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美国的货币战争,及其对“一带一路”的战略思考(深度好文)

2016-07-14  索拉迪亚



一、金融帝国崛起




1944年7月,美国为了从大英帝国手中接过货币霸权,由罗斯福总统推动建立了三个世界体系,政治体系:联合国;贸易体系:关贸总协定(即后来的世界贸易组织);货币金融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


布雷顿森林体系按美国人的愿望,是确立美元的霸权地位。但实际上,从1944到1971年,整整27年,却并没真正让美国人拿到霸权。是黄金阻挡了美元的霸权。




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之初,为了确立美元的霸权,美国人曾对全球承诺,就是要各国的货币锁定美元,而美元锁定黄金。咋锁定呢?每35$兑换1盎司黄金。有了美元对全世界的这个承诺,美国人就不可能为所欲为。简言:35$兑换1盎司黄金,意味着美国人不能随意滥印美元,你多印35$,你的金库里就要多储备1盎司黄金。

美国之所以有底气对全球做出这种承诺,是因为它当时手中掌握了全球80%左右的黄金储备。他们认为,我有这么多黄金在手,完全可它去支撑美元的信用。但是情况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简单。美国在二战后连续愚蠢地卷入了韩战和越战,使美国耗费巨大,尤其是越战。越战期间美国差不多打掉了8000亿$的军费。随着战争花费越来越大,美国有点吃不住劲了。因为按美国的承诺,每35$的流失就意味着1盎司黄金的流失。

到1971年8月,他们手里的黄金大概还有8800多吨,这时他们知道有点麻烦了,与此同时有些人还在给他们制造新的麻烦。如,法国总统戴高乐不相信美元,他让法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看一下法国有多少美元储备,得到的答案是大概有22~23亿$。戴高乐说,一分都不剩全部提出来交给美国人,换成黄金拿回来。法国对美国的这一击,对别国产生了示范效应,其他一些外汇盈余的国家纷纷向美国表示,我们也不要美元,要黄金。这样就逼得美国无路可走。

于是,在1971年8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关闭黄金窗口,美元与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瓦解。美国人也对世界来了一次背信弃义。但对于全球来讲,当时人们还不能完全理清楚头绪。原来我们相信美元是因为美元背后有黄金,美元成为国际流通货币、结算货币、储备货币已实行了20多年了,人们已习惯使用美元。

现在美元突然刹车,它的背后不再有黄金,从理论上讲,它变成了一张纯粹的绿纸,这时我们还要使用它吗?你可不使用它,但在国际间结算时用啥对商品的价值进行衡量?因为货币是价值尺度,所以如不使用美元,难道还能信任别的货币?如人民币和卢布之间,俄罗斯人(当时的苏联人)如不认人民币,我们不认卢布的话,就只能继续拿美元做为我们之间的交换介质。

所以,美国就利用世人的惯性和无奈,在1973年10月迫使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接受了美国的条件:全球的石油交易须用美元结算。在此之前,全球的石油交易可用各种国际流通货币结算,但从1973年10月以后,一切改变了,OPEC宣布,须用美元对全球的石油交易进行结算。

这样,美国在使美元与黄金贵金属脱钩之后又与大宗商品石油挂钩。因为美国看的很清楚,你可讨厌美元,但你不可讨厌能源,你可不用美元,但你能不用石油?任何国家要发展,都要消耗能源,所有国家都需要石油,在此情况下,你需要石油就等于需要美元,这是美国非常高明的一招。从1973年开始美元与石油挂钩以后,其实是从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元就伴随美国开始了一个新的历程。

全球当时没有几个人清晰的看到此点,包括很多经济学家、金融专家,他们不能非常清晰地指出,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不是别的,不是两次世界大战和苏联的解体,而是1971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

此后,人类真正出现了一个金融帝国,而该帝国把全人类纳入到它的金融体系之中,从此开始了美元的霸权,至今约40年。从此,我们也进入到一个真正的纸币时代,在美元的背后不再有贵金属,它完全以政府的信用做支撑并从全球获利。简言:美国可用印刷一张绿纸的方式从全球获得实物财富。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这种事情。人类历史上获得财富的方式很多,要么用货币交换,你要么黄金或白银;要么用战争的方式去掠夺,但战争的成本非常巨大。而当美元变成一张绿纸出现后,美国获利的成本可说极其的低廉。

因为美元与黄金脱钩,黄金不再拖美元的后腿,美国可随意印刷美元,这时若大量美元留在美国国内,将造成美国的通胀;若输出美元,那就意味着全球替美国消化通胀,这就是美元通胀率不高的主因。换言,美国向全球输出美元,也就稀释了其通胀。但美元向全球输出之后,美国人手里就没钱了,这时如美国人继续印刷货币,美元就不断贬值,这对美国没好处。所以说美联储并不像有些人所想象得那样,是一个滥印货币的中央银行。美联储实际上懂得啥叫克制。从1913年美联储成立到2013年100年,美联储一共发行了多少美元?大约10万亿。

