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薛姨妈已然窥破夏金桂奸计

 wodedoc910 2016-07-27

 

         《风语红楼》之一千三百五十二

           风之子原创

 

    夏金桂嫁到薛家后,屡施诡计,辖制薛蟠,迫害香菱。这样明目张胆的做法,不惟宝钗“久察其不轨之心,每随机应变,暗以言语弹压其志,”就是薛姨妈也有所察觉。她痛骂薛蟠里面的一句话就是明证。所谓:

    “也不知谁使的法子,也不问青红皂白,好歹就打人。”

     这句话,其实是相当尖锐了,就是说薛蟠这样莽撞的虐待香菱,是有人挑唆的。至于何人挑唆,那不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夏金桂。这说明就是薛姨妈也看透了夏金桂挑拨离间的伎俩。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薛姨妈是很喜欢香菱的。在香菱卖到薛家,尚未做薛蟠之妾时,薛姨妈去哪儿都带着香菱的。之所以迟迟不把香菱给薛蟠做妾,就是想薛蟠长大些懂事些再给,期盼薛蟠成熟了可以善待香菱。即便后来经不住薛蟠撕磨,把香菱给薛蟠做妾,也不是草草了事,而是摆了酒席请了亲朋好友的。这说明薛姨妈是很喜欢香菱的,也是满心愿意儿子有这样一个品貌双全的妾的。

     其次,薛蟠虽然有喜新怨旧的毛病,不到半年光景,就把香菱丢到脑后了,但从薛蟠和香菱相处来看,倒也相安无事,薛蟠从未虐待过香菱。薛蟠暴打香菱,都是娶了夏金桂才发生的,这样明白的事情,薛姨妈如何看不出来?因此她认定了是夏金桂挑唆薛蟠虐待香菱的。

    第三,薛蟠虐待香菱,薛姨妈是心疼的。就在第八十回,薛姨妈就两次这样做:

     香菱叫屈,薛姨妈跑来禁喝说:“不问明白,你就打起人来了。这丫头伏侍了你这几年,那一点不周到,不尽心?他岂肯如今作这没良心的事!你且问个清浑皂白,再动粗卤。”

      又说:

      “我知道你是个得新弃旧的东西,白辜负了我当日的心。他既不好,你也不许打,我立即叫人牙子来卖了他,你就心净了。”

      第一段话,说明薛姨妈对香菱是有一个客观很中肯的判断的,对香菱是很满意的。第二段话,说明薛姨妈是真心心疼香菱,不许薛蟠打她。

      一个主子婆婆,能对一个买来的妾兼丫鬟如此,不惜斥责儿子,也算可贵了。只是薛姨妈一气之下,要卖了香菱,确实有欠考虑。不惟对香菱是一种更恐怖的未来,也让薛家受人笑柄。所以,一经宝钗点醒也就罢了。

     其实留下香菱,就是在大大的打薛蟠的脸,大大的打夏金桂的脸,薛姨妈和薛宝钗为了保护香菱,能够如此,也算是仁厚了。

     薛姨妈此人,其实比起心狠手辣的王夫人来,心慈手软了很多。可惜她窥破夏金桂的奸计时,已然晚了。商人之家因了夏家的巨额财产,欢天喜地,以为一切顺意,及至发现夏金桂可恶,已然晚矣。这一点,即便宝钗早早看到了夏金桂的不轨之意,也晚了。等到薛姨妈察觉,更是已到难以收拾的局面了。

      俗语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很不幸,薛家还是走不出利这个怪圈。即便宝钗也不能免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