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父母爱上“保健品”儿女该怎么办防微杜渐科普释疑不可妥协

2016-08-16  茂林之家


妥协无奈——只能从假药贩子那里听到“会好”的虚妄承诺

每次来父亲家,打开玄关处的柜子,田女士都要深深叹上一口气。柜里原本用于挂衣服的空间,已被形形色色摞成一堆的“药”侵蚀了大半。

五年前,田女士77岁的父亲突发脑梗,抢救过来后左臂左腿失去知觉。由于老人过去身体一直很好,每天都出门晨练,七十几岁还能骑车上老年大学。毫无征兆地发病,对一向“闲不住”的他打击颇大。

起初,怀揣对自己“身体底子”的信心,老人还能遵照医嘱服药,每天进行复健运动。但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怎样锻炼都收效甚微,情绪开始变得焦躁。“其实医生说得很清楚,能恢复到拄拐慢慢行走、生活半自理,病情保持稳定就很好了。”田女士无奈表示,父亲要强,一直以身体好为荣。“跟他说以后最多就只能这样儿了,他不接受,还生气。”

从两年前开始,姐弟几人发现父亲不再信任正规医院,开的处方药也不按时吃。看电视、报纸时,专门关注售药广告,跟自己病情沾边儿的就打电话过去问。“报纸广告的电话号码看不清,还特意让保姆去复印店扩印。我正好赶上过一次,进门时保姆回来,父亲就立刻开始打电话。”

据田女士观察,那些推销员特别会投其所好。每次父亲向他们形容自己的病情,那边就“对对对,我们的药专治你的状况……”父亲说想让胳膊能好腿能好,那边就保证“没问题,岁数更大的都能康复……”虽然姐弟几人轮番摆事实讲道理,但父亲只能从假药贩子那里听到“会好”的虚妄承诺,就如同上瘾般一遍遍听人家保证,买药吃药,沉迷于此。

父亲独居,身边只有保姆,几个子女时常探望。平均每月要花上千元买“药”,家人尽管着急,却也无计可施。“他用的都是退休工资,没法说得太狠,不然就说我们不舍得让他花钱。”只有一次,忍不住火的田女士抢过话筒质问对方在哪儿,要去见见。“对方支吾说在六环,又说在沧州……明摆着骗人的!”父亲有些黯然,叹道“我这就是病急乱投医嘛!”

在田女士看来,老人心里也不是全然不懂,就是不愿意面对。安慰他说这么大岁数,已经比很多同龄老人强了,情绪能稍微好点,过段时间又会焦躁。“我们也不是不了解老人的心情,但违心去‘忽悠’有什么意义呢?我弟弟后来说药虽不治病,估计也吃不坏,他想买的时候也别太拦着了,以后等他自己慢慢接受现实。

按规说事——庆幸劝说奏了效,也庆幸父亲还有一定辨别能力

“对,虫草,是藏药。你问问这几个医院是不是在做临床试验,我买了两千块钱的,吃了两天,感觉还可以。”

听着电话那边父亲严肃而殷切的声音,不祥的预感在张岩心中升腾。某号称在北京三甲医院做临床试验的藏药,几万块钱的虫草提取物能治好父亲的脑部手术后遗症,还是某某藏药研究院院长亲自给配的药……她一时有点不能接受副高职称,退休前教生物学的父亲也会相信这种不靠谱的宣传,“是大夫开的吗?”

“不是,是藏药,虫草。”

“那还是别乱吃了吧!”

“我想试试,人家不需要网上付款,是收到药再给钱。院长说他父亲是援藏解放军,他自己学的藏医,我觉得他对我的病分析得还比较有道理……”

“他都没给你做过检查,看过你的(CT)片子吗?”

“他说之前治过比我还严重的病人,还寄了一本他写的书,写得挺好的……”

父亲语气中对那位素未谋面的“院长”充满了信任和维护,张岩只好暂时放弃这个话题,决定先把老人家稳住:“这样吧,我去医院给你问问。”

放下电话,张岩迅速搜索药名和“研究院”。粗制滥造的网页显示,一年前这个地址不详的“研究院”还在治疗牛皮癣,这会儿就“研发”出了几乎包治百病的“虫草”提取物。

张岩马上告诉父亲,没想到打开同样的网页后,父亲却得出和她全然相反的结论:“我没觉得这个网页假啊!它也可能生产别的药嘛!你看它在网上还有自己的网页……”

听着父亲反复讲述对假药的认同,张岩在脑海里搜索自己那点关于药物的少得可怜的信息,忽然灵光一现:“你看看包装上有没有‘药监字’的批号,正规的药包装上必须有国家批号,不然根本不能拿出来卖,是违法的。”

沉默了一下,父亲没有及时回应,敷衍着挂了电话。

两天后,担心父亲不能抵御骗子洗脑的张岩询问进展。父亲严肃表示:“你说的有一定道理,我仔细看了包装和说明书,没有批号,不是正规药物,应该只是保健品。”她庆幸劝说奏了效,也庆幸父亲还有一定辨别能力。但老公泼了盆冷水:“要是骗子回头说,他们这新药还在试验阶段,没上市呢?”

