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中医经方五味理论之一

2016-08-13  山水读书...

 木位之主,其泻以酸,其补以辛;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适其性而衰之

火位之主,其泻以苦(原作甘),其补以咸;心苦缓,急食酸以收

土位之主,其泻以辛(原作苦),其补以甘;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

金位之主,其泻以咸(原作辛),其补以酸;肺苦气上逆,急食辛以散之,开腠理以通气也

水位之主,其泻以甘(原作咸),其补以苦。肾苦燥,急食咸以润之,至津液生也 

 

上述论述在内经中有传抄错误,对比《辅行诀》当以《辅行诀》为准:

中医经方五味理论之一-汤液经法正五味补泻化即五运六气之用

 《外经微言》“天老问曰:燥从热发,风从燥起,埃从风生,雨从湿注,热从寒来,其故何欤?岐伯曰:五行各有胜,亦各有制也。制之太过则受制者应之,反从其化也。所以热之极者,燥必随之,此金之从火也。燥之极者,风必随之,此木之从金也。风之极者,尘霾随之,此土之从木也。湿蒸之极者,霖雨随之,此水之从土也。阴寒之极者,雷电随之,此火之从水也。乃承制相从之理,何足异乎。天老曰:何道而使之不从乎?岐伯曰:从火者润其金乎;从金者抒其木乎;从木者培其土乎;从土者导其水乎;从水者助其火乎。毋不足、毋有余,得其平而不从矣。天老曰:润其金而金仍从火,抒其木而木仍从金,培其土而土仍从木,导其水而水仍从土,助其火而火仍从水,奈何?歧伯曰:此阴阳之己变,水火之已漓,非药石针灸之可疗也”

 

其实,上述五味治法就是《六微旨大论》里对主气的描述

中医经方五味理论之一-汤液经法正五味补泻化即五运六气之用

厥阴之位即木位也,上有木气治之则为亢害也,为木太过也,乃肝苦急也,土从木化也,乃急食甘化培其土也。木气之下金气承之,即风从燥起也,乃用酸金泻也。

 

上述理论俱出自《黄帝外经》中,关于正五味的治疗原则正是伊尹论述汤液经法的根本。古书记载“殷商伊尹以元圣之才,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远求诸物,近求诸身,撰用《神农本草》《桐君采药录》,准次阴阳之道,参伍之变,错综其事,引而伸之,触类以专之,化为《汤液经法》”,但是伊尹如何化出汤液经法千年来无人明述,今天我根据上述的论述复原再现其理法,为了让大家理解方便,做如下表格示意之:

中医经方五味理论之一-汤液经法正五味补泻化即五运六气之用
所谓“阴阳之道,参伍之变,错综其事,引而伸之,触类以专之”者,取纳音五行配河图五行也,金丹大道也,阴阳互根互济也,以此建立的补泻化之五味用法才是“正其五味”也,五脏因六气的变乱才能扶正也。五音六律生万物,五音生五行(参见置顶文章)五行之用在纳,其用以金木合并,水火既济为法也,故而肝木用辛金,心火用咸水,其他由此可类推也。黄帝内经包含针石草药诸种治法的体系完整建立当在殷商之后。中医草药五味之治源于五运六气之理岂不明乎!

 

上述理法被道家茅山派开派祖师陶弘景浓缩在《汤液经法图》中:

中医经方五味理论之一-汤液经法正五味补泻化即五运六气之用

注意,今人往往认为“图中体味、用味相合产生化味”是类同西方的化学反应并因此兴奋不已,其实是对五角图的误解,也是对五行的误解,更是国人崇洋媚外的心态反应,似乎与西方科学搭上勾就能为中医正名似的。东方玄学只有五行生克制化,没有化学之说。其实原抄本中注为“化苦,化甘”等不合经意,今改正为“苦化,甘化”等以更符合医理也。

 

本草五味

纳音五行

五脏

逆者正治

阳进为正,七数

木体酸金泻

从辛顺数七到酸

火体苦水泻

从咸顺数七到苦

土体辛木泻

从甘顺数七到辛

金体咸火泻

从酸顺数七到咸

水体甘土泻

从苦顺数七到甘

 

