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润心902 / 书香润心 / 有一种人总让我们泪流满面

分享

   

有一种人总让我们泪流满面

2016-07-27  书香润心9...

有一种人总让我们泪流满面——邓稼先夫人访谈

             文章转贴自凤凰卫视 鲁豫有约

许鹿希:在1958年8月那一天,我们一点预感都没有。钱三强先生把邓稼先叫去了,那时候钱三强是核工业部的副部长兼原子能所的所长。他叫去他就给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个大炮仗,调你去做这个工作怎么样?这个国家要放个大炮仗你说这炮仗得多大,邓稼先马上就明白了这是要放原子弹,对吧,调他去做原子弹,他当时回答就说,我能行吗?那个钱先生实际上他们已经决定了,这里调令呀,不是说征求你个人意见。后来他服从调动。

1958年八月,时任中国科学院原子能所研究员的邓稼先突然接到命令,要其参加核试验,邓稼先又是兴奋又是紧张,与许鹿希匆匆一别,在荒凉的大漠上开始了中国的核试验,当时苏联、美国、法国相继宣布拥有核武器,而中国想要在世界之林立一席之地,不受外强凌辱,建造自己的核武器是当务之急,而此时,独守家中的许鹿希除了思念就是每日惴惴不安的担心。

许鹿希:那天晚上回家以后,他也一夜没睡,我也一夜没睡。

主持人:他怎么跟您说,他也不能跟您说什么是吗?

许鹿希:他不能跟我说做什么,他就跟我说,他要调动工作,我说问他调哪去,他说这不能说,做什么工作他不能说。我说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他说这不行,反正弄的我当时很生气,我当时30岁,他当时34岁,我们孩子很小对吧,因为我不知道他干什么去,可是他态度很坚决,他说我如果,就是做好这件事,我这一生就活的很有价值。他这么说以后,我当时就感觉到他已经下决心了,后来他突然说一句,就是为它死了也值得,他说这话以后,后来我就哭了,我说你干吗去,做什么事情要这么样子,下这个决心。当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后来过了一些时候我知道了,这个工作一干就28年。

主持人:当时您完全没猜到是原子弹,那时候您一点都没猜到。

许鹿希:我为什么一点都没猜到,当时国家太苦了,我们连汽车也造不了飞机也造不了,你知道抗美援朝,你看过《聂帅回忆录》吧,就是抗美援朝的时候,所有的飞机是从苏联买的,对吧,喀秋莎大炮也是买的苏联的,什么武器都是人家的,咱们自己什么也造不了。那个时候再用什么小米加步枪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个就是后来我才知道,就是在抗美援朝的时候,美国已经把原子弹运到的冲绳岛,如果板门店谈判再失败的话,咱们当时就要吃原子弹了,他不过就欺负咱们没有。那个是谁,英国的撒切尔首相说一句话,但凡你中国有一颗原子弹,人家也不敢惹你。对,就是这样,实力嘛。所以这样的话,这个转折是非常突然的。

主持人:一夜之间。

许鹿希:一夜之间,后来我看邓稼先这么坚决,他说家里事情他都管不了了,一切都托给我了,我回答他一句,我说我支持你。

主持人:许鹿希老人对我说,很多人都问过她,为什么能够忍受和丈夫分离长达28年?她说是因为她不仅见过洋人,还见过洋鬼子,不仅见过飞机,还见过敌人的飞机在空中盘旋轰炸自己的家园,不仅捱过饿,还被敌人的炮火逼着躲进防空洞忍饥捱冻,她说因为有了经历,使她能够理解邓稼先,理解他因为要造原子弹而和自己分离28年之久。

许鹿希:也不是说28年他完全一天都不回来,也有中间回来,就是他的这个工作因为它保密性质太强了,而且他那个所谓的当时规则也是非常的严厉,就是不许接触这个不许接触那个,甚至于我北京医科大学的同事也不能到我家里去,免得出事。另外就是嘱咐我说,不要向北医的领导,不能向他人说明你家里丈夫干什么事,这些都不能说,领导要问的话,你就说做保密工作,真正北医领导知道我丈夫是干什么事,是在追悼会的报纸上。

主持人:当时邓先生偶尔回来,您怎么跟他聊天呢,总要问一问最近的工作,但是很多又不能说,那说什么呢?工作完全碰都不能碰。

  许鹿希:一点都不能聊天,他们的规矩是片纸只字不能往回家带,不能带出来。至于他突然回来和突然走,什么时候回来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话,一个电话汽车马上就在底下等着,警卫员一上来马上就走了。我们中国的核试验一共做了45次,第一次成功是1964年10月16号,15点就是下午三点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我们最后一次呢,第45次核试验呢是在1996年7月29日。

主持人:在签定协议之前的一天吧,等于是。

许鹿希:1996年7月29号做最后一次核试验,为什么挑这个日子呢,因为邓稼先逝世是在1986年的7月29号。在邓稼先逝世十周年的这一天,做最后一次核试验,做完以后,马上第二天,在各个报纸上都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授命,从此以后我们中国暂停核试验。这就表明我们中国已经达到了跟其他核大国完全一样的水平,我们已经有了原子弹,有了氢弹,有了中子弹,有了小型化,有了在实验室模拟这个高度。

主持人:这45次实验邓先生领导了多少次。

许鹿希:他生前一共有32次,32次里头有15次是他亲自在现场指挥,其他的不是每次都是他亲自指挥,可是因为他后来是做核武器研究院的院长,就是他前面虽然做核武器研究院的副院长,可是院长是党委书记,他是主要的业务负责任,我们国家在一个原子弹氢弹做成以后要有一个专家签字,向国家签字等于向国家保证,这个弹行了,你可以放了。这个签字是邓稼先去签,签完这字邓稼先说非常紧张,好比就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万一不行就不得了,可是每次都行了,所以人家给邓稼先一个外号嘛,说邓稼先是福将,这福将可真太难了。

主持人:这种压力一般人没法想象。

许鹿希:没错,所以曾经有人问我,说是在第一次原子弹成功以后,那天晚上北京城里头,买号外呀,因为当时虽然是下午三点钟,就爆炸成功的,当时那个总指挥在罗布泊的总指挥室张爱萍将军,是吧,他给这边的中南海打电话,周恩来总理跟聂荣臻元帅守着这边电话,他打电话过来说成功了,可是周总理汇报给毛主席以后,毛泽东主席提了一个建议,他说,先压一下,等日本等外国的反映,因为这个灰尘,很快到那边去,他们马上上飞机去抓,一抓以后日本人先报道,说中国爆炸了原子弹,等他们报完以后,我们的判断结果一切都出来,肯定是核爆炸,因为要不是核爆炸要报错就不得了是吧,所以晚上十点种的时候,新闻广播才广播的,十点以后,满街都是号外,有很多人,我说你是不是拿的套红的号外,就又跳又蹦高兴的不得了。

1964年10月16日,我国自行开发研制的原子弹在当日下午三时许成功试爆,冲天的蘑菇云,使全国人民为之振奋,当时的号外有着醒目的标题: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正当全国人民欢欣鼓舞的时候,思念着丈夫的许鹿希才在家中缓缓地舒了口气,放下了悬了已久的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