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册府元龟(宋)王钦若等 编修-●卷九百九十九◎外臣部·入觐

 DonaldKing2589 2016-07-14

 

●卷九百九十九◎外臣部·入觐

 

  ◎外臣部·入觐

  春秋之义王者无外所以域四海而宅天下也。若夫被左衽之君旃裘胡貉之长忿鸷怙力荒忽无常正朔所不加政教所不及乃能慕恩信被威德叩关而请命款塞而愿朝扶服奔走至于阙下稽颡树领拜于王庭斯盖中国有道太平之嘉运也。是以王会著篇知周室之隆正会为图睹唐祚之盛虽或迎送烦于传置赐与糜于府帑比夫劳师远攻其费相万。又乌足称道哉!

  汉武帝时夜郎侯始倚南越南越已灭还诛反者(谓军还而诛。且兰)夜郎遂入朝帝以为夜郎王。

  滇王者其众万人南越破後及汉诛。且兰使使者王然于以越破及诛南夷兵威风(风读曰讽)谕滇王入朝滇王其旁东北劳深靡莫皆同姓相杖未肯听(杖犹倚也。相依倚为援不听滇王入朝也。)劳莫数侵犯使者元封二年天子发巴蜀兵击灭劳深靡莫以兵临滇滇举国降请置吏入朝。

  宣帝时乌孙公主遣女来至京师学鼓瑟汉遣侍郎乐奉送主女过龟兹龟兹前遣人至乌孙求公主女未还会女过龟兹龟兹王留不遣复使使报公主主许之後公主上书愿令女比宗室入朝而龟兹王绛宾亦爱其夫人上书言得尚汉外孙为昆弟愿与公主女俱入朝元康元年遂来朝贺王及夫人皆赐印绶夫人号称公主赐以车骑旗鼓歌吹数十人绮绣杂缯琦珍凡数千万(琦音奇)留。且一年厚赠送之後数来朝贺绛宾死其子丞德自谓汉外孙成哀帝时往来尤数汉遇之亦甚亲密。

  匈奴呼韩邪单于当宣帝时匈奴衰乱呼韩邪之败也。左伊秩訾王为呼韩邪计劝令称臣入朝事汉从汉求助如此匈奴乃定呼韩邪议问诸大臣皆曰:不可匈奴之俗本上气力而下服(以服後于人为下)後以马上战斗为国故有威名于百蛮战死壮士所有也。(言人皆有此事耳)今兄弟争国不在兄则在弟虽死犹有威名子孙常长诸国(为诸国之长帅也。)汉虽强犹不能兼并匈奴奈何乱先古之制臣事于汉卑辱先单于(言忝辱之更令卑下也。)为诸国所笑虽如是而安何以复长百蛮左伊秩訾曰:不然强弱有时今汉方盛乌孙城郭诸国皆为臣妾(谓西域诸国为城郭而居也。)自。且侯单于以来匈奴日削不能取复(。且音子予切复音扶目切)虽屈强于此未尝一日安也。(屈音其勿切)今事汉则安存不事则危亡计何以过此诸大人相难久之呼韩邪从其计引众南近塞。

  甘露二年呼韩邪单于款五原塞(款叩也。)愿朝三年正月(会正旦之朝贺也。)汉遣车骑都尉韩昌迎发过所七郡郡二千骑为陈道上单于正月朝天子於甘泉宫汉宠以殊礼位在诸侯王上赞谒称藩臣而不名赐以玺绶冠带衣裳安车驷马黄金锦绣缯絮使有司道单于先行就邸长安宿长平帝自甘泉宿池阳宫帝登长平阪诏单于毋谒其左右当户之群臣皆得列观蛮夷君长王侯数万咸迎于渭桥下夹道而陈帝登渭桥咸称万岁单于就邸置酒建章宫飨赐单于观以珍宝诏有司议咸曰:圣王之制施德行礼先京师而後诸夏先诸夏而後夷狄诗云:率礼不越遂视既发相士烈烈海外有截陛下圣德充塞天地光被四表匈奴单于乡风慕义举国同心奉琛朝贡自古未之有也。单于非正朔所加王者所客也。礼仪宜如诸侯王称臣昧死再拜次诸侯王下诏曰:盖闻五帝三王礼所不施不及以政今匈奴单于称北藩臣朝正月朔朕之不逮德不能宏覆其以客礼待之位在诸侯王上二月单于罢归遣长乐卫尉高昌侯忠车骑都尉昌骑都尉虎将万六千骑送单于单于居幕南保光禄城诏北边赈食郅支单于远遁匈奴遂定。