这样一比较,有人开始指责人民银行。因为,人民银行从1954年起,已发行了120多万亿人民币。如按汇率6.2跟美元折算的话,我们大概发行了20万亿$。但这同样并不意味着中国乱印货币,因为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挣到了大量美元,同时这期间还有大量的美元做为境外投资进入中国。

但由于外汇管制,美元不能在中国流通,所以央行就须发行与进入中国的美元及其他外币相应的人民币,然后以人民币在国内流通。可是国外的投资在中国挣到了钱以后,可能就撤走了;与此同时,我们还会拿出大量外汇,从境外够买资源、能源、产品和技术,如此一来,大量的美元走了,人民币留了下来,你又不可能将相应数额的人民币销毁,只能让人民币留在中国继续流通,所以我国人民币的存量必然大于美元。这也反过来佐证了这30多年中国经济的惊人发展。中国央行承认近年来大概超发了20多万亿人民币。巨量的超发最后全都留在了中国,这就牵扯到我后面将要谈到的问题——人民币为什么要国际化。


二、美元指数周期律与全球经济的关系


美国之所以没有通胀,很大程度上就在于美元的全球流通。但美国又不能无节制地发行美元,让美元不断贬值。所以要节制。可节制后手中没美元了咋办?他们通过发行国债又让输出去的美元重新回到美国。但输出去的通过债务资本重新回到美国,他们开始玩起一手印钱,一手借债的游戏,印钞能赚钱,借债也能赚钱,以钱生钱,金融经济比实体经济赚钱来得痛快多了,谁还愿意出大力流大汗去干附加值低的制造业、加工业实体经济?

1971年8月15日之后,美国人逐渐放弃了实体经济而转向虚拟经济,渐渐变成一个空心化的国家。今天美国的GDP已达18万亿$,实体经济为其GDP的贡献不超5万亿,剩下的大部分全都是虚拟经济带来的。美国通过发行国债,让大量在海外流通的美元重新回到美国,进入美国的三大市场——期货、国债和证券市场。他们通过这个方式钱生钱,然后再向海外输出,这样循环往复地生利,美国由此变成一个金融帝国。

美国把全球纳入它的金融体系之中。很多人认为在大英帝国衰落之后,殖民的历史基本就结束了。其实不然,因为美国成为金融帝国之后,开始用美元进行隐性的殖民扩张,通过美元隐蔽地控制各国经济,从而把世界各国变成它的金融殖民地。今天我们看到很多主权独立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你尽可以有主权、宪法和政府,但你脱离不开美元,你的一切最后都会通过各种方式用美元来表达,并最终让你的实物财富通过与美元的兑换源源不断地进入美国。

这一点,通过40年来美元指数周期图表,我们可看得非常清楚。1971年8月15日美元跟黄金脱钩,意味着美国摆脱了黄金的束缚,可随意地印刷美元了,美元发行量大增,美元指数自然要走低。从1971年特别是1973年石油危机之后美元指数就一直在走低,这就说明美元印多了。如此这般大约持续了近10年时间。美元指数走低对于世界经济来讲并不完全是坏事,因为这意味着美元的供应量增大,也就意味着资本的流量增大,大量的资本不留在美国,要向国外出溢出。第一次美元指数走低之后,大量美元去了拉美,给拉美带去了投资拉动和70年代的经济繁荣。

美元泄洪期大约持续了近10年的时间,直到1979年,美国人决定关掉泄洪闸。美元指数走低相当于他们开闸放水,而关闸实际上就是减少美元的流动性。1979年美元指数开始走强,意味着向别国输送美元减少。拉美本来因为获得了大量的美元投资,正在欣欣向荣的发展,突然间投资减少了,流动性枯竭了、资金链条断裂了,经济能不出问题吗?


▍马岛海战爆发




遇到麻烦的拉美国家纷纷开始想法自救。阿根廷的人均GDP一度迈进了发达国家的行列。但拉美经济危机一出现,阿却率先衰退。解决衰退的办法很多,但很不幸,当时的阿政府是通过政变上台的军政府,总统加尔铁里完全没有经济头脑。作为军人的他一心想要通过战争来脱困。他盯上了离阿根廷600km远的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人称之为福克兰群岛。

此群岛已被英国人统治了100多年,加尔铁里决定夺回马岛。但阿根廷地处被视为美国的后院的南美。在此打仗须请示美国。于是加尔铁里让人给美国总统里根带话,看看美国的态度。里根明知加尔铁里打此仗,会导致一场和英国的更大规模战争,但他却轻描淡写地表态说,这是你们与英国之间的事,与美国无关,我们不持立场,我们保持中立。

加尔铁里以为这是美国对他的默许,便发动了马岛战争,轻松收回了马岛。阿根廷上下一片欢呼,热烈的像过狂欢节。但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绝不接受此结局,她逼着美国表态。这时的里根立刻撕下中立的面具,发表声明强烈谴责阿根廷的侵略行径,坚决站在英国一边。随后,英国派出一支航母特混舰队,劳师远征8000海里,一举拿下了马岛。

