寝庙宜县邑以奉园陵遂升曹州济阴县为次赤以本县令兼陵令。

  长兴二年四月飨于太庙。

  三年七月宗正寺奏今年经大雨太庙正殿疏漏门楼垫陷宫墙及神门外仗舍并皆缺漏请下所司修补司天以墓年不宜兴造请随缺坏处量事增修从之。

  闵帝应顺元年二月山陵使上言太行山陵四月二十七日掩玄宫奉御札皇帝亲奉灵驾至园陵有司量事供备臣等伏见累朝故事人君无亲送葬之仪盖承继事大非薄於送终累奏不从。

  末帝清泰元年四月即位上明宗尊谥曰:圣德和武钦孝皇帝。

  十一月戊戌中书门下奏太常撰定冬至朝会仪诏曰:初成园陵弥轸孝思遽履节辰尤增顾复所奏各仗宜停是月中书门下奏二十六日明宗忌群臣奉慰行香固有常礼恭以陛下初遇忌辰合存降杀仰惟追感难抑孝思固于兹时不同常岁臣等商量请于忌辰前後各一日不坐从之。

  二年正月戊申宗正寺言北京永兴长宁建极三陵应州遂衍奕三陵曹州温陵例下本州府长官朝拜雍坤和徽四陵朝廷从之乙丑遣太常少卿萧愿宗正卿李郁朝拜徽陵右庶子韦华雍陵宗正少卿李知新殿中丞李延昭和陵太子中允刘贺太子中舍李均坤陵。

  二月己丑宰臣卢文纪等上章曰:臣闻圣列九皇必禀严慈之训贵为万乘弥怀顾复之思所谓生我劬劳昊天罔极故汉昭帝承祧御历奉尊谥于阳魏文帝继体守文思外家于甄馆则知追崇母后享庙陵爱亲之道克隆敬本之文斯洽臣等尝览国史见玄宗大圣孝明皇帝母昭成皇太后窦氏作嫔初奉于相王历位才终于藩孺及至上皇传国圣子临朝追尊配享於宫俪极攸先于蒙后臣。又见代宗睿文孝武皇帝母章敬太后吴氏入宫才侍于忠王短世难登于命妇及宝祚爰归于圣嗣追尊将于陵园以故群臣历恳于封函严配请崇于徽号旧章斯在阙礼未伸臣等叨备鼎司合伸茂典伏惟圣母鲁国太夫人梦梓兴周望佐汉河洲之懿范契沙麓之休祥三母俱贤周武最承于天统四妃有子唐侯光启于帝图仰惟当宁之怀弥轸寒泉之思伏望配陵庙法地则天君亲实杀于义方恩礼宜归于圣善母以子贵乃春秋之格言孝以尊亲固礼经之明义久虚时荐虑损皇猷俾秦官载显于玉符魏寝永光于金册斯华夷大愿臣子遑宁臣等谨案谥法圣善周闻曰:宣施而不私曰:宣博闻多能曰:宪圣善周达曰:宪谨上尊谥曰:宣宪皇太后请依昭成章敬二太后故事礼合配陵庙择日备礼册命臣等再详仪注备有典彝伏恐朝廷。且务于便安司局责期于办集谨酌故事更司简详臣等伏闻先太后旧陵未于先朝则都下难崇于别庙既追尊谥合创宫臣等谨案汉故事园寝不在王畿者或在陵所便立寝祠礼文虽异于国朝事理可循于权道臣等商量太后上尊谥後权立祠庙以伸告献配之礼请俟他年诏曰:朕猥以眇质获嗣丕图暑往寒来知昊天之罔极忧深思远唯触地以无容卿等学究源流文苞体要以致财成之美复陈孝理之规援引古今铺陈茂实导朕以爱亲之礼勉朕以追远之文取则昭成明徵章敬仍加美谥益见忠诚至於权立宫颇亦叶於时变劬劳莫报长悬陟屺之心圣善斯崇。且慰循陔之念谨依典礼哀慕增深六月乙丑太常卿李怿定宣宪太后陵号请以顺为名。

