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傅山小楷《金刚经》

2016-08-31  百了无恨
      傅山(1607-1684)明清之际思想家、书法家。初名鼎臣,字青竹,改字青主,又有真山、浊翁、石人等别名,汉族,山西太原人。明诸生。明亡为道士,隐居土室养母。康熙中举鸿博,屡辞不得免,至京,称老病,不试而归。顾炎武极服其志节。于学无所不通,经史之外,兼通先秦诸子,又长于书画医学。著有《霜红龛集》等。一些武侠小说里,傅山被描写为武侠高手。他是著名的学者,哲学、医学、儒学、佛学、诗歌、书法、绘画、金石、武术、考据等无所不通。他被认为是明末清初保持民族气节的典范人物。傅青主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著有《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等传世之作,在当时有“医圣”之名。


     明末清初的傅山被时人尊为“清初第一写家”,傅山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

  说起傅山的书法,人们常常会想到他论书的四宁四毋:“书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美学观点,想到他那恣肆飞动的狂草。

  其实,傅山不但善草书,同时也善楷书,并且对楷书有许多真知灼见,都能鞭辟入里,发人深省。

  傅山说:“楷书不知篆隶之变,任写到妙境,终是俗格。钟王之不可测也,全得自阿堵。”这里的“阿堵”是晋朝时的俗语,即“这个”的意思。这句话说钟繇、王羲之楷书之所以写得好,是得自“知篆隶之变”,使用篆隶之法来写楷书。他还说:“楷书不自篆隶八分来,即奴态不足观矣。”他反复强调楷书必须从篆隶中来,写楷书须先悟篆隶的笔法笔意,不然就是“俗格”、“奴态”,而不足观。楷书是从篆、隶书演化而来的,写楷书要了解楷书字的来龙去脉,增加楷书中篆隶的笔意,就可以具有厚重古朴的气息,避免柔弱飘忽的弊端。

  傅山这册精致醇雅的小楷《金刚经》却使我们看到了书法家傅山的另一面。傅山把观赏者带到了清静的佛门圣地,听他向我们娓娓动听地朗读佛家经典,同样使我们屏住气息,体会他心灵的震撼。

  这册小楷《金刚经》5000多字,写得一丝不苟,笔笔精到。其结体自然,不事安排,活泼生动。左右结构的字任其宽,宽放扁平;上下结构的字任其长,伸展瘦长。其笔画方圆并用,自然流畅。竖画较粗,正如傅山说小楷的“柱笔著纸”一样,力度很强;横画较细,有的微弓,富有弹性。整体上字呈横式,醇厚朴雅,直追钟繇、王羲之,有魏晋风韵。册后书有“乙末”二字,乙末年为清顺治十二年(1655),应该就是傅山在狱中所书,是年48岁,是他盛年时书法成熟时期的精品

手帖 | 傅山小楷《心经》


  明末清初的傅山被时人尊为“清初第一写家”,傅山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

  说起傅山的书法,人们常常会想到他论书的四宁四毋:“书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美学观点,想到他那恣肆飞动的狂草。

  其实,傅山不但善草书,同时也善楷书,并且对楷书有许多真知灼见,都能鞭辟入里,发人深省。

  傅山说:“楷书不知篆隶之变,任写到妙境,终是俗格。钟王之不可测也,全得自阿堵。”这里的“阿堵”是晋朝时的俗语,即“这个”的意思。这句话说钟繇、王羲之楷书之所以写得好,是得自“知篆隶之变”,使用篆隶之法来写楷书。他还说:“楷书不自篆隶八分来,即奴态不足观矣。”他反复强调楷书必须从篆隶中来,写楷书须先悟篆隶的笔法笔意,不然就是“俗格”、“奴态”,而不足观。楷书是从篆、隶书演化而来的,写楷书要了解楷书字的来龙去脉,增加楷书中篆隶的笔意,就可以具有厚重古朴的气息,避免柔弱飘忽的弊端。

  傅山这册精致醇雅的小楷《金刚经》却使我们看到了书法家傅山的另一面。傅山把观赏者带到了清静的佛门圣地,听他向我们娓娓动听地朗读佛家经典,同样使我们屏住气息,体会他心灵的震撼。

  这册小楷《金刚经》5000多字,写得一丝不苟,笔笔精到。其结体自然,不事安排,活泼生动。左右结构的字任其宽,宽放扁平;上下结构的字任其长,伸展瘦长。其笔画方圆并用,自然流畅。竖画较粗,正如傅山说小楷的“柱笔著纸”一样,力度很强;横画较细,有的微弓,富有弹性。整体上字呈横式,醇厚朴雅,直追钟繇、王羲之,有魏晋风韵。册后书有“乙末”二字,乙末年为清顺治十二年(1655),应该就是傅山在狱中所书,是年48岁,是他盛年时书法成熟时期的精品。

