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林丹李宗伟传

2016-08-21  那山_那水

已获授权转载


林丹,上杭人也,癸亥岁(1983)生,骨骼清奇,体如削峰,性刚强,难调服。幼时好用左臂,虽父母斥之百端,终不能改。

 

某日,随母往球馆,观羽球,以其幼,乃拾球,穿梭跳奔,机敏若猿,教头见,问:“此何人子,机敏若是,他日羽球良将也。”林母曰:“犬子拙,好用左臂。”教头曰:“恶,此非拙也,此子必以左臂成大事,切不可矫之。”乃纳丹为弟子。

 

林丹每怀必胜之志,若不胜,夜不能寐,灯下志其败绩,思所以取胜者。


 

年未弱冠,丹乃始呈锋芒,韩国丽水封冠,其后多有如意,或全英,或世锦,或奥运,斩黄综翰,诛鲍春来,灭彼得盖德,封冠摘桂者屡矣。亦偶有折剑,惜败林羽峰,然胜多负少,诚为良将,若独孤城然。

 

丹之为将,驰骋若疾风,叱咤若轰雷,挥剑必在电光间,击之必中,必创,每逢恶战,气不少衰,多能拔阵席卷,灭敌而去。其在瑞士,夺冠登顶,人皆仰望,谓之曰“超级丹

 

然其雄烈过人,不能为物所折,每克敌,必作长啸状,若三国蜀汉张桓侯,敌闻之胆寒。某岁,战于韩国,逢其怒,乃瞠目张须,斥韩国教头,几欲捶碎其首,乃得黄牌。

 

又在伦敦,战东瀛将,丹挥剑欲迎,球在虚空,剑猝然折,丹迅若虎豹,易剑而战,然球已入境,丹咆哮,做大可恨状,不知所言何语。有好事者曰:“以丹口型,若曰八个避孕套。

 

或曰丹与教头龃龉,乃殴折之,众乃鄙曰:“呜呼,丹乃丘八乎?无何,丹亦谢罪。

 

天既生林丹,又于三千里外,槟城他邦,生一李宗伟。

 

李宗伟者,长丹一岁,中华福建人也,于丹为同州郡,其祖迁马六甲摈城。



 

宗伟亦天性好羽球,十一岁,随父往球馆,戏挥剑击球,教头曰:“此子大才。宗伟乃以羽球为业。

 

十七岁,乃称雄马六甲,其间虽有蹉跎折败,然励气精进,不负壮志,若有所待。年二十五,寰球称甲。

 

丹初逢宗伟,或曰在甲申岁(2004),汤姆斯杯,人生初见,刀剑相逼,宗伟不利。天下观战,皆曰:宗伟羸弱,岂可敌超级丹。

 

明年,二虎再战,宗伟克超级丹。丹矢曰:今日之耻,将来不再。

 

又明年,二虎复战,宗伟再克超级丹。

 

自是,天下羽球,无非丹与宗伟之争,两雄相逢,风云际会,若龙若虎,山为之崩催,天为之暗淡。每战,必尽死力,不克不休,若不共戴天者。世人传曰“当今羽球足观者,惟超级丹与宗伟耳。

 

二人皆以彼此相重,宗伟曰:“若世无林丹,则吾生有何趣。”丹亦曰:“若世无宗伟,则吾虽登顶,亦如嚼蜡。”

 

战巴西前,宗伟与丹,凡三十六战,丹胜二十五战,宗伟胜十一战,宗伟或怏怏。然每相杀后,必相爱,或倾盖而谈,或闲步作语,或把盏话旧,或鸿雁达意,诚所谓槟城碧云处,中原花开季,何当重剪烛,却话厮杀时。




 

宗伟与丹大战,其盛莫过北京、伦敦与里约,皆以奥运披甲相见。

 

战北京,亿万人观,风云皆变其色,天地亦失其态,二龙争青霄,鳞甲奋飞,江海呼啸,战良久,一龙折戟,此龙乃宗伟也。

丹奋翼云端长啸,宗伟落寞,恸极,及登坛,大哭,世人皆哭。马六甲歌姬梁静茹叹恨曰:“吾为宗伟惜。”中华人闻,大怒:“梁静茹乃中华人也,何以惜马来人。”或曰:“静茹乃马来华人。”又怒曰:“尔欺我哉,静茹吟《宁夏》,非宁夏人乎?”

 

战伦敦,宗伟伤,又负于丹,丹亦不乐,曰:“惜哉。”

 

战里约,时丹老矣,苦战,或问:“君为廉颇,苦战若何?”丹曰:“吾与宗伟有约,必不相负。”

 

乃相逢,二人皆老,挥剑相向,势若虎斗,虽非巅峰之决,然亦使决战失色。毕,林丹负,宗伟胜。然胜者无骄矜,负者无沮丧,喜极相拥,相忘江湖。


太史刘曰:

 

夫天降英雄,若无匹敌,则万古如长夜,既有瑜,则有亮,既有独孤城,则有西门吹雪,既有林丹,必有宗伟。

 

相争多年,乃成兄弟,巅峰对决,人生快事。快哉,快哉,夫复何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