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化漫谈】京剧艺术的继承与探索(上)

2016-07-31  辽宁本溪高明达   |  转藏
   

文 | 马力


京剧,发源于中国、起源于中国,是华夏民族传统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遗产之一,其丰富的文化内涵深受许多时代的人们欢迎。



· 京剧《珠帘寨》,剧照


京剧表演艺术的产生与发展

      京剧表演艺术源远流长,她继承了中国古典传统艺术的精髓,最终成为中国的国粹艺术。这种集大成的民族艺术在整个近现代史上都闪耀着灿烂的光芒,并在世界上产生了巨大影响。当京剧发展到今天,随着舞台艺术、电视艺术和声光电技术的飞速发展,对京剧的改革创新提出了新的挑战和要求。认真分析和研究京剧的本质和特征,对于京剧表演艺术的改革创新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京剧表演艺术是诗、歌、舞、剧艺术相互融合的结晶

      戏曲的形成大致分为两个阶段:初始阶段萌芽于原始社会的歌舞。据《吕氏春秋·古乐》记载,原始社会人们就开始用诗、歌、舞融为一体的乐舞来表达对宇宙万物的祝福和崇敬。由此可以想象,在原始社会便出现了诗歌、音乐、舞蹈三位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形态。发展阶段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在乐舞等综合性原始艺术形态形成以后,经历了先秦、汉、唐等历史时期的打磨得以逐步发展和完善,到宋、金时期才构成了较为完整的戏剧形态。由此可见,戏曲源于歌舞,同时也是古代歌舞等多种艺术形式综合集成的产物。戏曲是怎样把诗、歌、舞、剧这四种艺术形式融合在一起并使之协调默契的呢?其中的奥秘和纽带就是程式。程式不但把诗、歌、舞、剧四者融合在一起,而且还渗透到这四种艺术形式的各个内部环节之中,韵辙、曲牌、板式、锣行、排场、行当、身段等等无不打下程式的烙印。

      从演出形式来看,京剧属于歌舞剧,或者说是歌舞的戏剧化,它的表现手段是唱、念、做、打,也就是用歌舞来演故事。唱、念是音乐化、吟诵化之“歌”;做、打则是身段化、节奏化之“舞”。这些艺术形式在戏里被情节化和性格化之后,就形成“有声即歌,无动不舞”的歌舞剧。京剧还可以称之为剧诗,或是诗的戏剧化。京剧的唱词是有韵之诗,说白也是骈散结合之赋,这些艺术形式在戏里被情节化和性格化之后,就成为剧诗。诗、歌、舞融入戏剧之后便形成了它独特的艺术个性——歌舞剧或剧诗。

      舞蹈在京剧艺术的呈现中,往往会创造出令人惊叹的艺术佳作。如表现武将的程式动作组合:“起霸”“走边”“马趟子”等等,再如《秦琼卖马》中的“耍锏”;《定军山》中的“舞大刀”;《挑滑车》中的“大枪”;《天女散花》中的“绸舞”,《霸王别姬》中的剑舞等都是借鉴舞蹈韵律的成功典范。舞蹈与京剧的相互融合,使人物朴质中更见威风,妩媚中显俏丽,无不更加鲜明、优美地表现出中国古典人物的鲜活形象,如血液一般使京剧艺术舞台呈现更加生动。

京剧是写意的艺术,而时代使之走向融合

      当前戏曲艺术与话剧表演正频繁地相互借鉴,戏曲学习话剧的戏剧性,而话剧尝试戏曲的大写意性。众所周知,话剧和京剧在舞台呈现方面起源于两个截然不同的表现形式。话剧艺术源于西方文化,起源于古希腊的西方文明是亚里士多德的第一哲学和第二哲学,亚里士多德与孔子和释加牟尼是同时期的人,都是公元前5世纪。所不同的是,亚里士多德反对空灵,强调现实、客观和实证,重视科学的力量而不是神灵。所有的创造不能空想,都要进行实验室实验、化验和分析,在此基础上得出结论。西方这种追求实证的文化特征,要求演员在舞台上、影视表演中要真的动情、以真实的体验呈现生活的本质。

