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筑 / 八字杂侃 / 八字论富贵贫贱寿考夭折

分享

   

八字论富贵贫贱寿考夭折

2016-08-19  文学小筑
第一节   总论富贵贫贱寿夭
 
    命理所论,不外乎富贵穷通。贵者,社会上尊之敬之之谓,至于官阶名位,随时代而变迁,滴天髓,穷通宝鉴两书,皆明代人著述,阅者须知明代社会情形,明代秀才,得之非易,在一乡之邑之中,颇具相当地位,较之现代,可以超过一大学生多多。滴天髓所谓秀才不是尘凡子,穷通宝鉴所谓衣襟之贵,决非清季不通秀才所可拟也。同一名称,地位悬殊,禀贡考廉,可抵一博士、科甲之贵,则必为大学样之名教授,负相当时誉者也,大抵承平时代,政治咸循正轨,登庸升迁,循资按格,士少幸进,乱世纪纲废驰,机会愈多,进身愈易,春贵也有差等,璧如乾隆、嘉庆时代,一实缺知府之命,至光宣间,可为实缺关道,到民国时代,烂羊关内,都督满街,社会上之不重,命理中也不见其贵也,因缘时会,缴幸进身,历极短时间,即被迫下台,不能保有其原来之身份地位者,在命理中只见共惊涛骇浪,不见其贵也。

    古时陶朱公三致千金,号称天下第一巨富,汉文帝以帝皇之尊,惜露台百金之费,若以现在眼光观之,寒酸极矣,数千年前,生活状况,姑置不论,在民国初年时,地方上拥资数万金大洋者,群以富翁目之,若拥资数十万,则在一郡一邑之中,称首富矣,百万千万,全国有几人,以今视昔,数万之产,不过粗足自给,即称十万,也不过小康之家,不足以称常事 也,穷通宝鉴为明人之书,所根据者为时代社会之生活,其所谓衣食无虞者,以现在目光衡这,必在十万以上,富有千金者必数百万,称富者,数千万以上,今日之不同有如此,至若交易所内,豪赌博场中,今日拥资累累,明日倾无所有,此在命理中,也只见其惊涛骇浪,不见其富也。

    总之官阶地位,随时代而变迁,生活享用,也随时代而改易,读古人书,必须活看,以今比昔,参以经验,庶几近之。
命理之中,所重者在格局高低之分、贵贱之别也,讨论到富贵的格局则相对孔径的贫贱的格局也可以知晓,讨论到寿考的格局则相对的夭折的格局也可知晓,可是社会阶层千差万别,推论精微,愈析愈细,步步踏实,洵非容易的事,有富贵两全者,有富而不贵者,有贵而不富者,有富贵而寿考者,有贫贱而寿考者,更有的虽富贵寿考,而终身劳碌者,此皆出于天赋之自然非可勉强也。

    滴天髓云:‘何知其人贵,官星有理会。何知其人贱,官星还不见。何知其人富,财星通门户。何知其人贫,财星反不真’贵贱看官星,贫富看财星,洵扼要之言。理会者,有情也。门户者,月令也。其中分别,重在经验,有非文字所能达者也。
凡格局用神配合有情有力或须遂精粹者,大多可以论为富贵;反之,凡格局用神配合无情无力或乖悖混乱者,大多可以论为贫贱凶夭,真神得用,而真神即月令当旺之气者,无有不贵;真神得用,虽非月令,而有情有力,清纯团结者,也必贵,这是先天命局的看法。可是大运流年有顺有逆,格局用神高的,岁运顺其善用,自然富贵地寿,岁运决心很大其喜用,即使生于富贵之家,也不免凶夭;反之,格局用神低的,岁运顺其喜用,即使生于贫贱之家,也可得一时之享用,岁运逆其喜用,自必凶夭或贫贱终身,这是后天岁运的看法。先天与后天的配合,构成一个命运消长趋势,所以富贵吉寿贫贱乃有等差之别。命理所言富贵兼全者,必贵而兼有富之徵。如食神、财星乘旺,而带官印是也。官星得用,贵而兼富;财星得用,富有兼贵,中有主从之别,至为微细,凡在政界中握有经济重权及官营业之领袖。或实业金融之权威,而接近政界者,皆有此种徵象。

    此外尚有一种普通命造,这种人并非贫无立锥,也非富甲连城,一生衣食无缺,平平庸庸碌,在人群中最占多数,近代以薪津维持一家生活的中下级公教人员及公司、行贵、工厂的普通职员等,都可列入这一类。

    先贤万育吾说:“夫命禀于阴阳,有生之初,非人所能移,莫之为而为,非我所能必。于是有生而富,生而贵者;有生而寿,生而夭者;有生而贫,生而贱者;有生而富贵双全巍巍人上者;有生而贫贱,兼有落落人下者;有生而宜寿,而反夭折者;有生而宜夭,而反长年之数者。此由于后天所积的作为而然欤?也由于人之先天禀赋所然欤?谓由于所积而然,则贫可以致富,贱可以致贵,夭可以致寿,古之所谓:‘命不可移也。’

    夫谓之积,则不可专以为命;夫谓之性,则不可专以为人。将以付之于所积欤未知命之所禀性,富贵寿夭何如也?将以付之于所性欤未有富贵寿夭贫贱可坐待也何?

    人生天地之中,五行八字不同,而有富贵贫贱寿夭之不一,其故何也?答曰:阴阳二气,交感之时,受真精妙合之气,凝结为胎,成男成女,得天地父母一时之气候,是以禀其清者智为贤,禀其浊者为愚为不肖。智者贤者由是或富或贵或寿,秘有所得,所谓德足以获福也;愚者不肖者,不能自奋,日益皆蔽,则贫贱与夭,有不能免,所谓下愚不移是也。

    其宝贵两全者,原禀轻清之气,生逢得令之时,兼以财官亨通,禄马旺相,,其岁运甚吉祥,纵有少晦,不系驳杂。
其贫贱兼有者,原禀重浊之气,生逢失令之时,刑冲驳杂,无些顺美,即无祸患侵扰,也必蹇滞不前;又有富而贫,贫而富,贵而贱,贱而贵,寿而夭,夭而寿者;又有为贤为智,而反贫贱;为愚为不肖,而反富贵者;天地间人,万有不齐,此也四时五行,偏正得失,向背深浅之气不同所致也。故当生之时,元气虽禀轻清,然而生于衰败之时,行休囚之运,富者损失财源,贵者剥官退位,寿者夭门不禄;共当生之时,元气虽禀重浊,然生中之令,行旺相之运,贫不终贫而为富,贱不终贱而为贵,夭终夭而为寿。

    虽然修为在人,人定胜天,命禀中和,性加积善,岂但一身享福已哉!而子子孙孙荣昌利达,理宜然也;命值偏枯,性加积恶,非保证自身值祸而已,而子子孙孙落落人下,得非报欤!由前言之,虽系于命,也在于人之积与不积了耳!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余殃’,殆此之谓欤!”

    又说:“凡贫贱之命,多无贵气,或五行死绝,支干闲慢,不相干涉,或五行死绝又落空亡,或有地位来刑害于气散,或干支错乱,阴阳偏枯,八字无格扶持,或化气失时,本命无气等等,俱主贫贱。

    贫贱之命,常用建禄主体群落神为救神,命中有此二救神,虽贫不致困饿,虽贱不至奴婢,一遇运发,却小小称意,运过仍贫贱也。”

    滴天髓氏说:“一清到底有精神,管取生平富贵直;澄浊求清清得净,时来寒谷也春。”

    先贤刘伯温注说:“清者不徒一气成局之谓也,如正官格,身旺有财,身弱有印,并无伤官七杀杂之;纵有比肩、食神、财、杀、印绶杂之,皆循序得所,有安顿或作闲神,不来破局,乃为清奇,又要有精神,不为枯弱者佳。”

    浊者非五行并出之谓也,如正官格,身弱混之以杀,混之以财;以食神杂之,不能伤我之官,反与官星不和;以印绶杂之,不能扶我之身,反与财星相壮,俱为浊。或得一神之力,或行运得所,以扫其浊气,冲其滞气,皆为澄浊以求清,乃富贵命民。
先贤陈素庵论贵贱说:“阴阳有清,有贵气,人命兼得之,方享功名爵禄。凡日主高朗秀异有拔俗出尘之象,所用格局,纯粹清澈,修理井然,此清气也;日主尊严端重,有居高临众之象,所用格局,整肃宏远,规模焕然,此贵气也。

