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7喜 / 教育 / 假想的自我与真实的成长——如何培养成长...

分享

   

假想的自我与真实的成长——如何培养成长型思维

2016-07-26  长沙7喜





为什么一些人会非常在意他人的评价,而另一些人不会?为什么一些人会因为微小的失败产生巨大的挫折感,而另一些人即使经历巨大的失败,却仍能保持乐观?为什么一些人只注重做事的结果,而另一些人能享受做事的过程?……那这篇文章也许可以为你带来一些启发。

我女儿很小的时候,我们给她买了一个玩具。这个玩具需要她把大小不同的圆柱放回到架子里,我们把它叫做「让圆柱宝宝回家」。我觉得这玩具挺无聊的,可她玩得非常专心。因为那时候她还小,协调性不好,很难把最小的圆柱塞回去,但她就是这样一遍遍地试,一遍遍地弄。有时候我在旁边看着,都替她着急,想帮她。可她似乎一点都不愿意。过了一段时间,她能做得很好了,这个「圆柱宝宝回家」的玩具就没意思了。

 

我并不是要在这里跟大家晒娃(好吧我其实也是想晒的),我想说的是,我从女儿身上看到了一种本能:学习和探索世界的本能,迎接挑战、克服困难的本能。挑战会引起她的兴趣,让她更加地投入和专注。

 

现在,我想问大家几个问题。假如我经常跟我女儿说这些话,会对我女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如果她做得不好,我不断批评她,连这么点事都做不好,真是太笨了。

2)如果她做得很好,我不断表扬她,你是个天才,你比谁都聪明,将来肯定有大出息。

3)如果我告诉她,我们家很穷,宝宝你的奶粉钱都需要你用玩好这玩具来挣。

4)如果我告诉她,女儿你好好做,这件事很重要,关系到你将来能不能上重点小学,会不会有出息。

(5)如果我告诉她,你看隔壁的东东弟弟做得不如你,但西西哥哥就做得比你好。

……

 

当然这些事都不会发生,因为女儿还小,我们也会保护好她。但对于我问的这些问题,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因为它们都切切实实地发生在很多人的成长经历中。这些评论背后所反映的父母的焦虑,会无一例外地传递到孩子身上,破坏她们探索世界的内在动机,让这件事情最终变得索然无味,变成一种负担。

 

也许有些朋友要问,为什么表扬孩子聪明也会让孩子出问题?这一点,德韦克教授做过一些实验,重点不是批评或者表扬,是评价本身。这种评价很容易带来一种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带来的严重后果是:防御心态和过度的自我关注。

 

因为评价的含义是,除非你做成什么什么事,否则你不值得爱。霍尼和罗杰斯等一些心理学家发现,当儿童担心自己不被父母或他人认可时,他们会产生强烈的焦虑和不安。这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孤独和无助,这时候,他们就会在幻想中创造一个他们认为的,父母喜爱的「自我」。

 

这种假想的自我通常都是非常完美的,全能、强大、优秀、没有瑕疵。但是当他们用这种自我来对照真实的自己时,他们会非常的焦虑。他们会努力去维持这种幻想,会很害怕让别人看到他们身上也有不好的一面。因为他们觉得,只有维持完美的形象,才会被接纳和爱。而暴露缺点或者经历失败,就意味着不被接纳。

 

这种思维会变成一种习惯。也许大家也有这样的感觉,在日常生活中,别人一评价你,一对你有期待,你就跟欠了他似的,就会努力不让他失望。我们会很害怕别人的评价,这背后有因为否定而不被接纳的焦虑。而防御的方式,就是努力证明自己。


这种状态像是一个人守着一座城池,只是觉得危险,但是并不知道敌人会从哪里过来,什么时候来,所以得随时保持警惕,这会非常累,让人精疲力尽。

 

那他们在防御什么呢?他们在防御的最重要的东西,是自尊受损。就是,我究竟能不能干?究竟值不值得被爱?究竟会不会被别人尊重和接纳,如果别人看到我的本来面目的话?而他们防御的方式,就是努力证明自己。


听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有点气闷了?比如我女儿,她明明可以通过探索世界,自然地获得能力成长,现在,却成天徒劳地想要证明自己。如果她真的这样了,她就很难再找到做事情本身的乐趣了。