      京剧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表现形式,体现了儒道佛三教合一的精神,虚实相间、中和之美、大象无形都是京剧艺术至高境界的体现,再如“三五人千军万马”;“五七步百里征程”;“一桌二椅”表现一切情境,既是用虚拟的表演打开观众想象空间的一扇大门,将时空与空间的界限统统为我所用,是一种超现实的虚拟表现手法。

      在我看来,在形成初期京剧是写意,话剧是写实,那时越是好的京剧越是大写意,越是好的话剧越是大写实。而今随着世界文化的大融合,正逐步趋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之间,由此也感受到现代观众巨大艺术包容性的时代特征。

京剧的本质是以歌舞演故事,歌舞为主,故事为辅

      话剧的本质是以故事演歌舞,故事为主,歌舞为辅,用很多语言、动作、舞美、布景、声光电来讲述一个故事。京剧表演究竟是以故事演歌舞,还是以歌舞演故事?这是个始终困扰人们进行表演创新的问题。有些创新的京剧新戏,虽然场面很大,舞台布景非常华丽,甚至借助现代声光电特技和干冰效果,台上再搭台,实体布景一大堆,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但仔细想来,这不再是京剧,而是用戏剧的方式来演绎京剧的表演。

      按照中国传统文化、传统美学、传统哲学的习惯,传统京剧舞台应该是空灵的、抽象的、富有想象意义的。一步万水千山,两步腾云驾雾,几个简单的程式动作就可以要山有山、要水有水。要是把许多真实的布景、道具、实物都搬上舞台,那将不再是京剧,而是话剧、影视剧的艺术形式。如果京剧《定军山》中的演员在这样充满现实主义的舞台上扬鞭策马、驱车战将,那种美伦美奂的表演艺术将难以呈现,因为过多沿用戏剧模式会冲击和破坏京剧的传统程式和表述体例,也会破坏京剧以舞蹈演故事的基本架构。

      京剧表演艺术的改革创新,需抓住京剧的本质,也要随着时代的进步独辟蹊径,那么会产生两个结果,即保留传统的以歌舞演故事,歌舞为主,故事为辅的传统京剧;与以戏剧性为主,歌舞为辅的叙事性戏剧化的京剧。传统中歌舞是京剧的根本,观众欣赏京剧最主要的是歌舞,歌舞是京剧的灵魂,正所谓无声不歌、无动不舞。舞台强调简洁,表演重在写意,声光电可以使用,但与戏剧、歌舞剧、音乐剧有着极大的不同。京剧的改革应该在舞台美术、布景、灯光方面采用一些现代科技成果,但这些东西的采用一定要非常慎重,如果是新编戏与现代戏,就应该较多地采用。如果是《龙凤呈祥》这样的传统骨子老戏,采用大量的声光电和混响音效,那将从根本上破坏京剧传统戏的表演艺术。



· 马力


京剧表演艺术创新的特点和规律

      任何事物都有一般规律和特殊规律,改革创新要遵循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兼顾特殊规律。京剧的一般规律和特殊规律是什么?京剧的核心和要素是什么?京剧最感染人的艺术形式是什么?这些问题必须要研究清楚,如果不清楚就很可能导致改革的失败。

京剧表演艺术创新必须以五功五法和程式动作为基础

      戏剧表演以刻画人物为中心,没有固定程式,戏剧演员重在塑造人物和创造性发挥。以塑造人物和刻画人物为中心,就会以万变应万变,这样演员很累很难,因为没有固定的东西,所有要素都在漂移之中。京剧演员最主要的不是刻画人物,是五功五法,在五功五法中要结合自己的艺术特长再选择重点,有的以唱功见长,有的以舞功为先。人物塑造要按照京剧的程式和行当要求去做,不能模仿话剧的模式,那样太生活化、太写实化,与京剧的声腔与韵律不配套。京剧要求空灵、虚幻、夸张,能够意会而不是言传。话剧要求写实,要哭就要真流泪,要笑就要张大嘴巴;京剧只要动作到位示意即可,没有必要真的去做,那样会影响演员的唱功和表演的美感。京剧演员如果把精力用在塑造人物和刻画人物上,就会忽视京剧的程式,让人感觉虽然是用京剧演唱但表演的却是戏剧。