与此同时,美元走势开始走强,国际资本按美国的意愿回到美国。因为当马岛战争打响后,全球的投资人立刻判断,拉美的地区性危机来了,拉美的投资环境恶化了,于是纷纷从拉美撤资。美联储看到时机已到,立刻宣布美元加息,加息后的美元加快了资本撤出拉美的步伐。拉美的经济一片狼藉。从拉美撤出的资本几乎全到了美国,去追捧美国的三大市(债市、期市、股市),给美国带来了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的第一个大牛市,让美国人赚得钵满盆满。

当时美元指数从弱势时的60多点一口气蹿升到120多点,上升了100%。美国人在自己的三大市牛市后并不收手,有趁势拿着赚到的钱,重新回到拉美去购买那些此时价格已跌成地板价的优质资产,狠狠剪了一次拉美经济的羊毛,这是美元指数第一次走强后的情况。

如果这种事情只发生一次,那它就是小概率事件;如它反复出现,那它就一定是规律。当第一次“十年美元走弱、六年美元走强”之后,人们并不确定它是不是规律。从拉美金融危机高峰之后,美元指数从1986年又开始一路下跌。其间经历了日本金融危机、欧洲货币危机,美元指数仍在走低,大约走了10年,10年之后的1997年美元指数再次走强。美元指数这次走强之后也是持续了6年。这就很有意思了,我们看到美元指数差不多呈现出这样一个规律性——10年的走弱、6年的走强,再一个10年的走弱、接下来又一个6年的走强。


亚洲金融风暴



在1986年美元指数第二次开始走弱之后,长达10年的时间内,美元又像洪水一样向世界倾泄。这次主要的泄洪区是亚洲。上世纪80年代最火的概念是“亚洲四小龙”、“亚洲雁阵”等。当时很多人都认为亚洲的繁荣是由亚洲人的辛勤劳动和聪明智慧带来的,实际上很大原因是因为亚洲国家获得了充足的美元投资。当亚洲的经济欣欣向荣到差不多时,美国人觉得又该剪羊毛了。于是,1997年,也就是美元指数整整走低10年之后,他们通过减少对亚洲的货币供应,使美元指数反转走强,亚洲大多数国家的企业和行业遭遇流通性不足,有的甚至干脆资金链条断裂,亚洲出现了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的征兆。

这时一锅水已烧到99度还差1度才能烧开,差哪一度呢,差地区性危机出现。那么是否也像阿根廷那样打一仗呢?未必。制造地区性危机,不一定只有打仗一途。既然制造地区性危机就是为了撵出资本,那么不打仗照样有制造地区性危机的办法?于是我们看到那个名叫索罗斯的金融投机家,带着他的量子基金和全球上百家的对冲基金,开始群狼般攻击亚洲经济最弱的国家——泰国,攻击其货币——泰铢。

一周左右,然后由此开始的泰铢危机,立刻产生传导效应,一路向南,陆续传导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然后北上传导台湾、香港,日本,韩国,一直传导到俄罗斯,东亚金融危机全面爆发。这时水已烧开。全球的投资人判断亚洲的投资环境恶化,便纷纷从亚洲撤出自己的资本。而美联储则又一次不失时机地吹响了加息的号角。跟着号音从亚洲撤出的资本又一次到美国去追捧美国的三大市,给美国带来了第二个大牛市。

当美国人挣够了钱以后,仍像在拉美那样,拿着他们从亚洲金融危机赚到的大把的钱又回到了亚洲,去购买亚洲跌到地板价上的优质资产。此时亚洲经济已被这次金融危机冲得稀里哗啦,毫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这次唯一的幸运者是中国。


三、瞄准中国


此后,如潮汐一样准确,美元指数经过6年的走强,到2002年,再次开始走弱,然后,又是10年,到2012年,美国人又开始为美元指数即将由弱转强做准备。办法还是老一套:给别人制造地区性危机。于是,我们就先后看到,在中国周边陆续出现天安号事件、钓鱼岛争端和黄岩岛争端。几乎全在这时密集出现。但很不巧,美国在2008年自己玩火玩大了,自己先遭遇了金融危机,结果使美元指数走强的时间被迫向后推延。中菲黄岩岛争端和中日钓鱼岛争端,看似和美元指数走强没太大的关系,但真的无关吗?为啥恰恰出现在美元指数第三次走弱之后的第10个年头?很少有人探究此问题,但此问题确实值得我们深思。

如我们承认从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确实存在着一个美元指数周期率,那么,根据此周期率及美国人借机剪别国羊毛的手法,我们可断定,现在轮到中国了。为啥这么说?因为眼下中国已成了从全球吸引和获得投资最多的国家,大量国际资本因看好中国经济进入中国。从经济规律上讲,不能仅仅把中国看成是一个国家。一个中国的经济规模就相当于整个拉美,甚至比拉美的经济总量还大;和东亚经济比,也可以说中国经济相当于整个东亚。而过去十年里,大量资本进入中国,使中国的经济总量,以令人垂涎的速度增至全球第二,如此一来,美国把第三次剪羊毛的目标瞄准中国,一点不奇怪。


▍香港占中事件


如此判断成立,那么,从2012年中日钓鱼岛争端、中菲黄岩岛争端之后,中国周边的事情层出不穷,一直到去年中越“981”钻井平台冲突,再到后来的香港“占中”事件。这些事件还能看成是偶然事件吗?去年5月“占中”行动正在酝酿中,可能在5月底就会发生。但5月底没发生,6月底没发生,7月还是没发生,到了8月仍没发生。啥原因?这个酝酿的“行动”在等啥?