  三年五月太常奏于河南府东权立宣宪皇后寝宫从之。

  六月御敷政殿遣工部尚书崔居俭奉宣宪皇太后宝册于寝宫时陵园在河东会兵兴故权于京城修奉寝宫上谥焉。

  九月戊申帝亲行太原太常博士白宰臣曰:帝未尝谒陵今河阳路当徽陵前安得经繇不行礼乎!是日午时至陵园于仗舍前陈谒陵礼。

  晋高祖天福二年正月壬戌中书奏皇帝到京未立宗庙者夫以受命握图既启无疆之祚宗文祖武宜遵有国之规伏惟皇帝陛下历数在躬艰难创业拯黔黎之涂炭廓宇宙之氛霾寰区既定于一戎基构方开於万祀恭惟宇庙须切追崇将示肃恭岂宜稽缓臣等商量望令所司速具制度典礼以闻尊始敬先既光于太后徽章茂典永显于洪猷从之。

  五月太常卿梁文矩奏奉敕旨定四庙谥号庙号陵号者伏以四代祖朔州使君府君自天所应时而生肇启灵源始基鸿业谨案谥法宽容平和曰:安临事屡断抚俗多方有明达之能无屈挠之事,岂不谓之宽容平和乎!。又靖者柔德教众之义义者行已不失者也。请备神主追尊谥曰:孝安皇帝庙号靖祖陵号义陵三代祖右省常侍府君动静有常夙夜匪懈忧人。若已视民如伤谨案谥法一德不懈曰:简富。且不骄贵而好礼有典有则无怠无荒,岂不谓一德不懈乎!。又肃者刚德克就之义惠者宽裕不苛者也。请备神主追尊谥曰:孝简皇帝庙号肃祖陵号惠陵皇祖振武仆射府君淳德不杂素风自高得安边静塞之机有阜俗济民之术谨案谥法执事有制曰:平积善积德允武允文动不为身行唯济物,岂不谓执事有制乎!。又翼者思虑深远之义康者安乐抚民者也。请备神主追尊谥曰:孝平皇帝庙号翼祖陵号康陵皇考州太傅府君天资睿德神赞沈机临戎则有敌必摧抚恤则无民不悦谨案谥法主善行德曰:元尽善尽美乃神乃圣功焕龙图庆流凤,岂不谓主善行德乎!。又宪者博闻多能之义昭者明德有功者也。请备神主追尊谥曰:孝元皇帝庙号宪祖陵号昭陵敕所定翼祖宜改为睿祖昭陵改为昌陵馀并敬依。又太常少卿裴坦奏奉敕定四庙皇后追尊谥议者伏惟四代祖妣秦氏积行芝兰含贞闺徽猷令问厥彰内则之贤懿静柔明绰有礼闲之节谅非馀庆何启昌期谨案谥法宣慈惠和曰:元请追尊谥曰:孝安元皇后伏惟三代祖妣安定太君安氏门称盛族代谓良家修德行而义冠稽天蕴柔明而风昭齐体。若非淑惠宁协休徵谨案谥法曰:贵贤尚义曰:恭请追尊谥曰:孝简恭皇后伏惟皇祖妣高平县太君米氏令惠生知贤才天禀四德早闻於亲戚一齐仍著于闺庭淑问常彰贞柔自固谨案谥法乡惠德义曰:献请追尊谥曰:孝平献皇后皇妣南阳郡太夫人何氏族惟华贵德乃宽冲礼谐义听之文诗协和鸣之咏履大迹而锺庆神龙而克祥固有灵符来弘景祚谨案谥法温柔圣善曰:懿请追尊谥曰:孝元懿皇后敕敬典礼。