  黄龙元年匈奴呼韩邪单于来朝礼赐如初加衣百一十袭锦帛九千疋絮八千斤二月单于归国以有屯兵故不复发骑为送元帝时郅支单于既诛呼韩邪单于。且喜。且惧上书言曰:常愿谒见天子诚以郅支在西方恐其与乌孙俱来击臣以故未得至汉今郅支伏诛愿入朝见竟宁元年春正月匈奴呼韩邪单于来朝诏曰:匈奴郅支单于背叛礼义既伏其辜呼韩邪单于不忘恩德乡慕礼义(乡读曰乡)复修朝贺之礼愿保塞传之无穷边陲长无兵革之事其改元为竟宁。

  成帝河平三年匈奴复株。若单于上书愿朝河平四年正月遂朝加赐锦绣缯帛二万疋絮二万馀斤它如竟宁时。

  元延元年匈奴搜谐。若单于为朝二年发行(欲会二年岁首之朝礼故豫发其国而行)未入塞病死。

  哀帝建平四年匈奴乌珠留。若单于复遣使上书愿朝五年时哀帝被疾或言匈奴从上游来厌人(游犹流也。河水从西北来。故曰:上游也。又曰:上游亦总谓地形耳不必系于水也。厌音一涉切)自黄龙竟宁时单于朝中国取有大故(大故谓国之大丧)帝繇是难之以问公卿亦以为虚费府帑(帑它莽切。又音奴)可。且勿许单于使辞去未发黄门郎杨雄上书谏天子寤焉召还匈奴使者更报单于书而许之赐缯帛五十疋黄金十斤单于未发会病复遣使愿朝明年故事单于朝从名王以下及从者二百馀人单于。又上书言蒙天子神灵人民盛壮愿从五百人入朝以明天子盛德帝皆许之。

  元寿二年单于来朝帝以太岁厌胜所在(厌音一涉切)舍之上林苑葡萄宫(舍止宿)告之以加敬于单于(云:以敬于单于故令止上林)单于知之加赐衣三百七十袭锦绣缯帛三万疋絮三万斤它如河平时既罢遣中郎将韩况送单于出塞。

  元寿二年正月乌孙大昆弥伊秩靡与单于并入朝後汉光武建武二十年韩人廉斯人苏马讠是等诣乐浪贡献光武封苏马讠是为汉廉斯邑君使属乐浪郡四时朝谒。

  二十五年乌桓大人率众内属诣阙朝贡是年大人来朝(大人谓渠帅也。)。

  二十七年封哀牢夷贤栗等为夷长自是岁岁朝贡三十年鲜卑大人於仇贲满头等率种人诣阙朝贺安帝永初中鲜卑大人燕荔阳诣阙朝贺邓太后赐燕荔阳王印绶赤车参驾。

  顺帝永和元年春正月扶馀王来朝京师帝作黄门鼓吹角抵戏以遣之。

  献帝建安二十一年匈奴南单于呼厨泉将其名王来朝待以客礼遂留内侍使右贤王去卑抚其国而匈奴折节过于汉旧是时曹公破三郡乌丸还至易水代郡乌丸行单于普富卢上郡乌丸行单于那楼将其名王来贺。

  魏齐王正始六年不耐侯举邑降八年诣阙朝贡诏更拜不耐王居处杂在民间四时诣郡朝谒一郡有军征赋调供给役使遇之如民。

  晋武帝咸宁中马韩王来朝。

  太康二年辰韩王复来朝贡七年。又来。

  後魏太武太平真君三年五月行幸阴山北六月仇池杨难当朝于行宫先是起殿于阴山北殿成而难当至因曰:广德焉。

  正平元年伊吾王唐和诣阙太武优宠之待以上客和兄契子元达性果毅有父风与叔父和归阙俱为上客拜安西将军晋昌公。

  二年焉耆前部王伊雒朝京师赐以妻妾奴婢田宅牛羊拜上将军王如故。

  隋炀帝大业三年六月启民可汗来朝帝遣鸿胪卿史祥迎接之。

  五年六月高昌王麴伯雅来朝。

  七年十二月西面突厥处罗多利可汗来朝上大悦接以殊礼。

  十年突厥启民可汗率其子咄言立来朝于东都。

  唐太宗贞观二年东谢蛮主元深入朝冠乌熊皮冠。若今之旄头以金银络额身被毛帔韦皮行而着履中书侍郎颜师古奏言昔周武王之时天下太平远国归款周史乃集其事为王会篇今万国来朝至如此辈章服实可图写今请撰为王会图从之。