    得七、八分清贵之气,上则公侯,次则宰相卿贰;得五、六分清贵之气,内则京堂,外则方面;得三、四分清贵之气,内则郎官,外则郡邑;得一、二分清贵之气,也一命之荣。

    清气胜者,多居翰苑,贵气胜者,多居要津;清而不贵,历任只在闲曹,贵而不清,出身或非科甲出身;清贵之气,无混无破者,终身荣显,清贵之气,有伤有杂者,几度升沉,此文命之大略也。

    至于武命也兼清贵之气,但清而刚,贵而威,为少异耳,爵位高下,也以分数断之。若武命中有一段秀雅处,必能横槊赋诗;文命中有一段英武处,定主拥旄开阃,或疑武不取清,夫任官者,或文武损职,或中外改官,或一岁之内,周历铁谷兵制,或数十年回翔台阁卿寺,安得一官一事定之。

    至于卑贱之命,必禀浊气,贱气,满柱混乱单寒,入眼易见;其有似清而实浊,似贵而实贱者,也犹堪舆家假地,初视则美,细看则种种伪形毕露矣。”

    又论贫富说:“阴阳之气,有厚薄、有聚散,有命禀之。凡日主及所用格局,气体充足为厚精神翕藏为聚,气体单寒为薄,精神虚脱为散。得气之厚而聚者,上富之命也;厚而不甚聚者,聚者不甚厚者,中富之命也;厚中有薄,聚中有散者,下富之命也;薄中微厚,散中微聚者,也云衣食足给,囊箧不空。若薄而无以培之,散而无以敛之,有一必贫,兼之者必极贫。又须看行运何如?或始终厚而聚,或始终薄而散,或始厚终薄,始聚始散,或始薄终厚,始散终聚,贫富固万有不齐耳!总之,饶乏之理多端,勿专泥财神取断,自无不验矣!”

    八字中最难分辨者,在于清、浊两字。清而有气,则精神实足,清而无气,则精神枯槁;精神枯杭则邪气入,邪气入则清气散,清气散则不贫则贱矣。

    清浊两种,并非指正官一端而论,璧如正官格,身弱有印来扶身,畏忌财来克印,而八字中财昨不现。则可知此八字为清,即使有财,孔洞可估秋浊论,须要看八字全体格局而断,如财富官贴近,官与印贴近,印与日主贴近,则财生官,官生印,印生身,印之源头更长矣!至行运再助其印绶,自然富贵矣!

    即使无财,不可使作清论,也要看其情势,或印星无气,与官星不能;或印星太旺,日主枯弱,不受印星之生;或官星贴近日主,印星远隔,日主受管制,印星不能生化,至行运再逢财官,不贫则夭矣!

    如正官格,身旺喜财,所忌者印绶,伤官其次也,也看其情势,如伤官与财贴近,财与官贴近,官与比肩贴近,不特官星无碍,抑且伤官化劫生财,财生官旺,官之源头更长,至行运再遇财官之地,名利两全矣!

    如伤官与财星远隔,反与官星紧贴近,财不能为力,至行运再遇伤官之地,不贫也贱矣!,如伤官在天干,财星在地支,必须天干财运以解之;作官在地支,财星在天干,必须地支财运以通之;或财神被合神绊住,或被闲神劫占,也必须岁运冲其合神,制其闲神,皆为澄浊求表。虽然这里举正官格而论,其他八格也可以类推。

    总之,喜神,宜得地逢生,与日主紧贴为佳;忌神宜失势临绝,与日主远隔为美。日主喜印、印星贴身,或坐下印绶,此日主之精神也;官星贴印,或坐下官星,此即印绶之精神,余可例推。

    滴天髓说:“满盘浊气令人苦,一局清枯也苦人;半浊半清是可,多晨多败度晨皆。”
 
    先贤刘伯温注说:“术事寻他清气不出,行运又不能去其浊气,必是贫贱。又清又要有精神为妙,如枯弱无气,行运又不遇发生之地,也清苦之人。浊气又难去,清气又不真,行运又不遇发生之地,也清苦之人。浊气又难去,清气又不真,行运又不遇清气,又不能脱浊气者,虽然成败不一,也了此生平矣!”

    先贤任铁樵说:“浊者,四柱混杂之谓也。或正神失势,邪气乘权,此气之浊也;或提纲破损,别求用神,此格之浊也;或官旺喜印,财星坏印,此财之浊也;或官衰喜财,比动争献身,此比劫之浊也;或财旺喜劫,官星制劫,此官之浊也;或财轻喜食伤,印绶当权夺食,此印之浊也。

    分其所用,断其名利得失,六亲之宜忌,无不验也。然浊与清枯二字,宜细辨之,宁使清中浊,不可清中枯。夫浊者,虽成败不一,多有险阻,倘遇行运得所,扫除浊气,也有起发之机,如行运双无安顿之地,乃困苦矣!清枯者,不特日主无根之谓也,即日主有气,而用神无气者,亦是也;枯又非弱比也;枯者,无根而朽也,即遇滋助之乡,也不能发生也;弱者,有根而嫩也,所以扶之即发,助之即旺,根在苗先之意也。凡命之日主枯者,非贫即夭,用神枯者,非贫即孤,所以清有精神终必发,偏枯无气断孤贫。满盘浊气须看运,抑浊扶清也可亨,试之验也。”

    八字格局须遂精粹为清,乖悖混乱为浊。而日主生不逢时,用神又不乘时秉令,四柱配合,不合于需要,勉强凑合,无互相卫护之情,凡此一类,皆谓之浊。枯者气势偏枯,喜用无情,缺少生育之意也。

    大致浊由于配合失宜,枯由于气势偏枯;清枯之象类于清。细按之,为一则有情,一则无情之别;清者有情,故有精神;枯者无情,故无精神也。凡八字浊者,不过为庸庸碌碌之人,如交入佳运,则如野草闲花,值春明之候,也有欣欣向荣之意;八字枯者,运途大致仅一种可行,如无运助,非夭折即为贫贱、孤苦之命也。八字有清而枯,有浊而枯,浊而枯更无可取,终身困苦之境。半浊半清者,八字配合有缺陷,不合需要之条件,或应透不透,应藏不藏,所谓浊中之清,清中之浊也。此类八字,社会上最占多数,滔滔者天下皆是,顺遂精粹之造,有几人乎?”

    滴天髓说:“令上寻真聚得真,假神休要乱真神;真神得用平生贵,用假终为碌碌人。”

    先贤刘伯温注说:“如木火透者,生寅月,聚得真,不要金水乱之,真神得用,不为忌神所害,则贵;如参以金水猖狂,而用金水,是金水不得令,徒与木火不和,乃为碌碌庸人矣!

    先贤任铁樵:“真者,得进秉令之神也;假者,失时退气之神也。言日主所用之神,在提纲司令,又透出天干,谓聚得真,不为假神破损,生平富贵矣!纵有假神,安顿得好,不与真神紧贴,或被闲神合住,或遥隔无力,也无害也;倘与真神紧贴,或克或冲,或合真神,暗化忌神,终为碌碌庸碌人矣!