  七月壬申帝御崇元殿备礼命使册四庙于雒京以四代祖朔州府君为孝安皇帝庙号靖祖以高祖妣秦氏为孝安元皇后以曾祖右省常侍府君为孝简皇帝庙号肃祖以曾祖妣安定郡太君安氏为孝简恭皇后以太王父振武仆射府君为孝平皇帝庙号睿祖以皇祖妣高平县太君米氏为孝平献皇后以皇考雒州太傅府君为孝元皇帝庙号宪祖皇妣南阳郡太夫人何氏为孝元懿皇后。

  三年二月辛丑中书奏礼经云:礼不讳嫌名二名不偏讳注云:嫌名谓音相近。若禹与雨丘与蓲也。二名不偏讳谓孔子之母名徵在言在不称徵言徵不称在此古礼也。唐太宗二名并讳玄宗二名亦同人姓与国讳音声相近是嫌名者亦改姓氏与古礼有异庙讳平声字即不讳馀三声讳侧声不讳平声字所讳字玉文及偏旁阙点画望依令式施行敕朝廷之制今古相沿道在人弘礼非天降况以方开历数处奉祖宗虽喻孔子之文未爽周公之训冀崇孝行永载简编取为二名及嫌名事宜依唐礼施行乃付所司五月丁巳敕应诸州县名犯庙讳等相南管内资兴县本州名犯肃祖孝简皇帝庙讳宜改为敦州州管县名与州名同改为敦化县义县上一字亦与本州名同改为敦和县武冈县本州名与宪祖孝元皇帝庙讳上一字音同宜改为敏州州管阳县上一字与州名同改为敏政县岭南晋兴县本州名与孝元皇帝庙讳下一字音同改为针州建州管武县上一字亦与宪祖孝皇帝庙讳上一字音同改为昭武县其已前州府县上中下仍准旧制为定。

  五年二月乙巳御史中丞窦贞固奏国忌日宰臣跪炉焚香僧人表赞孝思述祖先违世之事而文武百辟俨然列坐窃惟礼非天降酌在人情今古通规君亲至敬对佛像行香之日实帝王不乐之辰,岂有听烈祖之旧勋悉安所坐闻明君之至德曾不暂兴考经虽谓其相承度礼深疑其有失欲请跪炉仍旧馀依常位立班诏可其言仍令行香之後饭僧百人永为定制。

  少帝以天福七年六月即位上高祖尊谥曰:圣文章武孝皇帝十月中书奏太常礼院状申高祖十二月二十日飨于太庙礼毕合定逐年四季郊坛配坐准礼例逐年勘造祠祭期日及编附令式伏请奏闻宣下者靖祖孝安皇帝配冬至祀昊天上帝夏至祭皇地祗肃祖孝简皇帝配上辛祀昊天上帝孟冬祭神州地祗睿祖孝平皇帝配孟夏雩祀昊天上帝宪祖孝元皇帝配季秋大飨祀昊天上帝以前天福二年七月敕配座伏缘高祖庙请宪祖配孟冬祭神州地祗高祖配季秋大飨祀昊天上帝从之。

  八年二月以寒食节帝幸南庄遥奠显陵焚御衣衣著纸钱至暮还宫。

  开运二年正月宗正卿石光赞上言园陵宗庙请依古义时节荐新从之。

  汉高祖初即位追尊太祖高皇帝世祖光武皇帝为不祧庙以亲庙高祖司徒府君讳上谥曰:明元皇帝庙号文祖高祖母陇西郡夫人李氏谥曰:明贞皇后曾祖太保府君讳上谥曰:恭僖皇帝庙号德祖曾祖母虢国太夫人杨氏谥曰:恭惠皇后烈祖太傅府君讳上谥曰:昭献皇帝庙号翼祖烈祖母曾国太夫人李氏谥曰:昭穆皇后烈考太师府君讳上谥曰:章圣皇帝庙号显祖烈妣吴国太夫人安氏谥曰:章懿皇后。