让我们对比另一事件的时间表:美联储退出QE时间表。去年年初,美国就说要退出QE(量化宽松),4~8月,一直没退出。只要不退出QE,就意味着美元还在超量发行,美元指数就不能走强,香港的“占中”也就一直没出现,二者在时间表上完全重合。直到去年9月底,美联储终于宣布美国退出QE,美元指数开始掉头走强后,10月初,香港“占中”爆发。其实,中日钓鱼岛、中菲黄岩岛、981钻井平台、香港“占中”,这四个点都是炸点,任何一个点引爆成功,都会引发地区性金融危机,也就意味着中国周边投资环境恶化。从而满足“美元指数走强时,其他地区须相应出现地区性危机,使该地区投资环境恶化,迫使投资人大量撤出资本”,这一美元获利模式的基本条件。

但美国人很不幸,这回它碰到的对手是中国。中国用打太极的方式,一次次化解了周边危机,结果直到现在,美国最希望的在99度水温时出现的最后1度,始终没出现,水,也就一直没烧开。水没烧开,美联储举着加息的号角就迟迟不能吹响。

看来,美国知道想剪中国的羊毛没那么容易,所以也就没打算就在一棵树上吊死。在推动香港占中的同时,美国多管齐下,在其他地区同时下手,在哪儿?


点评:美国发财的逻辑很简单,这世界上的国家都是美国圈养的一群羊,美国拿着剪刀不断的搜罗着,看到哪个羊的毛长了就去剪一把,剪秃了再把你放回去,然后再去其它羊身上剪羊毛。


▍乌克兰危机


欧盟与俄罗斯的接合部。亚努科维奇领导下的乌克兰,当然不是没缝的鸡蛋,所以,才有让苍蝇下蛆的机会。但美国盯上了乌克兰并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一只有缝的鸡蛋,而是它是足以既打击亚努科维奇这个不听话的政客,又阻断欧俄走近,也能造成欧洲投资环境恶化,一桃杀三士的理想目标。于是,一场貌似乌克兰人自发的“颜色革命”爆发了,美国人的目的以出乎他们和地球人意料的方式实现了:俄罗斯强人普京趁势借机收回了克里米亚,此举虽不在美国人计划之内,但却正好让美国更有理由向欧盟和日本施压,迫使他们与美国一起制裁俄罗斯,给俄罗斯更给欧洲经济带来巨大的压力。


美国为啥要这样做,人们往往容易从地缘政治角度,而非从资本的角度去看此问题。乌克兰出现危机之后,欧美与俄罗斯的关系迅速恶化,但整个西方世界一起制裁俄罗斯的结果,却直接使欧洲的投资环境恶化,导致资本从此撤出。大约有上万亿的资本离开了欧洲。美国人的两手设计得逞了。

这就是:如果不能让资本从中国撤出去追捧美国的话,那就起码让欧洲的资本撤出来回流美国。这第一步,以戏剧性的乌克兰变局实现了,但第二步,却未能如美国所愿。因为从欧洲撤出的资本,并没去美国,另有数据显示,它们大部分来到了香港。这意味着全球投资人仍不看好美国经济的复苏。而宁愿看好虽已处在经济下行线上,但仍保持着全球第一增长率的中国。

这是其一。其二,中国政府在去年宣布了要实现“沪港通”,全球的投资人都热切地希望通过“沪港通”,在中国捞一把。过去西方资本不敢进入中国股市,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进行严格的外汇管制,宽进严出,你可随意进来,但不能随意出去,所以说他们一般不敢到中国来投资中国的股市。“沪港通”之后,他们可很轻松地在香港投资上海的股市,挣到钱后可转身就走,于是上万亿的资本滞留在了香港。这就是去年9月之后,也就是香港“占中”开始直到今天,“占中”势力及其幕后推手始终不肯罢休,总想卷土重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因为美国人需要制造一次针对中国的地区性危机,让滞留香港的资本撤出中国,去追捧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为啥这么强烈地需要并依赖国际的资本回流?因为,从1971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起,美国经济逐渐放弃实物生产,脱离开实体经济。美国人把实体经济的低端制造业、低附加值产业叫做垃圾产业或夕阳产业,逐渐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尤其是向中国转移。而美国除了留下所谓高端的产业,IBM、微软等企业外,70%左右的就业人口都陆续转向了金融和金融服务业。

这时的美国已变成了一个产业空心化国家,它已没啥实体经济可为全球投资人带来丰厚的利润。在此情况下美国人不得不打开另一扇门,就是虚拟经济的大门。虚拟经济就是它的三大市。它只能通过让国际资本进入三大市的金融池子中,为自己钱生钱。然后,再拿挣到的钱去剪全球的羊毛,美国现在只有这么一个活法了。或说美国的国家生存方式。此方式就是,美国需要大量的资本回流来支撑美国人的日常生活和美国经济,在此情况下谁阻挡了资本回流美国,谁就是美国的敌人。我们须把此事弄明白想清楚。


