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跟东 / 历史 / 壮志饥餐胡虏肉的由来,一支决不投降的大...

0 0

   

壮志饥餐胡虏肉的由来,一支决不投降的大汉孤军。

2016-08-17  肖跟东

章帝元年三月,匈奴单于派左鹿蠡王(蠡音离)带领二万军队与汉帝国争夺西域,匈奴军队势如破竹,攻破了归附汉帝国的车师后国,招降了西域北部焉耆等小国,汉帝国刚上任的西域都护陈睦战死,驻扎柳中城的关宠部与金蒲城的大将耿恭部被合围,这支部队是汉军驻守西域的最后武装,如被消灭匈奴军队长驱直入山南,整个西域将落入匈奴之手。

耿恭所部在金蒲城被围困后,耿恭乘大雨率部队向敌人发起突击,大雨中敌人看不出我方兵力究竟有多少,因此退走,但仍形成远距离包围之势,耿恭所部成绩逃出重围。同时派部将范羌奔赴洛阳求援,耿恭引兵转移到有水源的疏勒城。匈奴人很快发现了耿恭部的意图,再次将耿恭部合围在疏勒城。对疏勒城的强攻开始了。汉军虽然在人数上不多,但是强弓劲弩的威力十分惊人,等待匈奴人进入射程范围后,耿恭下令数百张强弩同时发射,依靠疏勒城的坚固工事。匈奴人损失惨重左鹿蠡王大惊失色,急忙下令收兵。

不擅长攻坚战的匈奴人想到了别的办法,把涧水的上游壅塞住,要渴死汉军。西域气候干旱,地势又高,耿恭一面布置汉军守城,一面命令挖井。可是一直挖了十五丈(约等于现在的四十米)不见水!这是十分严重的大事,若无饮水,便只有死和降两条道路。渴极了的将士,用布榨出马粪的汁来喝!耿恭便整衣拜天,而奇迹真的出现了,先前掘的井里涌出了甘泉。汉军上下欢呼雀跃,感谢天助,高呼万岁。耿恭故意以军士在城上泼水,以示水源充足。匈奴人见了大惊,也以为汉军是有老天爷护着的,于是退兵。但还是不死心,继续一边放牧,一边远距离包围,想要把汉军困死。

对于耿恭的坚忍不拔,亲临前线的匈奴单于十分的佩服,他知道耿恭此时已经陷入绝境之中,一定无法支撑多少了,这等的勇士,杀之可惜啊!单于从心中冒出惜才之情,他派使节进入疏勒城,劝降耿恭。匈奴人虽凶残,但是心肠直,敬重英雄,他心生敬意,便诚意招降耿恭,并答应封他为王。”耿恭假装答应了,请匈奴使节一同上城头,不料到了城头后,耿恭当着匈奴大军的面,一刀结果了匈奴使节的性命,冲着匈奴单于喊道:“有敢来劝降者,同此下场!”然后在城墙上将使者的肉割下来烤着吃。这就是岳飞“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来历!愤怒的匈奴人再次攻城,但疏勒城依然没被攻下。

其后数月中附近的国家都已投降匈奴,形势十分险恶。幸好车师后王的夫人是汉人,见汉军久久被围,心底着急,想尽办法派人给他们偷偷地送粮食,又多次将匈奴兵的动向告诉耿恭。汉军因此得以多支撑了一些日子。 城中汉军因为不断有人战死、病死、饿死,粮食问题成为耿恭守卫疏勒城中又一大严峻挑战,在粮食供应不上的日子里,耿恭与守军也是把所有可以吃的东西都煮来吃,从老鼠与昆虫,能吃的都吃,军装上皮甲剥下来,放在水中煮烂了,吃到肚子里充饥。军装上的皮甲吃完了,迫不得已,将弩也拆了,把上面绷着的皮条和用作弓弦的兽筋同样煮了吃。

然而的求援信送到洛阳,已经是十月份的事情了!!半年多了,谁也不知道西域现在是什么情况,千余军队对两万,耿恭军队还存在吗?冒然派军队增援,没有城堡的依托,很容易被风驰电掣的匈奴骑兵消灭,更何况已经是冬天了,恶劣的气候、遥远的路途、后勤的艰难。然而,以司徒鲍昱为代表的大臣还是坚决主张救援新登基的汉肃宗采纳他们的意见。

建初元年(76年)正月,秦彭等人率军在柳中集结,进击车师,攻打交河城,斩杀三千八百人,俘虏三千余人。北匈奴惊慌而逃,车师再度投降东汉。汉帝国的救援军终于到达了柳中城,关宠部队已经全军覆没,在这么严寒的天气下,救援军认为更加艰难的耿恭部更不可能存在了,于是统兵的秦彭、王蒙、皇甫援等将领都决定返回,毕竟他们不能冒险把全军置于危险之地。但是,范羌泣血要求一定要去疏勒城看看,虽然大家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但还是分给他两千部队。

范羌经由山北之路去接耿恭,途中曾遇到一丈多深的积雪。援军精疲力尽,仅能勉强到达。耿恭等人夜间在城中听到兵马之声,以为匈奴来进攻了大为震惊。赶忙登上城头,放眼一望,远处星星点点的火把,由远及近,分明是冲着疏勒城而来,估摸有一二千人。夜很黑,看不清对方的面孔,连穿着也看不清。这也许是最后一战了,不知从什么角落里冒出稀稀拉拉的一些人,个个衣裳褴褛,鞋袜都磨破得不成样子,说是一支队伍,其实总共只有二十六个人。

范羌从远处喊道:“我是范羌。朝廷派部队迎接校尉了!”耿恭与他的士兵,日复一日地等待着,等待着,无数的日日夜夜,望穿秋水,他早已经以为此生再也无法见到大汉的军队了,但是在风雪之夜,他的老部下范羌不期而至了,而且还带来了数千人马。所有的人听清了,看清了,这真的是大汉的军队!所有的人扔掉武器,在城头上欢呼雀跃,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城头上城中的人齐呼万岁。于是打开城门,众人互相拥抱,痛哭流涕。

次日,他们便同救兵一道返回。匈奴人很快发现汉军越过天山,解救了耿恭的部队,北匈奴单于马上派出骑兵跟踪追击。无论是耿恭的余部还是范羌所带来的援兵,都已经疲惫不堪,必须要翻过天山脉,进入车师前国,才会相对安全。匈奴人不断对汉军发动攻击,耿恭率领士兵一边还击,一边撤退。

匈奴人紧追不舍,想彻底围歼两千人的汉军,但是耿恭范羌挡住了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三月初,这支疲敝却英勇的队伍终于抵达汉帝国的边关:玉门关。守卫疏勒城的二十六名勇士,生还玉门关的只有十三人,其余十三人,或死于阻击匈奴追击的战斗,或是由于体力不支,死于撤退的途中。耿恭残部已经只有十三个不成人样的幸存者。 这些人获得了战友们的无上敬意,玉门关的将军们亲自为幸存者们沐浴更衣,他们是当之无愧的!

《后汉书》的作者范晔,给耿恭守疏勒城给予极高的评价,义薄云天,与前汉的苏武相交辉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