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谭天宇:留俄手记之五十九——黑海之滨的疗养胜地

 济宁二中谭天宇 2016-09-11


 

由于迈科普之行回来转车确实很累,我们回到客栈便休息了。我们一直睡到早晨8:30才醒过来。

醒来之后,我们便去阿德列尔火车站的三楼用早餐。在阿德列尔区只有在这里用餐还算比较便宜,我们吃饱了以后还买了两个鸡肉卷带着。吃过早餐之后,我们步行走出火车站,沿着海滩一路向南走去,到达了阿德列尔区的文化休闲公园。

文化休闲公园是索契市阿德列尔区较为有名的海滨浴场,岸边有很多遮阳伞、躺椅、更衣室等。我们在更衣室里换完了衣服,穿着泳衣到了海滩上。这里的海滩上全都是鹅卵石,可以看得出来,这些鹅卵石有砂岩、页岩与板岩,说明这里曾经有过地质史上的沉积作用。在高加索山脉隆起之前,这里一直是古地中海的一部分。

 
黑海岸边

黑海的海滩与以前去过的一些海水浴场相比,并没有长长的缓坡,而是相当陡峭。我们从海滩上向海里走,没有走几步水就已经没过我的胸了。而距离岸边约40米的浮标,所显示的水深已经有十米。于是我们便不敢贸然前行,害怕离岸远了会被海浪卷进海里,我们趴在石滩上,享受着海水的冲刷与炽热的阳光。索契地区属于地中海气候,夏季时炎热少雨,因此夏季是来到索契海滩上进行疗养戏水的绝佳时节。我们趴在石滩上可以看到,有些石头被冲刷得很小,秦艺芯说如果把它们串起来可以做链子。

我们洗海水浴的文化休闲公园距离索契机场不算远,因此能够看得见飞机的起落。仅仅十五分钟的时间,从索契机场起落的就有三架飞机,而且分属于三个不同的航空公司:俄罗斯航空公司、西伯利亚航空公司、俄罗斯胜利航空公司。此时索契机场的繁忙程度,都已经超过了圣彼得堡机场。可见索契作为疗养胜地,夏季时分这里来往的游客究竟有多么地数量巨大。

索契作为疗养胜地的时间还并不算长,1866年这里才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1898年,索契被设为旅游地。在这里发现了疗养矿泉后,城市命运由此改变。从那时起它就发展成为一个疗养胜地,并逐渐成为俄罗斯最为有名的疗养胜地。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时,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经常来索契修养,索契制定并实施了可以说是当时最高水平的第一个城市发展计划。在很短的时间里,索契沼泽地里的水被排干,街道铺上了沥青,建成了供水和供电系统,一批规模较大的疗养设施也相继落成。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索契当地涌现出了数百个疗养地、温泉所,大部分用来治疗支气管炎、肺炎和神经紊乱。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索契制定并发展了新的发展纲要,旅游疗养业迎来了一个发展高潮,为索契创造了80%的财政收入,年接待人数达到5000万人。1961年起,索契的海滨疗养区范围进一步扩大,知名度也越来越大。苏联的很多工会组织在索契都有免费疗养院,工会会员可以和家人一起在这里休假疗养。

上岸之后,我们换好衣服,在岸边的白俄罗斯大街上看到了很多介绍索契地区旅游的小亭子。小亭子里一般会有一人值班,上面挂着各种宣传资料,向游人介绍着索契地区的旅行线路,价格还比较合算。于是我们便选择了其中一条包括阿洪山以及索契市区等项目的线路。这条线路的价格为每人550卢布,时间为四个小时。

随后我们到在索契第一天用过餐的亚美尼亚宫用第二顿饭。吃过饭后,我们返回了报名参加旅行项目的亭子。等了一段时间后,来了一辆小巴车,上面能载二十多人,我们上了这辆车。车上有位中年妇女作为导游,为我们介绍要去的景点。

导游向我们介绍了阿洪山公园的来历。它是索契市区里最高的一座山,山上的公路和瞭望塔等是斯大林时期修建的。当时的建设速度今天都有些让人觉得快得难以想象——仅仅是用了120天便全部建成了。山顶的观景瞭望塔高达30米,晴天时从塔上可以欣赏索契全城和高加索山脉的美景。阿洪山还有一个颇为有特色的地方就是独具特色的红豆杉和黄杨树树林。这里生长着大约400种稀有植物,其中就有科尔基斯黄杨。这个树种可活400-500年,树干直径可达五米。