在人的心理结构中,自我其实是一个调节器或者维修包。当一切运转良好的时候,我们并不会有太多的自我关注,而是会把生命的能量投射到世界本身。世界向我们提出问题,我们努力解答问题,这时候,我们的能力在我们与世界的互动中逐渐成长起来,我们自己也在这种与世界的互动中逐渐变得丰富起来。所以有一句话:自我是在忘我中逐渐变得丰富起来的。

 

但是如果我们感觉到不安,我们就会把注意力投射到自我身上,我怎么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会怎么看我?我这么做是对是错?我们试图通过把注意力放回到自己身上来修正自我,而实际上呢,因为没有和世界的真实互动,自我的发展却开始停滞了。而越停滞我们就越容易自我中心,通过自我来寻找问题。这形成了恶性循环。


这种不安全感的来源很多。惩罚、忽略、虐待、难以达到的期待,学校的竞争或者评价,贫穷,都可能会造成不安。但不安的表现却类似。一旦不安产生,人就开始陷入防御心态。这个时候我们的注意力就不在事情上了,而回到了人身上。


当然这种不安全感也会产生很多动力。但它和那种自然而发的,通过挑战获得成就感的动力并不相同。

 

而另一种说法就是我们今天重点想要讲的内容:德韦克的僵固型思维和成长型思维。德韦克相信,这两种心态差异的核心,是相信人的能力是否可以不断成长,以及是否会从能力成长的角度看问题。

 

所谓成长型思维的人,就是认为人的能力是不断成长的。他们所有的着眼点都在如何激发人的能力。而所谓僵固型思维的人,就是认为人的能力、禀赋是固定的,他们所有的着眼点都在证明自己能力行还是不行。

 

而这种关于能力的信念会造成很多方面的差异。



我觉得这个模型非常重要。它最重要的地方在于,突破自我中心和过度自我关注的束缚,提供了一种从成长和发展的角度看问题的视角。从发展和成长的角度看,你会发现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比如「证明自己」这件事,如果从发展的角度看,我到底行不行这个问题,其实就没有意义了。因为你是可以不断成长变化的,那你行不行是什么意思呢?它只是某个阶段,某种状态的你啊。

 

再比如说「发现自我」。「发现自我」包含两种语境,一种语境,发现自我是指把自我从社会评价中解放出来,重新寻找生命力流动的节奏,让我们重新找回对事情的兴趣,那「发现自我」当然是有道理的。

 

但另一方面,发现自我如果指的是自我已经存在了,你只是发现发现它,好像发现了自我就能够解决你所有的生活难题了,这就不对了。因为你仍然认为是有一个固定的自我存在,这仍然是一种僵固型的自我观点。我觉得人生就像一条河流,源头当然很重要,但它最终是怎么样的,取决于它在流向大海的途中会遇到哪些山坡、丘陵、遇到障碍时哪些地方拐弯,跟环境发生什么样的互动。人也一样,真实的自己是我们在跟环境的互动中,在我们遇到事情做出选择的过程中逐渐塑造出来的。

 


那怎么才能从僵固思维转化为成长思维?我觉得我们刚刚一直在做这样的工作,试图让大家相信能力是不断成长的,而促使能力成长是我们的本能。从这个角度,很多事情都会有些不一样。但这也有难的部分,比如很多朋友会说,我也知道要迎接挑战,让自己能力逐渐增长起来,可我还是害怕啊。对于这种情况,我想说几点:

 

(1)如果你对眼前要做的事也有些担心,除了提醒自己这能让你的能力成长,不应该从自己现有的水平来看问题以外,回忆这些你曾经害怕但是做成过的事情,既能让你熟悉恐惧本身,也会让你重新注意到经常会被忽略的能力成长。因为你既然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那么你现在的恐惧跟你以前所经历的,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呢。

 

当然我知道,转变一种思维模式,勇敢地去面对挑战是很难的。有时候他需要眼睛一闭跳下去的勇气。但跳下去不是终点。终点是,跳下去以后,你会把自己放到挑战的情境中,你会动用所有的潜力来做这件事。而大部分人在想象自己能不能做到这件事时,是不会把是否有潜力这件事考虑在内的。

 

(2)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从失败中学到了什么东西。如果把失败当作一个威胁,失败当然是很可怕的,过多的失败会影响我们的自尊。但是如果把失败当作经验积累的过程,那失败又没那么可怕了。

 

(3)制定失败或者犯错目标。曾经有人问我一个问题:总是为自己说错话、做错事懊恼不已,影响工作,担心自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该怎么办?

