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新文人画源远流长

 长乐无极 2016-09-10

新文人画源远流长

2016-08-25 点击右边关注→ 书画新风景

 刘二刚作品

    在今天这个美术繁荣的时代,我们是否曾想过,在一番热闹的背后,我们为什么而画画,画画又是为什么? 

    画家都说忙,一支画笔在手,有为大奖赛而猜摸题材的,有为命题画挖空心思的,有为会堂、宾馆作巨幅描绘的,有为商家订货流水作业的……油、国、版、雕各忙其业,美术功能不同,目的不同,无可无不可,这时来说“新文人画”似乎有点不合时宜。 

    “新文人画”不是什么大工程,它主要是消遣之作,画家想到哪里就画到哪里,没有兴趣就不画。它让人在繁忙的生活之余得到一些轻松,有点淡、有点凉、有点调侃。“新文人画”的兴起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到现在也已有二十多年了,不少国际友人到今天还未忘记它,可见它的影响。与其说“新文人画”叫得响,不如说是沾了文人画的光,文人画再加一个“新”字不就更好了吗?其实为了这个“新”字每个时代的画家都在努力。齐白石本是从“草根艺人”走出来的,在他的画中无时不见他对文人画的追求,在他画里对诗、书、印的统一比其他任何画家都更重视,终成了一代大师。“新文人画”最初办展时曾把齐白石的“和平鸽”作为标志,亦可见其用心。当时提出“新文人画”,主要是应对西方文化的冲击,一批珍视自已民族文化传统的年轻人想推陈出新文人画,那个时候所说的新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多年来中国画被压抑了之后的释放;二是画家能够以自己的个性来画画了。其时也有不少人置疑:你们这些人能算新文人吗?如今有些画家自已似乎也怕提“新文人画”这个称号,是因中国文人画太强大,太中国了,觉得担当不起。但作为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与发展,不提不代表不存在,也不代表没有人在努力。 

    文人画不能以身份而定,历史上作文人画的有当官的,有不当官的,如米芾、苏东坡、赵孟頫,如倪云林、王冕、金农等。石涛、八大、担当、石溪是和尚,我们不能叫他们和尚画,仍归为文人画,现在有称农民画、老干部画、军旅画什么的,如他们身份一变算什么画呢?新文人画也不能以身份定,首先要看画的属性。 

    “新文人画”与文人画是分不开的,什么是文人画呢?笔者认为文人画是以自我为中心,以闲适为主,多是遣兴、抒怀之作,以写意为主,纯是精神寄托。意者:意境、意思、意义、意趣,至于笔墨形式都是依附于“意”而发生,可以法无定法,不拘一格,这种自由样式是建立在文与人的基础上的,更以诗、书、画、印相结合,给中国画艺术别开了一个天地,文人画是相对于民间绘画、宫廷绘画而言的,长期以来,文人画已经约定俗成,也是中国画的品牌。

    文人画认为“赏心悦目”只是浅层次的要求,重要的是修身养性,再进一步是至道明理,因此它不仅仅是画一张画,画外的功夫决定画内的容量,笔墨形式只是手段,如过份的追求则落入了形而下。就失去了文人画的本意,形式越复杂、越花俏对艺术的破坏越大,它与中国哲学相合,是“以虚代实”、“以少胜多”、“宁朴毋华”、“辞达而已”。比民间绘画、宫廷绘画又上一个档次。 

    从历届美术大展和获奖作品中不难看出很多作品是歌颂时代主旋律,画面积极健康向上且有些不厌堆砌制做的,有些画不看名字几乎不知是谁画的。改革开放以来,搞“新文人画”的认为时代不是空架子,我们就是时代的一分子。“新文人画”也自以为是,自己搞展览,自我慰藉。这种简淡、随意的性情之作自然是跟不上“主旋律”的,许多大展他们不参加,实亦参加不了。但“新文人画”也看不惯“现代艺术”中那些大而空的东西。 

    随着国际上对中国的重视,今天不少专业单位又开始提倡精英艺术,精英艺术的标准是什么?又难说了,因体制和创作导向始终只是在“打造”的层面上。而不是从中国画的本体上来要求,要的也不是像徐渭、八大、齐白石式的精英。此精英非彼精英也。其主要区别在于我们的画是为了修炼自己还是为了迎合他人,前者是自觉的,因此作品多真,后者是功利的,故作品多伪(搞实用美术又是一回事)。自古以来就是如此,要出几个精英,百年一遇已是幸事。 

    文人画有不少难度,而要出新靠美术学院是不合辙的,也不是美协、画院举办的例行展览所能产生的,要投入“新文人画”创作,首先要耐得住寂寞。自信也很重要,说到自信,就是要对中华文化有充分的认识,对“画为心声”有坚定的信念,“新文人画”本是一种生活状态,也是一种不随波逐流的人格,从这个意义上说,它的广泛性是很大的,至于能达到什么高度,陈衡恪说“人品,学问,才情,工夫缺一不可”,这话应未过时。 

    我们面对的一张白纸就是一个世界,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有人画得疏些,有人画得密些,画大画小,画山水,花鸟,人物都无所谓,画贵在一个真心,真心是本。李贽说:“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人而非真,全不复有初矣。”平心而论,画画的回头看看,究竟画过几张真画呢? 

    “新文人画”不是一个群体的事,他需要一代代画家不断地努力,说这话其实有点多余,本来文人画就是自觉自愿的,不是别人要我画,而是我要画,当然这里也有高低之分,天分是没有办法的事,来日方长,唯尽力而已。在市场经济下,画家的饭碗应都说得过去。为什么而画画?性趣和志向勉强不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