四、严防欧洲、亚洲一体化


1999年1月1日,欧元正式诞生。三个月之后科索沃战争爆发。很多人以为科索沃战争是美国和北约联手打击米洛舍维奇政权,因为米氏政权在科索沃地区屠杀阿族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人道主义灾难。战争结束后,此谎言被迅速戳破,美国人承认这是中情局与西方的媒体联手做的局,目的是打击南联盟政权。但科索沃战争真的是为了打击南联盟政权吗?欧洲人开始一边倒地认为就是此目的,但打完这场72天的战争后,欧洲人才发现自己上当了,为啥?


▍科索沃战争


欧元启动之初,欧洲人信心满满。他们给欧元的定价是与美元比值1:1.07。科索沃战争爆发后,欧洲人参与北约行动,全力以赴支持美国攻打科索沃,72天的狂轰乱炸,米氏政权垮台,南联盟屈服。可接下来一盘点,欧洲人发现不对头了,欧元,就在这70天里,竟被这场战争打残了。战争结束时,欧元直线下跌30%,0.82美元兑换一欧元。这时欧洲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别人把你卖了,你还在替别人数钱。这一来欧洲人才开始醒悟。这就是为啥到后来当美国要打伊拉克时,法国和德国这两个欧盟的轴心国,坚决反对此战争。

有人说,西方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至今,西方国家之间,在二战后确实未直接发生过战争,但未发生军事战争不等于他们之间不发生经济战争或金融战争。科索沃战争就是美元对欧元的间接金融战争,结果打的是南联盟,疼的是欧元。因为欧元的诞生动了美元的奶酪。在欧元诞生之前全世界的流通货币是美元,美元在全球的结算率一度高达80%左右,即使到现在也在60%左右。

欧元的出现立刻切走了美国的一大块奶酪!欧盟是一个27万亿$的经济体,它的出现一下子就盖过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北美自贸区(24~25万亿$规模)。做为如此大规模的经济体,欧盟当然不甘心用美元来结算它内部的贸易,于是欧洲人决定推出自己的货币——欧元。欧元的出现切走了美元1/3的货币结算量,到现在世界上23%的贸易结算已使用欧元而非美元。美国人在欧洲一开始谈论欧元时对此警惕不足,到后来发现欧元一出现就对美元的霸权地位构成挑战时,已有点来不及了。所以,美国要接受此教训,一方面要摁住欧盟和欧元,另一方面要摁住其他的挑战者。


▍破坏亚太——第三大经济体



中国的兴起,让我们成了新的挑战者。2012年钓鱼岛和黄岩岛的争端,就是美国成功打压挑战者的最新尝试。这两个发生在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事件,虽没能造成资本从中国大量外流,但却起码部分达到了美国的目标,直接导致两件事胎死腹中。

2012年年初,中日韩关于东北亚自贸区的谈判接近成功;4月,中日货币互换和中日之间互相持有对方国债也初步达成协议。但此时,钓鱼岛和黄岩岛的争端相继出现,一下子把东北亚自贸区谈判,中日货币互换一风吹了。几年后的现在,我们才勉强完成了中韩两国的双边自贸区的谈判,这已意义不大了,因为它和中日韩东北亚自贸区的意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因为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一旦成功,一定是包括中、日、韩、港、澳、台的整个东北亚自贸区。东北亚自贸区一经形成就意味着世界规模大约20多万亿美元的第三大经济体出现!

但东北亚自贸区一旦出现就不会止步,它会迅速南下与东南亚自贸区整合,形成东亚自贸区,东亚自贸区的产生意味着30多万亿美元规模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出现,将超越欧盟和北美。接下来我们还可继续推想,东亚自贸区出现,仍不会止步,它会向西整合印度和南亚,然后向北整合中亚五国,再然后继续向西,整合中东部分的西亚。这样整个亚洲自贸区,规模将超过50万亿$,将比欧盟和北美加起来还要大,这么庞大的一个自贸区出现,难道她会愿意用欧元或美元结算他们内部的贸易吗?当然不会。这就意味着亚元可能诞生。

但如真的出现亚洲自贸区,我们只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让人民币成为亚洲的主导货币,就像美元先成为北美的硬流通货币,再成为全球的硬流通货一样。人民币国际化的意义远远不止我们所说的人民币走出去,在“一带一路”中发挥作用等等,它将与美元、欧元一起三分天下。

中国人能看到这一点,美国人也能看不到这一点。当美国宣布战略重心东移,推动日本在钓鱼岛、菲律宾在黄岩岛跟中国对峙时,如我们还目光短浅地以为,钓鱼岛争端是日本右翼鼓动“购岛”后与中国的冲突,黄岩岛争端是菲律宾总统阿基诺昏了头找中国的麻烦。而看不出这是美国的深谋远虑,是美国在阻止人民币成为美元新的挑战者,而美国则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啥,所以他们一定不能让这种事再现。 因为东北亚自贸区一旦形成就会产生连锁反应,也就意味着世界货币三分天下成为现实!