  四年九月伊吾城主来朝。

  十二月高昌王麴文泰来朝礼之甚厚。

  十年十二月吐谷浑河源王来朝。

  十三年十二月吐谷浑主河源郡王慕容诺曷钵来朝以宗女为宏化郡主以妻之。

  二十二年二月以结骨部置坚昆都督府隶燕然都护以其侯利发失钵屈阿栈为左屯卫大将军坚昆都督初结骨未尝通中国闻铁勒等咸来内附即遣使顿颡称臣并献方物至是其君长遂自入朝见太宗于天成殿宴之谓群臣曰:往日渭桥斩获三突厥自谓多功今致此人于席翻更不以为怪可谓日用而不知邪结骨酣醉欢甚因谓曰:臣既一心归国愿授国家官职执笏而还故授以此任并赉锦帛。

  二十三年正月制蕃王分为三蕃以次朝集。

  高宗以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即位七月于阗王伏信来朝。

  显庆元年八月龟兹王白轲黎布失毕来朝。

  咸亨四年波斯卑路斯自来入朝。

  五年十二月于阗王伏雄率其子弟及首领七十馀人来朝并献方物。

  辛卯波斯王卑路斯来朝。

  则天垂拱三年正月于阗王伏雄来朝。

  天授三年女国王俄琰儿尔来朝。

  玄宗开元二年二月癸巳奚王李大辅等来朝上谓之曰:卿等为朕外藩款诚夙著爰初州属职贡相仍往缘寄任非才拙于绥抚因使卿等猜贰颇成阻绝而能不忘本翻然改图览所献书具知至恳大辅将尚县主失活。又遣近亲并自边隅同臻雒邑朕今与卿等相见喜慰良深。

  五年奚王李大辅入朝封饶乐郡王。

  七年十一月契丹松漠郡王莎固与永乐公主来朝十一年松漠郡王郁于入朝仍请婚。

  十三年契丹王邵固来朝从封东岳诏授左羽林大将军改封广化郡王。

  代宗大历六年十一月文单国王来朝并献驯象一十有一宰臣等上言曰:臣闻春秋二百四十年不纪祥瑞而载异国之朝其在。《周书》亦美西旅之献盖重其德化及远天下大同也。伏惟宝应元圣文武皇帝陛下以至敬事天地以至孝奉宗祀武功以定大难文德以怀远人故旧史未载之邦前王不宾之长声教所隔言语莫通悠南氵冥几千万里瞻望中国知有圣人逾海而来历年方至绵邈重阻奔波载驰黄金饰冠白充耳服柔群象牵致阙前低回驯扰稽颡屈膝随万国而来庭与百兽而率舞如知礼乐之节益盛羽仪之容有以彰仁化元通醇源溥畅至和大顺以兆昌期事轶於轩皇迹超於汉代矣。臣等谬尘枢近获睹洪休伏请宣付史官光昭简册手诏曰:文单远国自古未宾能瞻八律之风来申重译之贡君臣入觐嫔御偕朝越海逾山输琛献象顾惭薄德有迈前王此皆宗社效灵上玄幽赞卿等寅亮台鼎燮和神人翼致感通无远不届永言辅弼庆贺良深所请付史官者依。

  ◎外臣部·请求

  王者内阜黔首外抚四夷虽狩训兵体不杀於神武而梯航献款嘉来远而施惠必接以恩信乃得其要领其或告饥馑之灾追和亲之好故可示羁縻之义伸赐与之恩至於借书籍请音乐或假壤土或希援兵盖典制之靡存在抚御而斯得俾夫桀骜以息奢僭不萌有怀感之心无过望之意则可以稽魏绛和戎之利贾谊五饵之术彻三边之烽警广函夏之亭毒矣。