  乾元年正月吏部奏邓州临湍县下一字犯文祖明元皇帝庙讳敕改为临濑县仍付所司。

  隐帝以乾元年二月即位上高祖尊谥曰:睿文圣武昭肃孝皇帝。

  十二月奉六庙神主于雒阳命宰臣苏禹使副太府卿刘册焉。

  二年兵部员外郎卢琼上言恭以高祖皇帝驱除戎虏救解倒悬德被生民功高遂古请依西汉祖宗故事于三京陕府许宋等州旧邸立别庙塑像以时祀以表遗爱从之。

  周太祖广顺元年二月癸丑寒食节帝出玄化门至蒲池设御幄遥拜诸陵用家人之礼也。

  五月辛未太常卿边蔚上追尊四庙谥议皇高祖讳请上尊谥曰:睿和皇帝庙号信祖陵曰:温陵皇高祖妣夫人张氏请上尊谥曰:睿恭皇后皇曾祖太保讳谌请上尊谥曰:明宪皇帝庙号僖祖陵曰:齐陵皇曾祖妣郑国夫人申氏请上尊谥曰:明孝皇后皇祖太傅讳蕴请上尊谥曰:翼顺皇帝庙号义祖陵曰:节陵皇祖妣陈国夫人韩氏请上尊谥曰:翼敬皇后圣考太师讳简请上尊谥曰:章肃皇帝庙号庆祖陵曰:钦陵圣妣燕国夫人王氏请上尊谥曰:章德皇后。又内出忌辰信祖四月七日睿恭皇后十月二十七日僖祖十二月七日明孝皇后正月十二日义祖五月元日翼敬皇后十一月十四日其三祖忌辰皇帝不视事宰臣百官赴佛寺行香庆祖九月十四日章德皇后三月十八日忌辰皇帝不视事一日宰臣百官西上阁门进名奉慰後赴佛寺行香敕敬依典礼。

  七月癸酉太庙册礼使冯道等至西京庙每室读宝册行飨之礼从西第一室信祖睿和皇帝睿恭皇后张氏飨第二僖祖明宪皇帝明孝皇后申氏飨第三义祖翼顺皇帝翼敬皇后韩氏飨第四庆祖章肃皇帝章德皇后王氏飨宰臣百官进名奉慰辛酉帝被衮冕御崇元殿授四庙四室宝册於册礼使中书令冯道等是日侍中进册中书令进宝太祖降阶受之凄然感恸。

  八月庚子赐册太庙使及行事官采帛银器有差。

  二年三月丁巳寒食节太祖幸城南园申遥奠之敬用家人之礼也。

  十二月南郊大礼使中书令冯道自西京奉太庙神主至群臣班于西御园之东帝郊迎望舆再拜有司相礼庙主就行庙幄亲行奠飨礼毕帝移跸太庙门俟神舆至再拜百官陪位皆再拜宫闱令奉神主于四室帝设奠行飨礼毕还宫。

  三年七月太常上言祭礼宗庙之祀三年一以孟冬五年一以孟夏恭惟追尊四庙经今三年准礼合改十月孟冬荐享为从之是月命兵部侍郎边归谠朝拜汉睿陵[A13C]陵。

  世宗显德元年正月即位三月上太祖尊谥曰:圣神恭肃文武孝皇帝。

  六月亲征河东回至新郑县丙寅亲拜嵩陵望陵号恸至陵俯伏悲泣哀感左右拜跪祭奠而退赐奉陵将吏及近郊人户帛有差。

  五年四月迁五庙神主入于新庙先是以旧太庙在天街之侧患为嚣尘所及故改创今庙制度宏壮不日而成时帝征淮南车驾在行权东京留守王朴率留司百官奉迎神主以安于室。

  六月於太庙。

  恭帝以显德六年六月即位八月上世宗尊谥曰:睿武孝文皇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