    如行运得助,抑假扶真,也可功名小遂,而身获康宁。故喜神宜生旺,忌神宜死绝,局内看真神,行运看解神。
滴天髓说:“真假参差难辨论,不明不暗受屯颤;提纲不与真神照,暗处寻真也有真。”

    先贤刘伯温注说:“真神得令,假神局而党多;假神得令,真神得令而党多,不见真假之迹,或真假皆得令得助,不能辨其胜负而参差者;其人虽无大祸,一生屯否少安乐。寅月生人,不透木火,而透金为用神,是为提纲不照也,得己丑暗邀,戊土转生,地支卯受酉冲,乙庚暗化,运转西方,聚乙烯有真,也可发福。以上特举真假一端耳,其会局合神从化,用神衰旺情势、象格、才德、邪正、缓急、生死、进退之例,莫不有真假,最宜详之。”

    先贤任铁樵说:“气有真假,真神失势,假神得局,法当以真为假,以假为真;气有先后,真气未到,假气先到,法当以真为假,以假作真。”

    如寅月生人,不透甲木而透戊土,而年、日、时支有辰戊丑未之类,也可作用,如不透戊土,透之以金,即使木火司令,而年日时支,或得申字冲寅,或得酉丑金,或天干又有戊己生金,此类真神失势,假神得局,也可以取用。

    若四柱真神不足,假气也虚,而日主爱假憎真,必须岁运扶假抑真,也可发福;如岁运助真损假,凶祸立至。此谓之以实投虚,以虚乘实,是犹医者知参芪之能生人,而不知参芪之能害人也;知砒耽之能杀人,而不知砒耽之能救人也;有是病而服是药则生,无是病而服是药则死。且命之贵贱不一,邪正无常,动静之间,莫不有真假之迹;格局尚有真假,用神岂无真假乎?大凡安享荫庇现成之福者,真神得用居多;兴家,荣碌而当安逸者,假神得局者居多,或真神受伤者有之;薄承厚创,多驳杂者,真神不足居多;一生起倒,世事崎岖者,假神不足居多,细究之,无有不验也。

    管贤徐乐吾说:“何谓真假呢?为一极须研究之问题。任氏以得时秉令为真神,失时退气者为假神,似不甚确。如得时秉令为真,则月令之神,极易辨认,何以有‘真假参差难辩论’之句,而原注(指刘伯温所注)又有‘假神得令,真神得局而党多,不见超人收之迹,或真假皆得令得助,’之句,究作何解呢?取用之法先求月令,月令无用,方取别支。命造之中,月令用神十居六、七,何足为贵呢?况明言‘令上寻真’,细味一‘寻’字,可见月令之神与真神,乃似是而非。”

    窃谓真神者,合于日主之需要,真正得用之神,即十天在十二个月之中,所喜用之神也;如看木以火为真神,夏木以水为真神,秋木以金为真神,冬木也以火为真神也。真神得用,无有不贵呢?假神者,虽非日干之喜用,而在四柱配合上,不能不取以为用,乃假神也。

    如甲木生寅月,而透金水,真正所喜者为火,而四柱无火,不能不用金水,但非日干真正所喜,凡真神得用,而又得时秉令,终为碌碌之人也(此为穷通宝鉴全书立论之精要,也为论富贵之一法。)

    又说:“真神参差者,如庚金生于七月(申),喜用丁火,然丁火不透而透戊土、壬水,则假神得令矣!友会寅午戌己未,则真神得局而党多矣,四柱配合,应用丁火,抑用壬水,此所谓真假参差辨论也。又如丙火喜用壬水,而生于十月(亥)、壬、甲并透,壬为真神,甲为假神,地支寅申并见,则真神、假神,皆得令得助,不能辨其胜负,先贤刘件温谓:”其人虽无大祸,然不免一生屯否而少安康“也。理有随局配合,无喜要可言,也碌碌之人。

    提纲不与真神照者,如冬木喜用丙火,日时之支,见己见寅,真神喝酒在提纲之中,也为真神得用也;不照,谓不得月令之气也。凡真神以得时秉令为贵,然以调候,病药,通关而取用者,不必得时令之气,而不能不谓之真神,故真神不能泥于提纲也。

    暗处寻真者,吉神暗藏也,干支之中,暗藏一字,有旋转乾坤之力量,全局精神,由此振起,则此神即是真神。刘氏原注云:‘寅月生人,不透木火而透庚金黄色’即是提纲不照,如:‘丙子,庚寅,壬寅,辛亥’,壬水生于寅月,木火太多,气泄而弱,全恃庚辛发水之源,此庚金即是真神。可见真神不必定为月垣得进秉令之神也;凡日元需要之神,适来为我所用,辅助成功,即是真神。月令当旺之神,有喜有忌,喜者为真,忌者岂可概以为真神目之耶?以上所言,乃是指提纲不照,用神不在月令之中,向虽柱觅取真神也。

    由于前述可知,凡命造格局成立,具有清纯之象,或五行流通,真神得用,无一不可为富为贵,即使格局成立,用神无用,行运能助其喜用而得力者,也可富可贵。
 
有关于富贵的看法可分为下面几个大类:
 
(一)八字五行、四行、三行连环相生,气势流通,且各能根禄旺,行运不悖者。
(二)格局清纯,用神得力,不遇破坏,行运顺其喜用者。
(三)八字真神得用,调候适宜,行运不背者。
(四)格局成立,喜用无力,行运助其喜用而得力者。
(五)格局成而未全,行运从而成之者。
(六)格局混浊,喜神或闲神能化浊为清,行运喜用得所者。
 
一般可言富贵的格局有:
 
日主朗健   弱日逢生   正官佩印   正官得禄   正官驳刃   财官两旺   纯杀有制
独杀乘权   杀印相生   杀刃相辅   身杀两停   食杀两停   财资权杀   去官留杀
财印相济   令印无伤   旺财成局   旺食生财   伤官用财   伤官配印   刃伤相辅
从官官旺   从杀杀旺   从财财旺   从食有财   从伤有财   合化无破   一行得气
两神无杂   暗冲得用   暗合得用   五行递生  二德扶身   二德扶官   二德化杀
印绶遇贵   财星遇贵   食神遇贵   月将扶身  月将扶官   月将化杀   月将扶印
月将失财   月将扶食   月将化伤   吉神遇马   凶刃逢空   水木相涵  木火交辉
金水双清   金林相成   水火既济
 
有关贫贱的看法可分为下面几个大类:
 
(一)八字五行偏枯,气势不能流通或两神对立而无通关助用之神,行运又不能促成者。
(二)格局混乱,不论原局行运均不能使其转清者。
(三)格局虽成而喜用受伤,原局及行运均不能救护者。以上论贫贱,仅为不贵不富而已,并并尽是贫无立锥或卑贱无以容身,
其中尚有大贫、小贫、大贱、小贱之不同,则须就格局高低及行运及行运向背如何,细加区分辨别,凡格局配合混浊,用神失时失地而无力或调候生助者,均难致富贵,但也此格局有贱而富者,贫而贵者,不能不细加分别,所谓贱而富者,乃格局清纯,喜用配合也适当,惟失时失地而无力或得时而遭站克,原局带有缺点,行运能除去缺点,虽不能取得社会上显赫的地位,仍可一时富裕,丰衣足食,这一类的八字以商贾居多;至于贫而贵者,如有些高官,位居极品,仍是两袖清风,即是。
近贤金子樵说:“日主强旺,又逢劫印生助,或日主衰,又遇杀攻,或劫重财轻而无伤食,或身轻财重,或财多喜印而劫被官制,或杀多喜印而财来破印,或财弱喜财而财被合去,或身弱忌财而财被合来,或财轻喜食伤印旺,或忌印而喜财而财浅者,此均为贫。

    如身弱用印忌财而得官解,或财轻官衰逢食而见印绶者,此贵而贫,所为皆正也。

    众劫合财或众比合官而不化,从而不真,此贫而贱,所为皆不正也。

    日主强旺,又逢印绶重重,或日主衰弱,复遇伤食叠叠,或身轻官重无印,或身旺官轻印重,或身旺财重无官又无食伤者,不贫则贱。如用神力弱,忌神势强,岁运悖而不顺,此皆贫而贱也。
 
一般可言贫贱的八字有:
 
日主扶凶   日旺无依   正官破损   官多无印   官弱无财   官轻印重   杀重身轻
杀多无制   杀轻制重   官杀混杂   印绶被伤   满局印绶   满局比劫   贪财坏印
枭神夺食   财多身弱   财扶恶杀   财遭冲劫   食多无财   伤多无财   伤多无印
伤官见官   刃星重叠   刃星逢冲   禄神冲破   从官不真   从杀不真   从财不真
从食不真   从伤不真   化局被破   一行被克   两神被混   暗局破损   暗官填实
满局刑冲   多合羁绊   三刑破吉   三刑助凶   满局驿马   满局空亡   满局劫杀
劫杀破吉   劫杀助凶   官落空亡   财落空亡   食落空亡   贵落空亡   年月对冲
月日对冲   日时对冲   五行乖戾   五行偏枯   木火燥热   火土混浊   水木浮沉
金水寒疑   水火交战   金木相战