  汉武帝时单于遣使遗。《汉书》云: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不为小礼以自烦今欲与汉大与开同关岁给遗我米酒万石稷米五千斛杂缯万疋则边不相盗矣。

  元帝初即位呼韩邪单于复上书言民众困乏诏中五原郡转二万斛以给焉郅支单于自以道远恐汉拥呼韩邪遣使上书来求侍子。

  後汉光武建武二十六年北匈奴复遣使诣阙贡马及裘更求和亲并请音乐。

  晋元帝大兴三年建平夷王向宏向盖等诣台求拜除尚书郎张亮议夷貊不可假以军号元帝诏特以宏为折冲将军盖平乡侯并赐以朝服。

  宋文帝元嘉二十七年吐谷浑慕延遣使上表求牵车献乌丸帽女国金酒器胡王金钏等物太祖赐以牵车。

  南齐武帝永明六年宕昌王使求军仪及杂伎书诏报曰:知须军仪等九种并非所爱但军器种甚多致之未易内伎不堪涉远秘阁图书例不外出五经集注。《论语》今特敕赐王各一部。

  扶南王姓侨陈如名邪跋摩启曰:臣有奴名鸠酬罗委臣逸走别在馀处构结凶逆遂破林邑仍自立为王永不恭从违恩负义叛主之奴天不容载伏寻林邑者昔为檀和所破久已归化天威所被四海弥伏而今鸠酬罗守执匈奴自专狼强。且林邑扶南邻界相接亲人是臣奴犹尚逆去朝廷遥远岂复遵奉此国属陛下故谨具上启伏闻林邑顷年表献间绝便欲永隔朝廷,岂有师子坐而安大鼠伏愿遣军将伐凶逆臣亦自效微诚助朝廷翦扑使边海诸国一时归伏陛下。若欲别立馀人为彼王者伏听敕旨脱未欲灼然兴兵伐林邑者伏愿特赐敕在所随宜以少军助臣乘天之威殄灭小贼伐恶从善平荡之日上表献金五婆罗今轻此使送臣丹诚表所陈启不尽下情谨附冉阝伽仙并其伴口具启闻伏愿愍所启。

  河东王拾寅子易度侯好星文尝求星书朝议不给芮芮主求医工等物武帝诏报曰:知须医及织成锦工一作桥音骄指南车漏刻并非所爱南方治疾与北土不同织成锦工并女人不堪涉远指南车漏刻此虽有其器工匠久不复存不副为恨。

  梁武帝大同七年百济王遣使请涅等经义毛诗博士并工匠画师等敕并给之。

  後魏太武太平真君十一年车师王车夷落遣使琢进薛直上。《书》曰:臣亡父僻处塞外仰慕天子威德遣使奉献不空於岁天子降念赐遗甚厚及臣继立亦不阙常贡天子垂矜亦不异前世敢缘至恩辄陈私恳臣国自无讳所攻击经今八年人庶饥荒无以存活贼今攻臣甚急臣不能自全遂舍国东奔三分免一即日已到焉耆东界思归天阙幸垂赈救,於是下诏抚慰之开焉耆仓赈给之。

  孝文延兴二年八月丙辰百济国遣使奉表请师伐高丽。

  太和十七年九月乙亥邓至王象舒彭遣子旧诣阙表求以位授旧诏许之。

  宣武永平元年十月高昌国王麴嘉遣其兄子私署左卫将军孝亮奉表来朝仍求内徙乞军迎援。

  隋文帝开皇中突厥沙钵略既为藩附因请猎于常代之间许之仍遣人赐其酒食沙钵略率部落再拜受赐。

  唐高祖武德二年九月突厥遣使者莅杀曷萨那可汗于中书门下省初曷萨那与始毕(王钦。若等曰:突厥始毕可汗也。)有隙至是闻在长安遣使请杀之高祖以为疑群臣谏曰:今。若不与则是存一人而雠一国也。後必为患不得已乃从之。

