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宋喆马蓉列传(附王宝强)

2016-08-14  gudian386

史记·宋喆马蓉列传(附王宝强)

文/冲动的炒饭

宋生者,名喆,燕赵小生也,貌甚俊秀。年弱冠,负笈游学于西北,得识校友蓉姬,悦之,乃相恋焉。

蓉姬者,本名马蓉,西北佳人也,其貌闭月羞花,时人誉之校花。蓉姬自负甚高,遍阅校内诸生,未有中意者,心有戚戚焉。及见宋生,大爱之,暗喜曰:“真吾夫也!”遂以身许之,相得甚欢。

居无何,蓉姬东游京师,邂逅影星王宝强。宝强者,多金好色之徒,本草根男也,其貌不扬,后竟逆袭,为影视巨星,常有家财万贯。时宝强既遇蓉姬,一见钟情,朝暮念之,屡示爱意焉。然蓉姬意属宋生,其于宝强,虽屡以眉目传情,特虚与委蛇耳,非真意也。

倾之,蓉姬自京师还,见宋生,诉宝强区区之意。宋生初时忿恨,继而欢喜雀跃,曰:“宝强者,巨星富贾也,此奇货可居。卿委身事之,不忧富贵也!”蓉姬大惊,曰:“吾事宝强,然如子何?”宋生笑曰:“若宝强以吾为经纪人,则可常伴左右,与卿长相厮守者也。”蓉姬然之,意稍解,遂委身事宝强。尔后,宋生亦得为经纪人。

时宝强既得娇妻,喜不自胜,乃相谓曰:“吾毕生唯卿,余无所恋尔!”越二年完婚,复有子。夫妻相处欢洽,情意甚笃。然宝强职于影业,寡闲暇,蓉姬每有起居,常由宋生相伴左右。宝强初无所疑,后因职宿外不归,宋生乃与蓉姬共寝其宅,为鱼水之欢,或于白日搂抱、亲吻,屡相暧昧,招摇于街衢。

当是时也,宝强名噪天下,粉丝遍海内。或有知蓉姬、宋生之事者,街头巷议,闻于其耳。宝强始有疑意,然于谨慎故,隐而不发焉。宋生初亦患之,乃至自言gay以相僻者,后误以宝强不觉,乃复通蓉姬,为淫事,肆无忌惮者也。

宝强益觉其事,乃私与蓉姬商榷,冀其能改,勿使家丑外扬。然蓉姬痴恋宋生之深,终无所改。宝强不胜其忿,乃设计,将宋、蓉二人捉奸在床,继而休蓉姬而黜宋生,且昭告于世,鱼死网破者也。

宝强休妻之书既出,举世哗然,网军踊跃,击浪排空。其有好事者,或言蓉姬生子,实宋生之子,宝强乃喜当爹者;或言宝强责蓉姬出轨,亦自包养女学生,行有不端者;或言观其后续者。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初,蓉姬贪宝强之财货,诈相恩爱,及遭捉奸曝光,乃谓曰:“吾与宋生相爱,六年矣。每欲合影,宝强辄入镜焉,吾则忍之。自此以往,毋庸苟且矣。”其意释然。

太史公曰:世之求于婚姻者,古曰传宗接代,今则情、利而已矣!然今人之于情与利,可兼得者甚寡。既不可兼得,则心有不足,取舍亦难矣。若欲兼得而强取之,则悲剧之所由生也。观之蓉姬,验矣!昔俄人普希金有诗云:“副官笔挺,常惹将军之爱妾。”其言得之。

又,吾人之于婚姻,观蓉姬“自此以往,毋庸苟且”之语,可知当舍利而取情者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