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宜急缓则圆 / 失眠 / 治失眠,刘渡舟的方子比安眠药更管用+酸枣...

分享

   

治失眠,刘渡舟的方子比安眠药更管用+酸枣仁汤疗失眠 心悸盗汗夜不安+脏躁心烦不得眠 甘麦大枣建奇功+生地

2016-08-17  事不宜急...

导读:高温环境下容易产生各种负面情绪,因此,人们更需要良好的睡眠状态来保持最佳的精神状态,但夏季又是失眠的高发季,怎样解决失眠难题?看看伤寒大家刘渡舟是如何治失眠的吧!

失眠亦称“不寐”,其原因甚多,一般认为总与心肝脾肾以及阴血不足有关,其病理变化,总属阳盛阴衰,阴阳失交,阳不入阴所致。治疗不外补虚泻实,调整阴阳平衡。刘渡舟教授根据“阳入于阴则寐,阳出于阴则寤”的理论,从气机运转的角度治疗失眠,疗效显著。


刘渡舟教授认为,少阳胆经为营卫气血阴阳运转之枢纽,喜条达,恶抑郁,若情志不畅,致少阳枢机不利,气机不畅,则可使阳难入于阴而导致不寐。此时临床可伴见肝胆气机不利之证,如口苦、目眩、胸胁痞满胀痛、脉弦等。

治疗:宗《内经》“木郁达之”,以疏肝解郁、调畅气机为基本大法,使肝气升发条达,疏泄之机恢复。方以仲景之小柴胡汤化裁。小柴胡汤为和解少阳之主方。方中重用柴胡为君,疏解少阳之邪,为和解少阳之要药;佐以黄芩、半夏,辛开苦降,调畅气机;且黄芩与柴胡合用,则入胆经,善清少阳相火,二药相伍,一散一清,为和解少阳之主要配伍;人参、甘草补益脾胃,生姜、大枣调和胃气,七药相合,共成和解少阳,匡邪扶正,和解胃气之功。俾枢转气活,气机通利,营卫气血流通,阴阳和调,相贯如环无端,阳入于阴,神魂敛于心肝则人自寐也。

【病案举例】

孙某,女性,60岁。1994年1月初诊。患者近日因情志不遂而心烦不宁,坐立不安,整夜不能入睡,白昼则体肤作痛,甚则皮肉瞤动,胸胁苦满,口苦头眩,周身乏力,小便赤涩,大便干结,舌质绛,苔白腻,脉沉弦。
辨证:肝郁化火,痰热内扰之证。
治法:疏肝泄热,化痰安神。
方剂:小柴胡汤合栀子豉汤、温胆汤加减。
疏方:柴胡18g,黄芩10g,半夏20g,栀子10g,陈皮10g,竹茹20g,枳实10g,炙甘草10g,党参10g,龙骨30g,牡蛎30g,生姜8g,天竺黄12g,豆豉10g,大枣12枚。
服药7剂,心烦、口苦、头眩症减,每夜能睡4小时,惟觉皮肤热痛,二便少,舌苔白,脉象沉。守方再进五剂,烦止寐安,诸证霍然。


按:《内经》虽有“五郁”之说,但总以木郁气滞为多见。肝主疏泄,调畅一身气机,斡旋周身阴阳气血;一旦肝失其常,气机不畅,则阴阳失调,气血乖违,百证变出。再者气郁日久,化火伤阴,炼液成痰,痰火上扰亦致不寐。本案以疏利肝胆气机,清化痰热为大法,以小柴胡汤调畅少阳枢机,栀子豉汤清热除烦,温胆汤行气化痰,加入天竺黄以加强清热化痰之力;佐以龙骨、牡蛎重镇安神,此亦有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之义。诸方合用,使热退痰化,周身气机通畅,营卫气血流通,阳入于阴,神敛于心则安然能寐。

来源:现代名中医精神神经疾病治疗绝技,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酸枣仁汤疗失眠   心悸盗汗夜不安


