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乐书香小屋 / 伯乐美术馆 / 专题| 江苏省国画院60年系列专题之“已故...

0 0

   

专题| 江苏省国画院60年系列专题之“已故书画家”

2016-08-12  伯乐书香...


金陵风骨  其命惟新
——江苏省国画院60年·中国画书法作品展系列专题


已故书画家专题:

本期推出的江苏省国画院“已故书画家”专题,包括江苏省国画院建院之初被聘任的首批画师,如鲍娄先、龚铁梅、房虎卿、王琴舫等,以及离世不久的现代书画家费新我、武中奇、黄养辉等20位代表,他们为江苏省国画院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我刊为读者呈现这批书画家的代表作品,以期对他们有所了解与关注。


2016528日下午,由中国美术馆、江苏省文化厅主办,江苏省国画院承办的“金陵风骨其命惟新—江苏省国画院60年·中国画书法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展览引起了巨大反响,被首都美术界权威人士评为近年进京展中规模最大,学术性最高、最好的一个展览。江苏省国画院人才辈出,名家纷呈,尤其是老一辈已故艺术家,他们的艺术成就永载史册。本次进京展为每位已故艺术家展出最能代表其艺术成就的作品4幅,大多为江苏省国画院院藏作品。既有为大家耳熟能详的著名书画家吕凤子、陈之佛、林散之的书画精品,又有声名显赫的新金陵画派九位代表人物傅抱石、钱松嵒、亚明、宋文治、魏紫熙、余彤甫、丁士青、张晋、张文俊的山水珍品,还有一些画院建院之初聘任的首批画师—鲍娄先、龚铁梅、房虎卿、王琴舫、何其愚、顾伯逵、陈旧村的院内藏品,以及离世距今不远的现当代书画家费新我、武中奇、黄养辉、高马得、叶矩吾、陈达、伍霖生、李亚、金志远、徐孅、卢星堂、董欣宾、张良(以年龄排序)的精品力作。本文以后两者共20位已故艺术家为主要评论对象,略述他们在江苏省国画院所起的代表作用和做出的卓越贡献。


鲍娄先 菊花 

41cm×75cm 

纸本设色 1957年

江苏省国画院于19603月正式成立,早在1957211日,江苏省文化局向江苏省委文教部、省人民委员会文教办公室呈递《关于请求批准成立江苏省国画院方案的报告》,报告中附有“关于建立江苏省国画院的方案”,方案拟定人事安排为:拟聘任在当地负有重望的优秀画家为画师,画师分为专任及兼任两种,专任画师又分为画师、助理画师,均由省文化局聘任之。专任画师原则仍留在原地进行工作,助理画师集中院内工作,兼任画师仍留原单位从事业余性工作。226日,江苏省人民委员会文教办公室下发文件,同意“建立江苏省国画院建院方案”,将专职人员(包括行政人员)由申请方案中的40人精简为30人。229日,江苏省国画院筹备委员会正式成立。吕凤子为筹委会主任委员,傅抱石、陈之佛、胡小石、亚明、朱偰、杨正吾、张文俊、李仞千为委员。筹委会从江苏省内各地聘任画师。首批聘任画师年龄都已偏大,鲍娄先、龚铁梅受聘时已经80岁,房虎卿、王琴舫、顾伯逵、何其愚、陈旧村也都为60岁以上的老人,费新我时年54岁,他们来自扬州、常州、徐州、苏州,原则上仍然留在原地工作,以相对松散的关系和画院发生联系,部分年事已高的老画家极少来院,加之离世较早,因此他们留在画院的院藏作品并不多,也极少面世,这次进京60年展,画院展出他们的院藏精品,堪为难得一见的视觉飨宴。


龚铁梅   松、牡丹、白头翁 

134cm×55cm 

纸本设色 1960年


19609月,江苏省国画院首任院长傅抱石,带领以江苏省国画院画家为主体的“江苏国画工作团”,开创了二万三千里写生的壮举,呕心沥血地创作了一大批既有鲜明时代精神,又有民族特色的中国画作品。这批作品深入生活,紧跟时代,与时俱进,凸显“思想变了,笔墨不能不变”的思想,催生了20世纪新中国历史上五大画派之一的新金陵画派。但是江苏省国画院对历史的贡献不止于奉献一个新金陵画派,它在花鸟画、人物画、书法和理论研究这几大领域都人才辈出,成果斐然。国画院成立之初,聘用的专职画师大多是花鸟画家。鲍娄先是新扬州画派的领军人物,他善画蔬果、古藤、枯树。龚铁梅是长沙人,后定居常州,尤善菊花、山石、古松翠柏。房虎卿擅长山水、松石、蔬果、花卉,所画墨龙和虎名噪国内。王琴舫悉心研习《芥子园画谱》,以善绘花鸟画闻名一方,为李可染启蒙老师。