想一想看,手中只剩1/3货币霸权的美元,还叫货币霸权吗?而今天一个产业空心化的美国,假如再没有了货币霸权,美国还能算世界霸主吗?想明白了,就知道为啥今天中国遇到的所有麻烦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是因为美国比我们想得远,看得深,才为了防中国之“患”于未然,处处给我们制造麻烦。这也就是美国为啥要实施亚太战略再平衡的根本原因。它究竟要平衡啥?它真的要在中国与周边有争端的国家之间,实现一种微妙平衡,扮演平衡者的角色吗?当然不是,它的目标就是一个,平衡掉中国今天大国崛起的势头。


五、美军为美元而战!


人们都说,美国的强大,是由于有三大支柱——货币、科技、军事。实际上今天我们可看到,真正支撑美国的是货币和军事,而支撑货币的则是美国的军力。全球所有国家军队的打仗都是烧钱,但美军打仗虽也烧钱。但却能一边烧钱,一边为美国挣钱,这一点,其他国家都做不到。只有美国,可通过打仗获得巨大的利益,尽管美国也有失手时。


▍伊拉克战争


美国为啥要打伊拉克?大部分人心里想到的是两个字——石油。美国真的是为石油而战吗?非也。美国若为石油而战的话,那么,美国在伊战之后,为啥不从伊拉走一桶石油?而且,油价从战前的38$一桶,一路飙升到战后的149$一桶,美国老百姓并未因为美军占领了伊拉克这样的产油国而享受低油价。所以说,美国打伊拉克不是为了石油,而是为了美元。

为啥这么说?道理很简单。由于为了控制世界,美国需要全球都用美元。为了让全球都用美元,美国在1973年下了一步高明的先手棋:让美元与石油挂钩,通过胁迫欧佩克的主导国家沙特阿拉伯,实现了全球的石油交易用美元结算。若你理解了全球石油交易用美元结算,你就能理解美国为啥要在产油国打仗。

在产油国打仗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油价飙升,油价一飙升就意味着美元的需求量也提高了。比如说战争之前,你手里有38$,理论上讲,你就可从油商手里买走一桶石油。现在这场战争把油价打高了4倍多,达到149$,你手里的38$就只够买1/4桶石油,剩下3/4桶意味着你还差100多$。咋办?你只能去找美国人,拿出自己的产品和资源去换他们手中的美元。而这时美国政府就可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名正言顺地印美元。这就是通过战争,通过在产油国打仗打高油价,打出美元需求的秘密。

美国在伊拉克打仗,还不止是这一个目标。它同时也是在维护美元的霸权地位。当年小布什为啥一定要打伊拉克?现在我们已看的很清楚,萨达姆没支持恐怖主义和基地组织,也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为啥萨达姆却最终走上了绞刑架?因为萨达姆自以为很聪明,想在在大国之间玩火。

1999年欧元正式启动,萨达姆以为抓住了在美元和欧元,美国和欧盟之间玩火的机会,于是他迫不及待地宣布伊拉克的石油交易将用欧元结算。这一下惹火了美国,尤其是它产生一连串的示范效应,俄罗斯总统普京,伊朗总统内贾德,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纷纷宣布自己国家的石油出口结算也用欧元结算。这还了得?这不是往美国人胸口捅刀子么?!

所以说这场伊战非打不可,有些人认为这么说太牵强了。那么请他看一看,美国人打下伊拉克之后干了些啥?还没等抓住萨达姆,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成立了伊拉克临时政府,临时政府发布的第一道法令,就是宣布伊拉克的石油出口,从欧元结算改回用美元结算。这就是为啥说美国人是在为美元作战。


▍阿富汗战争



也许有人会说,伊战为美元而战可理解,阿富汗不是产油国,那么美国大打阿富汗战争总不会是为了美元吧?何况阿富汗战争是在“9·11”发生之后,全球人都看得很清楚,美国是为了对基地组织的报复和对支持基地组织的塔利班的惩罚,才发动了这场战争。但事实真的如此吗?阿富汗战争是在“9·11”之后一个多月打响的,应该说打得很仓促,打到一半时美军就把巡航导弹打光了,而战争还在继续,美国防部不得不下命令打开核武器库,取出1000枚核巡航导弹,摘下核弹头,换上常规弹头,又打了900多枚才把阿富汗打下来。这明摆着证明这一场准备得非常不充分,既然如此,美国为啥硬要仓促上阵呢?