兹现举几个个富贵贫贱的八字供读者参考。
 
(一)富贵命
 
1、清圣祖
 
              1己巳
七杀甲午正卯  11庚午
比肩戊辰比肩  21辛未
戊申偏财  31壬申
比肩戊午正卯  41癸酉
51甲戌
61乙亥
71丙子
 
    此造初视之,不见有何好看,而细察之无一缺陷,浑浑穆穆,福泽之厚,无与伦比,三月土旺之时,木有余气,戊土厚宜甲木疏辟,而甲木出干,偏官七杀须财星相生,而占辰拱子,两午冲子,逢杀看印,而有年时午火,财官印具备矣,辰午事关全局
情怀,暗藏丙戊之禄,午申夹未,暗藏甲戊之贵,戊土中正,有火温之,有水润之,支辰联珠,暗夹禄贵以辅之,所忌惟金,而
庚金退处于无权,四柱纯阳,尤见光明正大,五行配合,毫无缺憾,岂必以有病为贵哉!联珠夹拱非奇,所可贵者,辰巳巽宫,未申坤宫,午火离宫,支辰联珠,适占巽离坤三宫,南面当阳,气吞全局,逊清以异族人主中夏,民心未服,设无康熙,早亡国矣,康熙九岁登基,在巳运中,十四岁诛鳌拜,亲政在庚午运,入后削平三藩台湾,开博学鸿词,收罗遣老俊彦,文治武功,各臻其极,方之历代帝王,庚之太宗,犹有乙德,黄孽禅师云:唐虞以后无斯盛,天纵之圣,非寻常也,木死于午,而午又为羊刃,康熙晚年,颇受诸子争储之苦痛,殆以此欤!
 
2、
 
正卯戊寅正财   4丁巳
正官丙辰正卯  14戊午
辛未偏印  24己未
比肩辛卯偏财  34庚甲
44辛酉
54壬戌
 
辛金生于三月(辰),戊土正印秉令,虽母旺子相,而三春之金,终不作旺论,论格局,为财旺生官,论用神,为财多用比劫,金声玉振赋云:辛骑羊兔富比陶朱,羊兔,卯未也,此造卯未财星结局,寅卯辰又气全东方,书面伟大,巨富奚疑。
四柱财旺生官,丙火官星又与辛合,地位接近政界,年月丙戊官印透自寅宫,年为祖基,财官印全务地,财富、官禄、福荫,自上代一路而来,王谢门第,显然可见。
但辛金珠玉之质,以壬水为秀气,丙戊官印化为权,四柱无壬,富重贵轻,富握重权,非财政界之巨擘,即金融界之领袖也,地位不在特任,简任官之下。财为妻星,寅宫正财,退处于无权,偏才多而杂,时支卯又为咸池桃花,偏才杂乱而是喧咸池桃花,必为肉劈外宠,桃杏争研,年月丙寅,戊辰,交互犯红艳桃花,春色满园。时犯辛卯,九丑带咸池,为淫欲妨豁害煞,时为归宿之地,其能善其终乎。
大运三十四岁以前南方官印运,上承福荫,可寄迹宦途,庚申、辛酉二十年,辛金得地,身旺任财,财星方局,悉听支配,可在财富上盛极一时,莫可与京,辛辛红艳桃花,必多外宠。五十岁后运初入衰乡,犹可饶余福是也,盛世极难为继。
 
(二)贫贱命
 
1、
 
7丙辰
比肩戊戌比肩   17丁巳
正官乙卯正官   27戊午
戊寅七杀   37己未
七杀甲寅七杀   47庚申
57辛酉
 
此造成土生于二月(卯),木旺土崩,余寒未退,宜先丙为月。无丙虽有癸甲,如春寒多雨,万物生而不长,是人一生易成易败,富贵艰辛。仲春戊土,必须水火兼资,木旺秉令之时,无丙则土不暖,无癸则土不润,无财无印,决非佳造。
此造乙木临官在卯,甲木临官在寅,甲乙并透,官杀会党,两不相上下,官杀皆我之君也,官杀各乘旺气,则事之君非一,事齐事楚,柱无庚金,不能去一留一,用神两岐,一生意志无定,见异思迁,不得己惟用寅宫丙火以化官杀,则行南方之运,未始非佳运也,故能得一枝,随遇而安,然而四柱无滴水之财,一生金钱随手得来,随手而去,终难积聚,此造无财,未始非福,一见财星,必然党煞(杀)攻身,官杀交克,不倾覆不止也。
 
2、
 
7戊寅
七杀  己未  比肩   17丁丑
比肩  己卯  七杀   27丙子
己巳  正卯   37乙亥
47甲戌
七杀  乙亥  正财   57癸酉
 
此造己土生于二月(卯),两乙出干,支全亥印未局,满盘七杀,好在日支临巳,两火得地,正所谓众杀猖狂,一仁可化也。
二月巳火,以丙火为真神,无如时支逢亥,冲破巳宫,用神被伤,受病甚深,假如巳亥易位,亥卯未连枝并栖,即不冲巳,虽冲也不大碍,今亥在时,隔位会卯未之木,势必去巳而后巳,八个字地位之不可移易,有如是者,己土通根于未,因年代表祖基,故祖基深厚,福荫有余,日支为妻宫,喜用荟萃而已,在理应大得内助之力,无如巳亡命冲,妻宫必发生裂痕,为不可弥补之缺陷,巳为驿马,亥卯未全而见巳,三人骑一马,名曰折足,又值空亡,欲不颠沛岂可得乎。
早年寅运,合亥解冲,去病最吉,丙丁化煞,享荫下福,交进亥运,冲动驿马,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盖满盘七杀,恃此一点丙火解救,今冲而去之,则荫福之享去矣,妻宫之裂痕起,而七杀攻身,病痛之困,也必随之而至矣!
 
(三)八字论富命
 
    滴天髓说:“何知其人富,财气通门户。”

    先贤刘伯温注说:“财旺自强,官星卫财,忌印而财能坏印,喜印而官能化财,财神重而伤官者有限,财无力而暗成财局,财露而伤也露者,此皆财气通门户,所以富也。

    夫论财论妻之法,可相通也;然有妻贤而财薄者,也有财富而妻伤者,看刑冲会合;但财神清而身旺者妻美,财神浊而身旺者家富。”

    先贤任铁樵说:“身旺财弱无官者,必要有食伤;身旺财旺无食伤者,从须有官有杀;身旺印旺食伤轻者,财星得局;身旺官衰印绶重者,财星当令;身旺劫旺,无财印而有食伤者;身弱财重,无官印而有比劫者,皆财气通门户也。财即是妻,可以通集结也;若‘清则妻美,浊者家富‘,其理虽正,尚未深论也。

    如身旺有印,官星泄气,四柱不见食伤,得财星生官,无食伤,则财星也泄,主妻美而财薄也。

    身旺无印,官弱逢伤,得财星化伤生官,财也通根,官也得助,不特妻美,而且富厚。

    身旺官弱,食伤重见,财不与官通,家虽富妻必陋也。

    身旺无官,食伤有气,财星不与劫通,无印而妻财并美,有印则财旺妻伤,此四者宜细究之。”

    各种八字格局,皆有成败,皆有富贵,贫贱,非一定要以财为用也,然财星通门户者无不富有。子平法中喷水孔有分类确定不移之看法,同一美格,其为富为贵,作何种带来,随环境人事而转移,非可确定也。

    但是惟有财气通门户一类,可决定其富而非贵。凡六亲富贵贫贱吉凶寿夭,均作如是看法。

    何谓财气通门户呢?就是财星当令,得气得地,配合有情也。财为喜用,固为有情;财星太旺而身衰,八字原局有禄比暗藏,也为有情,运至身旺比劫之乡,必然致富也。

    原注所谓财能门户,均为富贵兼全之家,而非纯粹富格;盖富而不贵者,必在成格之中,略有缺点,贵气不足也。璧如:财星太旺而日主弱,或财星微弱而有气,原局略带病态,取富不足,行运去其病,而财星有情,则富有余矣!若伤官生财而带官,即以贵论。因贵致富或因富致贵,皆不作富推,纯粹富造,不多见也。
 