江苏省无锡市华源中医养生堂   王晓雷主任


 陈某,男,59岁,无锡市人,2012年5月28日初诊。患者因失眠,心悸头晕,盗汗一年余,同时伴有怔忡恍忽,咽干口燥,并见舌红少苔,脉细弦。辩证属于:肝血不足,虚烦不眠证。方用:酸枣仁汤加减。药用酸枣仁25g、茯苓10g、知母12g、川芎12g、甘草5g,淮小麦15g,山萸肉18g。每日一剂水煎服。服药7剂症状改善,20剂基本恢复正常。

体会:酸枣仁汤具有养血安神和清热除烦等之功效。本证由于肝血不足,虚热内扰所致。肝藏魂,内寄相火,肝血虚则魂不安,虚火扰心则神不宁,故出现虚烦不得眠、心悸;虚阳上扰,故头目眩晕;虚热迫津外泄,故夜间盗汗;咽干口燥,脉细弦或数,为阴虚内热之象。本方酸枣仁养血补肝,宁心安神;茯苓宁心安神;知母滋阴清热;川芎调气疏肝;生甘草清热和中。

本方常化裁运用于治疗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更年期综合征等,属肝血不足,心神不安者。

来源:《金匮要略》

组成:知母、茯苓、川芎、甘草、酸枣仁;

功能:补虚养血,养血清热,除烦安神。

主治:虚劳虚烦不得眠,心悸盗汗,怔忡恍忽,夜以不安,头目眩晕,咽干口燥。

临床应用

1.用本方治疗神经衰弱、不眠症、嗜眠症、健忘症、惊悸、神经症、巴塞杜氏病等。

2.临床以虚烦不眠、心悸盗汗、头目眩晕为使用依据。

加减法:

1.如果睡眠时惊醒,心悸梦多,舌淡,脉弦细者,可加入龙骨20g人参10g

2.如果心烦躁较甚者,可加入川连6g栀子8g

3.血虚甚者,应加入当归12g龙眼肉10g

4.阴虚火旺甚者,应加入生地15g麦冬10g

5.盗汗者,加入五味子8g 浮小麦12g 煅牡蛎20g

名医论述

清·喻昌:虚劳虚烦,为心肾不交之病,肾水不上交心火,心火无制,故烦而不得眠,不独夏月为然矣。方用酸枣仁为君,而兼知母之滋肾为佐,茯苓、甘草调和其间,芎入血分,而解心火之躁烦也。(《医门法律》)

清·徐彬:虚劳虚矣,兼烦是挟火,不得眠是因火而气亦不顺也,其过当责心。然心火之盛,实由肝气郁而魂不安,则木能生火。故以酸枣仁之入肝安神最多为君;川芎以通肝气之郁为臣;知母凉肺胃之气,甘草泻心气之实,茯苓导气归下焦为佐。虽曰虚烦,实未尝补心也。(《金匮要略论注》)

清·罗美:经曰:肝藏魂,人卧则血归于肝。又曰:肝者,罢极之本。又曰: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故罢极必伤肝,烦劳则精绝,肝伤、精绝则虚劳虚烦不得卧明矣。枣仁酸平,应少阳木化,而治肝极者,宜收宜补,用枣仁至二升,以生心血,养肝血,所谓以酸收之,以酸补之是也。顾肝郁欲散,散以川芎之辛散,使辅枣仁通肝调营,所谓以辛补之。肝急欲缓,缓以甘草之甘缓,防川芎之疏肝泄气,所谓以土葆之。然终恐劳极,则火发于肾,上行至肺,则卫不和而仍不得眠,故以知母崇水①,茯苓通阴,将水壮、金清而魂自宁,斯神凝、魂藏而魄且静矣。此治虚劳肝极之神方也。(《古今名医方论》)

清·张璐:虚烦者,肝虚而火气乘之也,故特取酸枣仁以安肝胆为主,略加芎调血以养肝,茯苓、甘草培土以荣木,知母降火以除烦,此平调土木之剂也。(《张氏医通》)

清·尤怡:人寤则魂寓于目,寐则魂藏于肝。虚劳之人,肝气不荣,则魂不得藏,魂不得藏故不得眠。酸枣仁补肝敛气,宜以为君。而魂既不归,容必有浊痰燥火乘间而袭其舍者,烦之所由作也。故以知母、甘草清热滋燥;茯苓、川芎行气除痰,皆所以求肝之治,而宅其魂也。(《金匮要略心典》)