  傅山小楷金刚经

  ▼
























清 傅山小楷《金刚经》册页欣赏


清 傅山小楷《金刚经》册页欣赏


清 傅山 小楷金刚经 册页 匡时2012春拍 成交价2010万元

作品鉴赏

此册傅山小楷《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年湮世远、精光秀骨,容庚小篆题册端,邓以蛰为之不惜“米颠据舷”,严群将之与傅山传世名作《百泉帖》并列为“傅书双绝”,往圣先哲无不击节称赞。

谈到傅山书法,人们常常会想到他论书“四宁四毋”的美学观点,想到他那恣肆飞动的狂草。在他的大幅狂草立轴面前,我们会感受到他那金戈铁马、长枪大戟、狂风暴雨般的感情宣泄魅力。其实,傅山不但善草书,同时也善楷书,并且对楷书有许多真知灼见,都能鞭辟入里,发人深省。

傅山在《霜红龛书论》中说:“楷书不知篆隶之变,任写到妙境,终是俗格。钟王之不可测也,全得自阿堵。”这里的“阿堵”是俗语“这个”的意思。这句话说钟繇、王羲之楷书之所以写得好,是得自“知篆隶之变”。使用篆隶之法来写楷书。傅山真书细楷即是在楷书中运用篆隶的笔意,用大力柱笔着纸,如以千斤铁杖柱地,小字施以重力,气息厚重古朴。

此小楷《金刚经》精严朴素,出于魏晋,制度谨严,格调疏逸隽永,可谓极构。其运笔锋锷内敛,精益求精,结体自然,不事安排,活泼生动。左右结构的字任其宽,写得宽放扁平;上下结构的字任其长,写得伸展瘦长。其笔画方圆并用,自然流畅。竖画较粗,正如他说小楷的“柱笔着纸”一样,力度很强;横画较细,有的微弓,富有弹性。整体上字呈横式,醇厚朴雅,可以明显地看出钟繇、王羲之、颜真卿等的影响。

傅山把观赏者带到了庄严肃穆的清静佛地,听他向我们娓娓动听地朗读佛家经典,同样使我们屏住气息,体会到心灵的震撼。观傅山行草勃勃有生机,而其小楷《金刚经》又如此法精韵雅,善书者时常或能恣肆,或能醇雅,二者兼得,是为不易。

甲申国变后,傅山出家做了道士,一方面是由于其亦喜欢于老庄,可逃避现实;另一方面亦由于满人之“剃发”。出家为僧未尝不可,但僧人需要剃度,仍然是“剃发”,这是傅山所不愿意的。但傅山虽为道士,对佛教之感情却愈之浓烈。在此后四十年间,傅山结交僧人之广,读抄佛经之多,阐述佛理之精,都是同时代士人少有的。

《傅山与佛教之关系考》一文中考出傅山所结交僧人亦达二、三十人之多。据邓之诚先生《骨董琐记》中《傅青主二十三僧纪略》载,傅山结交当时僧人有达岸、大美、惠聪、达中、石痴、蝶庵、尺木、蕴真、石影、方义、普福、明豁、雪峰、上达、元度、普达、天泽、意空、果真、梦觉等等。一方面不离士人之本色,一方面亦深受僧人之影响。故傅山别号中有自称六持居士、老櫱禅者等。从《霜红龛集》、《傅山全书》及散见的傅山手稿中可以看出,傅山所读过的佛典有《楞严经》、《法华经》、《华严经》、《金刚经》、《维摩诘经》、《四分律》、《五灯会元》、法苑珠林》等等。

此册末落“癸卯”年款,为清康熙二年(1663年)。是年,傅山前往河南辉县访问大儒孙奇逢,并请他为母亲撰写墓志铭。孙奇逢为明末清初三大儒之一,北方学界宗师,亦是著名的明末遗民。两人相见恨晚,志趣相投,不时碰撞出思想的火花。傅山《霜红龛集》卷三十九有一则杂记,这样写道:“顷过共城,见孙钟元先生,真诚谦和,令人诸意全消也。其家门雍穆,有礼有法,吾敬之爱之。”