 

 

 

 

 

 

 

 

 

 

 

本草五味

纳音五行

五脏

从者反治

阴退为反,六数

木太过则甘化

从辛后退六到甘

火太过则酸化

从咸后退六到酸

土太过则苦化

从甘后退六到苦

金太过则辛化

从酸后退六到辛

水太过则咸化

从苦后退六到咸

 

陶弘景曰“此图乃《汤液经法》尽要之妙,学者能谙于此,医道毕矣。”组方的君臣佐使之制在内经中有论述:

 

帝曰:气有多少,病有盛衰,治有缓急,方有大小,愿闻其约奈何?

岐伯曰:气有高下,病有远近,证有中外,治有轻重,适其至所为故也。

大要也,君一臣二,奇之制也;君二臣四,偶之制也;君二臣三,奇之制也;君二臣六,偶之制也。

故曰:近者奇之,远者偶之;汗者不以奇,下者不以偶;补上治上制以缓,补下治下制以急;急则气味厚,缓则气味薄,适其至所,此之谓也。

病所远而中道气味之者,贪而过之,无越其制度也。是故平气之道,近而奇偶,制小其服也;远而奇偶,制大其服也;大则数少,小则数多,多则九之,少则二之。(可见经方味数多不过九味,少不下二味,当今时方动辄十几味实乃未得古圣之传,中医组方乃精兵强将特种作战,一击毙命也,非打群架也)

奇之不去则偶之,是谓重方;偶之不去则反佐以取之,所谓寒热温凉反从其病也。

 

于《辅行诀》更是把上述奇偶之制,孰多孰少制度具体化,定五味之君主:

 

味辛皆属木,桂为之主,椒为火,姜为土,细辛为金,附子为水。

味咸皆属火,旋覆[]为之主,大黄为木,泽泻为土,厚朴为金,硝石为水。

味甘皆属土,人参为之主,甘草为木,大枣为火,麦冬为金,茯苓为水。

味酸皆属金,五味[]为之主,枳实为木,豉为火,芍药为土,薯蓣为水。

味苦皆属水,地黄为之主,黄芩为木,黄连为火,白术为土,竹叶为金。

此二十五味,为诸药之精,多疗诸五脏六腑内损诸病,学者当深契焉。

经云:“主于补泻者为君,数量同于君而非主故为臣,从于佐监者为佐使。”

 

例如 

小泻肝汤

枳实三两  芍药三两  生姜三两

枳实芍药味酸,生姜味辛。根据《辅行诀》组方原则,味辛属肝,为补;味酸属肺,为泻。

严格两泻一补三味药成方的格局,其余四脏方同此。此“近者奇之,制大其服也”“大则数少”。三味药乃奇之制也。君二臣一还是君一臣二?此方无主味,故而我认为是君二臣一,生姜三两为奇数少。

 

小补肝汤

 桂枝三两    干姜三两 五味子三两    大枣十二枚

干姜桂枝味辛,五味子味酸,大枣味甘。根据《辅行诀》组方原则,味辛属肝,为补;味酸属肺,为泻。

严格两补一泻加一味,四味药成方的格局,其余四脏方同此。此“远者偶之,制小其服也”“小则数多”此方桂枝为主君,干姜为臣,五味子乃主酸也是君,有二君二臣,偶之制也,大枣数远多于君数且数取偶数。

 

大泻肝汤      

枳实(酸)熬芍药(酸)甘草(甘)炙各三两黄芩(苦)大黄(咸)生姜(辛)切各一两

枳实芍药二君,甘草一臣,奇之制也。“近者奇之,制大其服也”“大则数少”佐使取奇数一。

 

明乎此,今有专家教授或谓一代名医胡希恕称“内经与神农伤寒汤液乃两路”"伤寒经方乃从八岗辩证而来,然后归纳出六经“岂不可笑乎?故当知,不懂五运六气,或可为名医但不得为明医也。当代中医教育正是沿着胡之错误立论而设,故而只要经方不要内经,中医渐亡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