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摘抄】苏东坡与令狐冲

 金光散落 2016-07-19
2008-01-25 21:11
      
 读了许多书,书外最爱的人是东坡,书里最爱的人有二,一是瑞德·巴特勒,一是令狐冲。 
  想起令狐冲,便想起不羁的笑容,想起侠义的心肠,想起对小师妹的一往情深,想起对盈盈的生死相随,想起那曲逍遥自在的笑傲江湖。 
你是天生的隐士,是自由的歌者,长剑闪动处是灵动的身影,把酒言欢处是洒脱的生命,琴声流转处是豁达的胸襟。 
  当年,风雪锁住了小师妹去往思过崖的山径,辟邪剑谱断绝了父子般的师徒之情,江湖上人人说你是结交妖邪的浪子。几多误会,几多冤屈,你也消沉过,借酒浇愁;你也失落过,放逐自己。似乎以后的路你只能一个人走下去,形单影只,但在洛阳,深巷竹林之中,一个清丽婉约的少女被你对小师妹的痴情深深打动。从此,她选择站在你的身旁,纵然小师妹嫌你弃你,纵然江湖人轻你侮你,她始终用琴声安抚你,用真心对待你。是啊,错过花你将收获雨,盈盈让人感到那么温暖,那么舒心,地位至尊之下是小女儿的娇羞,薄薄轻纱之后是少女的温柔。 
  但令狐冲最让人欣赏之处并非这段爱情(那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一笔),而是他对待生死的从容,在紧要关头还能说笑的气魄,以及宽广若海的胸襟。正如他试奏的《碧霄吟》,虽有数音不准,指法生涩,却洋洋然颇有青天一碧、万里无云的空阔景象,琴为心声,心胸豁达方有如此境界!小时侯看到他一再被冤枉,一再受重伤,真的很为他心痛,但现在我懂了,华山之上的大师兄是块璞玉,历经磨难之后的令狐冲才是琼瑶,散发出温润的光芒,不夺目却让人感动。 
  在令狐冲的心中没有世俗的正邪之分,只有对朋友的忠肝义胆,对师长的满心赤诚。结交人所不齿的田伯光,因为他讲义气;交好“大魔头”向问天,因为他够朋友;维护“伪君子”岳不群,因为在令狐冲心中他一直是慈爱可敬的师父,是个正人君子(虽然后来岳不群面目狰狞,令狐冲仍心有不忍,但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不论正派或魔教,只要真心相待,令狐冲就能为之两肋插刀、赴汤蹈火,整部《笑傲江湖》之中能如此的似乎还有刘正风和曲洋,他二人是真正的知音,能双手相握,长笑而逝也算得圆满。 
  提起令狐冲,便不得不提剑、酒,还有琴。他身负绝世武功却无意争夺什么武林盟主之位,那不过是过眼烟云;他身受重伤,本不该喝酒,却开怀畅饮,一抒豪情,只为朋友盛情难却;他学琴虽晚,此前于音律一窍不通,却一点便透,只因天资聪颖,加之心胸豁达。 
  总是想象令狐冲和盈盈归隐之后的生活,该是何等的悠闲自在,苍苍竹林之中,琴箫相和,悠远深邃;舞剑饮酒,豪气干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自由自在,笑傲江湖!
j剑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