因为美国人已等不及了,更因为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了。21世纪初期,美国作为一个产业空心化的国家,每年都大约需要有7000亿$的净流入,才能过日子。但“9·11”之后一个月内,全球投资人对美国的投资环境恶化,表示出了从未有过担心和忧虑:如果强大的美国对自己的安全都不能保证,怎能保证投资人的资金安全?结果,3000多亿的热钱离开了美国。这就迫使美国须尽快打一仗,这一仗不仅是要惩罚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还要给全球投资人一个信心。随着第一枚巡航导弹在喀布尔炸响,道琼斯指数迅速回升,一天之内回升600点,流出的资本开始回流美国,到年底,大约有4000多亿美元回流美国。这不正说明,阿富汗战争同样是为美元而战,是为资本而战。


▍全球快速打击系统


不少人对中国的航母充满了期待,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在航母历史上的作为,也热切地盼望中国有自己的航母,而辽宁号的出现,也确实让我们中国赶上航母的末班车。虽然航母在今天仍是一个大国的标志,但它更多的就是个标志。因为在全球经济越来越被金融化之后的今天,航母的作用将逐渐式微。因为在历史上航母是物流时代的产物。大英帝国兴盛时,要推动全球贸易,将它的产品推向全球,然后再把资源拿回来,所以它需要强大的海军保证海上通道的畅通。直到后来发展到航母的出现,都是为了控制海洋,保证海上通道的安全。因为当时是资源和产品“物流为王”的时代,谁控制了海洋,谁就能控制全球财富的流动。但今天世界已是“资本为王”的时代,成百亿、上千亿乃至上万亿的资本,从一初流到另一处,只要在电脑上敲几个键,几秒钟之内就能完成,在大洋上航行的航母能跟随物流的速度,却无法跟上资本流的速度,当然也就无法控制全球资本。

那么今天,有啥办法?可跟上被互联网支持的全球资本的流向、流量和流速?美国人正在开发庞大的全球快速打击系统,用弹道导弹、超音速飞机,5倍甚至十几倍于超音速的巡航导弹,就可以迅速打击任何资本云集的地区。现在美国号称可28分钟打遍全球,不管资本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云集,只要美国不想让资本在哪里落脚,导弹就可在28分钟后赶到那里。而当导弹落下时,资本就会乖乖撤出。

这就是全球快速打击系统必将取代航母的原因。当然,航母在未来仍会有它不可替代的作用,诸如保障海上通道的海上安全,或执行人道主义使命等等,因为航母是非常不错的海上平台。但作为控制未来资本流动的武器,它已远不如全球快速打击系统。


空海一体战


美国在考虑用军事手段应对中国崛起的问题上,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做“空海一体战”。但“空海一体战”仍难解美国的困局。“空海一体战”是2010年美空军和海军首脑联合提出的针对中国的作战概念。提出“空海一体战”,实际上首先就反映出美军今天正在走弱。美军过去以为,它用空袭可打击中国,用海军也可打击中国。现在美国发现自己的力量无论是空军还是海军单独使用,都不可能对中国构成优势,须空海联合才能对中国构成一定的优势,这就是空海一体战的来由。但空海一体战从2010年年初提出到现在不过4年多一点,突然美国人给它改了个名称,叫做“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联合概念”。

在这个空海联合行动构想中,美国人认为10年内,中美之间不会发生战争。因为他们研究中国今天的军力发展后,认为以美军现有能力,不足以确保抵消中国军队已建立的一些对美优势。如攻击航母的能力和摧毁太空系统的能力,所以,美国须再拿出10年时间发展更先进的作战系统,以抵消中国的某种优势。这意味着他们可能的战争时刻表拨到了10年后。虽然10年后战争也仍可能不会发生,但我们都须对此做好准备。中国要想让10年后也不会发生战争,就需要在这10年内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包括军事和战争的准备。


六、“一带一路”:中国的太极!



美国人追捧的运动,第一是篮球、第二是拳击。拳击典型地反映出了美国人崇尚实力的风格,直来直去,重拳出击,最好KO(击倒获胜)对手,一切都很明确;而中国人则相反,喜欢模糊,以柔克刚,我也不追求KO你,但我要把你所有的动作都化解掉。中国人喜欢打太极,而太极确实是一门比拳击更高的艺术。

“一带一路”就反映了这种思路。历史上所有的大国在崛起过程中,都有围绕它的崛起展开的全球化运动。这意味着全球化不是一个从历史到今天一以贯之的过程,而是各有各的全球化。罗马帝国有它的全球化,大秦帝国有它的全球化。每一次全球化都是被每一个崛起的帝国推动的;每一个帝国都有与它相关的一段全球化,在它的上升期到它的鼎盛期,全球化达到一个巅峰。而这个全球化同时会被它自身的力量所限制,这就是它的能力所能达到的最大范围和它的交通工具所能到达的最远点,那也就是它全球化的终点。

所以,无论是古罗马全球化,还是大秦帝国的全球化,今天看来,都只能算是一种帝国扩张的区域化过程。真正的近现代史上的全球化,是从大英国帝国开始的,大英帝国的全球化是贸易的全球化。美国秉承了大英帝国的衣钵之后延续了一段贸易全球化,而真正具有美国特色的全球化,是美元的全球化。这也是我们今天正经历的全球化。但我不同意说中国今天的“一带一路”,是和全球经济一体化接轨,那等于说是要继续和美元的全球化接轨,这种理解是错的。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一带一路”是中国全球化的初始阶段,也就是中国的全球化。作为一个大国,在崛起过程中必须推进环绕你展开的全球化。

