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休趁路云山去 / 文件夹1 / 【名品赏析】傅抱石人物画欣赏(十九)

0 0

   

【名品赏析】傅抱石人物画欣赏(十九)

2016-08-30  老休趁路...

傅抱石人物画欣赏(十九)



武 士  设色纸本



对弈图  镜心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3409万元,2010年4月香港苏富比)

    款识:癸未七夕日,傅抱石写。钤印:傅、新谕、踪迹大化

    枯树秃枝,荒林中,三人围拢棋坪,两人捉对厮杀,一持盂拈子,仔细推敲,全神贯注间不自觉地身体向棋坪微倾。对手则翘脚而坐,一手扶膝,略垂首,貌似气定神闲,实著紧地盘算一子下坪后局面所生变化。傍观者站立于对奕者间,双手合拢于宽袍阔袖内,凝息静候。从人物的装束看来,拈子欲下者如世外隐逸,其对手则一派高士打扮,傍观者乃方外之人,俱非尘俗之辈,棋局应属他们清寂忘忧之寄托。但画家笔下刻划之精微,尤以人物神情贯注如严阵以待,一子系全局胜负几若兴亡之变易,教人视之莫不有弦外之音的联想,特别对照画家身处战乱,政局不宁,遂寄身于金刚坡下,埋首于画中天地,借方寸之间以寄意,以挣脱世俗纷乱之覊绊,但眼前国事蜩螗又岂容置身局外,世局棋局分际焉能泾渭分明。


杜牧诗意  立轴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松荫清集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款识:霜叶红于二月花。癸未惊蛰前三日,傅抱石。钤印:抱石长年、印痴、抱石斋


秋林策杖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款识:(1)野峰饶离木,溪清乱石露。何叟独握杖,平圮赶晚步。鲜飚吹轻裾,夕照随鸟度。咏归人不如,与物聊自遇。癸未九月寒露后一日,重庆西郊写,新喻傅抱石。(2)贻燕先生方家法政。丁亥(1947)冬,金陵补记抱石。钤印:傅(朱文)、抱石之印(白文)、新喻(朱文)、抱石之印(白文)、抱石斋(朱文)

    傅抱石人物画,早期追求东晋顾恺之古朴清远的情趣,多用绵细圆劲的笔法,后又取了陈老莲的造型和石涛的意态,相互交叉渗透,任其个性统率,终于形成了老辣中兼潇洒,飘逸中见深沉的艺术风貌。《秋林策仗》反映的就是他的这一特色。画中表现了一位立于丛柯中的策杖高人,仙风道骨,古意盎然。所画丛树笔墨老辣,打破了中锋和侧锋用笔画树传统的笔法,而是将笔锋散开,下笔如风驰电掣,纵横交错,或拖长线,或扫飞白,随势而动,韵律丰富,表现出强烈的艺术个性。

    傅抱石这种艺术探索的成功同他使用的绘画材料也有着一定关系,多用日本产的山马笔,山马笔硬挺,弹性强,容易造成散锋。做此画时,恰逢抗日战争时期,重庆的宣纸匮乏,只有贵州所产的一种土皮纸可用,具有利于造成墨色的渗化效果,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风格的形成。


松下高士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高士行吟图  设色纸本 1945年作


东山图  镜框 设色纸本  (1322.5万元,2012年6月北京保利)

    题识:抱石写东山图。钤印:抱石长寿、抱石斋

    《东山图》描写了谢东山迎接王羲之等群贤在山阴道上。傅抱石先生“得之于心,形之于笔”,笔下的谢安有着既秀彻儒雅又刚毅不屈的气质。《东山图》的背景加上一株“六朝松”,六朝松是位于南京东南大学四牌楼校园西北角的一株桧柏,相传为1500多年前的六朝遗物,故名。据说当年梁武帝亲手将此树植于宫苑之中,隋军灭陈之后将城邑宫苑全部平毁,而此树却自兵火中幸存至今。于是,此怪松与谢安一样,是历丧乱而不息的象征。

    傅抱石对历史人物及其社会背景有深刻钻研及理解,描写主角的服饰令其流露个人性格,屈原正襟危坐、执着倔强孤僻,与竹林七贤衣衫尽敞的狂放豪迈,有着强烈对比。此幅处理众人衣纹袖摆,线条流畅,古意盎然,正面向画的高士腰间所束衿带,结系尤其仔细,令人感觉群贤间之礼节风度,相互尊重赏识的中国文人古风。


七贤出林图  1943年作


山阴图  设色纸本 1943年作  (1700万元,2011年12月北京保利)

    题识:山阴图。癸未立秋后,写于重庆西郊山斋。铭渠老伯大人海政。愚再晚傅抱石。钤印:抱石斋、抱石长寿、上古衣冠

    “山阴道”位於绍兴西郊一带,以风景优美著称。《世说新语?言语》云:“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故是画史上历代画家喜欢的题材。傅抱石是美术史家,信手拈来,成他艺术创作的乐事。此图作於1943年,在重庆西郊的金刚坡下,充分体现傅抱石早期人物画的造诣。他笔下的人物,造型严谨,线条随意挥洒。这类线条,脱胎自顾恺之《女史箴图》中纾徐悠畅的“遊丝描”,而显得灵活准确,爽朗明快,创造出画家独特的风格和时代感。

    傅抱石画“山阴道上”题材的作品并不多见。“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南朝江左的高标清迈,历来便被文人墨客所向往、追求,在诸多诗文、书画、篆刻作品中常有此类题材出现。傅抱石此类题材所描述的应为南朝时文士雅集的场面,画中四人皆宽袍大袖,头裹青纱,面目清秀,符合南朝的时代特征与审美特点。而作者于画面上所绘的四个人物,也并非是单纯地为整合画面考虑,因为南朝时期曾有四个家族,其中男子皆以诗文、书法扬名于世,他们分别是:琅琊王氏、陈郡谢氏、高平郗氏和颍川庾氏,在此画中的四名男子,也许指不出具体是哪一辈的哪四个人,但是魏晋名流的风采,已经显露无疑。


洗桐图  设色纸本 1942年作  (1955万元,2011年5月中国嘉德)

    题识:洗桐图。洗桐为倪云林雅事,明以后画家多喜图之。钱磬室所作呼童数人,汲泉登桐,坐而赏之。崔道母则写云林作往视状,双鬟捧古器如侍。见姜绍书《无声书史》所记。予不能写人物,然每遇诸名贤行事之可以丹青记者,辄喜构制一二,因不问工拙也。壬午四月,新喻傅抱石并记。钤印:抱石、新喻傅氏、抱石入蜀后作、抱石斋、新喻

    元四家之一的画家倪云林,工书擅词翰,淡泊名利,孤高自许,人称“倪高士”。据明人王锜的《云林遗事》记载:“倪云林洁病,自古所无。晚年避地光福徐氏……云林归,徐往谒,慕其清秘阁,恳之得入。偶出一唾,云林命仆遶阁觅其唾处,不得,因自觅,得于桐树之根,遽命扛水洗其树不已。徐大惭而出。”自此,洗桐成为文人洁身自好的象征。

    傅抱石曾说:“元代倪云林的故事是画不完的,他自号倪迂,可称绝胜。《洗桐图》这是明以来画家画过的题材,我是根据他的传记而画的,故洗桐不用童子,而作双鬟。” 本幅画风清刚绝俗,与以“清高”自诩的“倪迂”堪为同道。一姬一鬟捧古器在侧,娟好静秀。高士面部神情平平淡淡,好似神仙。桐叶淡于背景,有如温润之玉,手法独特。



(未完        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