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诺天秤 / 待分类 / “工匠”精神与“工期”精神

分享

   

“工匠”精神与“工期”精神

2016-09-01  古诺天秤

   中国是制造业第一大国,但还不是制造强国。中国三十多年走的是仿制之路,包括来样加工、来料加工、来图纸加工等等,由发达国家教我们仿制产品。随着新世纪的到来我们走的是模仿创新道路,如汽车生产逆向开发等等,这个过程是不可避免、不可逾越的。中国能够在短短三十多年中实现工业化,而且跃居第一制造大国也是难能可贵的。那些农民工刚刚从田地里站起来,刚刚洗干净腿脚上的泥、弹掉身上的尘土,就直接进入工厂进行生产制造,没有任何专业知识、技能的培训,已经做到世界第一制造大国、货物贸易大国,实属不易。但目前中国尚缺乏工匠精神,制造大国的产品制造不优不强。接下来中国制造应该如何发展?走自主创新、制造强国之路是我们的必然选择,那么工匠精神重要在何处呢?


一、产业大军特点与工匠精神

  中国制造业的产业大军中包含2.7亿农民工,他们没有固定的职业,没有稳定的工作,游荡在全国各大城市,游离在城乡之间,这是导致难以形成工匠精神的根本性制度障碍。

中国制造业工人是高流动性的,这与制造强国显著不同在于:欧洲很多高端产品企业是祖祖辈辈几代人精心打造传承下来的,所以精致,所以精湛;美国工人往往一生可以在不同的企业工作,但只做一个工种或一个职业,所以技术熟练程度也很高;日本工人多数在一个企业里工作,但可以换不同的岗位和工种,对企业的生产流程十分熟悉,也能够做到精细。

中国的工人常常是既不断换企业、也不断换工种,这些流动性农民工大军很难做到拥有工匠精神。这与中国半城镇化发展现状有关,与二元结构社会制度有关,如果2.7亿农民工没有办法成为一支稳定的工人队伍,又如何在他们中打造出好的工匠?电视播出《大国工匠》中的能工巧匠对于几亿劳动者来说是微乎其微的少数。

 

二、工期精神与工匠精神

所谓工期精神就是追求效率,所谓工匠精神就是追求质量。这是一对矛盾的对立统一。究竟是要工期,还是要工匠,要效率还是要质量,需要辩证思考。从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现实来看,我们为了改变落后的面貌,在拼命追赶中,一味地追求工期,追求效率,忽视了工匠精神,忽视了质量。追求速度,忽视内在品质。再加上中国经济发展过快、制度性变革过快、技术大变革的冲击,导致绝大多数人产生焦虑、浮躁、纠结的心态。如果存有这些心态就不可能产生工匠精神。

首先是焦虑。有钱人焦虑,没钱人也焦虑;老百姓焦虑,政府官员也焦虑;年长者焦虑,年轻者也焦虑;担心既得利益受到损失,担心未来没有保障,大家没有心情按照工匠精神来做事情。

其次是浮躁。因为技术变革、制度变革和政策变化,导致人们对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在不确定性环境下,人们只顾眼前,可能不会有长远打算和计划,做事情的心态就会浮躁,沉不下心来,如何会有工匠精神?

其三是纠结。有些人一直在“马云”和“星云”之间纠结。看看马云的演讲,发誓要努力创业,力争将来成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想想星云大师的话,觉得人生短暂,何苦累死累活,还不如“四大皆空”,静养心态,休养生息。很多企业家做着做着就开始烧香拜佛,开始意志消沉,心态就开始纠结了。


在这三种心态下,是很难形成工匠精神的。如何改变这三种心态,成为我们必须正视的问题。

什么都赶工期,建筑赶工期,工业制造赶工期,文化产品赶工期,何以体现质量,何以成就百年大计,何以产生大师,何以出精品?

 

三、创新驱动发展与工匠精神

近些年,到处都在谈创新精神,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说要创新。似乎只要创新,不要传承,致使很多中国优秀的传统工匠精神,都被这种打着创新的旗号给冲散了。

欧洲人在传承中不断实现创新,美国人在创新中创新,日本人在精细中创新,韩国人在追赶中创新,中国人在仿制中创新。但是仅仅仿制是无法驱动大国长期发展的,必须实施创新驱动。创新与工匠精神不矛盾,任何创新都不是线性的,一旦创新,就需要有工匠精神将创新产品做到一流,工匠精神是一种追求卓越的工作意识和态度,创新精神是一种追求更好、更高的工作意识和态度,两者实现有机结合,才能够真正成为制造强国。

创新需要设计,缺乏工业设计的产品,也难以体现出工匠精神。没有一流的工业设计就没有一流的制造业。现代大工业生产一定是工业设计走在前头,苹果之所以受到大家喜欢、追捧,就是因为人性化设计在先,精工打造随后。创新的设计要用工匠精神的工艺实现出来,形成有着稳定质量的好产品。以创新的精神,用精湛工艺、精细化方法做成精品,没有精湛工艺的产品难以成为好产品。精巧设计 核心技术 完美工艺 精益求精做工的结合来,才能充分体现现代工匠精神。产品设计师要有工匠精神,以人性化的设计实现工匠精神;工匠则要以工匠精神将产品完美制造出来。没有工匠精神的设计师会设计得粗制滥造,没有一流的工匠技师也生产不出精品。

 

四、制度保障与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缺失不是意识层面能够解决的,根子还在制度上,建立稳定的社会制度是克服国人焦虑、浮躁和纠结心态的根本大计。制度、政策的公平和稳定才能逐渐消灭那种“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风气,使国民不再“焦虑、浮躁、纠结”,诚实守信,踏踏实实做人、精益求精做事。

从企业看,企业完善的管理制度、标准化的作业流程(SOP)和精益求精的企业文化精神,是保障工匠精神在制造业中得以体现的制度层要求。现代化标准化操作可以使工人得到训练,使之意识和行动职业化、专业化、标准化。工业时代的工匠精神是将标准化、精益化、精准化的意识成为一流操作流程,即使到了后工业化时代,也可以通过标准化的流程和操作规程,来保障制造和服务达到精湛水准。工业4.0时代,个性化定制更需要以工匠精神来为消费者“量身定制”

从社会来看,要营造良好的工匠精神氛围,使社会成员尤其是制造业产业大军相对稳定化,需要通过城镇化的推进,将游离于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农民工真正转移到城市,成为名副其实的产业大军。从教育制度上来看,要培养具有工匠精神的职业化产业技术工人,向德国学习,调整教育结构,满足社会对人才培养的需要。


总之,工匠精神不仅仅是一种意识,也不仅仅是工人的事,那是社会整体联动的产物,是社会制度完善、国人心态优化、产业发展需要的共同产物,必须正确处理好工期精神(效率)与工匠精神(质量)之间的关系,将创新精神与工匠精神融合在一起,推进中国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

(图片非原创,本文曾刊登于内部刊物《中国科大MBA人》杂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