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众筹怎么玩

2016-08-08  戎韬9000

  “要钱没有,烂命则有一条。”这句话是深圳的互联网股权众筹的起点。

  众筹一词是“crowdfunding”的译文,意思是向大众筹集资金。众筹起源于在2008年成立的美国Kickstarter平台,提供创意的人可以在上面展示自己的创意和想法,网友可以自愿对其进行资金支持,获得的回报是相应的产品和服务。

  Crowdcube平台的出现颠覆了Kickstarter的经典众筹模式,投资者可以在平台上跟创业者交流,并且投入资金成为创业者企业的股东。不过当时该平台在美国面临着法律风险,并不被监管认可。直到美国JOBS法案出台,首次允许未被认证的投资者购买初创公司的股权之后,Crowdcube模式才得到了法律的追认。此后,美国众筹平台开始从Kickstarter的经典众筹模式向天使投资众筹模式转化。

  中国众筹平台的发展路径与美国如出一辙。先是有沿用Kickstarter模式的点名时间、众筹网、追梦网等,再有模式与Crowdcube相似的天使汇与大家投。不同的是,目前Crowdcube模式的合规性尚未得到监管部门的认可。

  第一批成立的平台之所以不敢做股权众筹是担心被扣上“非法集资”的“帽子”,期间也有企业通过淘宝网做股权众筹的尝试,但是被监管部门叫停。直到天使汇、大家投的出现,这种模式才有了生存的空间。

  有互联网金融行业人士表示,“大家投目前的有限合伙、资金托管的业务模式让人无话可说。他们的模式巧妙地规避了现有法律的监管。”不过,在众筹平台大家投创始人李群林眼中,这些业务模式设计的初衷并非针对规避法律风险,而是为了解决“办事难”和如何获得投资者信任的问题。

  “如果我不这么做,众筹怎么玩?”李群林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中国的一级市场不像二级市场一样,电脑操作一下就卖出去了。创投市场工商手续办理很麻烦,签工商协议,再公证,再做工商变更……一级市场之所以无法那么灵活,就是因为市场的手续难办。”

  “另外,10个人既然都不互相认识就很难相互信任,要直接打款给创业者也很不现实。我们就是怕出现太多麻烦,所以设计了一个有限合伙的模式。”李群林说。

  有限合伙模式建立以后,就面临着如何“打款”的问题。“你说,投资者应该把款打给谁?有限合伙还没成立,没有基本账户,钱就没有地方打。直接打给创业者的话,还要有限合伙作甚?直接打给我也不靠谱。所以我要建立一个托管账户,这就是投付宝的由来。”李群林说。

  据了解,李群林花了4个月时间才建立起托管账户。期间,他与大量商业银行有所接触,但是大部分银行都无法理解大家投的业务。“最后我打电话给兴业银行总部,他们听懂了,然后把我介绍给分行,再介绍给支行,最后事情终于办成了。”李群林告诉记者。

  “打款”的问题解决了,“催款”的问题又横在李群林面前。根据目前大家投的规则,假设创业者提出融资100万元,大家投会提供100万元的额度。领投人和跟投人把款项打满100万元就达成交易。在这个过程中,跟投人先认投再打款,但是不同的投资者打款效率各有高低,也有投资者反悔,所以就有催款和重新找投资者的过程。李群林说,目前接触到的每个项目都有这种情况,大家投的催款过程大概要持续三周,效率很低。

  为了解决问题,他在近期会推出新的认投规则——把认投额度增加到融资额的120%。设置超额认购额度目的在于给打款慢和反悔的投资者提供“替补队员”,先打款者先获得股权,希望这能够加快投资者的打款效率。

  给大家投15万元启动资金的“创新谷”合伙人余波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当初曾问李群林“怕不怕被扣上非法集资的帽子”,李群林“要钱没有,烂命则有一条”的回答打动了他。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李群林不喜欢谈行业的未来,因为在他眼中没有做的事情都是纸上谈兵,但是实际上他对大家投有着非常理想主义的规划,初期风投的冷漠与目前大家投的火热之间的强烈反差给了他很大鼓舞。

  “我们提供的服务要成体系化。创业者实际上需求很多,创投市场从天使、到VC、到投行、到并购,企业有着各自的生命周期。我想把这条线做好、做通。如果平台只是一个点,我觉得做不长。”李群林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