兹举富造的八字供读者参考:
 
正官  丁亥   食神
伤官  癸卯   正财
庚辰   偏财
偏财  戊寅   偏财
 
    此富格也。地支寅卯辰亥,财成方局,富甲一方,乃意料中事。财旺生官,无如丁火出干,癸水伤之,贵气受损。二月庚金,不能用财官,而用戊土偏印,亦非真神,取富不取贵,运行土金之运,事业发达当无限量。
 
(四)八字论贵命
 
    滴天髓说:“何知其人贵?官星有理会。”

    先贤刘伯温注说:“官旺身旺,印绶卫官,忌劫而官能去劫,喜印而官能生印,财神旺而官星通达,官星旺而财神有气,官无力而暗成官局,官星藏而财神也藏者,此皆官星有理会,所以贵也。

    夫论官与论子之法,可相通也;然子多而无官者,身显而无子者,也看刑冲会合;但官星清而身旺者,必贵,官星浊是身旺者,必多子;至于得象得气得局得格者,妻子富贵两全。”

    先贤任铁樵说:“身旺官弱,财能生官;官旺身弱,官能生印;印旺官衰,财能坏印;印衰官旺,财星不现;劫星财轻,官能去劫;财星坏印,官能生印;用官,官藏财也藏;用印,印露官也露者,皆官星有理会,所以显贵也。

    如身旺官旺印也旺,格局最清,而四柱食伤,一点不混,财星又不出现,官星之情,依乎印,印之情,依乎日主,只生得一个本身,所以有官无子也;纵使稍杂食伤,也被印星所克,子也艰难。如身旺官旺印弱,食伤暗藏,不伤官星,不受印星所克,
自然贵而有子;必身旺官衰,食伤有气,有印而财能坏印,无财而暗成财局,不贵而子多必富;如身旺官衰,食伤旺而无财,有
子必贫;如身弱官旺,食伤旺而无印,贫而无子,或有印逢财,也作此论。”

    总之,贵者未必皆用官星,而官星有理会者无不贵。昔人论命,专重财官,财官两字,可作喜用神看,财为喜,官为用也。凡干支顺遂精粹,气势清纯,而喜用得时令生旺之气者,无不贵;或者日主得局朝垣,而用神合于需要,无损伤者,也必贵。璧如:夏葛冬裘当王则贵,否则,不论财官印三寄,不免有生不逢辰之欢,亦兹兹举贵命的八字供读者参考:
 
(五)国父 孙中山先生
 
    国父生于前清同治四年夏历二月初六日寅时。即西历一八六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人现以西历十一月十二日为国父诞辰,实非其真正的日子。盖民国肇造之后,民四年政府依新因制定国父诞辰,乃就是年夏历十月初六折合西历十一月十二日。即以是日为国定纪念日。实则诮依其出生当年之西历折算,方为准确也。

    国父真正的八字如下:

5丙戌
偏印  乙丑  食神                15乙酉
25甲申
比肩  丁亥  正官  驿马 天乙贵人  35癸未
45壬午
丁酉  偏财  文昌 天乙贵人  55辛巳
65庚辰
正官  壬寅  正卯                75己卯
 
    国父之造,为“日月双贵格”。六十甲子之中,日贵仅得四个,即丁亥、丁酉、癸巳、癸卯是也。日贵更逢月贵,又属罗纹交贵者,万中无一。古今命造,向所鲜见,乃稀世之贵格也。

    依八字正五行而论,此造为“正官格”,用取官相生。滴天髓论丁火之性云:“丁火柔中,内性昭融。抱乙而孝,合壬而忠。旺而不烈,衰而不穷。如有嫡母,可秋可冬。”盖冬月之丁火,气候初寒而身弱,故宜正印之生,比肩之助,庶能健旺而有为也。

    提纲亥藏水木,透出年时两干,官印相生。盖以印为用,而以官护印也。地支寅亥合木为可喜,酉丑会金为可憎。支下丑亥酉三字相连,金水之气太盛,故喜月干丁火帮身夺财,尤喜两丁一壬之不化,官星卓立,日元健朗。

    八字之中,无一字为闲神,金水木火循序相生,重重拱护,有合无冲,其气派之雄伟,格局之堂皇,尤属不可多得者也。
十月寒气初动,丁火阴柔,故极需木之生火,用木机时忌金也。故前云用官印相生,即言其用神在印。印绶者,生我者也。父母生我,国家民族之生我也。取印为用神,故孝于父母而忠于国家民族。此于,国父一生为国为民之努力可为明证。
柱中不喜财官,故利禄之心淡泊,只求谋图有昨,不以权位为重。虽位居元者,依然廉励自持,两袖清风,尤属难能可贵。国父一生辛劳为国,晚年健康不良,柱内寅亥合木,丑酉会金。木者肝也,木受金克,肝宫受伤,故终因肝癌逝世,是尤命理医理同源也。

    柱中壬水得禄于提纲,乙木通根于寅亥,官印有气而权业超群。所憾者,木受金之威协,虽登大位而不久,因内乱而东征西讨,鞠躬尽瘁,缺少安定之生活。盖因用神受制,而亥临驿马之故也。

    国父一生运程:早行东南向暖,头争峥嵘,而革命思想,也渐次蓬勃。廿七岁行大运,甲生助丁火日元以优等成绩毕业于医学院得到博士学位,廿八岁赴澳门业医,组兴中会,往来欧日之间。

    三十二岁行申运,蒙难伦敦。三十七岁行癸未干年,癸冲丁,未冲丑,十年中革命十次,百折不挠。四十七岁行运,二壬二丁相合,辛亥革命成功,壬子年荣任临时大总统,五十二岁行午运,丁火得禄,翌年就任大元帅,召民伐罪。五十七岁行辛运,辛金制乙,用神损伤,就非常大总统北伐之后,于六十一岁乙丑年因肝癌不治。益信其八字中喜木而忌金也。
 
(六)八字论清贵命
 
    贫与富相对,贵与司长相对。品端学粹,用不得志于进者,不以贵取,财无储积者不以富论非下贱之谓也。

    古人云:贫者士之福也,此语喝酒合于现时代之名利社会,然贫不可与贱混,则今昔无殊。“例”
 
7甲戊
甲午     17乙亥
癸酉     27丙子
壬戌     37丁丑
壬寅     47戊寅
57乙卯
 

    八字壬水,辛金正印秉令,取印为用者,名金白水清,最忌成戊土混浊,则失其贵,土为四时间杂之气,无时无亥不存在,寅午戌中皆暗藏土,无形阻塞,足为金水之病,故见甲木出干破土,名为文星,金水澈底澄清,必为诩臣显宦,寅午戌火局,财旺有损印虞,用神须取印比互助,而以甲木为辅,比劫并透,制住财星,甲木去煞而不生财,名重利轻,乃清贵之品,名山事业,自足千秋,岂必特简虚荣,方足为贵哉,然论地位,固不在特简之下也,午酉相破,门户见动摇之象,然年支午官,财官得禄,月令正印又得禄,世禄之家,显然可见。惟比劫并透,慷慨性成,若舍名求利,不免劫耗重重,是则宜各所趋势局也。
 
(七)八字论贫命
 
    上造八字格局清而财星不真故虽贫而不失其清高地位,为众所专仰。更有一等式逻辑,金钱不论多少,到手辄尽,无所保留,虽有清贵与贫而不贵之分,然皆非贱也,何以故格局清澄,体用有情也。若贱者之造,则不然偏枯杂乱,体用之间,格格不相入,不合于需要,无所取材,若有一端可取,则虽在下等社会中,也必为庸中佼佼者也。

    滴天滴说:“何知其人贫?财神反不真。”

    先贤刘伯温说:“财神不真者,不但泄气被劫也,伤轻财重气浅,财轻官重财气泄,伤重印轻身弱,财重劫轻身弱,皆为财神不真也。中有一味清气,则不贱。”

    滴天髓说:“财神不真者有九;如财重而伤食多者,一真不也。

财轻喜食伤而印旺者,二不真也。
财轻劫重,食伤不现,三不真也。
财多喜劫,官星制劫,四不真也。
喜印而财星坏印,五不真也。
忌印而财星生官,六不真也。
喜财而财合闲神而化者,七不真也。
忌财而财合闲神化财者,八不真也。
官杀旺而喜印,财星得局者,九不真也。”

