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掉了8斤肉的宁泽涛和掉进药罐子的陈欣怡。赞助中国游泳队难道是个错误?

2016-08-14  蜀地渔人


对出征里约的中国游泳队而言,即便有网红少女傅园慧横空出世,仍不能掩盖它巨大的失落:孙杨陷入口水战,宁泽涛暗淡无光,陈欣怡药检结果呈阳性,种种热点问题最终都会指向一处:赞助中国游泳队难道是个错误?


跟中国游泳队谈论生意充满风险


走下北京地铁6号线朝阳门站,叶诗文和两位队友的矿泉水广告霸占着几乎整个进站大厅,而在东四换乘5号线,人们可以看到叶诗文和另一群队友在牛奶广告上面露微笑。最近一个月来,游泳队员出镜的户外广告在这座8年前曾举办过奥运会的城市中随处可见。


不夸张地说,在这个奥运周期,中国游泳队拥有国内最优质的一批运动员资源。随着姚明、刘翔、李娜彻底告别历史舞台,中国游泳队的孙杨、宁泽涛——或许现在还要加上傅园慧——无疑是现役中国运动员中商业价值最高的一批。


既有孙杨的名声远扬,又有宁泽涛的傲然崛起,在奥运营销这座黄金矿山中,游泳中心雄踞于最富的一段矿脉之上,似乎随手就能挖出大把金子,但从里约奥运会来看,各大品牌的掘金之旅显然走得不是那么的轻松,一个事实是,无论是赞助商还是运动员本人,跟中国游泳队谈论生意都充满风险。


一位资深游泳记者对懒熊体育表示,相对而言,游泳运动员和中国游泳队不是一个好的赞助标的。“游泳运动员本身风险就比较大,成绩不稳定,而且一旦兴奋剂检测呈阳性,往往名誉扫地。品牌方选择游泳运动员冒相对较大的风险。”


“因为利益分配的问题,中国游泳队与运动员之间就赞助等方面经常陷入扯皮。宁泽涛此事不是孤例,傅园慧明确在微博上表示不愿涉及商业活动也是一个例证。”上述资深游泳记者说。


▲ 孙杨在里约已夺一金,但也陷入了和澳大利亚选手的口水战中


8月12日上午,新华社消息确认,中国游泳选手陈欣怡在8月7日里约奥组委实施的赛内兴奋剂检测中氢氯噻嗪呈阳性。在此前进行的奥运会100米蝶泳比赛中,陈欣怡以56秒72的成绩排名第四名,与奖牌一步之遥。


尽管陈欣怡在此前游泳队商业开发中的吸金价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兴奋剂丑闻带来的负面影响却会大到任何正面宣传也无法掩盖,自然也会为主推中国游泳队的赞助商们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


三种风险来源


赞助运动员或运动队存在两种风险,“一是竞技性的风险,如成绩滑坡、成绩未达到预期、受伤等等。二是道德性的风险,如违反赛场纪律、使用禁药、不公平竞赛等有违体育精神的行为。”北京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CEO张庆对懒熊体育说。


备受瞩目的中国游泳队,无疑兼具了以上两种风险,但不为人所知的是,中国游泳队还有另外一层风险,那就是游泳中心与队员随时可能爆发的矛盾。


在此之前,中国游泳队被公认商业价值最高的宁泽涛已经出过问题。


仅仅在几十天前,宁泽涛还是游泳队金矿中公认成色最好的一块金子,里约奥运会的优质代言人,若非如此,蒙牛和伊利也不至于为他打得死去活来,闹得宁泽涛和游泳中心撕破脸皮,彼此下不来台。


游泳中心和所辖运动员因代言问题发生纠纷,早就不是第一次了,此前田亮(跳水队隶属游泳中心)、张琳都出过这方面的问题。


在宁泽涛之前,对组织提出异见的是孙杨。他与游泳中心的矛盾因代言问题发端,以两不相让僵持,在试探让步中缓和,当然,期间遭遇的无证驾驶被拘留和药检阳性遭禁赛让孙杨成熟了许多,如今和游泳中心相安无事。


报名年龄比孙杨小15个月零5天的宁泽涛显然对这种事情没什么经验。


在传言他无法进入里约奥运会大名单的那段时间,宁泽涛死扛着没有主动向中心认错,心理上独自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种无形的压力有形地反应在了他的身体上和训练中。那段时间,因为得不到中心支持,他的训练很不系统,精神状况和身体状况也极差,去里约之前,体重整整掉了8斤。


在男子100米自由泳比赛当天,央视主持人在直播节目中专门提到了宁泽涛体重下降这件事。宁泽涛本身就是偏瘦型的运动员,他掉的这8斤没有脂肪,全部都是肌肉,对于50米和100米这种极为需要爆发力的项目,8斤肌肉意味着冲刺能力要下降至少一个档次。


▲ 宁泽涛未能如愿在短距离项目中取得好成绩


宁泽涛和游泳中心的风波,各有各的说法,但问题频出的根源无疑是游泳中心的大包大揽,其制定的《国家游泳队在役运动员从事广告经营、社会活动的管理办法》中规定:“在役运动员参与商业广告活动及社会活动,必须征得游泳运动管理中心的同意,并由中心批准后按照有关规定进行”、“在役运动员不得单方面与商业推广单位及企业签订协议”。也就是说,中心下属所有运动员的商业开发权统归中心所有。


