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西域 耿恭:孤城保卫战(上)

2016-08-09  lixj1028

遥望西域   耿恭:孤城保卫战(上)

原创:陆开武

公号:春风巷(ID:cfx8963)

一、将星闪耀的耿氏家族

如果把卫青、霍去病比作西汉王朝的“帝国双骄”,那班超、耿恭足可堪称东汉王朝的“双子星座”。

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只不过战争的舞台从漠北草原、河西走廊变成了辽阔的西域。

东汉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冬,帝国西征军统帅窦固在击退北匈奴,占领伊吾之后,发动车师战役,将西域门户车师重归大汉旗下。

一度脱离汉王朝,陷入纷乱动荡的西域重新迎来和平的曙光。

经奏请汉明帝同意,原来的管理机构西域都护府和戍己校尉被重新恢复,任命陈睦为西域都护,重建乌垒城;耿恭为戍己校尉,驻守车师后国的金蒲城;关宠为戍己校尉,驻守车师前国的柳中城。

遥望西域   耿恭:孤城保卫战(上)

金蒲城

不过,分配给耿恭和关宠的部队少得可怜,各有数百人。

从地理分布上,乌垒城居于西域中心,在今天的轮台县;金蒲城在天山北麓,在今天新疆吉木萨尔县以南泉子街镇,当地叫做小西沟古城;柳中城则在天山南麓的吐鲁番盆地,即为今天吐鲁番鲁克沁乡。

可以看出,将戍己校尉增加为两名,一北一南,主要就是为了扼守车师这个战略要地。

在当时的西域,还有一支汉朝小分队正进入南道的于阗,那就是班超和他的36骑。

谁也不会想到,波诡云谲的西域会被班超和耿恭搅动得天翻地覆。

和窦固出身名门世家一样,走出耿秉、耿恭、耿夔等一代名将的耿氏家族同样将星闪耀。

耿恭的爷爷耿况,王莽时期为上谷太守,后来在长子耿弇劝说下归顺刘秀。

耿况有六个儿子,分别是:耿弇、耿舒、耿国、耿广、耿举、耿霸。耿氏一门,全部跟随刘秀南征北战,为东汉复国立下汗马功劳,成为东汉开国将领。其中,耿弇战功最为显赫,成为东汉一代名将。

汉明帝发动的第一次对匈奴战役,就是在耿国之子耿秉的建议下实施的,耿秉也因此成为东汉帝国对匈奴的鹰派人物。耿忠(耿弇之子)、耿夔(耿国之子,耿秉之弟)都参加了这次战役,战功卓著。

耿恭是耿广的儿子,后来参加了收复车师的战役,因战功卓著而被任命为戍己校尉。

耿恭的父亲耿广英年早逝,史书对耿恭的记载是:“少孤。慷慨多大略,有将帅才。”耿恭为人慷慨有义,志向高远,熟知兵法,有将帅之才。

耿氏家族的荣耀将在耿恭这里达到巅峰。

接到任命之后,耿恭率部驻防金蒲城。

作为将门之后,又经过战场洗礼,耿恭的警惕性很高,知道北匈奴一直在虎视眈眈。

安顿下来之后,耿恭做的第一件事是迅速与乌孙取得联系,重新恢复了汉乌一度中断的盟友关系。

乌孙大昆弥(国王)见到多年未见的汉使,非常兴奋,派使者进献名马,遣子入侍,还把汉宣帝当年送给解忧公主的器物一起送回。

虽然解除了来自西部的战争威胁,但一场疾风暴雨还是向耿恭袭来。

二、首战金蒲城

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三月,塞外西域,还是一派寒冬肃杀。

窦固大军刚刚班师的烟尘还未消散,匈奴人就迫不及待地杀来了。

北匈奴单于命令左鹿蠡王率领二万铁骑攻打车师,已经投降归顺汉帝国的车师后王安得向耿恭飞骑告急。

史书上没有明确说耿恭的士兵到底有多少,只是笼统的说有数百人。如果按上限九百人算,那么一个汉兵要对付二十多个个匈奴骑兵,即便加上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的车师军队,也是势单力薄。

接到安得的鸡毛信后,耿恭派出三百士兵前去支援。

习惯游牧狩猎的匈奴人善于围点打援,三百名士兵在半路上被匈奴骑兵围住,全部战死。

来势汹汹的匈奴军队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歼灭了车师军队,国王安得阵亡。

首战告捷的匈奴军队继续进军,朝耿恭驻守的金浦城奔袭而来。

耿恭深知自己兵微将寡,与乌云一样压过来的匈奴骑兵直接迎战,无异于以卵击石,惟一的选择只能是:凭城据守。

守,也得动脑子。

金蒲城规模不大,地势平敞,即便全部将士上到城头迎战,也很难抵得住匈奴人的凌厉攻势。

耿恭将准备好的毒药取出来,命令士兵涂抹到箭头上,张开弩机严阵以待。

见第一波攻城部队进入射程,耿恭让士卒大声警告:“我们有汉家神箭,中箭者伤口必有怪异。不相信的,就来试试。”

左鹿蠡王觉得汉军是在虚张声势,哪次战斗不是得冒着如雨箭矢打下来的?大手一挥,攻城!

见匈奴人毫不理睬,准备攻城。耿恭下令放箭。顿时,矢如飞蝗,从天而降,匈奴人倒下一大片。

遥望西域   耿恭:孤城保卫战(上)

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耿恭的毒药配方还真怪异,匈奴士兵中箭的伤口,血流如注,如沸水蒸腾,根本就止不住。

看汉军的箭头果真有毒,匈奴士兵心头大震,即便没被一箭射死,也要被毒死。队形散乱,攻城速度明显降了下来。

匈奴骑兵的第一攻击波被遏制住了。

老天爷也给耿恭面子,一阵暴风雨突然而至。耿恭见状,下令打开城门,率军迅速出击。

被汉军毒箭吓蒙了的匈奴士兵,被大雨浇得乱了阵脚,又被汉军趁势攻杀,仓惶之中被击杀不少,只好引军退去。

金蒲城之围暂时解除,但耿恭的心依然悬着,匈奴骑兵不会轻易撤走,肯定还会伺机杀回来。

侦察兵报告的一个消息让耿恭有了主意,在金蒲城东面的疏勒城地势险峻,居高临下,旁边涧道有水,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注意,这个疏勒城不是班超扬名立万的那个天山南道的疏勒,而是在今天的奇台县半截沟麻沟梁村。

到了五月份,正值春回大地,天气转暖,耿恭果断下令放弃金蒲城,转移驻防疏勒城。

这个决定非常正确,避免了全军覆没,但耿恭将迎来一场艰苦、惨烈的的保卫战。

(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