    此九者,财神不真之正理也。然贫者多,而富者少,故贫有几等之贫,富有几等之富,不可概定。有贫而贵者,有贫而正者,有贫而贱者,宜分辨之;如财轻官衰,逢食伤而见印绶者,或喜印,财星坏印,得官星解者,此贵而贫也。
官杀旺而身弱,财星生助官杀,有印则一衿易得,无印则老于儒冠,此清贫之格,所为皆正也。

    财多而心志欲贫之,官旺心事必欲求之,非合而合,不从而从,合之不化,从之不真,此等之命,见富贵而生谄容,遇财利而忘恩义,谓贫而贱也;即侥幸致富,也不足贵也。

    凡败业破家之命,被看似乎佳美;非财官佳美,即干支双清,非杀印相生,即将临旺地;不知财官虽可养命荣身,必先要日主旺相,方能任其财官,若太过不及,皆为不真,能散能耗则有之,终不致富贵也,此等格局最多,难以枚举,宜细究之。
近贤徐乐吾说:“财神不真有九,任注言之极详。贫者对富而言,除富以外皆贫也。社会上富者少而贫者多,凡格局配合有缺点,又无佳运相助,不能致身青云而致富贵者,滔滔天下皆是;惟财神不真之象,可决定其必贫,虽贵居人之上,也无致富之可能也。

    如财多身弱,称为富屋贫人,即不能从,又不能用,结果非坐食消耗,必因财致祸,虽富也贫,乃财神不真之象也。月垣财星为用,而干透比劫争财,无官杀制劫,也为财神不真之象;盖运宜财旺,而见财必引起比劫之争,财永无致富之可能也。然贫非衣食不给,沦为下贱之谓,尽有事业声誉,均有想法地位,而财无积储,不能称富有者,非可概以财神不真也劣也。”

“例”
壬辰
辛亥
壬子
壬寅
壬水生拾月水旺乘权,地支亥子辰会聚,壬水冲奔。非得戊土提防,不能入于正轨。
戊为君,丙火调候为臣,无如戊土藏寅,木旺土虚的提防崩溃,丙火之用,反启比劫之争,亥子寅夹丑,为印库。上荫固极优渥也。幼承遗产,不下百万,行甲寅,乙卯运。木神旺地克尽戊土,经营商业,屡起屡仆,卒致一败涂地,将来丙运,比劫争财,穷途潦倒,意中事也。
 
(八)八字论贱命
 
    滴天髓注说:“何知其人贱?官星还不见。”

    先贤刘伯温说:“官星不见者,不但失令被伤也,身轻官重,官轻印重,财重无官,官重无印,皆是官星不见也。中有一味浊财,则不贫。至于用神无力,而忌神太过,敌而不受降,助旺欺弱,主从失宜,岁运不辅者,即贫且贱。”

    先贤任铁樵说:“富贵之中,未尝无贱,贫贱之中,未尝无贵;所以贱之一字,不易知也。如身弱官旺,不用印绶化之,反以伤官强制;如身弱印轻,不以官星生印,反以财星坏印;如财重身轻,不以比劫帮身,反以官杀拘身。合此格者,忘却圣贤明训,不思祖,不积德,以致灾生不测,祸及子孙。

    如身弱如轻,官旺无财,或身旺官弱,财星不现,合此格者,处贫困而不改其节,遇富贵而不易其志,非礼不行,非义不取。故知贪财帛而恋金谷者,竟遭一时之显戮,乐箪飘而甘敝裘者,终受千载之令名。

    是以有三等官星不见之理:如官轻印重而身旺,或官重印轻而身弱,或官印两平而日主休囚者,比上等官星不见也。如官轻劫重无财,或官杀重无印,或财轻劫重官伏者,此中等官星不见也。如官旺喜印,财星坏印,或官杀重无印,食伤强制,或官多忌财,财星得局,或喜官星而官星合他神化伤者,或忌官星,他神合官星又能化官者,此下等官星不见也。细究之,不但贵贱分明,而贤不肖也了然矣!

    贱者对贵而言,今昔之人,心理不同:专制时代,唯官爵为贵,今者地位声望,为社会所尊敬者,皆可名为贵也。贵又与权势不同,贵者非必皆有权势也,从前专以官爵势之有无为贵贱,其注重官星也固宜。

    总之,格局清纯,配合适宜,用神得时得地,合于需要者,地不贵;反之,格局乘悖混乱,用神失时失地,无情无力者,皆谓之贱。贱者不能显用于一时,非不贱之谓也。也者不用官星者多矣,谓官星有理会为贵格之一则可,以不见官星为贱则不可。社会上除富贵者外,有无量等级。

    璧如:格局清纯,喜用配合也适当,特失时失地,或得时而局中有病无药,皆难以取青紫,此类大致以商人多;更有格局乖悖混乱,喜用有闲神牵制,配合无情,此为下格,庸庸碌碌,无声无臭无社会,然皆不能以为贱也。贱又与凶不同,凶者流离颠沛,沦落灾厄,而贱仅为无官爵之通称,生不逢辰,不能展其怀抱,除富贵命造外,通谓之贱可耳!不能一一举例也。
“例造”
比肩   丁丑   食神    5辛亥
15庚戌
正官   壬子   七杀   25己酉
丁亥  正官   35戊申
45丁未
正印   甲辰   伤官   55丙午
 
此八字丁火生仲冬,千透壬水,支全亥子丑北方,官星旺格,辰乃湿土,不能制水,反能晦火,日主虚弱,甲木凋枯,自顾不暇,且湿木不能生无焰之火,谓清枯之象,官星反不真也,喜其无金,气势纯清,其为人学问真醇,处世无苟,训蒙度日,苦守清贫,上等官星不见也。
 
第二节    八字论吉凶
 
    八字吉者乃一生安安稳稳,不生重大测的变故,如六亲不刑不克,自己不犯官符,坐牢,或不得暗疾残伤或不遭水火之灾及其他重大祸害;命造凶者,恰好与吉者相反,一生动荡不安,刑克父母,少失依护,或是按时完成妻子事遭官司讼累或得暗疾残伤及其他不测的天灾人祸等!

    命局凡是冲克用神或喜神者均为忌神,或者合去用神或喜神而化为为忌神者,一律以凶看;命局中如忌神得时或得地,得势而力量强旺,喜用神失时或失地而力量薄弱,而且不互相紧贴而分散,上下左右被忌神夹攻合击,这是喜用无力,或可用而不可用,在这种情形之下,必有凶祸惨变之事,即使行好运,也因八字原局,配合失宜,不名患得患失傍徨无定,甚或任性妄为,如再遇凶运,就一发不可收拾,则横祸惨死,不忍卒睹。
 
(一)八字论吉命
 
滴天髓说:“何知其人吉?喜神为辅弼。”
先贤刘伯温注说:“柱中喜之神,左右终始,皆得其力者必吉;然大势平顺,内体坚厚,主从得宜,纵有一二忌神,适来攻击,也不为凶,璧之国内安和,不愁外寇。”
先贤任铁樵说:“喜神者,辅用助主之神也。凡八字先要有喜神,则用神有势,一生有吉无凶,故喜神乃吉神也。若柱中有用神而无喜是,岁运不逢忌神无害,一遇忌神必凶;如戊戊生于寅月,以寅中甲木为用神,忌神必是庚辛申酉之金,日主元神原者,以壬癸亥子为喜神,则金见水而贪生,不来克木矣;日主元神薄弱者,以丙丁迅速发展午为喜刘,则金见火而畏,也不来克木矣!
如身弱以寅中丙火为用神,喜天干透出,以水为忌神,以比劫为喜神。所以用官用印有别:用官者,身旺可以财为喜神;用印身弱有劫,而后用官为喜神,使其动会聚波财星,则印绶不伤,官星无助之意也。如八字原局有用神,无喜神,而用神得时秉令,气象雄壮,大势坚固,四柱安和,用神紧贴,不争不不妒者,即遇忌神,也不为凶。
如八字原局无喜神,有忌神,或暗伏,或出现,或与用神紧贴,或争或妒,或用神不当令,或岁运引出忌神,助起忌神,璧之国家有奸臣,私通外寇,而是为夹攻,其凶立见。”
总之,吉与富贵不同,吉者一生安富尊荣,无风浪险之谓也。喜神者我所喜之神,也。与喜用之喜略异,则一生平安吉利可知矣!凡八字有用神,必有喜神,若喜神不能救运之逆,虽为我之辅弼,不足为吉也。
璧如以官为用,财印为辅,同透天干,或同藏地支,遇伤害,有财化之,有印同克,官星无损,见劫财,有官制动以护财;见财星,有官化财以卫印,互相卫护,不论行何运,喜用皆无伤,此三奇格,所以为喜也。次之,官为用,财为辅而无印,遇伤官运,财可救应,遇七杀运,无印化杀,财不能救反以生杀,非吉也。八字中有奇之互相救应,不可多得;次者,观其所行之运,原局有无救在之神,如能救应之神,适为我我弼,则也可断其吉矣!如官杀旺而身衰,以印为用,运途有财,破印为祸,而原局有比劫透干,为我辅弼,至财运,比劫回克,不伤印绶,此比劫为我之喜用神也。
“例”
七杀    丙申    比肩
正卯    己亥    食神
庚辰    偏印
偏印   戊寅     偏财
 