正当导游为我们讲解的时候,我们乘坐的小巴车穿过了阿德列尔区,上了一条盘山公路。小巴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得特别慢,到了一处停车场后,车停了下来。导游通知我们下车,我们下车后便看到了山顶上矗立着一座石质塔楼。虽说塔楼周围的树木也很高大,但是这座高达30米的石质灰色塔楼在其中仍然显得鹤立鸡群。通往塔楼的道路两侧是各种售卖旅游纪念品的摊位。在路上还有装扮成索契冬奥会吉祥物的人在招徕顾客,造型显得憨态可掬,不少游客上前与他们拍照。虽说此时日已西斜了,山上仍然游人如织,通往塔楼的门前排起了长队。我们排了好几分钟才进去,顺着窄小与陡峭的楼梯道向上攀登,塔里面也是人很多,我们好不容易才登上了塔顶。

 
索契阿洪山山顶的瞭望塔

塔顶为一处正方形的平台,四周围有雉堞,中间为通上来的楼梯。上来之后,我们便被眼前所见的美景沉醉了。从这里向西望去便是黑海,阿洪山所在的陆地好像一个楔子般伸入黑海之中,形成一个半岛。此时的黑海正值日落时分,太阳似一个圆形的黄色火球在海平面上照耀着,将附近的云朵与海面全都映照上了颜色。用塔顶的望远镜看去,黑海的海滩上仍然有很多游人在戏水玩耍,而远处的海面上则行驶着几艘油轮。这些油轮所运输的石油产自于迈科普,通过铁路和管道运输到黑海岸边的港口图阿普谢,在那里装上油轮,随后运输到世界各地。从塔楼顶端向南望去,就是我们这几天一直在游览的阿德列尔区。黑海与大高加索山之间缺少平原过渡,给人的感觉是陡峭的山峦猛地伸入了黑海之中,而阿德列尔区则是其间较为少见的一块较为广阔的平原。尽管如此,也是有很多建筑修建在山上,看上去是一派山城景象,尤其是公路、高架桥等设施显得尤为气派。向北看去,在群山之后遮掩着索契市的主城区。临近黄昏时分的海面上升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导致这个方向上我们看得并不算清楚。在塔楼顶端向东望去,看到的是一片层层叠叠的高山,夏季到来之时,所有的山峦上都披上了层绿色。

“雪山!”秦艺芯指着远处的山峦向我说道。

“哦?”我瞪大了眼睛,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过去,说,“还真是雪山,这么热的天气上面的积雪居然没有融化,可见其海拔不是一般地高。”

“那座山会不会是我们去年在纳尔奇克见到的厄尔布鲁士峰呢?”

“这个……”我一时还真不知道,陷入于了思考之中。

“不过……这里距离厄尔布鲁士峰也太远了吧?”

“确实够远,”我回答说,“这里与厄尔布鲁士峰的距离远于纳尔奇克与厄尔布鲁士峰的距离,很难说见到的是否是厄尔布鲁士峰。”

“从外形上来看确实是挺像的,”秦艺芯说,“上面都有很多积雪,而且也都是两座山峰并排耸立。”

“还有一点比较像的是,”我补充道,“厄尔布鲁士峰是西峰略高、东峰略低,而我们看到的这座山峰也是如此。”

 
在索契阿洪山瞭望台上看到的高加索山脉

虽说我们并不能确定这座山峰是否就是在《留俄手记》里向大家介绍过的厄尔布鲁士峰,而且问过身边的俄罗斯游客后,他们也表示并不知情,但是它雄伟的山形在落日的夕阳余晖照耀下确实给人印象极为深刻。山顶的白色积雪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显出了一些金黄色,如同它换了一顶帽子一样,大自然显现出的各种美景确实够让人啧啧称奇的。在塔顶欣赏了十几分钟的美景之后,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随后我们步行穿过售卖纪念品的摊位一条街,回到了小巴车旁。导游已经在那里等待我们了,看着离开车还有一段时间,而且其他的游客也都没有回来,导游便与我们攀谈起来。

“你们是中国人、朝鲜人、日本人还是越南人呢?”她问我们说。对于大部分俄罗斯人来说,他们很难认清黄种人各个民族之间的区别。

“我们是中国人。”秦艺芯回答说。

“专程从中国来索契度假的吧?”

“不是,”我摇摇头,说,“我们在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国立赫尔岑师范大学读书,我在读博士,她在读硕士。现在正值暑假,出来游玩一下。”

“你们打算在索契玩几天呢?”导游接着问我们道。

“我们明天就走了,”秦艺芯说,“我们14日到的索契,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导游说:“才待三天是远远不够的,要想把索契好好参观一遍,至少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行。”

“我们未尝不想多待几天,可是待不下去了,”我解释说,“这里的物价太高了,城市虽说不算大,但是物价都比得上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了。”

“确实是这样的,”导游向我们介绍说,“每年一到夏天的时候,俄罗斯全国各地的游客几乎都会到索契来。来的人多了,物价自然也就被抬得很高。”

接下里我指着附近的小摊上售卖的看上去很像豌豆的串问导游道:“我想问一下,那究竟是怎么做的?”