  八年高丽遣人来学道佛法诏许之。

  太宗贞观十七年林邑王遣使云:为扶南所攻乞师救援太宗曰:山有猛兽藜藿为之不采尔为我邻国扶南安敢侵逼此是尔惧自来将无事矣。後有使至悉如太宗言。

  高宗麟德二年正月丁夕卩吐蕃遣使来朝请与吐谷浑复修和好并请赤水地以为牧野帝不许之。

  则天垂拱二年二月新罗王金政明遣使请礼记一部并新文章令所司写吉凶要礼并於文馆词林采其词涉规诫者勒成五十卷赐之。

  玄宗开元四年奚使乞于寺观礼拜及向两市货易许之。

  六年十一月丁未阿史特勒仆罗上书诉曰:仆罗克吐火罗叶护部下管诸国王都督刺史总二百一十二人谢国王统领兵马二十万众宾国王统领兵马二十万众骨吐国王石汗那国王解苏国王石匿国王悒达国王护密国王护时健国王范延国王久越德建国王勃特山王各领五万众仆罗祖父已来并是上件诸国之王蕃望尊重仆罗兄般都泥利承嫡继袭先蒙恩敕差使持节就本国册立为王然火罗叶护积代以来于大唐忠赤朝贡不绝本国缘接近大食吐蕃东界。又是西镇仆罗兄每徵发部落下兵马讨论击诸贼与汉军相知声援应接在於边境所以免有侵渔仆罗兄前後屡蒙圣泽鬼荷国恩遂发遣仆罗入朝侍卫玉阶至愿献忠殉命以为臣妾仆罗至此为不解汉法鸿胪寺不委蕃望大小有不比类流例高下相悬即奏拟授官窃见石国龟兹并余小国王子首领等入朝元无功效并缘蕃望授三品将军况仆罗身恃勤本蕃位望与亲王一种北类大小与诸国王子悬殊却授仆罗四品中郎但在蕃王子弟娑罗门瞿昙金刚龟兹王子白孝顺等皆数改转位至诸卫将军唯仆罗最是大蕃去神龙元年蒙恩敕授左领军卫翊府中郎将至今经一十四年久被沦屈不蒙准例授职不胜苦屈之甚敕鸿胪卿准例定品秩勿令称屈。

  七年二月安国王笃萨波提遣使上表论事曰:臣笃萨波提言臣是从天主领普天下贤圣皇帝下百万重草类奴在远义手胡跪礼拜天恩威相如拜诸天自有安国巳来臣种族相继作王不绝并军兵等并赤心奉国从比年来被大食贼每年侵扰国土不宁伏乞天恩滋泽救臣苦难仍请敕下突厥施令救臣等臣即统领本国兵马计会翻破大食伏乞天恩依臣所请今奉献波斯娄二佛绣氍毹一郁金香三十斤生石蜜一百斤臣今借紫讫伏乞天恩赐一员三品官。又臣妻可敦奉进柘必大氍毹二绣氍毹一上皇后如蒙天恩滋泽请赐臣鞍辔器仗袍带及赐臣妻可敦衣裳妆粉。

  其月戊辰俱密国王那罗延上。表曰:臣曾祖父叔兄弟等旧来赤心向大国今大食来侵吐火罗及安国石国拔汗那国并属大食臣国内库藏珍宝及部落百姓物并被大食徵税将去伏望天恩处分大食令免臣国徵税臣等即得久长守把大国西门伏乞临臣之愿也。

  其月庚午康国王乌勒伽遣使上。表曰:臣乌勒伽言臣是从天主普天皇帝下百万里马蹄下草土类奴臣种族及诸胡国旧来赤心向大国不曾反叛亦不侵损大国为大国行礻卑益士从三十五年来每共大食贼斗战每年大发兵马不蒙天恩送兵救助经今六年被大食元率将异密屈底波领众军兵来此共臣等斗战臣等大破贼徒臣等兵士亦大死损为大食兵马极多臣等力不敌也。臣入城自固乃被大食围城以三百抛车傍城三穿大坑欲破臣等城国伏乞天恩知委送多少汉兵来此救助臣苦难其大食只合一百年强盛今年合满如有汉兵来此臣等,必是破得大食今谨献好马一波斯骆一娄二如天恩慈泽将赐臣物谓付臣下使人将来冀无侵夺。

  八年南天竺国王右武卫大将军尸利那罗僧伽宝多枝摩为国造寺上表乞寺额敕以归化为名。又上表乞袍带曰:蕃人无识惟将衣带为重既不赐及岂知优宠敕中书门下南天竺王远遣朝贡其使却还并须周旋发遣满望乃以锦袍金带鱼袋七事赐其使遣之。