张岩一听,当即又打回电话嘱咐,“如果再跟你联系,就让他们把药送到我这儿。我拿去医院问问,没问题就给你送过去。”父亲对这个建议很赞同,连声说“好”。

忐忑了几天的张岩最终没有收到所谓的藏药。半个月后,她又在网络上搜索“研究院”和推销的药物,看到一条求助帖:“家里老人听广播买了这个假药,怎么把钱追回来?小区里好多老人都上当了。”

儿女代替——以后要是孩子给挑,自己就不会乱买

时不时就听说中老年人上当受骗的案例,57岁的崔女士自认还算警觉,对于主动找上门的推销宣传颇有防范意识。而从去年起,觉得自己“上了点年纪”的她,心里不免有点痒痒。“像我们这种岁数,都想着应该补点儿什么。比如钙流失,吃食物补充肯定慢,知道虾米补钙,谁能坚持天天吃啊?就得找个东西代替,走捷径。一种希望自己年轻、身体好的心理。”

一次坐公交车,崔女士听到身后两位大妈聊天,其中一位提及自己每个月要吃好几千元的保健品。她回头看了一眼,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只觉得对方皮肤细腻容光焕发,让她对保健品更加动心。

再跟以前的老同学聊天,崔女士不时流露出想寻觅保健品“补补”的兴趣,有同学向她推荐了一种口服液,据说可以调理脾胃。近300元一大盒,每天早晚各一支,能吃一个月。

因为是自己主动寻找的,本着对同学的信任,加之听说以前有同学肾功能出问题,吃激素类的药物身体浮肿,后来一直喝这种口服液,恢复得特别好。崔女士去年底花了近千元为自己、丈夫和女儿各买了一盒,天天督促着全家人早晚服用。虽然女儿不赞成她买口服液,还专门查过这个牌子有类似变相传销的性质,评价也褒贬不一,但架不住母亲软磨硬泡,还是按时喝下去了。

不过这次尝试,崔女士还是受到了女儿的批评,“跟我约法三章,只买这一回。说我要是不吃点什么心里不踏实,就由她给我挑选购买。”而丈夫也开始叮嘱她,以后再跟老伙伴出去玩,除了注意安全,“耳根子”还不能特别软。“就是有点闲钱,大家都说这个好,想试试看看。我们也不知道哪个保健品好,身边有人吃啥就容易跟风。以后要是孩子给挑,我自己也就不会乱买了。”

科普释疑——灌输正确的信息,先在老人脑海中“占个地儿”

陈经纬第一次遭遇“假药”,是在两年前的一个周末。回到父母家中的他,发现饭桌上多了一个白色塑料药瓶,与常见的维生素等营养剂大小相仿。“是一种葡萄籽提取物,标签花花绿绿,一看就跟爸妈常吃的药都不一样。”

陈经纬立刻警觉地询问起药的来历,“一开始他们还支支吾吾的,后来我妈说是社区搞免费体检活动,工作人员推荐买的,一瓶三百多。”细看这瓶“葡萄籽提取物”的包装,连保健品的认证都没有,到网上一查,“葡萄籽提取物作用被夸大”的消息早已遍布。

“好在就几百块,据说这个搞活动的单位,后来又在社区出现过几次。”虽然觉得父母受了骗,但陈经纬并没有去找商家理论,也没有报警。“你很难说这是骗人,因为他们卖的不是三无产品,只不过没用而已。打着养生旗号,实则没什么作用的‘正规产品’很多。”

也是从这一天起,陈经纬意识到给父母“科普”的重要性。在他看来,避免父母被骗,需要时常给他们灌输两类知识:正确的养生知识和市面上出现的新骗术。“老人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尤其重视,但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往往没有太多科学知识,查询信息的技能又差,特别容易被忽悠。”

此后,即便无法时时陪伴在父母身边,陈经纬也会经常为父母整理一些营养学、慢性病防治的小知识,把揭露各种骗术的新闻一股脑发送到父母的手机上。看到新出的养生谣言、网上关于“吃什么有奇效”的消息,及时告诉父母不要听信,并给他们讲这些说法的漏洞在哪里。“我总说,如果拿不准主意,就来问我。他们看病开药,我也会帮着看看说明书,把正确用法多跟他们重复几遍。”至于父母听懂了多少,他也拿不准。“但你把正确的信息灌输进去,先占上地儿,老人多少就会有一些抵抗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