清·王子接:虚烦、胃不和、胆液不足,三者之不寐,是皆虚阳混扰中宫,心火炎而神不定也。故用补母泻子之法,以调平之。川芎补胆之用,甘草缓胆之体,补心之母气也;知母清胃热,茯苓泄胃阳,泻心之子气也。独用枣仁至二升者,取酸以入心,大遂其欲而收其缓,则神自凝而寐矣。(《绛雪园古方选注》)

清·张秉成:夫肝藏魂,有相火内寄。烦自心生,心火动则相火随之,于是内火扰乱,则魂无所归。故凡有夜卧魂梦不安之证,无不皆以治肝为主。欲藏其魂,则必先去其邪。方中以知母之清相火,茯苓之渗湿邪,川芎独入肝家,行气走血,流而不滞,带引知、茯搜剔而无余。然后枣仁可敛其耗散之魂,甘草以缓其急悍之性也。虽曰虚劳,观其治法,较之一于呆补者不同也。(《成方便读》)

今·曹颖甫:酸枣仁汤之治虚烦不寐,予既屡试而亲验之矣。特其所以然,正未易明也。胃不和者寐不安,故用甘草、知母以清胃热。藏血之脏不足,肝阴虚而浊气不能归心,心阳为之不敛,故用酸枣仁以为君。夫少年血气盛,则早眠而晏②起;老年血气衰,则晚眠而晨兴。酸枣仁能养肝阴,即所以安神魂而使不外驰也。此其易知者也。惟茯苓、川芎二味,殊难解说。盖虚劳之证,每兼失精、亡血,失精者留湿,亡血者留瘀。湿不甚,故仅用茯苓;瘀不甚,故仅用川芎。此病后调摄之方治也。(《金匮发微》)

【注释】①崇水:滋肾阴的意思。崇,充;增长。

②晏 (yan宴):晚。

脏躁心烦不得眠   甘麦大枣建奇功


江苏省无锡市华源中医养生堂   王晓雷主任


陆某,女,52岁,教师,2007年2月25日初诊,自诉:心烦失眠一年多,靠服舒乐安定勉强睡眠少许时间,时常伴有精神恍惚,常悲伤欲哭不能自主、健忘等症状明显,舌红苔少,脉细数,患者属于心阴不足,心肾不交。为其处方:甘草15g,淮小麦30g,大枣7枚,陆某说家里有红枣,仅买了甘草和小麦,拿到药后,陆某质疑,挂号费10元,而7付药两块一毛钱,能治病吗?的确有些不乐意,甚至特别不痛快。我劝其回去先服药,看到疗效,再下结论。一周之后陆某复诊,眉开眼笑,表示感谢,直夸疗效不错,睡眠明显改善,说咋就这么灵验呢?我说先不急着感谢我,这是医圣张仲景的原方,你的病症状相符我未敢擅自加减。原方继服7剂,应该会痊愈。陆某听从医嘱,又一周复诊,确实痊愈。我赋诗一首:女子中年是更年,脏躁心烦不得眠;甘麦大枣建奇功,补脾养心神自安。

临证加减:甘麦大枣汤由炙甘草12g,小麦18g,大枣9枚组成。用法是上三味加水适量,小火煎煮,取煎液二次,混匀。早晚温服。本方有养心安神,补脾和中之功。可以养心安神,补脾和中。主治脏躁,即更年期综合征。临症灵活加减。如心烦严重者加麦冬12g、鲜竹叶芯30条、丹参12g;心悸怔忡严重者加丹参12g、茯神15g、潞党参25g(或用汤药送服中成药归脾丸);易怒烦热者加香附12g、素磬花7.5g、川楝子15g。

名家论述

清·徐彬:小麦能和肝阴之客热,而养心液,且有消烦利溲止汗之功,故以为君;甘草泻心火而和胃,故以为臣;大枣调胃,而利其上壅之燥,故以为佐。盖病本于血,必为血主,肝之子也,心火泻而土气和,则胃气下达。肺脏润,肝气调,燥止而病自除也。补脾气者,火为土之母,心得所养,则火能生土也。(《金匮要略论注》)