此八字,庚庚生于十月(亥),寒金喜火,得时支寅木之生,则火有焰,然用财杀,必先身旺,妙在年支坐禄,三印贴生更妙,亥水当权,申金贪生忘训,,无火则土冻金寒,无木则水旺火虚,以火为用,以木为喜,木火两字,缺一不可,所以生平无凶无险,寿至八旬之外。
 
(二)八字论凶命
 
滴天髓说:“何知其人凶?忌神辗转攻。”
先贤刘伯温注说:“财官无气,用神无力,不过无所发达而已,也无刑凶也。至于忌神太多,或刑或冲,岁运助之,辗转攻击,局内无备御之神,又无主从,不免刑伤破败,犯罪受难,到才经不吉也。”
先贤任铁樵说:“忌神者,损害体用之神也。故八字先要有喜神,则忌神无势;以忌神为病,以喜神为药,有病有药则吉,有病无药则凶;一生吉少凶多者,皆忌神得势之故耳!
如寅月第一代,不用甲木而用戊土,则甲木为当令之忌神,看日主之意向,或喜火以化之,或用金以制之,安顿得好,又逢岁运扶喜抑忌,也可以转凶为吉;岁运又不来扶喜抑忌,又不与忌神结党者,不过终身碌碌,无所发达而已;若无火以化之,金以制之,又遇水之生,岁运又党助忌神,伤我喜神,辗转相攻,凶祸多端,到老不吉。论木如此,余可例推。”
凶与贫贱不同,贫贱者,喜用失局失垣,不富不贵而已。凶者,原局喜用损伤,又无救应,不论运余顺逆,皆无善果;欲求碌碌庸下而不可得也;有生于富贵之家而凶者,不必尽贫贱也。伤我喜用者为忌神,原局忌神肆逞,挽救极难,即在好运之中,也意志傍徨无定,行为更不轨于正,更遇忌运相攻,决无幸免不理。谚去:“命好不如运好”此过激之谈,富贵定于命,穷通赖以运,命为根本,若原命有损,运岂足恃!
 
丁丑
正卯  乙亥  七杀       丙子
食神  戊寅  丙子       乙亥
偏印  正官       甲戌
偏印  甲午  羊刃  劫财 癸酉
壬申
 
丙火生于寅月,印星当令,时逢刃旺,甲乙并旺透,四柱无金,寅亥化木,子水冲破,官星无用,必以月干戊土为用,忌神即是甲木,亥子之水,反生旺木,所谓忌神辗转攻也,初交丁丑,生助用神,其乐自如,一交丙子,羊刃遇子双冲,父母双亡,连遭回禄,乙亥水木并旺,又遭回禄,妻死子亡,自己赴水而亡。
 
第三节    八字论寿元
 
滴天髓说:“何知其人寿?性定元神厚。”
先贤刘伯温注说:“静者寿,柱中无冲无合,无缺无贪,则性定矣!Z元神厚者,不特精气神皆全之谓也,官星不绝,财神不灭,伤官有气,身弱印旺,提纲辅主,用神有力,时上生根,运无绝地,皆是元神厚气。细究之,大率甲乙寅卯之气,不遇冲战泄伤,偏旺浮泛,而安顿得所必寿,木属仁,仁者寿,每每有验,故敢施之于笔。若贫贱之人而也寿者,以其禀得一个身旺,或身弱耐碱性驼行生地,小小与他食禄不缺故耳!”
先贤任铁樵说:“仁、静、宽、德、厚,此五者皆寿徵也,四柱得地,五行停匀,所合者皆闲神,所化者皆用神,冲去者皆忌神,留存者皆喜神,无缺无陷,不偏不枯,则性定矣!
性定不生贪恋之私,不作苟且之事,为人宽厚和平,仁德兼资,未有不富贵福寿者也。元神厚者,官弱逢财,财轻遇食,身旺而食伤吐秀,身弱而印绶当权,所喜者皆提纲之神,所忌者,皆失令之物,提纲与时支有情,行运与喜用不悖,是皆元神厚处,宜细究之。清而纯粹者,必富贵而寿,浊而混杂者必贫贱而寿。”
今人以冲提纲为寿元绝处,非也。凡论寿元,先须看日元有气无气,则看格局用神,财官格运至财官死绝处,伤官格运至伤官死绝处,虽在旺运中,也必寿元有阻。
又如日元无气,则论其本身,只要日元不临死绝,虽颠沛流离,不至于死。寿夭之象,须从精神方面体察之。性定者干支不冲克也,无战争不宁之象也;元气厚者,体用通根长生禄旺,得时得局,干支顺遂,有喜无忌也。若见忌神,即使无根,也有不宁之象,必有缺陷。元气虽厚,而性不定,贫贱而寿之徵也。五行周流无滞,源远流长之格,运遇忌神,原局咸得引化,生机不遭阻碍,固为长寿之徵;而成格无破,体用禄旺,运遇忌而得化者,也长寿之象;配合有情,而得情之至,为富贵而长寿,配合有缺,未得情之至,为贫贱而长寿。
“例”
辛亥
戊戌
壬子
壬寅
 
此八字壬水生于九月戌),体性将厚,亥子成方,辛壬并透,秋水汪洋,取戊土为提防。寅戌拱火局以生戊土。体用有情。戌亥子寅夹丑,为印库之贵,故家境小康,社会上也小有地位,惟嫌甲木藏支而不出干不能制戊上,故不能取贵也,丁丑年岁八十七而卒。
“例”
5癸亥
戊戌    15甲子
壬戌    25乙丑
己未    35丙寅
丁卯    45丁卯
55戊辰
65己巳
75庚午
 
此八字,己土生于九月,万物收藏之时,寒气上升,内实外虚,必须丙癸兼资源共享,丙为太阳之火,癸为雨露之水,日暄雨润,万物乃遂其生,今无丙癸而透丁壬,力用不殊,效应减色,戊土出干,卑湿之己土,化为高亢,四柱无甲木疏辟,戊己块然不灵,乃顽土也,格难取贵,天干壬水之财,为戊土所劫,所喜日时卯未拱亥,为壬水之禄,此无形之财也,且得卯未偏官卫护,非戊土所能劫夺,故贵虽不足,富则有余。
己土恃戊土之势,非卯木所能克,煞化为官,性情纯厚中正,出于秉赋,丙火虽不见,而四柱咸藏丁火,荫庇偏优,妻宫未为阴刃,喜有卯木制之,过丑运不克,白头偕老矣,时支卯木,印带咸池,小星奕奕,子息四五之间,寿元古稀以外,此造格用均无可取,而财官印一气相生,运也如之,柱无食伤,元气不泄,浑朴厚重,庸庸者多厚福,信然开!
 