  十年三月庚戌波斯国王勃善活遣使献表乞授一员汉官许之。

  十五年吐火罗叶护遣使上言曰:奴身罪逆不孝慈父身被大食统押应彻天聪颂奉天可汗进旨云:大食欺侵我即与你气力奴身今被大食重税欺苦实深。若不得天可汗救活奴身自活不得国土必遭破散求防守天可汗西门不得伏望天可汗慈悯与奴身多少气力使得活路。又承天可汗处分突厥施可汗云:西头事委你即须发兵除却大食其事。若实望天可汗却垂处分奴身缘大食税急不救得好物奉进望天可汗之所欲驱遣奴身及须已西方物并请处分奴身一一头戴不敢怠慢。

  十八年七月癸未命有司写毛诗礼记。《左传》文选各一部赐金城公主从其请也。

  十九年康国王乌勒上表请封其子咄曷为曹国王默啜为米国王许之。

  十九年十一月突厥遣其大臣葛阿默察之来朝献马五十匹谢恩也。初突厥伽可汗之弟阙特勒死伽来请巧匠写其真诏遣画工六人往焉既画工妙绝伦突厥国内未之见者伽每观画处虚欷如弟再生悲涕不自胜遂遣察之谢恩。且送画人也。

  二十三年闰十一月日本国遣其臣名代来朝献表恳求。《老子》经本及天尊像以归于国发扬圣教许之二十六年六月甲子渤海遣使求写唐礼及。《三国志》、《晋书》三。《十六国春秋》许之。

  二十九年拔汗那王阿悉烂达干上表请改国名敕改为宁远国。

  天宝元年五月石国王遣使上表乞授长男那居车鼻施官诏拜大将军赐一年俸料。

  八载吐火罗叶护夫里尝伽罗遣使来朝献。表曰:臣邻境有一胡号曰:帅居在深山恃其险阻违背圣化亲辅吐蕃知勃律地狭人稠无多田种镇军在彼粮食不充于个失密市易盐米然得支济商旅来往皆著帅国过其王遂受吐蕃货求于国内置吐蕃城堡捉勃律要路自高仙芝开勃律之後更益兵二千人勃律因之帅王与吐蕃乘此虚危将兵拟入臣每忧思一破凶徒。若开得大勃律己东直至阗焉耆卧凉瓜肃已来吐蕃更不敢停住望安西兵马来载五月到小勃律六月到大勃律伏乞天恩允臣所奏。若不成请斩臣为七段缘个失密王向汉忠赤兵马复多土广人稠粮食丰足特望天恩赐个失密王敕书宣慰赐衣物并宝钿腰带使感荷圣恩更加忠赤帝览表许之。

  十二载四月甲戌骨咄国人史难之康丁真表乞度为僧许之。

  德宗贞元二十年日本国留住学生橘免势学问僧空海至元和元年正月日本国使判官高阶真入奏前件学士等艺业稍成愿归本国便请与臣同共归国从之。

  宪宗元和二年正月庚子回鹘使者请於河南府太原府置摩尼寺三所许之。

  穆宗长庆四年九月甲子灵武节度使李进诚奏吐蕃遣使求五台山图山在代州多浮图之迹西戎尚此教故来求之。

  敬宗宝历元年五月庚辰新罗国王金彦奏先在太学生崔利贞金叔贞朴季业四人请放还蕃其新赴朝贡金允夫金立之朴亮之等一十二人请留在宿卫仍请配国子监习业鸿胪寺给资粮从之。

  二年十二月新罗质子金允夫请准旧例中使入蕃便充副使同到本国译诏书不许但随告使充副使文宗太和七年春正月己亥银青光禄大夫检校秘书监忽汗都督国王大彝震奏遣学士解楚卿赵孝明刘宝俊三人附谢恩使同中书右平章事高赏英赴上都学问先遣学生李居正朱承朝高寿海等三人事业稍成请准例递乘归本国许之。

  武宗会昌元年八月回鹘迫於饥求粮食闰九月丁酉诏许赈救回鹘米二万石时帝开延英复召宰臣问之陈夷行谓李德裕曰:此借微兵而资盗粮耳德裕曰:今徵兵未集天德至危。若不救此饥人。且令三数月安静忽陷却天德公能独当其咎否夷行遂默然而止及德裕延英从容论奏帝心乃定。

