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个“特殊”的京剧演员:胡文阁

 cxag 2016-07-24

胡文阁,国家一级演员,北京京剧院梅兰芳剧团领衔主演,梅派第三代乾旦传承人。幼学秦腔,坐科数年习小生,后成为名噪一时的反串歌星,又在34岁的年纪拜在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先生的门下,成为其唯一从事专业的男旦弟子。

而鲜为人知的是早在八十年代初,他就随著名的京剧旦角教育家李德富先生在京举办戏曲培训班,当时坐在台下观摩的李玉芙老师,也在多年后才颇为惊讶的发现:“原来那个示范水袖的小男孩就是你啊!”

而兜兜转转三十载后,他又站在了梅葆玖先生身边,成为了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库成员中唯一的一位梅派第三代弟子。他的经历与众不同,有别于而今绝大部分名家,他没有参加过青金赛,没有青研班的学习,他的师承寥寥五个名字:梅葆玖、姜凤山王志怡李玉芙、虞化龙,这其中又有哪一位不是梅派传承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呢?

他的履历里没有诸如“梅花”、“文华”、“白玉兰”等等戏剧大奖,却是首位美国“世界杰出艺术家”称号的华人获得者。

他总是说我进梨园行的时间短,是啊!迄今他加入北京京剧院梅兰芳剧团也不过十二个春秋!从一个猴年走到了另一个猴年,那三十七八岁的最好时光,转眼也近知天命。

这些匆匆而逝的光阴带走的是青春,而留下的,是拜师十五年来,与梅葆玖先生之间点点滴滴皆为珍贵的回忆。他有一文曾这样写道:“十五年了,从我2001年拜师到现在,一年365天,我们平均总有300天的时间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演出、一起度过每一个节日。我是西安人,但是这15年里没有一个春节我是回家乡过得,而都是跟师父在一起。我很早就失去了父母,而自与师父相识以来,他就一直是把我当做自己孩子那样的关爱、照顾!无论从生活上,小到吃饭穿衣,大到为人处事,还是艺术上,每一个戏都为我悉心指点……如今回想起来,真的是万语千言,感恩不尽!”

说起春节,在今年年初曾有好友半开玩笑的提醒他,四十九是一个坎儿,你得注意点呐。言犹在耳,他也曾在正月里赴寺院点起清香一束,在梵音声中,盼得顺遂。而他的虔诚,却也没有改变有些命中注定,终归会到来……

3月29日,之前刚在家乡西安度假的他,因惦记恩师的生辰匆匆赶回。也就那特殊的一天,他陪伴着葆玖先生赴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讲学。当他在台上悠悠的唱起最最熟悉的“海岛冰轮”时,他不曾想到,这原来是他最后一次唱《贵妃醉酒》给师父看;当葆玖先生拉着他的手一起谢幕时,他不曾想到,这会是他最后一次与师父同台。

当葆玖先生将手中的鲜花交于他手中时,他更不曾想到,此中深意竟是这样沉重的一份嘱托……

因为不曾想到,所以那天活动结束后,他们还兴高采烈的在餐厅举办了一个小小的生日party,从当时的视频可以看到,82岁的玖爷春风满面,笑语盈盈:“多好的蜡烛啊,就让它一直亮下去吧……”而作为当时唯一陪伴在侧的弟子胡文阁,他也用手机留下了几张弥足珍贵的照片,并且情真意切的发布了祝福的微博和朋友圈:“今日是恩师梅葆玖先生八十二岁(公历)生辰,谨此祈祝师父师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2016年亦是我拜师十五周年!回往岁月,家师恩德,万语千言,感激不尽!一愿先生康泰!福寿绵长!二愿梅华香韵,弥玖流芳!”

这样的真挚,触动人心,却没有留住苍天的脚步。

仅仅事隔一天,30日下午,葆玖先生就因为突发的支气管痉挛入院,抢救27天后,于4月25日在协和医院与世长辞。这期间不难想象,胡文阁该是怎样的!伤心?难过?迷茫?震惊?大概没有一个词语可以概括吧!除了日常的陪护师父照顾师娘,以及应付许许多多纷至沓来的记者,当所有人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都希望他回应师父的病情的时候,他只默默做了一件事,就是在清明时分,去了香山,为梅兰芳大师扫墓

“谨此为梅派祈福,为恩师祈福”,这就是他作为弟子的一份责任与担当。

而当有无良媒体不惜披露葆玖先生的病床照博取眼球的时,他在极度的愤怒之下,不卑不亢的做了许多的沟通,才使对方最终删除了所谓的爆料贴。这些事从不曾听他在任何采访中谈起,之于他,这一切是该做的,而不是该说的。

那些日子,在镜头前,在他人的笔下,他一直维持着该有的气度,并不曾多流露几分失态。而在梅葆玖先生追悼会的前一天--5月2日他还在长安大戏院,唱了一出大戏《红鬃烈马》。终于谢幕时,他已是声泪俱下!在《贵妃醉酒》声中,他说:“我师父他老人家讲过一句话戏比天大”……那四个字在此情此景听来,已是一个满心疮痍的演员,对事业竭尽全力的一份坚守了吧。

戏散后,他心乱如麻,甚至忘记卸掉了手上的指甲油。很难想象,一个大男人半夜2点,到处寻找卸甲水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当时有师妹建议他借创口贴的粘性来卸出,其实这是一个常人听着就很不靠谱的办法,可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他试了!最后的最后还是一个住的相近的戏迷,在闻之此事匆匆送往,才算是解了这一尴尬……

大概很多人都不知道,在追悼会那日凌晨,胡文阁还经历过这样的无助:他是怎样的在微信上一个个的发信息求助,却因为太晚而并没有收到多少回应。他又是怎样的尝试性致电刚看完他演出的戏迷,喃喃的重复着一句话:“我不能带着红指甲去送师父,这是极大的不尊重,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当此事终于解决后,起灵时间已十分相近,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在微博里写下了“生死两茫茫,无处话凄凉”的字样……而这又如何诠释那份哀伤呢!所有人都看着,在八宝山,他哭到脸部完全变了形,在磕头时,他久久不愿起身,最后手捧着师父生前的专辑作品离开八宝山时,他满目哀伤,悲恸却已没有眼泪。有几人知晓,那些日子他经历了怎样的煎熬与挣扎,忙碌到怎样的身心俱疲。唯一的男旦弟子,霎时的聚焦,之于他是压力,确也是必须承担的一份重任。

如今数月流逝,在恩师离世的阴影逐渐被时间冲淡后,他又在干什么呢?为北京院青年演员挑战赛助演萧太后;携手谭门七代传人谭正岩,唱起了当年梅葆玖先生与谭元寿先生的经典合作《御碑亭》;又即将在“薪火相传”项目中带领青年演员一同完成《凤还巢》和《龙凤呈祥》。蒽!《龙凤呈祥》!突然发现这已经是从去年7月到今年7月,继《宇宙锋》、《西施》、《贵妃醉酒》、《生死恨》、《凤还巢》、《霸王别姬》、《穆桂英挂帅》、《红鬃烈马》、《御碑亭》之后,他的第十出戏码了。没有一票难求的那种红火,但也都有着相当不错的上座率。一场一场的唱着,演着演着他也成为了当今梅派弟子中唱梅派经典名剧最多的演员。传人,传承人,当如是。

路漫漫其修远兮,属于胡文阁自己的梨园历程才刚刚开始,也愿他万事顺遂光荣绽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