何其愚的书法、篆刻造诣颇深,花鸟画具有白阳山人、新罗山人笔意。顾伯逵早年着意画猴,晚年以山水、花鸟为主。陈旧村专注于鱼藻,画法追宗明代林良、吕纪又兼参陈白阳、华新罗鱼趣,一时有“陈金鱼”之称誉。他们大多在上海居住过,受海派绘画影响较大。鲍娄先曾往上海盐商周扶九家坐馆,与吴昌硕、王一亭交往甚多。龚铁梅曾任上海美专国画教授。何其愚曾为上海中华书局推广部职员。房虎卿1929年由常州来到上海,加入上海中国画会,为专职画家,以画养家。顾伯逵年轻时云游四方,与上海文学书画界交往甚多,并在上海举办画展。陈旧村曾入上海中华美校研习西画。上海在1840年鸦片战争后成了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商埠,侨居卖画的职业画家增多,逐渐形成了以“虚谷、蒲华、任伯年、吴昌硕”为代表的海上画派。海派绘画突破了晚清正宗绘画的局限,画风由萧瑟冷淡变为浓郁热烈,变“出世”的山水为“入世”的花鸟,以活色生香、生机勃勃的花鸟世界代替陈陈相因的正统绘画。此次进京展,展出几位老先生的作品多为家常果蔬、松石兰菊、飞鸟虫鱼等大众喜闻乐见的题材,笔墨兼及海派诸家所长,融绘画、书法、金石技法意趣于一体,写意挥洒,格调明朗,展现欣欣向荣之气,符合普通市民阶层的审美情趣。


费新我1957年以画家身份进入画院,后因右手患病不能绘画,改写左笔书,却独辟蹊径,自成一体,1972年应邀书写毛主席诗词《十六字令三首》,郭沫若赞其“字里行间有山石突兀之感,群山起伏奔腾之势”。陈达曾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担任美术创作和宣传工作,50年代初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深造,山水、人物兼长。1958年,他由部队转业至画院,作品数次在全国和国际展览中展出。画院筹备之初,有一位年轻画家叶矩吾,因花鸟画才华毕露被傅抱石推荐留在画院,1958年,他和傅抱石、钱松嵒、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等人合作的《人民公社食堂》为传世佳作。

 

房虎卿  万壑风生 

142cm×81.5cm 

纸本设色 1960年


最早进入江苏省国画院的这批艺术家,是画院历史滥觞的见证人。一些年事已高的画家被聘任时已在当地负有盛名,使得画院成立伊始,便呈现出名门大院的泱泱之气,奠定了江苏省国画院开院之初的高格定位。“文革”期间,画院被迫暂停活动,至1977年重新恢复建制,吸纳一批新兴力量充实队伍。武中奇、高马得等人先后进入画院,他们在各自的艺术追求上都造诣颇深。高马得的戏曲人物画闻名遐迩,他采用民间年画、泥娃娃等艺术手法,依靠刻画人物的夸张动作来传神。画风融合了文人水墨写意画的风采,熔汉画与文人画一炉,完成了他笔情墨趣的风格和追求。武中奇书法真、草、隶、篆各体俱佳,尤擅行草,秉承王右军父子的笔法,汲取何绍基之风采,以方笔入草,碑帖兼容,书风浑厚遒劲。解放后受上海市长陈毅邀请,书写“上海市人民政府”匾牌。董欣宾不仅是山水画家,还是美术理论家。20世纪80年代,董欣宾以一系列绘画创作和理论崛起于大江南北,著有《中国画若干基础问题的探索》,和郑奇合著《六法生态论》《中国绘画对偶范畴论》《魔语—人类文化生态学导论》等,他从中国文化本体出发,梳理中国文化的发展脉络,深入挖掘深层次的画理,对中国画的章法、用材各个方面都有全面系统的突破与创新,是绘画界为数不多的创作、理论均成果卓著的名家之一。可以说,江苏省国画院大家林立,名人辈出,他们的各自鼎立,使得江苏省国画院在山水、花鸟、人物、书法、理论研究各个领域都大放华彩,为“江苏省国画院”这块金字招牌增辉添彩。

 