清·尤怡:小麦为肝之谷,而善养心气;甘草、大枣甘润生阴,所以滋脏气而止其躁也。(《金匮要略心典》)

清·王子接:小麦,苦谷也。中医经言心病宜食麦者,以苦补之也。心系急则悲,甘草、大枣甘以缓其急也,缓急则云泻心。然立方之义,苦生甘是生法,而非制法,故仍属补心。(《绛雪园古方选注》)

清·陈念祖:此为妇人脏躁而出其方治也。麦者,肝之谷也,其色赤,得火色而入心;其气寒,秉水气而入肾;其味甘,具土味而归脾胃。又合之甘草、大枣之甘,妙能联上下水火之气而交会于中土也。(《金匮要略浅注》)

清·莫枚士:此为诸清心方之祖,不独脏躁宜之,凡盗汗、自汗皆可用。《素问》麦为心谷,《千金》曰麦养心气。(《经方例释》)

清·顾松园:此方以甘润之剂调补脾胃为主,以脾胃为生化气血之源也,血充则燥止,而病自除矣。(《顾松园医镜》)

临证注意事项

1、若精神恍惚,健忘,失眠症状明显,舌红苔少,脉细数,心阴不足,心肾不交者,可与天王补心丹合用,酌情加减。

2、若失眠症状明显,舌苔黄兼有痰热内蕴者,可与温胆汤合用,酌情加减。

3、若心境不佳,烦乱不安,呵欠频作,肝郁明显者,可与逍遥散或丹栀逍遥散合用,酌情加减。

4、湿浊内盛者不宜用。

5、心火亢盛者不宜用。

6、不可大量服用或小剂量长期服用。因甘草有肾上腺皮质激素样作用,可引起水肿,血压升高。

临床应用

甘麦大枣汤出自张仲景《金匮要略》,由甘草三两、小麦一升,大枣五至七枚组成,其构思精练,组方巧妙。有养心安神、和中缓急、补脾益气等功效。适用于脏躁,以精神恍惚、常悲伤欲哭不能自主、睡眠不实、言行失常、哈欠频作、舌红苔少等为主症。随着应用进展又可治疗下列疾病,并取得良好效果。眩晕为临床常见病。一般轻者闭目即止,重者感觉如坐车船,旋转不定,不能站立,或伴恶心、呕吐、汗出,甚至昏倒等一系列症状。

常以此方加减治疗因心脾两虚引起的眩晕,以养心益脾、解郁和胃、舒缓气机为法。以原方加扁豆花、麦芽、钩藤、素馨花、茯苓等,经调理取得了很好效果。精神分裂症本病多由情志抑郁而致心气不足,并与肝胃不和有关。

采用甘麦大枣汤加减,治疗经多种抗精神病西药治疗无效或疗效较差者,获效满意。以甘麦大枣汤加生地、百合作为基础方,精神运动性兴奋明显者加龙骨、牡蛎,幻觉明显者加磁石,妄想明显者加酸枣仁、合欢皮。

更年期综合征是指妇女停经前后卵巢功能衰退至消失,内分泌失调而导致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所引起的一系列症状,如潮热面红、自汗盗汗、心烦不宁、失眠多梦、头晕耳鸣、腰膝酸软、手足心热等。以此方加味治疗本病,有良好的调节和改善作用。若汗多、心烦不宁、失眠多梦加枣仁,头晕耳鸣、腰膝酸软、手足心热加女贞子、旱莲草,每日1剂,1周为1疗程。产后自汗多指妇女于产后涔涔汗出,持续不止,动则加剧。偏于气虚者加黄芪、白术、防风,可益气固表止汗;血虚加当归、枣仁,以养血益阴,敛汗涩津。一般1日1剂,多数1周可见效。经行情志异常本病是指每值经行前后,或正值经期,出现烦躁易怒、悲伤啼哭,或情志抑郁、喃喃自语、彻夜不眠,甚至全身抽搐等一系列症状。甘麦大枣汤有和中缓急、舒缓情志、协调心脾之效。心神不安加枣仁、合欢花;烦躁易怒、悲伤啼哭加百合;全身不适、不可名状者加白芍。每于经前1周开始服,每日1剂,对改善和调节心理情绪有良好作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