 

我建议他,要为自己制定「犯错误的计划」,每周争取犯10个错误,记录这些错误,记录下这些错误的后果是否如自己所想的那么严重,并思考能从这些错误中学到的东西。因为多做多错,如果没有犯这些错误,说明他做得还不够。

 

过了一段时间我问他还焦虑吗?他说好了很多,我已经不再为犯错焦虑了。只是有个小问题,我又有了别的焦虑。我总担心自己犯不够这么多的错误。

 

我觉得这个思路特别好。多做多错,那反过来,多错也意味着我们做得多。为自己制定犯错计划,会消减错误的消极价值。

 

最后我想说,成长型思维的学习本身,也需要有成长型的心态。需要我们秉持这样的信念:这种思维是可以学会的,如果我现在不会,我可以找办法,多做练习去学会。同时需要我们保持耐心。因为既然人是不断变化的,我们对学习成长型思维就不该有一蹴而就的心态。我们甚至不应该假设有一个固定的结果,而成长型心态的学习可能是一个一直持续的修炼过程。


既然自我修炼是一个过程,我们也不需要马上要求自己达到某个状态。我们一起努力,慢慢成长。成长思维的作用,在于让我们重新评估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目标、自我,成功的意义和失败的价值,从一种动态的、发展的、不自我中心的角度。

成长型思维


成长型思维这是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卡罗尔德维克所提出的理论。她的关于“心智模式”(Mindset)的研究,大概是近几十年里最有影响的心理学研究之一。

心智模式、或者叫“间接理论”,是指我们对于自己的智力、能力、性格等等方面,是否可以改变的基本看法。她的研究发现,关于这一点,人们大概有两类看法:一是:这是可以改变的,即“成长型心智模式”,这样的人有“能力增长观”;另一类是:这是固定的、不可改变的,这是“僵固型心智模式”,他们有“能力实体论”。

那么这两种模式究竟有什么区别呢?您是哪一种呢?我们来看一看。 

成长型思维模式的表现有这些:

他们有“掌握目标”(精熟目标),是“能力渐进论者”。他们所关心的是—步!他们相信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可以得到提升。他们关注发展自己,在意跟自己的过去比较,是一种发展的、进取的状态。

他们做事的特点是——不易放弃,更能从过程中享受到乐趣,更容易寻求帮助,复原力更强。他们不怕错误和失败,因为反正哪里也不是终点,也没有盖棺定论,我的能力还在随时提高呢,继续努力就好了,发现错误,能改进了,就能进步,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事实上,他们越是感觉糟糕时,就越是加速行动,去做更多的事情。

比如说,有这种想法的学生,他们比较在乎自己是否学到了东西,而不仅仅是考试能够通过。老师很容易就会辨别出这些人来——他们是那些下课会问感兴趣、但不会考的问题的学生!

有位专家甚至在小学生里也能发现两种思维模式的区别。有成长型思维模式的小朋友,他们在情人节,会给他们真正喜欢的人送卡片,而不是只给他们有把握能回送卡片的同学!他们在意的是——发展新的、自己看重的友谊,而不是怕自己没面子。

我们再来看看僵固型思维模式的表现:

他们有“表现目标”,而不是“掌握目标”。就是说,他们更在乎自己看起来怎样,是否显得聪明,而不关心是否真的掌握了。

事情是这样的——如果我们相信,我们只有固定量的智力或其他能力,那么,具体拥有多少、特别是能向外界证明自己到底拥有多少,这就变成了头等重要的事!所以,相比进步,他们更在乎的是——外界的标准,以及如何证明自己。

这种想法的结果就是,他们会避免挑战和冒险,免得显得自己不聪明;他们常说自己其实没怎么费劲,这样也可以显得自己聪明;他们不肯付出太多努力,因为那样也说明自己很笨;急于为错误辩解找借口;不愿寻求帮助,因为那意味着自己能力不足;对待挫败,很容易放弃,因为他们认为反正能力是固定的有限的,所以不必努力……

实验表明,有僵固型思维模式的人、实体论者,他们在奖惩激励下,可能表现更好。但是,当有难度、有障碍和干扰时,他们轻易会放弃。而成长型思维模式的人,这时受到的影响则更少,他们更能继续努力,更能保持乐观。也就是说,他们表现出了更强的抗挫力、韧性。并且他们也有更多的积极情绪,能从克服困难中享受到更多乐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