“一带一路”应该说是中国迄今为止能提出的最好的大国战略。因为它是跟美国战略东移的一次对冲。有些人会对此提出疑问,对冲应该是相向而行,你还能有背向而行的对冲吗?对了,“一带一路”就是中国对美国东移战略的一次背向对冲,我拿背朝向你。你不是压过来了吗?我往西走,既不是避让你,也不是畏惧你,而是非常巧妙地化解你由东向我压来的这种压力。

“一带一路”并非两线并行战略,而应有主次之分。鉴于海上力量至今是中国的短板,“一带一路”首先应该选择从陆上完成,也就是说“一路”应该是辅攻方向,而“一带”应该成为主攻方向。“一带”成为主攻方向,意味着我们必须重新认识陆军的作用。有人说中国陆军天下无敌,这话放在在中国的国土范围内说,没错,中国陆军所向无敌,谁也别想再踏上中国的领土来打大规模的仗,问题是中国陆军有远征能力吗?

美国选中国作对手,打压中国,是选错了对手和方向。因为未来真正对美国构成挑战的根本不是中国,是美国自己,美国将自己埋葬自己。因为它没意识到,一个大时代正在到来,此时代将会把它所代表的金融资本主义推到最高阶段之际,让美国从巅峰跌落,因为一方面,美国通过虚拟经济,已吃尽资本主义的红利。另一方面,美国又通过它引以为傲的领先全球的科技创新、把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推到了极致,而这些工具最终将成为埋葬以美国为代表的金融资本主义的最主要的推手。


互联网+:斩断美国货币霸权的利剑!


阿里巴巴在去年“双11”这天,其淘宝网、天猫网的网购销售额一天达到507亿人民币,而在相隔不久的感恩节三天的假期里,美国网上销售和地面上的商场销售总额才相当于407亿人民币,不及阿里巴巴一家。而中国还未算上网易、腾讯、京东,更未算其他商场的营业额。这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已悄悄到来,而美国人面对这个时代仍然迟钝。阿里巴巴的交易,全是用支付宝的方式完成的,支付宝意味着货币已退出交易舞台,而美国人的霸权是建立在美元基础上的。美元是货币。未来当我们越来越多的不再使用货币结算时,传统意义上的货币就将成为无用的东西。当货币成为无用的东西时,建立在货币之上的帝国还会存在吗?这才是美国人要考虑的问题。


点评:未来资本通过什么流通?正是美国一直倡导的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新技术,未来资本不再以货币为载体,而是数据流!中国的电子商务、物流系统、社交媒体等信息产业高度独立,且日渐繁荣,中国政府倡导的互联网+,正是斩断美国货币霸权的一把利剑!

除此之外,制造业乃生产力之根基,当美国开始空心化的时候,中国除了提倡互联网+的产业精神,还必须脚踏实地的完成自己的制造业升级!


中国制造2025


毫无疑问,中国走在了美国的前端!3D打印机同样也代表了一个未来方向,将使人类社会今天的生产方式发生质变。由于生产方式和交易方式都在改变,世界就必然要发生根本性变化,而历史证明,真正能导致社会性质发生变化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两者所致,而非其他因素。

中国从秦末秦二世时期,开始有人造反,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到辛亥革命,2000多年的历史上有发生过多少次起义、造反、战争、革命?哪个都不解决问题,一直是改朝换代和低水平循环。因为这些周而复始的运动改变不了农耕社会的本质,既未改变生产方式也未改变交易方式,所以只能一直改朝换代。西方也是如此,拿破仑携法国大革命的雄风,带领一支崭新的被大革命洗礼过的军队横扫欧洲,把一顶顶王冠扫落在地,但等到滑铁卢一仗失败,拿破仑下台,欧洲的帝王们一个个复辟,立刻重回封建社会。直到英国的蒸汽机来了,工业革命来了,使人类的产能大大的提升,大量剩余产品出现,有了剩余产品才会有剩余价值,然后才会有资本,然后才会有资本家,然后资本主义社会就到来了。

那么今天当资本有可能随着货币的消失而消失,当生产的方式也将随着3D打印机的出现而改变时,人类即将跨入一个新的社会门槛,这时的中国和美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都站在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的起跑线上。那么这时我们要比的就是谁先迈入这个时代,而不是谁把谁打压下去。而美国人恰恰在这一点上,显示出惊人的迟钝。因为它太渴望保住自己的霸权地位,而从未想过与别的国家分享权力,共同迈过新社会时代那道今天对我们来说,还有很多未知领域和不确定性的门槛。


点评:我们应非常欣喜的看到,在世界前五的经济体中,各国都在以本国产业为根基,逐渐逃离美国的货币霸权,中国的互联网+、日本的机器人计划,德国的工业4.0,此谓太极乾卦中的群龙无首。

反对霸权,和而不同,是中国对全球的设计和追求。而且多元化、协作化才是世界大势所趋,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而现在,中美两国是被这个时代推倒了擂台上,但无论是谁,真正的对手,都是他自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