八字论天命
 
滴天髓说:“何知其人夭?气浊神枯了。”
先贤刘伯温注说:“气浊神枯之命,极易看:印绶太旺,日主无著落;财杀太旺,日主无依倚;忌神与喜神杂而战,四柱与用神反而绝;冲而不合,旺而无制;湿而滞,燥而郁;精流气泄,月悖时脱,此皆无寿之人也。”
先贤任铁樵说:“气浊神枯之命,易中之难看者。气浊神枯四字,可分言之:浊字作一弱字论,气浊者,日主失令,用神浅薄,忌神深重,提纲与时支不照,看去与日支不和,喜冲而不冲,忌合而反合,行运与喜用无还必须,反与忌神结党,虽不寿而有子;神枯者,身弱而印绶太重,身旺而克泄全无,杀重用印而财星坏印,身弱无印而重叠食伤,或或寒水冷而土湿,或火焰土燥而木枯者,皆夭而无子也。”
近贤徐乐吾说:“气索神枯,为夭寿之徵。救灾通道者,萧索也,浊者也为分期之象。日主旺而无泄,或日干弱而逢克,配合无情,体用受伤,而无生克制化之助,生机自灭,为气索神枯之象。寿之与吉,凶之与夭,均相似而不同,忌神辗转攻,决无能长寿者,特凶为喜用被伤,有风波起伏之象,夭为体用无情,无引伸制化之用,生机汨没,幼年不出外做事,无所谓风波,特不寿耳!”
古人论命,以清为贵,以浊为富;此言未确,乃重土轻商之积习也。八字好坏在有力无力,有情无情,喜用得时得地,配合有情,自有一种精神,是谓之清;反之偏枯浊乱,不能取贵,焉能致富呢?
因贵而致富者以贵者,因富而致贵者,也以贵论。富贵两字,混合者多,单纯者少,然有一类八字,可决定其富而不贵,或贵而不富者,即如贵之中,间有可决定其为文贵武贵非八字之中,皆可分也。八字之中,并非尽是格局清纯喜用得力或格局混浊喜用无力,故集结寿夭实不能一概而论,仍须就格局用神之高低及岁运向背如何推断,凡日主无根,用神失势,或过旺过弱,五行偏枯,四订于冲激,精神两绝,喜忌交战,岁运多悖者,类皆大折,换言之,如身太弱,印太旺,或用神力衰,忌神势盛,或杀重用印而财星重叠,或身弱无根而克泄交加,或身强杀浅,制杀太过,或火焰土燥木枯,或水冷金寒土湿,或身旺助多者,岁运再逢忌神,凶多吉少,如八字忌神过重,神枯太甚,堕地即亡,不待岁运逢忌神也。至于贫贱而长寿,富贵而夭亡,尤须就岁运与原局格局用神喜神细论;凡破格用,伤喜神无救,轻则凶,重则死,固不计其孰为富贵贫贱。总之,在八字中可以看出凶亡或不测之祸,其看法大致如下:
1、凡八字中身旺极羊刃多,遇冲合之运,激起旺神,主其人易起不测之祸。
2、日干过弱,不见比肩,劫财,印之一点,又不能从化者,运遇财乡,定注夭折。
3、火之日干无根,提纲月令是亥、子、丑月,地支又多水,八字中无印来帮身,必早夭。八字中有印而只透单印而无根,且印被八字原局克合伤害者也必早夭,逢克合伤害印之大运也同遭凶亡。
4、木生于巳、午月,原局又见火多,是木化飞灰之象,如不幸原局又见金星克制木星者,除非八字中见水星生身通关,调候,否则必在火金之乡,火之岁运,有不测之灾。
5、提纲有力(即党多或多见生扶),则大运或岁运如冲月令,狂旺必险;如果大运或流年是忌神的话,更验。
6、八字中用神或药神,被大运或流年冲克者,重者死亡,轻者也有破产、损财、失官、牢狱、降职的凶险,如果被严重冲克,而没有解救者,必有不测的凶祸。
7、若岁运与日相对冲,谓之反吟(天克地冲也),岁运压日,谓之伏吟(干支相同)。二者不利六亲,或非横破财,不为吉兆,尤其反吟、伏吟之神为忌神的话更验,论运已发未发,关系极重。大凡中上之命,其一生必有一切正运,地位名望,至此而达到其福命应有之地位。在未发之时,运虽劣,不过坎坷而已,不至于死。夭殇命为用神受伤,气势战克等,也不必在甚坏之运方见。若气运已过,行不好运,再加日犯岁君,往往危及生命!尤以老年为甚,盖其气数已说也,此正运每与四柱用神相配合。喜用在年,正运在早年。喜用在月日,正运在中年。喜用在时,正运在晚年,多数相合无不应验也。
8、原局四支几乎成四极,而无逢合化者,遇大运与原局成四极之总冲者,则四柱全倒,有不测之祸,甚至有变死之兆。例如四柱命局地支有“子、午、卯‘而不见酉,一入酉乡,会成四正冲,四柱全倒,祸危立至,见于大运有更深切的领悟或有性命之忧,见于流年多主动荡不顺,并有强烈的离尘厌世思想,并有可能对特殊领域的突破或四柱命局地支有”寅申、记叙而不见巳,一入巳运,会成四正冲,防有不测之灾,如原局有合化者,灾可减轻。
9、八字原局四地支,成为年月冲及日时为贴近自冲,最易意外变死、自杀或其他之祸害。如原局八字四支隔冲则不作冲论,如行运站掉此隔开之神,也有危险。
10、大运流年犯三刑者(如子卯午刑,丑戌未刑,寅巳申刑)比六冲之害更烈火,重者有刑伤,官非、变死、不测之神,轻者也破财,疾病或远行汉荡他乡,其中如有一神与他支合化成吉神者,祸轻。如三刑有气,日主刚强者,不验。
11、日元太旺过度成偏局者,易因外伤或意外;日元太弱过度成枯局而又不能从化才蜴因疾病或忧闷之患。
12、火日干生在亥、子、丑月,四支分成二驵对冲(如子午冲,卯酉冲,巳亥冲,丑未冲……等)而四柱互冲,则最易在大运与流年与八字原局,成三合会水尽忠尽职的时期,有不测之祸,如死亡,刑伤等,如丁火透而坐下湿支,丁火下之支又犯冲则更验。
13、木日干生于亥、子月,其他干支又见壬癸亥子丑多者,为水旺木浮之相,行运遇金水之乡,必有不测之祸如溺水、横祸、毒亡。
14、庚辛日逢戊己,辰戌场面水俱齐,又不能从化者,若逢火土相叠,土重埋金无气,行运又遇火旺燥土之乡,必有不测之危。
15、凡甲、乙木日干,生在寅、卯之月令,地支见金星强,或见三会,三合成金局(如申酉戌,巳酉丑)必有短命之虑,此乃“木在木月,忌埋根之铁,断根也”。又如果此入字透丙或丁,勉强可以制止金星,如果丙、丁逢克合,而失去其对金之克制力,变成无力克金者,则在行金运之流年或大运时,必立见凶危。如八字中又不见其他火星或水星者更验。
16、日干生在泄气或官杀之月令,是为身逢死囚休之失令,如八字中财太旺,通根透气,又不能从化为财格者,局内透印或比劫财以此印或比劫为用,如果遇到冲克此印或比劫之年,有夭折之虑或不测之祸。
“例”
7辛丑
丁酉     17庚子
壬寅     27己亥
甲寅     37戊戌
乙丑     47丁酉
57丙申
 
此造甲木生于寅月,两逢禄地。春木喜火以畅其生机,忌见官杀之克伐。所谓嫩木忌埋根之铁也。酉丑遥合,根株朽腐。有丁火可以制金泄木。有壬水可以泄金生木。丁壬一合。两失其用,运行辛丑,阴浓湿重,自幼多病,庚子运庚申年病殁,年仅二十。
“例”女命
1辛亥
壬寅    11庚戌
壬子    21己酉
乙酉    31戊申
己卯    41丁未
51丙午
 
此八字乙木生于子月(十一月),仲冬寒木向阳,当以丙火为先,无如寅宫丙火长生之气,压于壬癸之下,寒威束缚,木少生机,女命所恃者夫星也,乙酉坐下夫星,而卯为咸池桃花,冲动夫星,焉能安于家室,己酉大运,冲动不宁,当屡易其夫,卯酉日月之门,临于日时,两相冲克,损子,堕胎等事,也必难免,原命水旺木浮,如无根之草,临申运,冲去寅宫丙火,焉能善其后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