  梁太祖建号契丹阿保机遣使送名马女口貂皮等求封册梁祖与之。《书》曰:朕今天下皆平惟有太原未服卿能长驱精甲径至新庄为我翦彼仇雠与尔便行封册。

  後唐庄宗同光二年十一月己丑幽州李存贤奏契丹林牙求茶药。

  明宗天成二年十月幽州奏契丹王差人持书求碑石欲为其父表其葬所。

  三年四月幽州奏得契丹书求觅药器云:要蕃中所有即亦遵副帝曰:招怀之道。且宜依随。

  四年十月吐浑首领薛粪堆进状乞授岚州刺史上欲许之安重诲谏乃止。

  长兴三年二月州上言契丹遣使来求果子帝曰:契丹虽阙此物亦非彼实然盖当面侦谋宜阻其求但报云:遣使入朝当有处分。

  三月甲午礼宾使梁进德自契丹使回称契丹王请放前剌舍利还本国。

  七月幽州奏契丹国差梅老乾捺铺都到州求果子晋王廷裔移镇定州先是契丹欲以王处直之子威为节度使处直则廷裔之叔祖也。处直为养子都所篡时威北走蕃廷蕃纳之至是乃遣使谕高祖云:欲使王威袭先人土地如我蕃中之制高祖以中国将校自刺史团练防御使序迁方授旄节请遣威至此任用渐令外进乃合中土旧规王威深怒其见拒使人复报曰:尔自诸侯为天子有何阶级耶高祖畏其滋蔓则厚赂力拒其命敌忿稍息遂连升廷裔镇中山。且欲塞其意也。

  ◎外臣部·互市

  夫王者之牧四夷也。有怀柔之道焉有羁縻之义焉盖所以底宁边鄙休息中夏者也。则互市之设其怀柔羁縻之旨与,爰自汉初始建斯议繇是择走集之地行关市之法通彼货贿敦其信义历代遵守斯亦和戎之一术也。

  汉高祖立赵佗为南粤王使和辑百越(辑与集同)至高后时有司请禁关市铁器(佗上书言高后令曰:毋予蛮夷外越金铁田器马牛羊即予予牡毋与牝)。

  文帝时匈奴和亲与通关市。

  景帝时复与匈奴和亲通关市。

  武帝时明和亲约束厚遇关市饶给之匈奴自单于以下皆亲往来长城下匈奴贪尚乐关市耆汉财物(耆读曰嗜)亦通关市不绝以中之(以关市中其意中竹仲切)宣帝时北匈奴见南单于来附惧谋其国故数乞和亲。又远驱牛马与汉合市。

  後汉光武建武中置乌桓校尉於上谷宁城(县名亦作宁城)岁时互市焉。

  明帝永平中北单于欲合市遣使求和亲帝冀其交通不复为冠乃许之。

  章帝元和元年武威太守孟上言北单于复愿与吏人合市诏书听遣驿使迎呼慰纳之北单于乃遣太。且渠伊莫訾王等驱牛马万馀头来与汉宾客交易诸王大人或前至所在郡县为设官邸赏赐待遇之。

  安帝永初中鲜卑大人燕荔阳诣关朝贺邓太后令止乌丸校尉所居宁城下通胡市。

  献帝建安中鲜卑素利弥加厥机因乌丸校尉阎柔上贡献通市是时梁习为并州刺史鲜卑大人育延尝为州所畏而一旦将其部落五千馀骑诣习求互市习念不听则恐其怨。若听到州下。又恐为所略,於是乃许之往与会空城中交市遂敕郡县自将治中以下军往就之。

