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一个千古帝王的内心独白:如果是我问心有愧呢?

2016-09-06  虎晟

本文由读史特约作家齐三忘撰写,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永乐十八年,朱棣终于住进了北京城,当然那会,北京城还有一个名字叫顺天府。自打天下归了朱棣,他日思夜想,终于回到了他龙兴之地,顺天。


说来朱棣的天下来的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他本是镇守北平的藩王,心里却一直没忘记金陵城里的滔天富贵。其实,要说自身的实力,朱棣还真是没得挑,他要文能文,要武能武。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出身。排行老四不说,母妃是哪位还存疑。他爹朱元璋是个比较传统的老头,很吃嫡长子那一套,所以大哥朱标在世的时候,他也只是敢心里想想。不过世事难料,朱元璋的长子兼太子朱标,英年早逝。这下皇位的继承,似乎有了那么点希望。


然而故事的转折大家都知道,不按套路出牌的老爷子直接把皇位传给了孙子,朱棣只能乖乖的去北平就藩。甚至连老父亲去世,也没有被准许回朝奔丧。当年的北京远没有今天这样的繁华富庶。明朝初年,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地区的威胁还是很大,北京作为北方重镇,是肩负着一定的戍卫功能的。说白了,北京当年还是一个边境重镇,无论是生活水平和环境质量,那和风景宜人的南京都是没得比。然而,凭借军队力量一举谋得皇位的朱棣,为何要舍弃已经金碧辉煌的南京,迁都到啥也没有的北京去,这本身就是一件不能让大家理解的事。


朱棣迁都

至少,当时的大臣们就十分不理解。据相关史料记载:永乐元年,明成祖北平为陪都。并大力擢升燕京北平府的地位,以北平为北京,改北平府为顺天府,称为“行在”。同时开始强制各地流民、江南富户和山西商户等各行各业的百姓迁徙到北京。永乐四年,朱棣下诏以南京皇宫为样本,兴建北京皇宫和城垣。永乐七年,明成祖以北京为基地进行北征,同时开始在北京附近的昌平修建长陵。将自己的陵墓修在北京而不是南京,证明明成祖已经下定决心要迁都。永乐八年,亲征回师后,明成祖下令开会通河,打通南北漕运永乐十三年完工,从此北京所需物资可以通过相对经济地运输。永乐十四年,明成祖召集群臣,正式商议迁都北京的事宜。。次年,以南京紫禁城为模板的北京紫禁城正式动工。永乐十八年,北京皇宫和北京城建成。明成祖下诏正式迁都,改金陵应天府为南京,改北京顺天府为京师,但在南京仍设六部中央机构,称南京某部,以南京为留都。


在这18年的历史中,大臣们曾经无数次的反对迁都,然而都被朱棣打压下来。永乐十九年,刚刚迁都没几个月,奉天、华盖、谨身三大殿突遭雷击,尽皆焚毁。朝野议论纷纷。本就不甚愿意迁都的众人,见此状,纷纷上书,要求迁回南京。更有甚者,时任礼部主事的萧仪上书称:迁都后诸事不便,且弃绝皇脉与孝陵,有违天意。朱棣登时大怒,立即处死萧仪,而这场关于国家都城的争议,也终于以朱棣一句“彼书生之见,乌足以达英雄之略哉!”的怒吼划上了句号。终于,萧仪的死,让这帮子大臣明白,朱棣从来不是一个会改主意的君主。从此再在朝中听不到任何反对的声音。



朱棣迁都之举,在明面是似乎是遵守了明朝一致对外的外交政策:不割地,不纳贡,不称臣,不和亲,天子守国门,君臣死国难。 当然了,朱棣更关注“天子守国门”,要不然,靖难之役之后,明朝的大臣们就和方孝孺一样,都死绝了。


朱棣本身确是一个尚武的皇帝,他在位期间,对外五次亲征蒙古,收复安南,并于东北设奴儿干都司,在西北置哈密卫 ,在西南置大古刺、底马撒、底兀刺等宣慰司,又设贵州承宣布政使司,巩固了南北边防,为维护了中国版图的完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因此,他一直身先士卒的坚守着天子守国门的政策,他亲自镇守北京,御敌于国门之外。在文化层面上,从20岁就去北平就藩的朱棣,在北平待了22年,42岁那年,他又回到了那个他熟悉的南京,可是南京却不再熟悉他了。



靖难之役之后,南方的百姓们心中是更同情的惠帝朱允炆的,从辈分上讲,当叔叔的朱棣欺负了父亲早年去世的侄子朱允炆,这本身就是一出家长里短的大戏。更何况这出戏,还牵涉到皇宫里,那把至高无上的椅子到底归谁。“天子守国门,君臣死国难。”这句话,在朱棣这里,只听进去了前半句。可是这句话,在大多数明朝百姓心里,却是更关注后半句。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方孝孺的勇气,但是心中有杆秤的百姓们的心确实大半都在朱允炆那里。


已经坐上那个宝座的朱棣,想来没有一天过得安稳吧。这18年来,无数次流言蜚语,每一次传出朱允炆的消息,对于朱棣来说,都是一次关乎生死的危机。虽然手握玉玺,但是他的正统性在南京,他自己都不敢放心。北京,那片风沙中的古朴与民心,此刻,怕是朱棣心底最温暖的向往。


朱棣,一生都在强调自己皇位的正统性。他废掉朱允炆建文的年号,他声称自己是马皇后的嫡子,他强调朱元璋和自己一致的治国理念,他一辈子兢兢业业,不敢有一丝一毫失误。可是,他始终不是正统的,他确是从自己侄子的手里抢过了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位子。


一辈子想要拼命搬离的南京城,终于还是离开了。只是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当年金陵种种,不知道朱棣会不会在心里承认:皇位这件事,确是我,问心有愧,

| 无线南京 | ID:wxnj818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虎晟 > 《閱人》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