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友墨斋 / 诗词写作 / 【写法】怎么才能把咏物诗写好

分享

   

【写法】怎么才能把咏物诗写好

2016-08-20  三友墨斋

以咏物借以寄意寓情,自古以来便是诗人词家笔下的一大亮点,真可谓“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

早在春秋战国时,的屈原就曾以《桔颂》抒发自己的情志。唐代骆宾王的《在狱咏蝉》,也借咏蝉以自喻,抒发了世道艰险,高洁受冤的深切感慨。李商隐的《蝉》也是借蝉自况,自叹身世,自抒胸臆。

 

到了宋代,以词咏物,更有许多传诵千古的名篇,尤其是苏东坡的《水调歌头》咏月和《水龙吟》咏杨花,更是达到了一个物我浑成一体的极高境界,是千载流传的佳作。而如周密的《花犯.水仙花》、张炎的《疏影.咏荷叶》等等也都是难得佳作,比如王沂孙的《齐天乐.蝉》:

 

夕阳门巷荒城曲,清音早鸣秋树。薄翦绡衣,凉生鬓影,独饮天边风露。朝朝暮暮奈一度凄吟,一番凄楚。尚有残声,蓦然飞过别枝去。     齐宫往事谩省,行人犹与说,当时齐女。雨歇空山,月笼古柳,彷佛旧曾听处。离情正苦。甚懒拂冰笺,倦拈琴谱。满地霜红,浅莎寻蜕羽。

 

此词上片写蝉之形 ,重点写在特定时空中蝉的凄苦忧愁,接着拓展时空范围,以“齐宫往事谩省”,引出兴亡之感来。雨后空山、烟月古柳皆已无处觅踪,而那清脆的蝉鸣声、终归不过是梦幻而已。此种心绪又以“满地霜红,浅莎寻蜕羽”一句作结,于是作者对故国之思、身世之痛都借对蝉的吟咏表现得淋漓尽致。全词清雅味深邃,当真是佳构。

 

至于咏梅兰竹菊等诗词,更是汗牛充栋。单就是梅花,历史上喜爱歌咏梅花的诗人有不少,而既能写又能画的元代的王冕算一个。他一生爱好梅花,种梅、咏梅,又善画梅。王冕画梅师法宋仲仁和尚和扬无咎,所作梅花,多以繁密见胜。又往往密中有疏,多而不繁。

 

而王冕的梅花诗与他的画一样,简练而洒脱,别具—格。刘伯温评价王冕的诗:“直而不绞,质而不俚,豪而不诞,奇而不怪,博而不滥。”以他的《题墨梅图》“梅溪水平桥,乌山睡初醒。月明乱峰西,有客泛孤艇。除却数卷书,尽载梅花影。 来看即于平淡中见奇,又于警诗中有画,于更清幽灵动中透出一丝禅意,颇得几分王摩诘的神韵。

 

除此之外,大家耳熟能详的还有道源的“万树寒无色,南枝独有花”,杨维桢的“完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而最为著名的是陆游的《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更为绝唱,不由得要击节喝号。而毛泽东的《卜算子.咏梅》,却又能反陆游词意而用之,却也能将梅的姿态和精神表现得淋漓之至: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咏物诗词的兴起,给无数诗人词家开辟了一个吟咏题材的广阔前景,提供了无限的创作素材,大到天地山川、日月星辰、浩瀚宇宙,小到花鸟虫鱼、风雨雷电、杯盘碗筷,无不可入诗。他们或以物寄意、或以物寓情、或以物自况、或以物比拟、或以物讽刺,林林总总,形形色色。吟咏得好的咏物诗词,如形得似,以物传神,物我浑成,惟妙惟肖,在给人以美的享受的同时又能感受到理、情的薰陶。

 

前人论咏物诗词之作法甚多,愚以为以南宋张炎所论最为精要:“认稍真,则拘而不畅,模写差远,则晦而不明。要须收纵联密,用事合题,不沾不脱,不即不离,形神具备者斯为绝妙”。而总结以上所举作品,笔者认为要吟咏好咏物诗词,除了需要认真地学习、钻研和体会,当我们创作到一首咏物作品时,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去努力和把握:

 

一是要拟形得似。应对所咏之物作认真细致地观察,熟练地掌握该物的形象特征,在创作时便可以有针对性地突出此物的特色和特性,使咏什么便象什么,形象毕真。如果没有突出所咏之物的特色和特性,而把所咏此物移到其它物上也似可以,那便是失败之作。所以咏物诗对所咏之物既要形似,更要神似。

有首七绝《云》,这样写道:“无绊无羁少挂牵,飘浮不定总身悬。随风愿化丝丝雨,洒落红尘汇响泉。”起承便是云的形象写照,转结既是行云化雨的特点也是自我的寄意,便很得章法。

  

二是要以物寓情。要使所咏之物具有神韵,就必须要使所咏之物鲜活起来,在形象的基础上,将所咏之物寄之以情、寓之以意,以使所咏之物丰满生动。还可以通过比拟、夸张等艺术描写,或喻人、喻物、喻事,或自况、自比、自喻,使物我一体。

而只有物情相融,委婉含蓄,借物抒情不落痕迹,方见咏物诗词之高妙。有首咏海棠的《浣溪沙》:“微雨薰风柳若烟,莫愁湖畔海棠妍。娇红浅白韵悠然。倩影芳心归一梦,冰肌玉魄忆千般。春来谁共醉湖山?”把莫愁与海棠融为一体,也与自我融为一体,读来颇为健爽。

      

三是要时代鲜明。要让所咏之物烙上时代的印记,具有时代的特色。即使是咏自古以来所有之物,也要有当代之神,赋于当代之韵、与时俱进、攝起广角,争取与时代接轨,才能使所咏之物不生涩、不粘滞。用新词赋旧物,即带有时代感,又便能使人感到新意,“旧瓶装新酒”的便是。

有首咏《碗》诗:“是铁是泥还是金?人间百味漫相侵。贫家血泪豪门宴,谁个如君感触深?!”起句借用“工人端的是铁饭碗,农民端的是泥饭碗,干部端的是金饭碗”的一句话,随后以反问句形式把碗的与贫富差距联系起来,读来颇有新鲜感。

 

     四是要辞新句活。古往今来的咏物诗词数不胜数,要有新意就必须攝起新的角度去思考,以使诗显得新活清雅,不呆板。有首《木梳》诗:“葱茏岁月自芬芳,细刻精雕为底忙。一近红尘青白鬓,此生长忆是沧桑。”其中“一近红尘青白鬓”句可以说是点睛之笔,是诗眼。把木梳的形象和神韵都在寄意中体现出来,既是木梳,也是人之一生的写照,吟之使人生发无限感慨!

 

咏物之咏,不在物而在心。咏物,重在度的把握,直白言物,则意薄,情语太多,则无根。景语活用才为根本。景语活用之法在于比兴,在于思维的发散,以此及彼,彼此涟漪,发散蔓延,则大千世界尽在其中。如能做到“发散而能收,收而余味不尽”,那诗就一定是好的。


本文原题为《浅谈咏物诗词的创作》,发时有删改。

————(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