  魏文帝黄初三年鲜卑轲比能帅落部大人小子代郡乌丸修武卢等三千馀骑驱牛马七万馀口交市北燕冯跋时库莫奚虞出库真率三千馀落请交市献马千疋许之处之於营丘。

  梁高祖天监中河南王休运筹遣使贡献其地与益州邻常通商贾。

  後魏宣武时西域东域贡其珍物充于王府。又於南垂立互市以致南货羽毛齿革之属无远不至。

  隋帝时西域诸蕃多至张掖与中国交市帝令吏部侍郎裴矩掌其事。

  唐高祖武德八年吐谷浑款承风戍各请互市并许之。

  玄宗开元二年九月太常少卿姜晦上封请以空名告身於六胡州市马率三十匹马酬一游击将军时厩马尚少深以为然遂命赍告身三百道往市焉四年奚使乞于西市货易许之。

  十五年吐蕃与突厥小杀书将计议同时入冠小杀并献其书帝嘉其诚引梅录啜宴于紫宸殿厚加赏赉仍许於朔方军西受降城为互市之所。

  肃宗乾元中回鹘仍岁来市以马一匹易绢四十疋动至数万马。

  代宗大历八年回鹘遣赤心领马一万疋来求市帝以马价出于租赋不欲重困于民命有司量入计许市六千疋。

  德宗贞元三年十二月初禁商贾以口马器械于党项货易。

  六年六月回纥使移职伽达干归蕃赐马价绢三十万疋。

  八年七月给回纥市马绢七万疋。

  宪宗元和十年八月以绢十万疋偿回纥之马直。

  十一月吐蕃使款陇州塞请互市许之。

  十二月以绢九万七千疋偿回纥马直。

  十一年二月以内库缯绢六万疋偿回纥马直。

  四月以绢二万五千疋偿回纥马直。

  穆宗长庆二年二月以绢五万疋赐回纥充马价。

  四月。又赐回纥马价绢七万疋。

  十二月以绢八万疋偿回纥马直。

  文宗太和元年三月内出绢二十六万疋赐回纥充马价。

  六月命中使以绢二十万疋付鸿胪寺宣赐回纥充马价。

  五年六月贬右龙武大将军李甚为宣州别驾甚子贷回纥钱一万一千四百贯不偿为回纥所诉故贬甚因下诏曰:如闻顷来京城内衣冠子弟及诸军使并商人百姓等多有举诸蕃客本钱岁月稍深徵索不得致蕃客停滞市易不获及时方务抚安须除旧弊免令受屈要与改更自今以後应诸色人宜除准敕互市外并不得辄与蕃客钱物交关委御史台及京兆府切加捉搦仍即作条件闻奏其今日已前所欠负委府县速与徵理处分。

  开成元年六月淄青节度使奏新罗渤海将到熟铜请不禁断是月京兆府奏准建中元年十月六日敕诸锦绫罗绣织成细纟由丝布牛尾真珠银铜铁奴婢等并不得与诸蕃互市。又准令式中国人不合私与外国人交通买卖婚娶来往。又举取蕃客钱以产业奴婢为质者重请禁之。

  後唐庄宗同光三年八月青州市到黑水蕃马三十疋。

  明宗天成二年八月新州奏得契丹书乞置互市翼日付中书宣示百官。

  四年四月敕氵公边置场买马不许蕃部直至阙下帝自临驭欲来远人党项之众竞赴都下赏赐酒食於禁庭醉则连袂歌土风以出凡将到马无驽良并云:上进国家虽约其价以给之并计其馆锡赉每岁不下五六十万贯侍臣以为耗蠹中华无出于此因止之(是年散骑常侍萧希甫条奏诸蕃贡马稍多酬赏价倍戎夷无厌竞思兴贩请却于边上置互市只许首领入贡)。

  长兴二年五月青州奏黑水瓦儿部至登州卖马。

  三年七月飞龙使奏回纥所卖马瘦弱不堪估价帝曰:远夷交市不可轻阻可以中等估之。

  愍帝应顺元年正月州张温言契丹在州境互市闰正月州上言契丹至州界市易。

  二月州上言鞑靼胡禄末族帐到州界市易。

  末帝清泰元年七月登州言高丽船一艘至岸管押将卢斤而下七十人入州市易是月州言契丹首领述律梅里求互市从之。

  十月青州言高丽遣人市易。

  二年北面总管言契丹遣人欲为互市其吐浑部族归旧地从之。

  是年州言总管报于州西北野固口与契丹互市从之。

  十二月州沙彦奏十年前与契丹互市则例。

  三年州言契丹石禄牧部族近城市易。

  晋少帝天福八年西京奏契丹遣前青白军使王从益到京出馀货斛斗宜破省钱收籴(是时冯晖移镇灵武河西羊马所产易为交易期年得马五千疋而蕃部归心朝议患之)。

  周太祖广顺元年二月命回纥来者一听私便交易官不禁诘先是回纥间岁入贡每行李至关禁民不得于蕃人处市易宝货犯者有刑太祖以为不可至是听之繇是玉之价直十损七八矣。

  十月泾州言招到蕃部野龙十九族有马赴市私货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