      传统京剧表演艺术中的五功五法是基础、是标准、是程式,刻画人物要服从和服务于这个主线。演员不能创造性地发挥和塑造人物形象,只能在固定程式中发挥自己的表演艺术特长。京剧程式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有着严格的规律、特点和表征,比如跑圆场、甩水袖等都是某种心态和情绪的张杨,京剧演员如果熟练掌握这些程式表演技巧,就可举一反三,而没有必要饰演一个新的人物就塑造一套新的表演技巧。定动结合,以程式动作为固定模式,苦练基本功,这样表演不同的人物形象才会得心应手。

京剧表演艺术创新要以主角为中心,主角以表演为中心

      话剧是西方传来的艺术,西方是民主、自由的模式,强调多中心,反对一个主角、一条主线的表演体制,以打散点为主。话剧和影视艺术强调实景,舞美的地位仅次于导演,表演艺术相对地位要低一些,而且一个剧中会有很多主角。电视剧和电影借助摄影机推拉摇移的技术能够放大人物的表情和动作,在后期制作中也能够移花接木、电脑动画,一个从来没有学过表演的人可能在处女作中表演得很好,甚至一举成名。电影《三峡好人》中的主角就是导演贾章柯的表弟,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农民,第一次上镜就在威尼斯电影节上一举拿下金狮大奖。这样的包装艺术造就了电影、电视剧和话剧的成功,但不能用这样的方法塑造京剧神话,历史上从未有一个演员没有学过表演便可通过出演京剧角色而一举成名并获大奖。

      京剧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缩影,强调角儿的艺术,以主角为核心,其余都是配角。为什么会形成这种一条主线、一个主角的模式?从文化上分析,古代中国是封建的、专制的、皇权的,缺乏民主,强调集权,因而逐渐形成以主角为中心的表演体制。京剧以主角为中心,主角以表演为中心,表演以唱功为中心,兼顾念做打等基本功已成既定模式。在一出大戏中,主角的表演成分应该占据绝大部分,其他都应该是陪衬,不能用其他花里胡哨的东西去影响主角的表演。

京剧表演艺术要以唱功为中心,人物和剧情只是概念和符号的表征

      话剧和电视剧以叙事为主,情节非常重要,塑造和刻画人物更为重要,主要原因是话剧和电视剧表现的都是人们不熟悉的剧情和人物,需要演员把一个剧本中的人物树立起来。比如《亮剑》中李云龙完全是一个虚拟的人物形象,观众脑海里没有一个固化的影像,一万个人心中会有一万个李云龙形象,这就需要演员发挥自己的演艺特长塑造和树立起这个人物形象,而且还要与整个剧情相吻合。

      传统京剧中的人物、剧情、故事观众都很熟悉,观众要看的不再是人物、剧情和故事,而是要看不同的演员在表演相同人物、相同剧情和相同故事过程中是否有更为突出的亮点和个性?亮点可能是在唱功,也可能是在作功,但绝对不会是在人物刻画和剧情表现上。相反,如果背离京剧程式动作,一味模仿戏剧表演模式去刻画人物和演绎故事,观众反而会反感,因为演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刻画出来的人物,观众会与自己脑海中既定的人物形象进行比对,最终可能感觉很生疏,不认识,不认可,你也就费力不讨好,前功尽弃。

      为什么戏迷总是喜欢反复看同一出戏、欣赏同一个唱段?为什么戏迷在剧院里总是闭着眼睛听戏,而不是望眼欲穿地看戏?因为京剧中的人物、故事和剧情都是耳熟能详的,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刘备、关公、张飞、赵云、诸葛亮、曹操这些人物,也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空城计》和《四郎探母》的剧情和故事,演员用不着在那里费尽心机地去塑造诸葛亮和杨四郎的人物形象,也用不着挖空心思去演绎那些曲折的故事,只要把唱功唱好,只要把程式动作做好就行了。

作者单位|中央戏剧学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