解决办法


在现行体制下,体育总局系统内普遍存在类似情况,但并非没有妥善解决的先例。当初,姚明和刘翔也都是体制内的明星,但并不妨碍他们各自拥有独立的经纪团队,在二者取得的巨大商业成功背后,“姚之队”和“翔之队”功不可没。


游泳中心和篮管中心、田管中心不一样,它不认可类似的做法,毫不让步,毫不妥协。


就目前而言,宁泽涛和孙杨都没达到姚明和刘翔那种个人影响力远超所属中心权力的高度,当然也不具备在中心手中夺回自己商务开发权的能量。在游泳中心的地盘上,没有“杨之队”,没有“宁之队”,将来恐怕也不会有“傅之队”。


一种说法是,不管孙杨还是宁泽涛,想继续作为运动员活跃在公众面前,都要继续依托国家队这个平台。这种说法自有它的道理,上不了赛场的运动员没有价值,面对掌握着参赛生杀大权的游泳中心,公开闹翻显然不是明智选择。


我们发现,不知不觉之间,宁泽涛的新浪微博认证头衔,已从“中国国家游泳队队员宁泽涛”变成了“资深游泳运动员”,没有人知道这一称谓的改变透露着怎样的信号,但随着宁泽涛先后止步100米自由泳半决赛和50米自由泳预赛,他的处境变得相当危险,甚至可能提前结束其国家队生涯及至职业生涯。


个人和组织的危险关系,对赞助了中国游泳队及其成员的品牌而言,当然并非风险的全部,就中国游泳的发展现状而言,难以预料的负面事件和热度的不可持续性,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关于负面新闻,孙杨无证驾驶和陈欣怡的兴奋剂事件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据张庆介绍,针对赞助风险,赞助商可事前防范,通过合同约定,采取相应的追偿机制。针对竞技风险,可采取签约费+奖金的方式,鼓励运动员取得好成绩和保护身体, 针对道德风险,通过拒绝支付款项、弥补损失等内容进行策略性的补偿。


但对企业而言,即使获得相应的补偿,也不能改变赞助失败的本质。


▲ 中国游泳协会确认蝶泳小将陈欣怡A瓶药检呈阳性


而在热度的持续性方面,因为游泳项目缺乏职业联赛以及更多更具影响力国际大赛的天生劣势,即使是最好的运动员也很难保持长时间的高曝光,另一层面,除了孙杨以外,包括宁泽涛在内的其他运动员目前都无法长时间在国际赛场保持高水平。


对此,安踏品牌中心高级总监朱敏捷在接受懒熊体育采访时表示:“我觉得这个时代好像没有人的热度可以维持太久,除非你能够一再地创造热度,除非你是一个优秀的顶尖运动员,你不断的拿到冠军,每一次你拿到冠军的时候人们都会谈论你。但是如果你的热度没有持续性……比如说,你长的好看,你可以一次说你好看,但你不能说天天说自己好看。”


从赞助价值而言,足球都比游泳强?


几位业内人士对懒熊体育表示,和游泳相比,篮球、网球、高尔夫等职业化发达的运动可能是更好的赞助标的,甚至饱受批评和奚落的中国足球队,在足球越来越热的今时今日,也显得极具赞助价值。

 

选择职业化较为发达的项目进行赞助有这样几个好处,“首先,项目相对职业,运动员往往有专门的经纪团队打理相关事务;其次,运动员曝光率高,大多数奥运项目,除了奥运会、世锦赛和全运会,曝光率相对较低,即便孙杨、宁泽涛也并不例外。”一位匿名业内人士说,如果一定要选择奥运冠军,可选择羽毛球或乒乓球项目,“一方面他们成绩稳定,个人品牌具有长尾效应,另一方面,运动员形象健康,而运动队在赞助上面也相对开明。”


正是因为这样一些原因,面对红得发紫的宁泽涛,一些谨慎的赞助商还是持观望态度。


2015年8月,世锦赛夺冠让宁泽涛的商业价值抵达巅峰,当时,云传媒董事长李璐瑒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大胆预测,未来五年,宁泽涛每年仅“女粉丝经济”就能达1亿元,五年能带来共10亿元收入,商业价值甚至能够超过前辈姚明、李娜或刘翔。


这一预测当年曾横扫各大媒体头条,直到现在仍被频繁引用。但事实上,即使在最好的时间里,关于宁泽涛的商业开发也未达到“年均2亿”的程度。


目前宁泽涛身背的6份代言中,浦发银行、361°、Skullcandy耳机都在去年世锦赛前签下,世锦赛夺冠后的新合同网易、戴比尔斯钻石和伊利,跟之前的3份合同比起来,在质和量上都没有明显飞越。


地铁国贸站,宁泽涛的巨幅广告每天笑对数十万的匆匆人流,画面上的微笑,跟他在50米自由泳预赛遭淘汰后接受央视采访时如出一辙。只是不知道,这看似无懈可击的笑容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内心苦涩。


可以预计的是,如果就此宁泽涛就此陨落,对宁泽涛、游泳中心和赞助商来说,将是一个三输的结局。而如果参与各方都不进行一些调整,类似的问题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lanxiongsports.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