导游看了一下之后说:“那用的是花生、豆类、开心果或者其他坚果用绳拴起来,到糖浆中一遍又一遍地蘸而制成的。吃上去很甜很脆的。不过在这里买不是太合算,去索契的市场里面去买会更便宜一些。”

“好的,知道了。谢谢!”

接下来游客陆续回到了小巴车上,等人全部到齐后,小巴车开出了阿洪山。小巴车先是顺着盘山公路下山,等到小巴车走到阿洪山的山脚下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了。小巴车接下来驶向索契市的市区。夜幕降临后的索契并没有变得多么安静,相反,依然是车水马龙、喧闹异常,一点都不输于白天。

小巴车穿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后,在一条临河街上停了下来。我下车后对照了一下地图,这条河就是索契河。如今正处在天气炎热、降水较少的夏季,河水不是很多,静静地在略显宽阔的河床中流淌着。我们穿过一座桥后,到了河对岸的大型游乐场,导游告诉我们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游客们于是四散开来,各自找各自想要玩的娱乐项目去了,但是人生地不熟的我们两个中国人还是选择了跟导游走。

导游先领我们到了一座公园里,向我们介绍了这里各种各样的雕塑及其寓意。我们在雕塑边拍了几幅照片,据导游说和有的雕塑在一起拍照可以财源滚滚,和有的雕塑在一起拍照可以事业有成,和有的雕塑在一起拍照可以多子多福……俄罗斯人讲起迷信来,其实一点不比中国少。在这些有寓意的雕塑边,有不少俄罗斯人排队等着拍照。

拍完照片后,导游领我们由一条小路穿过游乐场。笔者去过的俄罗斯中小城市夜生活一般都很乏味,即使是作为州首府的奥廖尔、雅罗斯拉夫尔、纳尔奇克等城市,天黑以后街上的行人就已经很稀少了。但是索契却完全不是这样,夜幕降临之后,这里的热闹程度一点都不亚于白昼,甚至可以说比起白天来更为热闹。到这座游乐场来玩的游人熙熙攘攘,还有很多发小广告招徕游客的商家。我们在两侧都是棕榈树的林荫道中穿行,看到了木马、蹦床、大型充气玩具等游乐项目。给我们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座外部造型类似于海盗船的5D电影放映室。在这座电影放映室的门口两侧各有一尊蜡像,一座蜡像是海盗船船长的形象,他手握着舵盘,眼望着前方,目光中充满了贪婪,仿佛找到了新的猎物,又可以发一笔横财了;另外一侧则是海盗船上的小喽啰,发现猎物的他显得异常兴奋,挥舞着手里的长刀准备厮杀。这两尊蜡像确实是制造得惟妙惟肖,如同真人一般。

经过这座“海盗船”之后,我们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见到了一家颇为奇特的店面。这家店面里面有几只水族箱,水族箱里有很多条小鱼,这些鱼体积很小,只有两三厘米长,通体呈褐色或者灰色。在水族箱旁边有座位,有几位游客将脚和小腿放在水中。那些小鱼不仅不怕人,反而将口贴在人的腿部皮肤上,仿佛在允吸着什么。

我看到这一幕感到颇为惊奇,便问:“这是什么呢?”

“我以前在家乡包头见到过,”秦艺芯说,“这是鱼疗。这些小鱼可以把腿上与脚上的死皮与污垢吃掉,对皮肤很有好处的。”

“要不我们……尝试一下?”我觉得颇为新奇与有趣。

“好啊。”

于是我们便付了钱,开始尝试一下这新奇的玩意。我脱下了凉鞋与袜子,卷起裤腿,慢慢地将双脚伸入水族箱里。那些小鱼立即围拢到我的双脚附近,在我的腿脚边开口闭口。我那时的感觉很奇特,腿脚边上都有些痒,但这与蚊虫叮咬所造成的瘙痒又有很大不同,这感觉很是舒服。小鱼在我腿脚上有死皮与污垢的地方游来游去,不时地用口允吸着,过了几分钟,皮肤就感觉清爽了好多。

享受了十五分钟的鱼疗之后,我们看着约定的时间也到了,便步行返回了小巴车。待到游客到齐后,小巴车载着我们到了今晚旅行的最后一站——索契海港。

 
索契海港管理处

我们的旅行车到达索契海港时,已经是晚上九时了。索契海港完全笼罩在黑暗的夜色中。在海港里各式船只静静地停泊在其中。海港的管理处为一座很壮观的斯大林风格建筑,修建于苏联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在建筑前有一座巨大的喷泉,喷出的水柱有两三层楼之高。

我们在索契海港停留了十几分钟,便踏上了归程。22:30时我们回到了旅馆,洗澡后便休息了。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