王琴舫 玉兰牡丹 

135cm×34cm 

纸本设色


江苏省国画院在创作理念上秉承继承传统与开拓创新两者并举之路。新金陵画派对于历史的巨大贡献之一就是它的创新性,自北宋苏轼提出“士人画”,至元代赵孟頫强化“士夫画”,再到明代董其昌确立发扬“文人画”概念,中国画越来越注重抒发性灵,着重笔墨意趣。19世纪末,一批留洋的有为人士开始重审中国画,他们认为传统文人画脱离生活,内容消极,形式单一,康有为提倡改良中国画,陈独秀掀起国画的美术革命,林风眠主张中西融合,国画界的改革势在必行。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一批有志于中国画改革的人士率先作出了实践尝试。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成立后,亟需反映社会生活的艺术形式出现,传统文人画愈加不能满足时代的需要。在此历史前提下,初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的傅抱石决心带领画家们,走出画室,深入生活,这才有了二万三千里写生的壮举。历经86天的风尘跋涉,画家们途径六省,胸怀万壑,把所思所想尽述笔端,创作出一批反映时代、反映生活的传世之作,19615 月在北京帅府园中国美术家协会展览馆举办“山河新貌”画展,展出作品161件,在全国引起巨大的反响。这批作品是时代性、创新性和继承性相统一的集合,也为画家解放思想,推陈出新给出了典范。

 

何其愚 八哥 

135cm×34cm 

纸本设色 1957年


可以说,江苏省国画院成立之初,就处在一个充满变革的时期,现实生活的滚滚浪潮不断对艺术的内容和形式提出新的挑战,江苏省国画院始终以海纳百川、兼容并包的胸怀,吸纳了一批又一批优秀艺术家。他们在表现形式上也许大相径庭,但是为时代而倾情创作,为艺术而鞠躬尽瘁的决心却殊途同归。1960年,具有深厚西画素养的黄养辉经傅抱石力邀,进入江苏省国画院,他是徐悲鸿的高徒,受过严格素描训练,掌握水彩、油画、水粉等诸多西画技巧,又兼事中国画、书法、篆刻和诗文研究,使得中西技艺在他的艺术创造中融为一体。董欣宾的水墨色彩尝试也呈现西画抽象的意味。他将色彩以“写”而不是“染”的笔法运用,彩和墨往往混合使用,画面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超越和发展了传统文人画范畴。李亚则致力于中国花鸟画写意性的研究。他曾悉心钻研小写意的虚实法,初写意的采光法,大写意的含混法,直至超写意、狂写意。1977年,他又创造揉纸法,其探索精神令人赞叹。画院还有一批始终坚守传统中国画阵地的画家,如伍霖生、金志远、徐孅、卢星堂、张良。伍霖生1978年调入画院,为傅抱石入室弟子,他从古代理论中探索中国画的空间处理方法,又始终遵循恩师傅抱石“代山川而言”的治学精神,作品笔法豪迈,水墨淋漓,颇得乃师精髓。徐孅、金志远分别于1961年、1962年调入画院,他们是一对相濡以沫的画坛伉俪,潜心研究历代诸家名迹,注重写生,金志远善画松、竹,画风深雄潇洒。徐孅人物、山水、花卉均为涉猎,画风清新纤丽。卢星堂是1960年画院第一期学员班招募的学员之一,受业于新金陵画派诸老,善画林木、雪景,被誉为具有诗人气质的画家。张良1985 年调入江苏省国画院,他从宋元代名家入手,擅长以细腻的笔法画出宏大的场面,造成空濛浑莽的艺术效果。可以说,在江苏省国画院这个学术高地,一切与时代并进的艺术形式都得到鼓励和发扬,在这片名家荟萃、学风浓郁的沃土上,江苏省国画院的书画家们以各自的方式自由地讴歌时代、表达自我,在艺术之路上精益求精,臻于大成。

 

顾伯逵 寿桃 

107.5cm×55.5cm 

纸本设色 1958年


60年过去了,筚路蓝缕,前辈们虽已离去,他们给后世艺术家提供了高格的学术典范和敦厚的人品修为。作为新金陵画派的正宗传人,江苏省国画院的当代艺术家和前辈们血脉相连,薪火相传,他们在以傅抱石、钱松嵒、赵绪成、宋玉麟、周京新五位院长为旗手的带领下,秉承发扬新金陵画派精神,深入生活、注重写生,著书立说,热心公益,力争在历史的长河中开拓进取,传承创新。他们既维护画院整体学术流脉的一统性,又保持各自艺术个性的独立性。画院的每一位艺术家,都心怀家国,不辱使命,他们常年有组织地为中央政府部门、省级政府部门等重要单位无偿创作精品力作,为社会公益活动慷概奉献,在大灾大难面前不回避不退缩,视担当为己任,形成一股浩荡的巍然正气。这次60年进京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这个全国美术界的最高殿堂,全面呈现江苏省国画院一甲子的艺术成就,既是向全国美术界提供的一次学术交流探讨契机,也是向广大社会和人民大众做的一次深入汇报,展现新一代画院人沿着前辈们的足迹,勇于探索、推陈出新的艺术理想和奋发进取、不断开拓的精神面貌,从而开启了现代金陵画派的崭新篇章。


【详见《中国书画》2016年8期】


点击此处订阅《中国书画》杂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