关于《傅青主先生墨迹小楷金刚经》,《傅山全书》附录五有常赞春《跋傅青主先生书小楷金刚经》,其云:“青主先生沧桑后遯迹黄冠,兼修白业。于《金刚经》,既为评注,而手书经文,世尚传第十二本者。”民国年间也只出版两种,即山西书局本和商务印书馆本。一九九二年上海书店出版的《傅山小楷金刚经》则是依据商务印书馆本翻印的,只是转变了本来青山农黄葆戉题写的封面和有“承裕堂收藏”的扉页。至于其它十本,则不曾面世,着落如何,不得而知。此册傅山小楷《金刚经》应该就是常赞春所说的“十二本”中的一本,极为罕见,弥足珍贵。

本册经李削凡、严群递藏。首尾各钤二人名章与收藏章多方。李削凡乃李桂芳后人,清代著名收藏家,山西晋阳人,与傅山同里。严群(1907-1985)字孟群,福建侯官人。严复侄孙,幼时即甚受严几道先生钟爱,认为可成大器。1931年毕业于燕京大学,曾执教燕京大学、杭州大学,终身致力于哲学与收藏。

册端由容庚题。册尾有姜世昌、李削凡、贾克慎、阎国祥、林本象、严群、邓以蛰、吴家琭多家题跋。李削凡在壬子(1912年)的题跋中题到阅读此册的快乐“余尝持奉般若,心苦未静。及初阅此经,而心境顿异寻常。轻旷闲远如游极乐园,一时神兴有难言语形容者。”“佛经不能静余心而忽因先生之书佛经静余心。先生之书能静余心使为佛心。殆有胜于佛经之静余心,使为佛心耶。”直言傅山小楷纳须弥于芥子,乃生佛化身,有目者共见。

林本象在题跋中也赞道傅山小楷殊落不可多得。“李削凡三兄穷搜博导,犹得金刚经墨迹。于年湮世远之余,精光秀骨,透露行间真不朽物也。”足见削凡寻觅此宝物之费心竭力。严群在1941年的跋中也透露出收藏此册的经过:“前有好事者持以求售,犹豫未收。今乃以善价得之寒斋所藏先生小楷三种。”又对此册创作时间缘由作出考释:“癸卯为康熙二年,时先生五十有七岁,是年四月访孙钟元先生于百泉,以手录于书一册。自随旅舍篝灯批照。咸丰间太谷员氏曾以入石。颜曰百泉帖襄友人,某以初得见帖真迹。”将之与傅山创作于同年的传世名作《百泉帖》相提并论,认为“此堪称傅书双绝,可不宝诸。”

邓以蛰先生得观此册,爱不释手,赞其“有钟王之遗风,颜柳之笔力。”“孟群(严群)收罗名人法书甚富,知无出其右者。余借置案头,旷时轶日,犹觉分手不得。”邓先生并借用“米颠据舷”的典故,表达迫切想要据为己有的心情,并且慷慨题盒。吴家琭先生亦作大加誉美“全经首尾一贯,真气弥满,得石刻已可贵,矧为墨迹。”疾呼“孟群先生此册见示,惊为世间玮宝。”

备注:1、李削凡、严群递藏。李削凡,清代收藏家。

严群(1907-1985),又名以群,字孟群,晚号怡适老人。福建福州人。历任浙江师范学院教授,杭州大学教授、古希腊哲学研究室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浙江省哲学会副会长。着有《亚里士多德之伦理思想》。

2、李削凡题签条。

3、容庚、张准题册首。

容庚(1894-1983),著名古文字学家、金文学家。1922年,经罗振玉介绍入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读研究生,毕业后历任燕京大学教授、《燕京学报》主编兼北平古物陈列所鉴定委员、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岭南学报》主编、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等。张准(1886-1976),字子高,又名张芷皋,化学家和化学教育家。中国化学史研究的开拓者之一。着有《中国化学史稿(古代之部)》。

4、姜世昌、李削凡、贾克慎、阎国祥、林本象、严群、邓以蛰、吴玉如题跋。

贾克慎,生卒年不详,别号阆柴,清阳曲县(今太原市)人。嘉庆二十五年(1820)举进士。历官翰林院侍讲,贵州学正,湖北正考官,鸿胪寺卿等。工诗文、书法。吴玉如(1898-1982)当代著名学者、书法大师。字家琭,后以字行。曾在天津南开中学就读,与周恩来同班。曾任天津市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天津市文联委员、天津市文史馆馆员。

5、邓以蛰题盒。


清 傅山小楷《金刚经》册页欣赏



清 傅山小楷《金刚经》册页欣赏


清 傅山小楷《金刚经》册页欣赏


清 傅山小楷《金刚经》册页欣赏


清 傅山小楷《金刚经》册页欣赏


清 傅山小楷《金刚经》册页欣赏


清 傅山小楷《金刚经》册页欣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